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诛灭大阵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诛灭大阵

    戚玫及周围神鉴宗的强者们越打越走心,越打越分离。

    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白夜的身上。

    神鉴宗主当下已清晰的明白,光遏制住白夜的肢体是毫无作用的,只要白夜还能发动天魂,他就能驾驭两口神剑,即便不用双手,他依旧能够肆无忌惮的轰杀,无人能挡。

    突然,白夜手一晃,居然从潜龙戒指里祭出了一口长剑。

    那是一口鲜红的长剑,一经出现,便被白夜握住,肆意舞动起来。

    这正是血舞剑!

    只看白夜身形灵动,好似一名剑技天才,剑法时而凶悍,时而精巧,即便四周的攻杀多如雨点,他也能轻易躲闪招架。

    而且,这一刻的白夜所施展出来的剑技竟是很多他这个阶段不可能学会的。

    顷刻间, 四面八方的神鉴宗人压力再度增添了无数。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口剑出现后,死龙剑与弃神剑上的魂力更为的浓郁,两把剑的斩击也更加的凶猛。

    “这不可能!!”

    清洛河哆嗦的望着疯狂杀戮的白夜,大脑一片空白。

    他从不曾见过有谁能一边全力施剑攻击之际,还能驾驭两把剑一齐发动攻杀。

    而且,这两把剑可不是寻常之剑,是神剑啊。

    再者白夜当下所催的招法,也都是仙主级别的人才能施展的剑招啊!

    他有这样厚悍的魂力?他有这样强大的精力?

    这哪怕是神鉴宗主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

    清洛河感觉自己快疯了,他完全看不透白夜这个人。

    很多人也弄不明白。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当下的白夜只是完全将自己的肉身交给了血舞剑,而他自己则全力驾驭弃神剑与死龙剑,血舞剑的攻击他是不费半点气力的,更不必劳神,自然能有这样的效果。

    很快,神鉴宗成千上万之众,被白夜一个化仙境级别的存在杀的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局势愈发不利,神鉴宗一败涂地。

    “父亲!再这样下去,我们神鉴宗怕是要被此人夷平了!”

    清洛河急急望着神鉴宗主,咬牙说道。

    “不必担心。”神鉴宗主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这单独的一个化仙境人?就算他有各种机缘奇遇加身,就算他有死龙剑弃神剑,这也不是能挑衅我神鉴宗的资本,一个存在多年的宗族势力可不是说倒就倒的!我们的底蕴,白夜根本就不知道!”

    说到这,神鉴宗主侧首低喝:“开启诛灭大阵!恭请刀鱼大尊!”

    旁边的人一听,无不色变。

    “宗主,这真的要惊扰刀鱼大人吗?”

    “刀鱼大人可是在闭关啊,若是打搅了他,恐怕他会不高兴啊。”

    周围的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神鉴宗主却是冷哼连连:“白痴,死龙剑在这,刀鱼大人还会不高兴?他若知晓死龙剑出现而我们不通知他,只怕他还会怪罪我们!速速去通知,这可是送上门的至宝,若是今日不取,我神鉴宗怕是得被整个圣仙域的同道们取笑!”

    这话坠地,人们皆是一震,也不敢再迟疑,纷纷点头朝里面跑去。

    不一会儿,整个神鉴宗颤抖了起来。

    那些围攻白夜的神鉴宗者们朝空一望,却见神鉴宗的山门内爆发出一道道奇怪的金光,这些光芒凌空排布,化为一个三角形图案,而三角的顶端,出现了一个好似太阳般的圆形眼睛,眼睛内是一个漆黑的人影,正注视着这边。

    这是什么?

    白夜心头困惑。

    却发现那个人影慢慢变化起来,前后不过五个呼吸,居然变化成了白夜的模样!

    “什么?”

    后面的戚玫见状,骇然失色:“这莫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诛灭大阵?”

    “诛灭大阵?那是什么?”白夜皱眉。

    “诛灭大阵乃一个古老的杀阵,据说是十万年前诛灭门的先祖大阵,威能无穷,但诛灭门后来被人诛灭了”

    “取这么个名字,被诛灭也不奇怪。”白夜忍不住道。

    “诛灭门被覆灭后,其门人盗走了诛灭大阵的阵图与阵眼,遁走他方,直到数千年前,诛灭门的后人出现在了一个叫做‘葵狼谷’的势族内,不过这消息一经传出没多久,‘葵狼谷’就被人夷平,那诛灭门的后人也不见踪影,这件事情闹的很大, 许多大能都出面调查了,但始终查不到蛛丝马迹,却不曾想,覆灭葵狼谷的人就是神鉴宗!”戚玫盯着神鉴宗主,沉声喝道。

    “是又如何?”神鉴宗主淡道:“我们不仅灭了葵狼谷,我们还要灭了你们,灭了玉楼!白夜,现在诛灭大阵已经锁定了你,我且问你最后一句,交不交出死龙剑与弃神剑?若是你乖乖听话,你跟戚玫,今日都能安然的离开这里。”

    这话落地,戚玫急喝:“白夜,交给他!”

    “你是白痴吗?”白夜侧首盯着她:“交出去了,他们必杀我们!”

    “可你撑不住诛灭大阵的!你根本不明白诛灭大阵的恐怖!”戚玫脸色发白的喊道:“据说诛灭大阵一旦释放,即便是神仙也得陨落,就算你有死龙剑也无济于事,死龙剑庇护不了你的肉身,你会死在这,连我也会因你而死在这!你快交出去吧!交出去的话,我们还有一线希望!!!”

    然而

    白夜依旧固执的摇摇头。

    “一线希望,那不过是你的自我安慰罢了!若是交出去了,那才叫必死无疑!你应该比我清楚。你之所以这么劝我,不过是想寄希望于神鉴宗的人,渴求他们放我们一马!只是这是天方夜谭。”

    戚玫不语,因为白夜说得对。

    白夜望着那诡异而庞大的圆眼,望着圆眼内自己的身影,淡淡一笑:“你放心吧,我既然来了,就不是没有准备的。你跟着我来到了这里,那么我就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带你出去!哪怕是我死在这!”

    白夜的神情尤为认真,双眼凝肃。

    戚玫之所以来此,到底是为了他,所以白夜必然会不顾一切的保全戚玫。

    可他并不知道,这话落地,戚玫的心脏猛地一颤。

    她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望着白夜,小嘴微张,想说什么却发现嗓子眼被什么堵住了。

    她从未听过有谁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从未听过有谁为了保全她而愿意奉献生命。

    她呆呆的望着白夜,许久没有作声,大脑思绪一片混乱。

    不过这时,圆眼已经迸发出了灼热的光晕。

    神鉴宗的人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们已经不能再继续容忍这个挑衅神鉴宗的人存活了。

    “既然你不肯听从我的劝告罢了,那你去死吧。”神鉴宗主叹息道,旋而将手放下。

    刹那间,整个诛灭大阵被激活。

    白夜眼神凛然,步伐一提,收起血舞剑,人如流光,提着双剑朝那圆眼冲去。

    “你就是个白痴!”

    戚玫眼眸发急, 银牙一咬,人竟是也冲了上去。

    但已经来不及了。

    圆眼内瞬间喷射出一道金色的光束,如同破天洪流,朝白夜袭去。

    白夜立刻提剑要斩。

    这时,光束倏然在他面前炸开,化作了数以亿计的细长丝线,以直角的方式在他周围千米范围内疯狂弹射,几乎一瞬之间,白夜的周围出现了一个以光制成的黄金牢笼,接着牢笼紧缩,如大口般夹住白夜,随后直接开始分解、崩散

    这里面的力量已经玄妙到人脑无法解析的地步!

    这已经等同于神力了!

    白夜挣脱不开,只看丝线绽放的光晕愈发澎湃、炙热!最终

    砰!

    一道金色圆环从半空中爆发。

    如同金色昙花凌空绽放!

    场面唯美恢弘,令人永生难忘。

    四周神鉴宗的人齐齐后撤,每个人都是大松了口气,露出轻松而愉悦的笑容,安静的欣赏着这绚烂的景象。

    “白夜”

    戚玫立在原地,面色苍白至极,秋眸无神,呆滞的望着那炸开的圆环。

    她因为离的太近,直接被圆环轰中,人瞬间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难以起身。

    只是一点余威就让她丧失了战斗力,那其中的威能怕是连想都不敢想象了。

    “哈哈哈哈,他死了!他死定了!!”

    尖锐的叫声响荡开来。

    那是清洛河发出的。

    他眼里遍布狂热,人不断的拍掌。

    旁边的神鉴宗主也连连抚须而笑。

    “宗主!有了!有了!此子必死无疑了!哈哈哈”

    周围神鉴宗的人也大笑不止。

    但就在这时

    呼!

    一股奇妙的狂风突然刮起。

    所有人为之一震,顺着风源望去,才发现这股狂风的源头竟是在那光环的中央。

    怎么回事?

    他们以前也发动过诛灭大阵,可从不曾知道诛灭大阵还有这样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时,苍穹倏然昏暗了下来。

    随后无数星辰遍布于苍穹之上。

    啾!!

    突然,一道光束从天而降,直接打在了那光环的中央。

    “什么?”

    神鉴宗的人笑容戛然而止。

    只看那光束的尽头,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傲然而立。

    那正是白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