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化妖之术

第八百四十九章 化妖之术

    感谢:戒掉小说、jiasujueqi、书友33584680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三人相对而坐。

    韦春花,愤愤不已。她举着手中的一枚玉简,难以置信道:“韦师弟,你在妖族的万圣殿中得到的《化妖术》,竟然私藏隐瞒,你还是我韦家的弟子吗,你怎对得住师姐……”

    无咎的手中,也拿着一枚玉简,其中拓印的功法,同样也是《化妖术》。

    而他却是面带笑容,欣慰道:“只当此番白跑一趟,谁料想,还有一笔意外之财,嘿……”

    韦柏独自坐在一旁,哭丧着脸。

    此前误闯万圣岛的万圣殿,也就是万圣子静修的地方,被他抢得几枚玉简。而为了彰显他的大度无私,他将其中的图简与修炼手札送给了韦春花与无咎。不过,他却私藏了一枚功法玉简,佯称偶有感悟,只为了偷偷修炼。

    他以为隐瞒下去,应该没人察觉,怎奈遭到太叔子的算计,且情形危急,被迫施展刚刚修炼的神通,竟然摆脱了致命的杀机。而神通固然好用,却满身的红光,极为惹人眼目,所幸被他蒙混过关。只是当他再次遭遇凶险而施展神通,恰被赶来的无咎看在眼里。

    而无先生忙于脱困,并未理会,如今闲着无事,终于追究起来。

    韦春花也不好糊弄,加以质问。

    在困禁之地,又没地方躲避,遭到如此两人的逼迫,他只得交出功法,并由他的老师姐查看拓印。而受到训斥,倒也无妨,关键是他所依恃的神通,再无隐秘,他心头的郁闷可想而知。

    “师姐,妖族的《化妖术》,极难修炼,小弟耗时数月,也不过触及皮毛。倘若你与先生有所参悟,还当多多指教才是啊!”

    既然交出功法,趁机卖个乖,也是人之常情。

    韦春花却没心思理会韦柏,而是看向无咎:“《化妖术》,顾名思义,乃妖族化形之术……”

    她是苦修出来的高手,境界与眼界皆高人一等,对于功法与神通,自然也有着独到的见解。

    无咎点了点头:“请指教!”

    “俗语有云,蛇蜕千变,难化龙,可见妖族修出人形,也是极为的艰难,于是便有了《化妖术》……”

    “你我本是修仙之士,要这妖族的功法又有何用呢?”

    “《化妖术》来自上古,自有不凡之处。其中的追祖溯源的口诀,无异于返璞归真之说。将其修至化境,万物万灵,无所不同,幻化于人,或幻化于万物,随心所欲……”

    “照此说来,一旦修炼有成,妖气、灵气、仙元之气,均为我所用;万物万灵,随意变化。奈何人妖迥异,只怕难以修炼,更难修至化境呀!”

    “所言极是……”

    无咎与韦春花在探讨功法,韦柏忍不住插话道:“我初次见到功法,也是懵懂,无奈之下,尝试修炼追祖溯源的口诀,反而有所收获……”

    “哦,韦师弟,你之前满身红光,遁法惊人,岂非就是朱雀幻化之形?”

    “或许是吧,小弟见功法中有四象两仪之说,便功法逆转,阴差阳错……”

    “嘿,韦柏,你虽滑头,却也懂得去繁就简,独辟蹊径。殊不知,恰与某家的功法暗合。有道是:凝魂炼魄,追本溯源,借兽之形,显兽之魂,形魂合一,神兽大成!”

    无咎面带微笑,站起身来。若说此前他也弄不清《化妖术》的用处,此时却茅塞顿开。

    韦春花与韦柏面面相觑,不解道——

    “先生,有何感悟?”

    “无先生,你方才所言……”

    “嘿,天心无恩,万物有心,归恩于天,万物生也!”

    无咎丢下两段话,转身走开。

    他到了数十丈外,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然后举起手中的玉简,继续自言自语:“四象诀,神武决,玄火诀……抑或玄鬼经、万圣诀、化妖术……万法归宗……”

    如今困在此地,无路可去,索性安下心来,琢磨、琢磨刚到手的《化妖术》。而妖族的上古功法,晦涩难懂,难以修炼,好在韦春花与韦柏的一席话,让他窥破了其中的玄机。这便是伙伴的好处吧,避免了一个人闭门造车,至于结果如何,尚有待分晓。

    而他丢下的两段话,分别来自四象门的功法与《万圣诀》,正是参悟《化妖术》的关键所在。

    韦春花与韦柏,若有所思……

    ……

    一个月,转瞬即过。

    这日,突然一声沉闷的巨响从头顶传来,紧接着大地颤动,黑暗的天光急剧闪烁。

    犹在静坐的三人,急忙起身观望。

    韦柏大为振奋,抬手示意:“半空山,动了……”

    韦春也是颇为侥幸,摇头叹道:“天无绝人之路……”

    只见头顶之上,那倒悬的山峰,果然在剧烈的抖动之中缓缓上升,一道缝隙从四周显现出来。随之石屑迸溅,还有盘旋的海水在隆隆作响。蓦然之际,诡异的景象令人叹为观止。

    “呵呵,每月中旬,石山空悬,地穴显现,果然不假,可见此地的禁制仍在,只待半空山浮出海面,你我便可脱身而去!”

    “嗯,稍候片刻……”

    姐弟俩抬头仰望,只等着地穴再次呈现。

    而恰于此时,有人沉声道:“走——”

    声到人到,无咎急冲而来,离地蹿起,直奔那正在上升的山峰扑去。倒悬的山峰,离地足有数十丈。而他一蹿只有十余丈,去势已尽,身形闪动,又是十余丈,旋即脚下冒出两道剑光,借力再去二、三十丈,堪堪触及山峰,剑光已出现在双手之中,竟“砰砰”凿击坚石,顺势冲向边缘的缝隙。而百忙之中,他低头大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秘境之中,不管是飞剑,还是遁法,皆不复往日的威力,尤其是地穴的出口所在,法力修为更加难以施展。为了抓住那升起的山峰,他当真是全力以赴。

    “稍等片刻不迟,何必这般匆忙……”

    韦春花依然愣在原地,很是诧异。而韦柏似乎察觉不妙,急忙纵身而起。

    “一旦出口被堵,你我再难脱困……”

    韦春花猛然醒悟,跟着飞身往上。

    姐弟俩蹿到半空,各自召出飞剑,三番两次借力,也相继抵近缝隙。便于此时,原本上升的山峰,突然停顿。而先行一步的无咎,则已闪身消失在那只有数尺宽的缝隙之中。

    “哎呀……师姐……”

    “休得啰嗦——”

    韦柏惊慌失措。

    韦春花终于见识到了某人的应变之快,以及果断决绝。要知道上个月,因祭坛崩塌的缘故,只是半空山突然坠落,如今能够再次升起,纯属运气使然。吉凶祸福只在瞬间,稍有疏忽,便将万劫不复。她怒叱一声,挥剑刺向山峰,借势往前冲去,并顺手抓住韦柏。而缝隙就在数丈之外,她二人却顿失轻盈,往下斜落,眼看着就要撞上石壁。

    “以剑借力——”

    随着一声断喝,姐弟俩的飞剑齐齐出手,“砰”的击在石壁上,顿失火星四溅而力道反弹。二人借势蹿起,一头扎入缝隙之中。而巨大的山峰缓缓下坠,狭长的缝隙愈来愈窄。

    韦春花已然竭尽全力,此时不管是施展遁法,还是以剑借力,皆为时已晚,她禁不住叹道:“唉,劫数已定!”

    与之同时,“轰”的一声闷响传来。随之地动山摇,海水咆哮……

    她只当必死无疑,却被红光笼罩,旋即手臂被人反抓,倏然穿过沸腾的海水。她侥幸之际,韦柏的传音响起——

    “师姐,何不施展《化妖术》……”

    “短短一月,尚无所获……”

    “看来无先生也是如此……”

    “师弟聪慧,与老姐指教一二……”

    “也仅此而已,再难寸进……”

    “无先生呢……”

    韦春花与韦柏刚刚冲出缝隙,山峰重重降落。而便在地穴堵死的瞬间,尚在盘旋的海水轰然砸下,浑似天塌地陷一般,咆哮的激流顿时沸腾起来。二人顾不得多说,急忙催动灵力护体……

    须臾,波涛翻滚的海面上,蹿出两道人影,旋即踏剑腾空,犹自低头观望而惊魂未定的模样。

    明日当头,碧波茫茫。

    而曾经的半空山,则是无踪无影。从此以后,没人知晓这片海域的隐秘。那方残留的上古秘境,亦将永远归于光阴的深处而再也无从找寻。

    不过,远处的海面上,悬着一道人影,却没有御剑,也没有施展遁法,而屁股坐着一块玉片,架着脚,拿着白玉酒壶,一边饮酒,一边任凭海风吹动他的长衫与披肩的黑发而极为的洒脱随意。

    “先生……”

    “我与师姐尚在挂念无先生的安危,当真万幸……”

    姐弟俩怅然之余,又不禁松了口气,随即驱动剑光,奔着那人飞去。

    无先生,当然便是无咎。

    他依然坐着云板,举起酒壶笑道:“重见天日,真好!”

    “多亏了先生,否则我姐弟难逃此劫……”

    “而先生身下的法器,倒也不俗……”

    “嘿,我也不过是提醒一声罢了,今日两位能够转危为安,凭借的是自身的手段,与本先生无关。日后,亦如是!”

    无咎逃出秘境之后,便在海面上等待。他虽然担心韦春花与韦柏的安危,又无可奈何。即便不愿丢下一个伙伴,却难免有分身乏术的时候。他期望他的伙伴,不仅有自保之力,还能应对凶险,而不是要他事事兼顾,于是见到韦家姐弟归来,有了如上的一段话。

    “此乃云板,与云舟相仿,如今广山等人有了修为,或能派上一些用场!”

    无咎的脚下闪出一道紫色的剑光,顺势收了云板与酒壶。

    “先生,接下来又将如何?”

    “还能如何,返回青山岛。韦合与兄弟们在海上停泊数月,莫出意外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