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神道丹尊 > 第4759章 故事

    嘭嘭嘭,一众人殴了上去。

    凌寒很想将他们全部打倒,但是,连王牌也能轻松击败的话,又怎么解释真龙一脉除了他之外、全部阵亡的事情呢?

    他可以强,但不能太强,这才符合只有他逃生的说法。

    好吧。

    凌寒叹了口气,与这七人周旋了起来。

    他没有全力以赴,但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在诸人之中游移自如。

    这让安河明等人都是又怒又羞。

    他们七人联手,居然还无法将凌寒拿下?

    事实上,这个家伙也不是很强啊,就是太油滑了,任你武功再高,可不打中人又有什么办法?

    “不跟你们玩了。”凌寒长笑一声,脚下加速,咻,他开始了突围。

    “你跑不了的!”安河明冷笑,带着这么大一只兽头,你还想从他们七人中突围?

    真是太不将他们放在眼——我去!

    他嘴角抽搐,只见凌寒已是成功突围,明明还扛着一只兽头,可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一骑绝尘,让他那些师弟师妹只能望其背影。

    这、这究竟是什么怪胎啊?

    “追!”七人都是怒了,这要传出去的话,以后让他们还怎么做人?

    别说这只是真龙门下的第九弟子,就是王牌也不能让对方这么来去自如。

    否则的话,那真要坐实凌寒的说法,真龙乃为第一大帝了——至少也要比白泽大帝强。

    他们奋起直追,这已经不止是四强名额之争了啊混蛋!

    然而,他们没有一个人的速度可以和凌寒相比,当他们追出矿洞的时候,只见凌寒已经停了下来,并将兽首卸下。

    边上,那名老圣人面目慈祥,似是对凌寒十分喜爱。

    在老圣人看来,这是凌寒宅心仁厚的回报。

    你看,他谦卑礼让,结果却是他第一个将燃火石兽的脑袋带了出来,这不是天地大道在冥冥之中的祝福吗?

    ——这要让安河明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个个都要吐槽了。

    这家伙还谦卑礼让?

    说话能够气死人的好吧。

    老圣人亦是十分好奇,问道:“你是怎么将这头燃火石兽斩杀的?”

    这也让安河明等人好奇,确实,凌寒是怎么做到的?

    便是王牌出手,亦需要他人辅助,慢慢将燃火石兽磨死,否则的话,即使可以得手,那己身亦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可看凌寒……好像没有受什么伤啊。

    凌寒立刻换上一副悲痛的表情,道:“您是知道的,我进去的晚,在赶到与其他师兄会和的时候,师兄们已经和这头石兽展开了激战。”

    “我去的晚了一步,师兄们经历血战,已是将这头石兽杀得是奄奄一息,但师兄他们……也全部战死了。”

    咦!

    老圣人、安河明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靠,为了比赛居然将性命都是丢了?

    嘶,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老圣人当即就想进入矿洞之中一探究竟,但想到自己还肩负裁判一职,不能离开,只得按下这样的冲动。

    现在只能等了,等到比赛结束,再进去一探了。

    死人了啊,事情大条了啊。

    又是三天之后,才有各家的王牌将燃火石兽的脑袋一一带了出来。

    没办法,燃火石兽很强很强,要是追求速杀的话,那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老圣人宣布了四强的名单后,立刻冲进了矿洞之中。

    其他人也因为好奇,跟着一起进入。

    果然。

    他们看到了那七人的尸体,很明显,皆是被燃火石兽生生踩死的。

    嘶,这场战斗是多么残酷、激烈啊,才会打到这样的地步。

    而且,何必呢?

    虽然始源级仙药很是珍贵,但为此付出性命的话,那肯定是不划算的啊。

    为什么不慢慢磨呢?

    凌寒适当地补刀:“都是几位师兄爱护我,想早点拿下燃火石兽,免得被其他队伍抢到!所以,为了不让师兄们白白死掉,我一定要拿下第一名!”

    如果大黑狗在此的话,肯定会大竖拇指。

    这样得不要脸,真有老黑一半的水平了。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凌寒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为什么他们听着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哩?

    比赛结束,但真龙大帝门下几乎全部死光的事情也必须慎重调查,毕竟这样的事情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调查归调查,比赛还是要继续的。

    四强人员已出,接下来就是抽签了。

    凌寒抽到的第一轮对手是朱厌大帝门下的王牌洛易星晓,一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青年,在城里的时候,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有些骚气。

    两场淘汰战同时进行,胜者就立刻进入了最终的决战。

    没有什么拖拖拉拉的,在这里,最讲究的就是效率。

    “师弟请。”洛易星晓微微一笑,现在他当然已经穿上了白银战甲,有没有这件战甲,那战力完全就是两重天。

    凌寒呵呵一笑:“现在我可是真龙大帝门下的大弟子、王牌,我真龙大帝一生不弱于谁,你还是称我一声师兄为好。”

    尼玛!

    洛易星晓差点吐血。

    我只是跟你客气一下,而且,你是真龙门下第九徒,我叫你一声师弟不是应该的吗?

    你怎么就上纲上线了?

    你到底是来切磋的,还是来气人的?

    你难道有什么负面情绪系统,气人可以帮你提升修为、兑换宝物吗?

    “什么都有个先来后到。”洛易星晓说道,“师弟,就算你成了真龙大帝门下的大师兄,那我叫你一声师弟也没有错。”

    “这话就不对了,诸大帝皆是平起平坐的,大家同为王牌,为什么我却是师弟呢?”凌寒据理力争,“再说了,我真龙大帝一生无敌,乃为最强。”

    喂喂喂,你怎么又开始拉仇恨了?

    洛易星晓压着火气:“师弟,你这话就不对了,诸位大帝皆可镇压天下,岂有谁高谁低之说?”

    ……

    听着二人展开了激辩,众人都是想吐。

    你们是来切磋比武的,还是辩论口才的?

    洛易星晓啊,你也太较真了,干嘛非要和这家伙纠结在师兄师弟这个问题上呢?

    可说到辩论,洛易星晓又怎么说得过凌寒呢?

    不管是歪理还是邪理,凌寒总能说得头头是道,让洛易星晓越来越抓狂,通常需要长考一两分钟才能想出回应之词。

    如果是以辩论来定胜负的话,那凌寒已经赢了,而且是完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