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超级U盘 >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假的大学生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假的大学生

    “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

    余音尚在耳边,一声鹤鸣忽然惊醒众人,接着就见空中仙人放下玉箫,对着下方观众微微颔首驾鹤远去,为这场演出画上最后的句号。

    “好了,”康康率先起身,“曲终人散,该各回各家了。”

    “诶诶!”陈晓萌眨眨眼睛,“这还不到八点呢,这就完事了?说好的缑山仙子呢?”

    “纤云弄巧”过后,现场又接连响起新的歌声,俱都是《鹊桥仙》词牌的古词新唱。这些诗词的文采还有传唱度都不如秦观那首,却胜在主题丰富多样,配上精心搭配的配乐以及表演,视听感受却也不差。

    刚才这首词第一句就是“缑山仙子,高清云渺,不学痴牛騃女”,然后陈晓萌就在等所谓的“高清仙子”出场,上演新的缠绵悱恻故事,谁知却是没能如愿。

    “刚才那位就是啊,”旁边的康康姐白她一眼,晃了晃手机说道:“缑山仙子指的是姬晋,因为传说他在嵩山附近的缑氏山成仙。”

    姬晋是东周灵王姬泄心的王太子,名晋字子乔,他在不同典籍里分别被叫做太子晋、王子乔、太子乔、仙人王乔,以及晋公等等。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缑氏山虽只是平原小山,面积和高度远不能和30里外的嵩山相比,甚至不如某些皇帝陵寝高大有气势,却因姬晋升仙的传说成为备受世人追捧的修炼圣地,不但道士僧人争相在缑山上筑宫建庙,就连文人墨客乃至人间帝王也是纷纷前往那里寻仙。

    根据《汉书》记载,汉武帝曾两次前往缑氏城,只为寻找传说中的“仙人迹”。到了唐代,一代女帝武则天不但敕封姬晋为“升仙太子”并于缑山重建庙宇供奉,还亲自为其书写碑文,于庙内树立“升仙太子之碑”。

    千年时光流逝,曾经的宫观寺庙早已不复存在,唐时升仙太子庙也没有了影踪,惟有这块曾被三次删改刊刻的石碑顽强屹立荒僻山头,默默旁观一段段风起云涌。

    1985年,美籍华人胡天育向缑山捐赠天文仪器和电脑,当地专门建立缑山天文台和青少年科学宫用来安放。可惜缑山位置偏僻、风大灰多,科普条件不佳,两处设施很快就被关闭。2006年,升仙太子碑入选第六批全国文保单位,同样位于缑山之上的天文台因此成为违章建筑,结果国家经费几年没有到位,这座未及拆除的建筑却给当地带来波“缑山天文台沦为公厕,科普设施惨状令人寒心”的大新闻。

    虽然如此出名实在落魄,天文台却也因此保住,据说要被改造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放下手机,陈晓萌脸上满是古怪,“看着金碧辉煌的,还以为又是个山寨故宫,没想到居然是个祠堂。”

    她对缑山仙子心生好奇,忍不住打开地图寻找一番,结果在缑山镇没找到缑山,却看到了一座有着显眼金顶的四进宫殿。好奇搜索一番,陈晓萌才知道那是中华丘(邱)氏总祠。

    中原省历史悠久、人文浓厚,是海内华人寻根问祖的最终归宿,然后就有了作为“姓氏文化交流平台”的各种姓氏总祠。随便一搜就有黄氏、易氏、罗氏、邱氏、钟氏等姓氏,就连她所在的陈氏也被列入安排。

    陈寔墓所在地的侨联想把这位颍川陈氏始祖的陵园扩建成陈氏文化纪念园,可惜陈氏宗亲不像程氏那样有钱——耗资3.5亿的二程文化园还有程氏总祠说捐就捐——计划至今未能落实。

    想到这里,她转头看向身边的澜涛,轻轻推了他一下,“嘿!”

    后者大感惊喜,马上殷勤问道:“怎么了?”

    看着罕见没穿格子衬衫的同事,陈晓萌眨眨眼睛问道:“这么多姓氏都在修总祠,怎么你们王氏反倒没有动静?你们貌似不缺有钱大佬啊!”

    澜涛只是这家伙自己定的昵称,他本名其实是王正声。因为名字太过正经和老气,隔壁老王又被段子手玩坏,索性起了个不带姓氏元素的昵称。

    “不可能的,王氏总祠根本盖不起来。”

    “为什么啊?”

    “因为姓王的太多了。”

    澜涛笑着说道,“俗话说张王李赵遍地刘,不过按照人口统计数据,现在的顺序其实是李王张刘陈杨赵。光是姓王的就占到了全国人口的6.7%,只比姓李的少了半个百分点。所以隔壁老王其实有那么一丝道理,人口基数大、分布广泛,牵扯到婚外恋里面的人数自然比排在后面的姓氏多很多。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改成隔壁老李比较好,我们要尊重科学、尊重数据嘛!”

    “噗!”两女齐齐笑得打颤。

    收起笑容,陈晓萌笑着说道:“怪不得陈氏文化园建不起来,原因也是因为姓陈的太多了?”

    “很可能。大部分姓氏都不只有一个郡望和祖先,越是人多的姓氏,这种现象就越发明显。然后问题就来了,现实里没有天庙、没有根墙,总祠修在哪里,少不了一通撕扯。”

    女孩齐齐点头,“貌似有些道理。”

    “当然有道理,”澜涛接着说道:“就拿我们王氏来说,虽然有人认为姬晋是王氏鼻祖,还说什么‘天下王氏出太原,王氏祖祠在在晋祠’。然而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晋祠明明供奉的是姬发的弟弟晋王唐叔虞,要认祖先也该找姓唐的、姓晋的,找老王是几个意思?”

    “还有人姓晋?”

    “以国为氏嘛,放在春秋时是很正常的现象。不过这个姓比较稀有,人数比康康姐的康姓还要少很多。”

    “对了,”澜涛忽然看向陈晓萌,“小萌,你还没开始历史课程?这些东西历史课上都有讲的。”

    他所说的历史课,却不是中学和大学的课程,而是蜜蜂针对创意策划类职位开设的基础通识在职培训课程。作为本月刚刚入职的萌新,陈晓萌愕然发现自己还有好多课程要学。虽然大部分可以网络学习,考试通过还能加工资,但还是让刚刚走出校门的她感觉有些奇怪。

    “没有,才刚搞定了基本培训,还没开始这些高级课程。”

    提起这个,陈晓萌也是一阵无语,“我就是来实习顺便测试游戏,干嘛还要上这些课?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动植物、心理学、社会学,我一定是上了假的大学!”

    抬手指着天空,澜涛笑着说道:“这些都是上面大老板定的规矩,理由是为了防范知识缺漏造成低级错误。不光蜂游这边的策划、美工、测试、运营要上课,蜂影蜂视还有蜂网那边的编剧、道具还有编辑记者也要上。对了,蜂网那边还要上国际历史、政治经济学和国际关系学,省得搞出分不清美元和美金的笑话来。”

    “不都是美刀么?有什么区别?”

    “以前的美元用黄金计价,民间叫做‘美金’也算顺理成章,后来尼克松推翻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改和石油挂钩,应该改成‘美油’才对!”

    “不说这些了,这些课程都很基础,只比高中课本稍微深一些、内容也广一些,”

    “何止是广一些?”

    康康女士收钱办事,本打算当好这捧哏角色,此时也是忍不住插话进来,“历史要背各个朝代的主要人物和历史大事,这倒也罢了,生物才是真坑,需要熟记超过一千种典型物种才能过关。一千种啊!不光要知道学名和门纲目科属种的分类,还要记忆形态特征、分布区域、生活环境和习性,老娘学了一年到现在还没过呢!”

    骤然惊闻此事,陈晓萌连忙追问确认:“真这么恐怖?”

    “其实还好啦,”澜涛笑着摇摇头,“通识类课程考试都是选择题,只要看过资料单凭印象也能选对,过关完全没有问题。就算实在过不了,也可以找人代考或者上网找答案。”

    “你这些都是老黄历了,”康康再次说道:“网考现在都要在指定地点进行,你让人代一下试试?”

    澜涛扭头看她,“又改版了?”

    “不然你以为呢?你们这些前辈把路走绝了,可把我们坑惨了!”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澜涛再次摇头,“课程技能也就两个作用,增加基础工资,还有就是作为安排工作的参考。单个课程加的工资其实没多少,想要让工资翻倍,你得修满全部上百门课程才行,与其指望这个还不如多刷些经验值然后兑换虚拟股。至于安排工作,男生可以有些问题,你们女生却是完全不用担心。上头唯恐女生不够,根本不会把你们往外面推。”

    说完不等对方反驳,他抬腕看了眼时间,开口提议道:“时间还早,咱们接下来去哪里玩?看电影、逛街、健身,还是K歌?我还有网咖、VR中心和蹦床馆的会员卡!”

    此言一出,很有职业道德的康康女士马上响应,“那就看电影吧,‘爱情公墓’我还没看呢,也不知道下映了没有?”

    “爱情公墓”是网友给电影《爱情公寓》起的外号,类似的还有“盗墓公寓”。原因是这部电影虽然挂着“爱情公寓大电影”的名头,并且疯狂强调原班人员打造这个概念,实际讲得却是基于《鬼吹灯》改编的探险盗墓故事。

    因为大量抄袭英美电视剧桥段,个别剧情甚至被发现是整集搬运,这部国庆情景喜剧本就深陷于抄袭泥潭,之所以人气还未尽数散去,全赖当年留下的好印象以及情怀加持。然而当观众看到海报和宣传片兴冲冲走进电影院,满心以为会看到“公寓住客”的最终结局,结果却惨遭挂羊头卖狗肉,自然少不了疯狂抱怨和吐槽。

    影片上映后,数万网友涌入豆掰为影片打低分,还有人跑去给另一部知名电影《逐梦演艺圈》打五星好评,只为提高后者分数好让出影视最烂的头衔。然而他们的努力却没有得逞,“逐梦”不但口碑奇差票房更是坑爹,直接把导演岳父坑得不要不要的,公映华语片里的超级烂片,确实当之无愧。

    相对而言,“公墓”至少还算是成功商业项目,仅凭上映首日的2.8亿和接下来两个休息日的1.7亿,这部电影成功收获5.5亿票房。这个成绩虽不能和一众票房冠军相比,但作为电视剧人马打造的剧集,还是轻松获得上亿元的利润,传说中的“爱情公寓5”再也不用为资金发愁。

    此时听康康提起“盗墓公寓”,澜涛却是摇了摇头,“那片子票房下滑得厉害,排片应该已经砍完了。”

    说着掏出手机打开购票应用,页面内容和他的预测完全一致,“周边电影院都没有排片,要不看看别的吧?”

    陈晓萌本来没打算看电影,此时也是跟着掏出手机打开了购票应用。然而看遍周围影院正在上映的影片,她却把手机揣回了兜里,“没意思,都没啥想看的,还不如回去看电视。”

    “电视有啥看的,”澜涛可不想就这么各回各家,看了眼身后马上换了个提议:“那边正在收摊呢,小萌你之前不是好奇怎么弄的么,要不过去看一下?”

    “不要!”陈晓萌这时却是坚定摇头,“魔术要是揭开谜底就没意思了,我宁愿他们继续保密下去。”

    人家女孩都这么说了,澜涛又不是那种租柯南漫画还要用红笔圈出杀人者的奇葩,当下只能不舍地看了眼正在快速收拾中的现场,点头附和对方的看法,“那这样,咱们去佳云动物园吧!”

    佳云动物园被人说成是马竞夫妇的“私人动物园”,陈晓萌当然知道它的大名。此时却是好奇看向提议的澜涛,“佳云不是只能在线游览么?什么时候开放的现场参观?”

    “现场参观其实一直都有,不然他们那条高架单轨岂不是白修了?正好那边最近推出夏夜生态参观线,咱们这些蜜蜂员工每月都有一次免费参观机会,不去可就浪费了。”

    “哦?有没有萤火虫?”女孩子总是对这种浪漫元素充满了好感。

    “有是,还是蜂园同款人工萤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