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九州造化 > 第866章 苗宗

    又行了一日,肖逸注意到,这里人的服饰有很大差别,一般相同服饰的人都群居在一起。

    他想起(下)阴界所谓的一族八宗来,登时欣喜道:“柳香影和廖前辈都是汉族人,其服饰和我差不多,我只要寻到穿汉族服饰的人,自然就能找到他们了。”

    一番查找之后,总算找到了几个汉族服饰之人。但是,跟了几日,发现,这些人并不急着回汉族去,所以该办法也无疾而终,只能另想办法。

    其实,他若是动用灵魂之术,强行破开人之灵魂,以搜魂之法便可以获取自己想要了解的事情。但是,其内心良善,终究不肯去动用这等害人的办法。

    又兜转了几日,这日傍晚,神识探到,大片大片的人群正向一处山峰上汇聚。看那些人兴高采烈的模样,像似要参加什么节日。

    那山峰之上,云雾缭绕,神识竟探不进去。

    肖逸只想悄无声息地寻到静姝,并不想招惹是非,但又忖道:“这里人多嘴杂,鱼目混珠,或许能够探出柳香影的去向来。”于是,调转方向,也向那山峰奔去。

    到了近处,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异样,他只好停止飞奔,混在人群中步行上山。

    只见这些人不论男女,个个都是盛装出行。女子上着刺绣银衣,下穿百褶裙,头戴无底覆额帽,插银梳、配银花,几尽复杂之能事。男子蓄发挽髻,左衽长衫,外套马褂,亦是十分隆重。总之,色彩艳丽,光芒耀眼。

    肖逸身穿普通长衫,站在众人中间,颇有格格不入。不过,向山上赶的人群中,不乏有各类服饰,汉族人士也是不少,倒不至于一下被认出来。

    众人皆身怀修为,三五成群,一边走,一边嬉笑闲聊,走的速度倒也不慢。

    从其话语中肖逸得知,这些人属于(下)阴界一族八宗中的苗宗,他们正要赶去参加苗宗一年一度的苗年。

    苗年对苗宗人来说,十分重要,而且有庆丰收之意。所以,人们个个兴高采烈,脸上皆洋溢着喜悦。

    这些日来,肖逸所见所闻皆是苦难。唯有今日,才感受到了一丝欣慰。

    到了半山腰时,红日落入山后,一轮明月升上天空。那明月如同白玉盘一般,皎洁非常,令人心情登时舒畅起来。

    在(下)阴界,相对于红日而言,人们更愿意在欣赏晚上的明月。不过,由于夜晚过于寒冷,人们只也不敢在外面待的时间过长。

    一些人仰起头来,赞颂一番明月。另一些人却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尽快往山上赶。

    走了一段,一名汉族弟子从后面追了上来,看到肖逸,忽然问道:“贤弟是哪一家的?幸会幸会!”

    肖逸一愣,心道:“不是一族八宗吗?怎么还有哪一家的?”

    那人以为肖逸生疑,忙先开口道:“吾乃山东云家弟子,唤作云吉。”

    肖逸心中了然,便含糊道:“我姓廖,名叫廖游。”急切之间,他只得借用廖无尘之姓,胡诌了一个名字。

    那唤作云吉之人登时惊讶地看着肖逸道:“原来廖家兄弟,幸会幸会!”虽然前面也说了幸会,但语气明显不一样,显然廖家在其心中的地位十分特殊。

    有了前几次教训,肖逸心知言多必失,只是顺着其言往下说,绝不多言。而且,声称自己常年在家中闭关修炼。

    那云吉有心结交廖家弟子,倒没有心存怀疑,反而向肖逸讲述一些江湖见闻。肖逸对(下)阴界甚为陌生,听其说的仔细,也就认真倾听。那云吉见状,更是卖力讲述。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行到山顶,来到那云雾之前。

    那云雾看似随风而动,飘曳不定,其实在被一种力量禁锢在山巅,作为护山阵法。

    肖逸放开神识,将整个山巅都收尽脑海。以其灵魂之力,若是强行攻入,也并非难事,但如此便可能惊动苗宗的守护者。他对苗宗并无恶意,所以这等心思只是想了想便罢。

    不过,令其惊奇的是,这云雾之阵甚是精妙,他竟看不出是何种阵法。只觉得这阵法既有儒家之气,能够屏蔽灵魂,也有道家、阴阳家对自然五行的理解。而且,各种不同的道法运用,并无斧凿之意。这等集诸家所长,又完美融合的阵法,在九州从未见过。

    顺着山道向前,经过云雾时,肖逸也并未感受到云雾的特别,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他心惊道:“九州绝对布不出这等融合于天地大道的阵法,难怪(下)阴界之人面对九州之人时,自有一股洞悉天地的傲气。”

    云雾之中,有一道山门,上述“苗寨”二字。过了山门,忽然眼前一亮,即便是常来此地的苗家人也不由得驻步而观,显出惊叹之色。

    山下早已夜色浓重,而山巅之上,却明亮如同白昼一般。吸引众人目光的是,山顶之上,立着一个高达百丈的女子雕像。

    雕像女子如同所有的苗宗女子一样,穿着华丽盛装,尊贵之极。其头顶镶着一颗巨大的明珠,光芒耀眼。山中的光芒,皆是那明珠之功。

    那女子面容绝美,白璧无瑕,天地亦因之黯然。关键是其神色恬静,露出微微笑意,让人倍感亲近,打心底产生一种爱慕之情。

    肖逸早已心境沉稳,看了雕像女子的神情,亦为之微微失神。这时,只听云吉道:“低头许愿,不要直视。”

    肖逸一顿,旁他人看去,才见苗宗男女早已倒头膜拜,闭上双目,嘴唇微动,声如蚊翁,已经在许愿了。

    肖逸低下头来,不敢再看,唯恐得罪了苗宗之人。不过,他不知这雕像来历,又不知该许什么愿。于是,神识放开,刻意倾听之下,便听到一些人的呢喃之语。

    东拼西凑之下,总算知道这雕像女子乃是苗宗的美神仰阿莎,寓意美好的爱情。这些青年男女许愿,皆为了求得佳偶。

    肖逸知道这女子是美神之后,心中一动,也虔诚地闭上眼睛,暗暗许愿。

    也不知是许愿是过于用心,还是这雕像果然有灵性,许愿之后,肖逸觉得心中多了一丝感应,好似能感受到静姝的气息一般。

    PS:仰阿莎是苗族的美神,在贵州市剑河县仰阿莎湖畔有其雕像,高88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