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药香卿王妃 > 第636章

    第636章

    “放肆!”耶律卿厉声训斥着耶律智的不知体统。“竟然在朝政议事上行污言秽语,你有身为王爷的自觉么?”

    “本王……”耶律智下意识就想要反驳耶律卿,可转念便朝着上位的季琉璃跪下,着急忙慌解释道。“郡主,耶律克绝对是在信口胡说!

    先不说,本王从未见过那块玉佩。

    就算是见过,又怎么可能随手将这种事关重大的东西丢在府中让他捡个便宜?

    这很明显就是耶律克自己没办法解释那玉佩的来历,就往本王的身上泼脏水啊。

    此事所需承担的后果只大不小,耶律克无非是想趁此机会让本王成为众矢之的。

    郡主,千万不能让耶律克的奸计得逞!

    因为只要成功陷害了本王,他便可无后顾之忧地登上帝位成为东临国下一任君主。

    还望郡主明鉴,为本王讨回清白!”

    “若智王爷清白,本宫自会为你讨回公道。”季琉璃起先是保证会为耶律智做主,但随即又轻笑着质问。“只不过……智王爷莫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

    耶律智稍稍愣住,搞不懂季琉璃是什么意思。“郡主何意?”

    “何意,呵。”季琉璃面无表情地冷笑一声。“听智王爷刚才的话,似乎这东临国帝位的继位人选除了你便是克王爷?

    本宫便不知,智王爷将同为东临帝位继位人选的摄政王、苍王爷置于何地?”

    “这……”耶律智显然是没想到季琉璃会这么说,一时间被堵得是哑口无言。

    “还有。”季琉璃略显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说玉佩就说玉佩,讲耶律克诬陷你就讲他诬陷你,提及帝位继承作何?

    是嫌知道你们手足相残夺帝位的人还不够多么?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国丑就更应该如此!

    丢人丢在自己国家里就不说了,本来还以为你能顾及别国尊客的存在而有所收敛。

    没想到你非但无所收敛,反而还将此等丑事暴露在别国尊客面前。

    真是应了那句俗话,‘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季琉璃的一番训斥之言,让整个朝堂内霎时间鸦雀无声。

    堂下众臣是不敢在季琉璃如此盛怒之时出声,怕惹恼她会招来灭顶之灾。

    金秀琳、金秀玹、朴太哲、金明朗四人不出声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资格、没立场去管这些事情。

    至于耶律卿、耶律克、耶律智、耶律苍,则是由于地位争夺跟他们自身的牵扯涉及而不能有所表态。

    “好了,帝位的事情暂且不提。”季琉璃决定避开帝位的话题,侧目于金秀玹的身上。“七皇子。

    克王爷手中的那枚玉佩你可识得?

    或者本宫该问……克王爷手中的那枚玉佩,是不是七皇子你的?”

    “不是!肯定不是!”金秀琳抢在金秀玹开口之前极力否认道。“克王爷手中的玉佩,定然是仿冒的!

    七皇兄他,的确有一块类似的玉佩。

    但那是七皇兄的亡母生前所赠,天下间独一无二只此一枚,七皇兄是断然不可能轻易离身的!

    要是不信,秀琳这便让七皇兄将他的玉佩拿出来。”金秀琳偏过头看向了身旁的金秀玹,伸手讨要玉佩。“七皇兄,玉佩!

    快把你的玉佩拿出来给他们看看,这样他们就没有借口再污蔑七皇兄了!”

    “……”金秀玹默默地看着金秀琳那双满含信任的幽蓝色瞳眸,心中止不住的心疼。

    金秀琳见金秀玹只是看着她却没有任何要动作的想法,不由得急了起来。“七皇兄,你别光愣着了,快把玉佩拿出来啊!”

    “九公主,你就别白费功夫了。”耶律克劝阻金秀琳的执着,满脸不怀好意地揶揄着金秀玹道。“七皇子并非是不想拿出玉佩,而是苦恼着该怎样拿出那枚现在就在小王手上的玉佩。”

    “不可能!”金秀琳毫不迟疑就反驳着耶律克的话语,转身就自行伸手在金秀玹的身上摸索起来。“七皇兄,我帮你找,我帮你……”

    金秀玹钳制住金秀琳在他怀中胡乱探索的小手,扬起一抹略显无奈的浅笑道。“不用找了,我的玉佩现在就在克王爷的手上。”

    “!!!”金秀琳难以置信的看着金秀玹,一时间竟是说不出任何话。

    “看!七皇子承认自己拦截婚书的事情了!”耶律克脸上难掩得逞的笑意,近而变本加厉向金秀玹逼问道。“七皇子。

    刻意毁坏两国和亲之约,你究竟有何意图?

    难道,是想借此引起我东临与高丽两国交战……”

    “克王爷!”金秀琳高声打断了耶律克的臆断,还是选择相信金秀玹。“就算七皇兄当真拦下婚书,也定是事出有因!

    你字字句句都在指责七皇兄意图不轨,那本公主是否可以说克王爷你才是企图挑起两国战事的罪魁祸首?”

    耶律克被金秀琳那么一呛声,顿时对她也失了耐心。“秀琳公主,做人可不能偏听偏信。

    七皇子的随身玉佩在小王手上,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若非七皇子在拦下婚书时不慎遗落此玉佩作为证据,我等又如何得知他的狼子野心?”

    “你!”金秀琳被耶律克气得咬紧了一口银牙,掩在衣袖下的两只玉手也握紧成拳。“七皇兄他……”

    “九儿。”金秀玹拦下了情绪愈加烦躁的金秀琳,轻声劝慰道。“不要为了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生气。

    要是因此气坏自己的身子,那可就太不值当了。”

    金秀琳瞧着金秀玹依旧是对旁人的闲言碎语不理不会,心底压抑着的怒气忽然间就烟消云散。

    “七皇兄说得是。”金秀琳莞尔一笑,继而微侧着身子面对金秀玹、金明朗几人,便再连余光也不肯赏给耶律克一个。

    金秀玹见状绕过了金秀琳来到其身后位置,正面迎上了耶律克的险诈视线。

    他那一双透彻的瞳眸上逐渐浮起一层仿佛下一瞬就能置耶律克于死地的严寒之意。

    “克王爷不住诋毁本皇子,是不是很开心?”金秀玹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本皇子的确是承认了自己的随身玉佩,在你手上。

    可却不知,本皇子何时与拦下婚书及挑起两国战事这两项罪名有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