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 > 第2992章 以命换命

第2992章 以命换命

    还说他们也算是一家人呢,白若竹学的国师的术法是出自钟家。

    两人从最开始的客气,慢慢成了好朋友好姐妹,白若竹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看待了,操心她的感情,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可现在她却满身是血的倒在占星怀里,气息越来越弱。

    白若竹空有一身医术,却止不住她的流血。

    “为什么呢?止血都止不住,我学医还有什么用?”白若竹痛哭的喊道。

    江奕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别下针了,是反噬,反噬!任何医术都阻止不了的。”

    “不,我要试试,一定还行。”白若竹甩开他的手,又开始飞快的下针,手已经抖的厉害了。

    江奕淳不忍直视,眼眶也有些发红,若竹重感情,这一次傲松恐怕凶多吉少,对她来说必定是极大的打击。

    在这时,占星将傲松放在了地,从怀里取出了一只紫色的叠好的六角星。

    他这东西一拿出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实在因为那东西带着很特别的气息,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

    “那是什么?”白若竹却有不好的预感,她急忙问道。

    “救她。”占星说了两个字。

    虽然将紫色的六角星扔像傲松的额心,一只手点住了自己的额心,嘴里念起了口诀。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占星救人的法子好像很高深也很危险,谁都不敢打断他。

    时间变的格外的幽长,好像一切都变慢了似的,每个人都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可谁都不敢大口的呼吸,生怕影响了占星的专注。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占星的口诀终于念完了,他睁开眼睛看了地的傲松一眼,那一眼充满了眷恋和不舍,以及深深的绝望。

    白若竹正好站在他正面的位置,被他的眼神惊呆了,她心的不安更重了几分,刚想开口,见占星倒了下去。

    白色的阴阳师袍子绽放出多多红梅,然后红梅扩散开来,变成了一团团鲜红的牡丹,再之后一片学海,白衣成了血红。

    这么几息的功夫,占星全身是血,嘴里也在不断的吐血,而旁边的傲松的嘴里终于不在流血出来了!

    “他把傲松的反噬转移到了他自己身!”高璒惊呼出来。

    白若竹脚下一软,跌在了地,江奕淳急忙去扶她,她几乎是连爬打滚的过去,直接将一把止血的药丸都塞进了占星嘴里。

    她疯了一样的救一个,还没救活,现在又要救一个,她心里一抽一抽的痛起来,她要怎么跟师兄交待?师兄和占星兄弟俩重逢才多久啊。

    银针取出,飞快给占星止血,可是地的血却越来越多,和之前傲松流出的血融汇在了一起,好像两人永远不会分开了。

    白若竹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舍不得傲松有事,也不希望占星死去,不能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吗?

    另一边傲松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一身是血的占星,发疯了一样爬向了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她还很虚弱,声音断断续续的,眼泪混着鲜血一起流了下来。

    可惜占星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也说不了一个字了,他最后说的两个字是:救她。

    傲松痛苦的嚎叫起来,再次昏了过去。

    高璒急忙去给傲松检查,她的反噬被转移了,但是失血过多,人很虚弱。

    白若竹还在不断的给占星止血,突然她想到了空间里的泉心,急忙用神识探了进去。

    “你的灵液还有没?能不能救他?”她问道。

    “反噬怎么救的了?不过是拖延一点时间罢了。”泉心不满的说。

    “少废话,都给我!”白若竹吼了起来,她要救占星,即便真的一切都是徒劳,她都要拼命去试一试。

    泉心吓的瑟瑟发抖,它不怀疑,如果它现在不同意,白若竹八成会掐死它,或者直接将它扔出空间。

    如果没有有灵性的温泉让它养着,它会直接消失在天地间的。

    所以它老老实实的交出了自己才刚刚攒了一点的灵液。

    白若竹数了下,只有五颗,她来不及多想,全部喂到了占星的嘴里。

    灵液入口钻入了他的咽喉,流入他的身体,慢慢的散开。

    占星流出的血少了不少,但气息仍然很虚弱。

    白若竹擦了把脸,继续给他下针止血,继续她的治疗。

    即便是无用功,她也不会放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占星的气息慢慢稳了下来,虽然依旧虚弱的厉害,但至少不会像刚刚那样濒临死亡了。

    “拖住了,但还要想办法,只是不知道还能拖多久。”白若竹声音沙哑,说完这句,眼前一黑,人倒了下去。

    她只记得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阿淳,是她熟悉的气味。

    她这一晚心神俱疲,情绪又一直起伏的厉害,伤了心神。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

    她一睁开眼睛猛的坐了起来,结果头痛起来,身子又晃了晃。

    江奕淳急忙扶住了她,“慢一点,他们都没事,你别急。”

    还是他最明白她的心思,白若竹红了眼眶,“阿淳,占星不会死吧?”

    “不会,傲松已经醒来了,说一定会救占星,要带他去钟家。”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挣扎着爬起来,她看到身衣服已经换了,之前她给傲松和占星治疗,身都是鲜血,如今已经换成了干净的细棉布衣服。

    她拿了外衫披,“我去看看他们。”

    江奕淳扶了她,“慢点走,我叫人把给你准备的汤也端过去。”

    “阿淳,有你真好。”她一说哽咽了。

    江奕淳心里很难受,“我只恨没好好学医,帮不了你。”

    白若竹使劲摇头,“学医有什么用?我也帮不了他们。”

    “是你救了占星,否则他已经断气了。傲松说转移的反噬会更猛烈,如果不是你,占星撑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又是一阵心悸,幸好她当时想起了泉心灵液,否则再慢一点,占星真的没救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