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101章 没事不要竖旗

第2101章 没事不要竖旗

    繁华的街道边一家高档的餐厅里,白井月孤独地坐在靠近透明玻璃窗的位置,双目无神地望着窗外。

    “先生,请问您要点餐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白井月的沉思,白井月回头看到微笑着的服务人员,略微尴尬地摇着头:“呃,再等一会儿吧,我的同伴还没有到。”

    服务员微笑着对白井月鞠了个躬后离开了,似乎对白井月这么占位子没有任何意见,但白井月知道,这纯粹是因为他已经提前付过了定金,要是他没付定金赖在这里,现在过来的就不是服务员而是保安了。

    无奈地瘫在椅子上,白井月无语地看向天空,眼看着汇合时间将至,结果三个人一个人影都看不见,难不成是他记错时间了?

    “你这是多久之前就到了?”

    熟悉的声音从白井月的身后传来,回过头,穿着校服的宇佐见堇子映入眼帘,这让白井月有些意外。

    “到了没一会儿,话说,会长你怎么不穿战袍了?”

    几人一起享用过晚餐之后就要去【夜游】学园都市了,按理说这种时候宇佐见堇子肯定会穿那件内有卢恩符文点缀的长袍的,但宇佐见堇子居然穿着最朴素的校服。

    “战袍什么的······”

    宇佐见堇子微微有些尴尬,她那身衣服虽然对来说和战袍没什么区别,但是这种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还是有些羞耻。

    定了定心神,宇佐见堇子摇着头说道:“那个长袍昨天被那个lv5的警备员看到了,肯定会被记录在案的,第二天晚上还穿出来就太危险了。”

    “危险什么的···就算你不穿那件长袍我们依旧很危险啊。”

    “啊?”

    宇佐见堇子的反应让白井月略感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可不仅仅是去夜游,还要去调查各种学园都市的隐秘,肯定是会再和警备员碰撞的,那件长袍虽然醒目了一点,但也就是内饰醒目了点而已,纯黑的外层好歹能够给宇佐见堇子提供一些遮掩,没有那件长袍,到时候再和警备员遇上,被记录在案的就是宇佐见堇子本人了。

    况且···他和冈崎梦美还有北白河千百合三人,可都是以常服参与昨晚的调查的,面貌什么的早就被记录在案了,虽然因为昨天的纷乱,几人的影像都有些失真,但只要认真查还是能查出来的。

    看宇佐见堇子这样子,显然是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或者说已经考虑到了,但没有考虑这么深。不过也很正常,宇佐见堇子还是第一次把违法乱纪的事情做到这种地步,也是第一次和警备员正面对抗,对于警备员的调查能力并不怎么了解。

    “不穿就不穿吧,我们今晚应该是去调查那些医院,和警备员应该是碰不上的。”

    虽然宇佐见堇子对这方面警惕性不够,但白井月也不打算把其中内情告诉宇佐见堇子。反正警备员那边在暗部的通知下会把他们几人的调查报告全部押后,而在最终结果出来后,这些案底多半也就销掉了,应该是影响不到他们几人的,把这些东西告诉宇佐见堇子只会是徒增烦恼罢了。

    至于说冈崎梦美那边···都已经做好和学园都市正面对抗的人了,还在乎警备员的通缉?最可能受到影响的反倒是冈崎梦美身边的北白河千百合,但在冈崎梦美的高压下,北白河千百合应该没有空去思考这些问题,等北白河千百合有空思考的时候,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白井月瞬息之间思考的这些东西,宇佐见堇子确实是不清楚,但她能听出白井月话里有话,拉开椅子在白井月身边坐下来后,宇佐见堇子皱着眉思索着白井月说的这些话想要弄清楚白井月隐藏在这几句话深处的想法,然而对这方面知晓不多的她总觉得自己所猜测的东西和真相之间隔着好几座山。

    就在宇佐见堇子纠结的时候,冈崎梦美和北白河千百合赶到了,而两人在白井月对面坐下后的反应也是让白井月很惊讶,向来对实际行动最感兴趣的冈崎梦美居然像是焉了的茄子似的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好像整个人被掏空似的。

    “怎么了?受打击了?”

    “嗯,受打击了。”

    冈崎梦美轻轻点着头,然后将这幅模样的原因说出:“我下午和千百合分开去调查各大医院的血库记录,然而我们把所有医院都查遍了,也没有找到任何有问题的记录,那些吸血鬼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得到血液供给的?”

    当然不可能查出问题,学园都市内部的献血量仅够学园都市自用,哪有多余的来提供吸血鬼一族食用,所以吸血鬼的食物都是暗部统一从学园都市外界进口的,除非冈崎梦美加入暗部,或者运气爆棚直接查到作为中介的暗部所在地,否则她怎么查都查不到的。

    问题的重点不是这个,让白井月感到微微不妙的是,冈崎梦美居然已经把医院查完了!?

    他原本以为今晚汇合后会去调查医院呢,结果冈崎梦美下午就把这部分事情做完了,那他们晚上去做什么?调查新的都市传说?还是······

    回想起那些已经冒出来但还没有被他们几个人调查清楚的都市传说,白井月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貌似他之前立下了一个很不妙的flag。

    “我们今天,去调查警备员手中的显现装置吧!”

    果然!

    白井月脸上保持微笑,内心却不断地在抽搐,他才和宇佐见堇子说今天不会和警备员对上,结果冈崎梦美就要去怼警备员,这活生生的打脸啊!

    不行,作为打脸专业毕业的大魔王,怎么能被别人打脸呢?白井月没有就此放弃,尝试性地挣扎道:“这个,不好查吧?我们也不知道这些警备员的显现装置究竟是从哪里弄的,如果和警备员正面对上我们又打不过。”

    “我们在这方面确实是信息匮乏,但并非束手无策。”

    冈崎梦美拿出一个圆筒状物体,放在桌子上,一脸自信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