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神话世界大穿越 > 第440章 再见

    强烈推荐:

    陈扬乘车回酒店,从车上下来,站在酒店门外时,陈扬看见了他既想念又逃避的那个女人。

    林琳望着陈扬,面无表情,平静的眼眸下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

    “我们需要谈一谈。”林琳转身走进酒店。

    陈扬驻足犹豫了几秒钟,跟了上去。

    又下起雨了,小雨淅淅沥沥,窗外行人或是行色匆匆,或是成双成对,但多数还是形影单只。

    孤独占据了这座城市,操纵着都市圈里男男女女们的情绪。

    “我们不合适。”陈扬靠在沙发上,左手夹着一根香烟,声音有些无奈,却多了几分洒脱。

    林琳注视他的双眼,从他眼睛里,林琳看见了放下。

    林琳心里有一丝苦涩蔓延,转眼间,已经是两年时间了。

    “我们认识两年了。”林琳自言自语,道:“每个人都会变,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变得这么快。”

    沉默充斥着两人之间,许久之后,陈扬才叹息一声,道:“变了吗?或许是真的变了吧,人总是会变得。”

    林琳绣眉很低很低,仿佛把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去。

    “我要走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吗?”林琳双手撑在沙发上,慢慢的站起来,望向陈扬的眼睛里,充满了希冀。

    陈扬轻轻吸着一口气,他自然是知晓林琳这句话所蕴含的意思,但他真的还没有想好。

    门当户对并不只是说着玩玩的,不论是旧中国新中国,还是国外所谓的开放性发达国家,门当户对一直都存在。

    寒门贵子之所以能与传统贵族相结合,因为人家是贵子,因为整个寒门百年也不见得能出一个贵子。一旦出了,这个贵子就成为了贵族们争相抢夺,炙手可热的新晋贵族资源。

    陈扬不是贵子,他最多算得上寒门。

    他这样的人,一块砖头砸下去,能砸死一片。

    不稀奇。

    或许只有林琳才会将他视若珍宝,这样的女人,错过了,不会再有。

    但男人总是不会去珍惜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对感情如此,对任何事情都如此。

    见猎心喜,博爱,花前月下……

    这些,都是男人惯犯的通病。

    无药可救,也不要妄想把他们拉出深渊。

    因为在男人眼里,这不是深渊,而是天堂。

    一个男人面对再美丽的女人,也会出现审美疲劳,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一个各方面都不差的女孩,那么移情别恋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所有即将发生的事情都有迹可循,千万不要以为,所有的男人都是冲动的。

    陈扬对白素一见钟情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绝对不是临时的见色起意。

    不管陈扬承不承认,在感情方面,他已经背叛了林琳。

    林琳没有回酒店,她坐进车里,双手抓住方向盘,脑袋抵在方向盘上,因为啜泣,以至于她的双肩轻轻耸动着。

    陈扬坐在酒店大堂的休息区域,望着黑夜灯光各占一半的窗外,忽然觉得有些压抑的难受。

    夜深了,陈扬回到了房间,面对着落地窗,坐在椅子上,身边的烟缸已经插满了烟蒂,酒店提供的洋酒也见了底。

    西湖的另一边,白素与小青坐在一间古色古香的院子里,白素换了一身居家服,小青手臂撑着半边脸颊,一脸不解的看向竟然隐约有些犯花痴的白素。

    “姐姐,你怎么了?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男人了吧?”小青声音里充满无奈。

    “很奇怪的感觉。”白素眼神含笑,望着一片雨幕的天空,道:“就像是,命中注定。”

    ……

    陈扬与白素最接近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

    在这一夜之后,他知道,他对这个女人动情了。

    但在心底深处,陈扬对林琳还做不到及时放下,喜欢一个人太深之后的惯性,就是分开之后的喜怒哀乐还是会想要第一时间和对方分享。

    陈扬微微后仰,举起酒瓶,瓶底剩余的那一丁点儿金黄酒液被一口喝光了。

    只听房间里,陈扬自言自语,道:“百无一用不止是书生,还有深情。”

    春风一夜,陈扬与白素或许只是萍水相逢的擦肩而过,分别时,没有互留电话,但陈扬却知道白素住在哪里。

    换做两年之前,陈扬是断然作不出主动上门的事情。随着时间的迁徙,陈扬的性格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主动一点,绝对不是坏事。

    有些事情,你不去争取,就一定没有。

    与林琳之间,因为那一层无法觊觎的隔阂,陈扬顺从内心,主动放弃。

    在他内心深处或许有抵触,但同时也会使他轻松。

    地位上的不平等,强行在一起,换来的除了争吵,就是矛盾。

    天微微亮,桌子上的手机震动着,陈扬站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着,走过去拿起手机。

    “再见,再也不见。”

    林琳发来的短信。

    简单六个字,却让陈扬的意识瞬间清醒。

    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陈扬抓起车钥匙,迅速下楼,他坐进车子里,插上钥匙,启动车子上路。

    陈扬一直开到天大亮,当有些晒人的烈阳透过风挡玻璃照在他的脸上,陈扬猛然惊醒,然后在高速公路上急踩刹车。

    后面的车主顿时怒了,拉开车门冲上来,指着陈扬破口大骂。

    陈扬双眼空洞失神,怔怔望着前方长长的公路。

    她已经走了。

    若他真的有意挽回这段感情,又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陈扬已经习惯了林琳的处处忍让与迁就,他以为这一次,即使自己犯再多的错,做出再令她伤心的事情,她也会既往不咎。

    可是忽然有一天,陈扬心头一惊,想起时光飞快流逝,正无可挽回的把自己所爱的人,以及那些熟悉的生活与习惯,乃至于他所拥有,他们共同有用的一切,全部带走。

    于是,陈扬的心里终于有些惊慌了,他忽然发现,这样的结果,似乎是自己所不能承受之重。

    当内心某一根弦悄悄的松了,或者紧了,整个人生,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陈扬变得暴躁不安,推开车门,与那个车主扭打在一起。

    他只是想借此行为以自我欺瞒心中的不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