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本高校生 > 第1734章 幕后的黑手

第1734章 幕后的黑手

    “水桥先生,真是太巧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李学浩倒不是存心阻拦米仓雅子说出真相,一顿午餐已经用去了他不少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等下还要回去上课。

    水桥信彦自然不会想到他专门在这里等自己,对于这位连大先生都推崇不已的少年大阴阳师,亲眼见过对方那宛如天神下凡的能力,他心里始终保持着一份敬畏。

    “真中君,你也来这里用餐吗?”或许意识到“先生”这样的称呼不合适,他也改了称呼。

    “是的。”李学浩点点头,故意看向一旁的米仓雅子,“这位是?”

    “这位是米仓雅子小姐,是我的秘书,也是…我的恋人。”水桥信彦连忙介绍道,而且毫不避忌两人的关系。

    这可就难能可贵了,李学浩很清楚,对于大公司的社长这种拥有极高社会地位的大人物而言,绝对不会坦诚和自己秘书的恋人关系,那是会让人耻笑的,但他却仍旧说了出来,说明他真的很在意米仓雅子。

    米仓雅子也非常感动,不过外人当前,她没有过于激动,微微一礼道:“您好,真中君。”虽然眼前的是一个穿着高中生校服的少年,但是水桥先生似乎对他很看重,哪怕并不是如此,她也会谨守礼仪。

    “你也好,米仓小姐。”李学浩也客气地说道,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既然不想拆散了这对超越了种族之爱的鸳鸯,那么他不会对米仓雅子出手,不过为了两人的安全,他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两道神识,这样只要他们一有什么意外,他就会第一时间知道并且出现。虽然看似麻烦了一点,不过占用不了他多少时间。

    “真中君,凉子和香智子还好吗?”又寒暄了几句,水桥信彦问起了自己的小女儿和孙女。

    “凉子和香智子都很好,水桥先生。”李学浩顺着他的话说道,“昨天我还去了东洋英和大学,见到了舞子姐。”

    “哈哈,舞子给你添麻烦了吧,她是不是想劝凉子回公司上班?”水桥信彦听得眉飞色舞,似乎很开怀的样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他听出了两点,首先小女儿凉子和某人进展很快,现在都直呼名字了,其次,大女儿和他的关系似乎也很好,因为叫的是“舞子姐”,这可是只有非常熟悉的关系才会这么叫的。

    “的确如此。”李学浩点了点头,看来水桥信彦很了解自己的大女儿。

    “凉子从初中开始就想当一个老师,对于她的选择,只要是她喜欢的,我一定支持。”水桥信彦表明态度说道,似乎隐隐带着一股讨好的意味。

    李学浩大致能猜到他是说给自己听的,心里多少有些尴尬,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未来岳父,而且马上就要当外公了,却还要讨好自己,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是的,凉子喜欢当老师。”他附和了一句,想到水桥凉子怀孕的事他这个做父亲的根本不知道,心里更是有些底气不足,拿出手机看了看,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水桥先生,我还要回去上课,就先告辞了。”

    “好的,真中君,一路走好。”水桥信彦也没有留他,末了让他有时间和凉子、香智子一起登门拜访。

    “那么,失礼了。”李学浩客气地应承了,径自出了moriya餐厅。至于他走后,米仓雅子跟水桥信彦吐露真实身份的事,他就不插手了。如果水桥信彦害怕米仓雅子的身份,跟她分开,那他乐得轻松,如果水桥信彦并不在意她的身份,两人仍准备在一起,那他稍微多关注下两人的情况就可以了。

    以他从水桥信彦的粗略面相上看,这是一个多情种子,大概不会因为米仓雅子的身份是“僵尸”而抛弃她,何况,水桥信彦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他可是知道幽灵和阴阳师存在的,接受能力绝对比普通人要强得多,交往了一个僵尸女友,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

    “信彦先生,他是什么人?”见到那个高中生出去了,米仓雅子好奇地问道,心中还处于震惊之中,因为刚刚那个高中生,给了她一种古怪不安的感觉,可是当她认真去感受的时候,却又完全察觉不到了,就好像只是她的错觉。

    “真中君其实是凉子的未婚夫。”水桥信彦自然不会介绍某人是个大阴阳师,怕吓到眼前的女孩。

    “什么!?”尽管如此,米仓雅子仍旧被吓了一跳,虽然她没有见过信彦先生的小女儿,但也知道她跟姐姐舞子小姐差不多大,而且还是一个大学老师,现在却得知她的未婚夫居然只是一个高中生,这是不是禁断之恋呢?

    “很让人难以置信是吗?”水桥信彦也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吃惊,对他来说,禁断之恋根本就没有什么,不过却也不想继续这个问题,转而问道,“对了,雅子,刚刚你想跟我说什么?”

    “其实……”米仓雅子刚开了一个口,忽然身体一僵,忍不住看了一眼餐厅门口,那里,一个瘦削的身影一闪而过。

    “对不起,信彦先生,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抱歉……”说着话,她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匆匆地跑向门口。

    “雅子?”水桥信彦傻眼了,他没想到她会说走就走,一点征兆都没有,有心想追出去,却因为迟疑了一下,而米仓雅子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

    李学浩走在路上,他没有祭出飞剑,短短的路程不需要那么做,正要打个电话给水桥凉子让她安心时,心头却陡然一跳,有情况!

    他安排在水桥信彦和米仓雅子身上的神识被触动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两人遇到了危险,但至少已经需要警惕的程度了。

    原本他留下神识是为防备以后的情况,没想到这么快就起作用了。

    他连忙展开神识,“连接”上了水桥信彦和米仓雅子身上的神识,很快就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水桥信彦在餐厅里面发傻,这一点不需要关注,倒是米仓雅子,跟在一个瘦削的人影后面,很快转入了一条无人的偏僻巷子里。

    那个瘦削的人影,在李学浩的神识之中,看得清清楚楚,这同样是一个活死人。

    心中一动,他给自己布置了一个隐身阵法,以“缩地成寸”之术,很快追到了米仓雅子。

    僻静的小巷子里,哪怕是白天,因为两旁高楼大厦的阻隔,没有阳光的照射,里面显得很阴暗。

    只有米仓雅子和那个瘦削的身影两个人在,两人面对面站着,相距两米左右,不过米仓雅子略低着头,似乎有些不敢看对方。

    瘦削身影是个中年人,又瘦又高,几乎跟竹竿一样,枯瘦的身体穿着一套贴身的衣服,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瘦一样。

    “雅子。”面对面“对峙”了一阵,枯瘦中年人终于开口,声音沙哑难听,就好像嘴巴里含了一把细碎的玻璃一样。

    “是,大人。”米仓雅子连忙敬畏地应道。

    “通过一个月时间的了解,对这个新世界已经不陌生了吧。”枯瘦中年人问道。

    “是的,大人。”米仓雅子就好像成了应声虫,或许是对对方太过恐惧了,完全不敢多说任何话。

    “很好。”枯瘦中年人点了点头,忽然话锋一转,变得阴恻恻起来,“和你在餐厅里的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是、是公司的社长,他、他请我吃饭……”米仓雅子颤抖着声音说道,她根本不敢说出实情。

    “哦?看来他对你很有好感。”枯瘦中年人阴恻恻地说道。

    “对、对不起……”米仓雅子连忙道歉。

    “你并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道歉?”枯瘦中年人阴冷地盯着她,“还是说……你也对他产生了好感?”

    米仓雅子顿时急了,连连辩解:“不、不是的,大人,请你放过他……”

    “放过他?”枯瘦中年人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这句话已经透露出了很多的信息,“雅子,你应该知道,不是我的话,你根本不可能复活,还在阴暗潮湿的棺材里面等着身体慢慢腐烂……”

    “大人……”米仓雅子打了一个冷战,似乎不敢想象那种恐怖的画面。

    “是我赋予了你第二次生命,记住,你是属于我的傀儡,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做什么!”枯瘦中年人突然声音转厉。

    “是!”米仓雅子低下头,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枯瘦中年人点了点头:“很好,去杀了刚刚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语气平淡,就好像去踩死一只麻衣一样。

    “啊”米仓雅子一脸惊骇,睁大恐惧的眼睛,“大人……”

    “舍不得吗?”枯瘦中年人嘿嘿冷笑,“看来你果然动心了,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如果他还没死的话,那么我就亲自动手了。”

    米仓雅子大惊失色,连忙哀求道:“大、大人,求求您放过他,无论您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

    “闭嘴!”枯瘦中年人粗暴地打断她,“记住,我能让你复活,也能让你重下地狱!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明天这个时候,他死,或者,他死你也死!两个选择,你可以选一个。”

    米仓雅子吓得脸色苍白,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她知道,对方说得出,也一定做得到,难道真的要那么做吗?可是……

    枯瘦中年人阴冷地看着她,没有说话,似乎等着她的答案。

    过了一段时间,米仓雅子似乎有了决断,她神情坚定地问道:“大人,如果我死了,您可以放过他吗?”

    “哈哈哈……”枯瘦中年人先是一愕,继而大笑起来,笑声沙哑中带着像是听到了年度最大笑话的那种充满了嘲讽的语气,“别忘了你只是一具傀儡,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居然喜欢上了一个人类,这真是太好笑了,我是在看爱情电影吗?”

    “大人?”米仓雅子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她希望用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来换取信彦先生的生命。

    “我现在就去把那个男人抓来,你会亲眼看到他凄惨地死在你面前。”枯瘦中年人目光冷厉,话中更冰冷无情。

    “不要”米仓雅子吓得尖叫,伸手就要去抱住他。

    “咳!”一声咳嗽,突然从巷子外面传来。

    枯瘦中年人和米仓雅子身体都是一僵,两人显然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有人在这里,而且似乎正准备走进来。

    出声的是李学浩,在听到米仓雅子的决定之后,他心里说不感触是假的,米仓雅子为了水桥信彦情愿牺牲自己,这样的爱情,堪称伟大。而且,这可是她的第二次生命,想必她更清楚其中的珍贵程度,但为了一个男人,她甘愿放弃。

    这也证明了他先前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不管不顾就破坏她和水桥信彦,如果那么做了,这样的伟大爱情也就看不到了。

    “真……”看着从巷子口走进来的高中生少年,米仓雅子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又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但已经来不及了,枯瘦中年人从她的表情还有那脱口而出的话看了出来,这个进来的高中生少年,是米仓雅子所认识的。

    “又是一个熟悉的人呢。”枯瘦中年人看了看两人,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冷意,“雅子,一个月的现代生活,让你已经沉迷进去了是吗?”

    “不,我不认识他……”米仓雅子拼命辩解,又对某人频频使眼色,让他赶紧离开这里。

    “米仓小姐,你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李学浩就像没有看到她使的眼色一样,反而走得更深入了,嘴里说道,“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如果是的话,告诉我,我会替你解决的,毕竟你是水桥先生的恋人。”

    这句话,彻底地证实了两人是认识的,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辩驳,还道出了米仓雅子和人交往的事实。

    米仓雅子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