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运气不坏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运气不坏

    感谢:失业专干、银河君、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黑暗中,片片符箓炸开,阵阵电闪雷鸣。

    随之山石蹦碎,古木燃烧,火光四起。

    一道道人影,冲向聚魂滩。

    丰亨子与成家、易家的两位天仙高人,踏空而行。众多的家族子弟,不甘落后,蹿起跳跃,奋勇向前。

    而卫家的两人,更是跑得飞快。转瞬之间,已将韦尚、广山,以及羌家与鲁家的众人抛在身后。

    “公孙老弟,莫要轻敌——”

    卫令抬脚便是十余丈,尚未落地,有人“嗖”的擦肩而过,瞬间越过前方的沼泽而没了身影。他忍不住喊了一声,急忙随后追赶。

    公孙老弟与他约定,并肩杀贼。他岂能示弱呢,一口答应下来。只当是豪言壮语,鼓舞斗志罢了。谁料攻势发动之际,对方竟然奋不顾身的跑了出去。

    妖人的蚀骨符厉害啊,难道他一点也不害怕?

    而此时此刻,已深入聚魂滩,缘何不见阵法开启,也不见妖人的偷袭?

    卫令越过沼泽,回头张望。

    左右雾气浓重,山林晦暗;半空之中,可见丰亨子等三位前辈居高临下而威风凛凛;身后依旧是火光冲天,轰鸣震耳;还有一道道人影,愈来愈近。

    卫令心下稍安,继续全力飞奔。

    各家弟子成群结队,声势浩大,却怕遭到伏击,途中不免有所耽搁。

    而卫令有某位先生在头前开路,反而少了顾忌。

    穿过密林,又越过大片的空旷所在。

    转瞬之间,前方出现一道山岗。有人影晃动,一闪即逝。

    卫令奔到近前,跃上山岗,正要继续往前,却又低头一瞥而惊讶道——

    “公孙老弟……”

    上岗过后,乃是一块洼地。他口中的公孙老弟,竟然跌落其中,犹自翻身坐起,狼狈道——

    “跑得太快,一时失足……”

    飞仙高人呢,即使法力神通难以自如,也不该失足坠地。浅而易见,他是惊慌所致。

    卫令无暇多想,飞身跃下山岗,一边继续往前,一边催促道:“快快追杀妖人——”

    “来啦!”

    无咎答应一声,跳出了洼地,顺手扑打着身上的尘土,就此驻足回望而嘴角微微一撇。

    两、三百个家族的修士,借助符箓开道,已陆续赶了上来。其中可见羌夷、虞山,以及韦尚与兄弟们的身影。而夜空之中的三道人影,许是察觉异常,已各自散开,显得颇为谨慎……

    “公孙老弟!”

    “嗯……”

    无咎离地蹿起,奔着卫令追去。

    须臾。

    两人双双收住了去势。

    置身所在,乃是一个山谷。四周高山环绕,峭壁耸立。谷地之间,一条条寒溪纵横,雾气重重,疑似去路断绝。而空旷的尽头,可见一道幽深的峡谷。而那诡异的峡谷,却被更为浓重的雾气所笼罩……

    “妖人呢?一个也不见了……”

    此番杀入聚魂滩,卫令虽然一往无前,却也提心吊胆,唯恐遭遇伏击。谁料一路之上,半个贼人也没见。而无咎倒是淡定自若,兀自凝神观望。

    “嗯,妖人逃了!”

    “逃往何处?西麓早已戒备森严……”

    “岂不见有道峡谷,或躲入其中……”

    “你敢断定……”

    “猜测而已……”

    便于此刻,成群的人影涌入山谷。喧闹声随之而起,纷乱的杀气充斥四方。

    无咎与卫令转过身来。

    来时的方向,依然有火光在熊熊燃烧。黑暗的夜空,亮透了半边。重重符箓的攻击之下,即使有人藏匿,只怕也早已尸骸无存。

    一群熟悉的身影,跑到近前。

    韦尚,以及月族的兄弟们,悉数赶到,却无大战的惊慌,反而一个个神态轻松。其中有人收脚不住,直接踏入溪水,又不禁连连后退,错愕道:“哎呀,这般冰寒?”

    遍布山谷的溪流,深不盈尺,却罩着雾气,寒意逼人。

    “兄弟……”

    韦尚悄悄递了个眼色,而无咎则是点头不语。

    与此同时,羌夷、虞山等成群的家族弟子,也纷纷到来,驻足观望之余,一个个惊奇不已——

    “寻遍了聚魂滩,始终不见妖人……”

    “此处才是真正的聚魂滩……”

    “哦,只需穿过那道峡谷,便可抵达上原谷西麓……”

    “究竟如何,且听三位前辈吩咐……”

    “丰前辈来了……”

    果然有裹着光芒的三道人影,由远而近,来到山谷之中,却并未落地,依然踏空而立。

    无咎跟着抬头看去。

    那离地十余丈的三道人影,正是丰亨子,与成家、易家的两位家主。其中的丰亨子,应该有着天仙五、六层的修为。另外两人,则稍逊一筹。而三位高人,许是疑虑未消,低头俯瞰着山谷,并相互轻声交谈——

    “我与那头白猿交手数回,清楚记得,他带着二十余位妖人躲在此处。如今却杳无踪迹……”

    “此地非比寻常,遁法无用……”

    “即使插翅飞了,也瞒不过你我,且就此前去,或见分晓……”

    不消片刻,便听丰亨子扬声道:“待我三人打开封禁,速速离开此地!”

    无咎站在人群中,悄悄松了口气。

    总算要离去了,却不知封禁何在。

    只见丰亨子与成家、易家两位家主,踏空往前奔去。少顷,又缓缓停下。正前方的数十丈外,便是那道雾气封锁的峡谷。三人齐齐出手,十余块玉符呼啸而去。

    与之瞬间,雷光闪烁,轰鸣大作,烈焰冲天。峡谷之中的云雾,猛的翻腾四散。一度封禁的幽暗所在,从中打开一条缝隙。

    “各家弟子,多加小心——”

    丰亨子再次大喝一声,与成、易两家的家主,并肩俯冲急下,一头扎入峡谷之中,就势又祭出符箓,布设禁制撑住缝隙,然后从中疾驰而去。

    各家修士岂敢怠慢,一道道人影离地蹿起。

    “公孙老弟……”

    卫令招呼一声,飞奔往前。

    无咎抬手一挥,示意兄弟们动身,他本人则是落后几步,抬眼观望。

    这一刻,偌大的山谷之中,到处都是飞奔的人影,显然都想在最短的时辰内离开此地。

    却见峡谷中散出的云雾,并未消失,而是渐渐漫向整个山谷,并与溪流的寒雾融为一体。不过眨眼的工夫,弥漫的雾气之中竟然冒出一道道黑影,分明就是一头头上古的怪兽,突然横冲直撞而疯狂撕咬起来。

    各家的修士犹自你争我赶,一时躲避不及,随即有人被怪兽吞噬,有人尖声大叫。还有人挥舞飞剑、祭出符箓,拼命杀出一条生路。而山谷之中的怪兽,愈来愈多,初始数百,转瞬数千……

    “砰——”

    卫令奔跑正忙,峡谷就在前方。而他尚未跨越最后一条溪流,一道黑影袭来,被他迎头撞上,竟如同岩石般的坚硬。他踉跄后退,瞪大双眼。原本深不盈尺的寒溪之上,竟冒出一头足有数丈大小的怪兽,虽然虚幻不定,而那狰狞凶狠的模样,却令人望而生畏。

    难怪此地叫作聚魂滩,竟然聚集着数千兽魂!

    卫令倒也应变极快,抓出一枚玉符捏碎祭出。火光炸开的瞬间,挡路的怪兽倏然躲开。而尚未松了口气,更多的黑影从四面八方涌来。各家修士仅有半数冲入峡谷,余下的一百多人已各自卷入混战……

    便在他慌张之际,有人擦肩而过——

    “卫兄,何故迟疑?”

    “老弟……”

    他的老弟,也就是无咎,去势不停。恰有怪兽拦路,他高高蹿起,猛然挥出一道黑色的剑光。那凶猛的兽魂,竟瞬间崩溃消失。

    哎呀,公孙老弟的法宝,当真是层出不穷,且威力非凡,可见他家族传承的久远!

    卫令尚自侥幸、赞叹,韦尚带着广山等人擦肩而过。他唯恐落后,急忙跟了过去。

    峡谷近在眼前。

    带着众人突围的无咎,突然就此停转,而闪身退到一旁,挥手示意道:“诸位道友先走一步,卫家断后!”

    韦尚与兄弟们随后而至,匆匆换了个眼色,各自去势不停,相继冲入峡谷。

    卫令忍不住脚下一顿,意外道:“公孙……”

    “本人难道不是卫家弟子?”

    不是让他卫令留下,而是某人独自断后。

    卫令感慨莫名,拱手作别——

    “老弟,我等你归来!”

    无咎微微一笑,闪身奔着来路冲去。恰见一群兽魂围住几位修士,他挥剑劈去。疯狂的兽群,瞬间灰飞烟灭。

    不料竟是羌夷与虞山等人脱困而出,惊讶道:“公孙,是你……”

    无咎没有理会,瞬间远去。

    既然留下断后,便是要解救落难的修士。他只身、孤剑,直奔兽魂聚集处扑去。剑光所及,兽群溃散消失。又是两人脱险,大声道谢——

    “公孙先生,我乃鲁仲子……”

    “我乃鲁仲先……”

    无咎依然去势如飞,挥剑劈砍。无论是迎头相遇的怪兽,还是成团聚集的兽群,他无所畏惧,只管一路扫荡而去。片刻之后,山谷之中修士已相继脱困。他这才转身往回跑去,忽然发觉头顶有光芒闪烁。峡谷中的禁制,也似乎不堪支撑,发出“喀喇”碎裂声响,随之缝隙渐渐缩小……

    这下弄巧成拙了!

    无咎加快去势,飞身冲向峡谷。与之瞬间,“轰”的一声闷响。无数的兽魂卷着狂风呼啸而来,莫名强大的禁制之力陡然降临。他再也无力招架,只觉得筋骨欲裂,气息滞涩,唯有咬紧牙关硬撑。而便在他叫苦之际,突然周身一松,四周豁然开朗,随即“扑通”落地。

    嘿,运气不坏!

    无咎暗呼侥幸,翻滚着爬起身来。而立足未稳,他已愣在原地。

    黑压压的人影环绕四周,一个个虎视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