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九百七十七章 蔚澜的私心

第九百七十七章 蔚澜的私心

    来杭城之前,李牧根本没想过拿下海康威视竟然会这么简单。

    为了防止跟海康威视打车轮战,他刻意带了林清雅和丁正林两个人一起,结果自己只是跟钟鑫华见了一轮,就在第二天收到了钟鑫华的反馈。

    海康威视,以及上级单位52所已经完全答应了李牧的并购意向,将整个海康威视连人带专利,全部并入未来的牧野威视架构内,占牧野威视20%股份。

    海康威视这20%的股份,其中有超过80%归属于52研究所,不过李牧不去在意这些细节,并购国有企业,有国有研究所占股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鉴于“牧野威视”还只是李牧一个口头承诺的虚拟公司,所以海康威视暂时还没办法跟李牧签订正式的合作协议,所以双方专程签了一个意向书,以及一个基于意向书的框架协议,随后李牧就立刻把“牧野威视”注册的事情交给了林清雅与丁正林。

    李牧到杭城并购一家安防监控企业的消息在互联网行业里不胫而走,很多人都不明白,李牧的跳跃性为什么这么大,从互联网做到物流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从互联网做到安防监控,这就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李牧在杭城的时候,燕京市局召开了一个声势并不算太大的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警方公布了一起发生在燕京的、骇人听闻的绑架勒索案,这起案件中,受害人蔚澜的信息以及帮助破案的李牧相关信息都被隐去,虽然无法聚焦到个人身上,但媒体以及大众还是被这24小时就破获的案件细节所吸引。

    在发布会举行过后的第二天晚上,燕京市局的顾江河局长,就给李牧打了个电话,上来便先寒暄,询问李牧最近在忙什么。

    恰巧,李牧正在从杭城赶回老家海州的路上。

    原本李牧跟海康威视签完意向书之后,打算今天和林清雅、丁正林一起乘飞机返回燕京,但是李妈刚巧给李牧打了个电话,听说李牧在杭城,就让他顺道回家一趟。

    李牧国庆假期也不提回家的事情,甚至跑去更远的杭城都不说回家看看,在海州的李妈表示非常的不满意。

    李牧一见老妈不满意了,急忙二话不说的答应下来,准备“顺道”回家一趟。

    这一顺道,就顺的有些远了。

    杭城到海州开车至少要五个小时,没有飞机,李牧没办法,只能临时找赵贤良帮忙,从他公司借了两辆车,让王元朗三人陪自己回一趟海州。

    李牧下午六点钟才启程从杭城返回海州,这次回去,除了父母知道之外,李牧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苏映雪。

    晚上八点,当李牧正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时候,接到了顾江河的电话,一阵寒暄之后,李牧问他:“顾局,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公事?”

    顾江河哈哈一笑,说:“是啊,具体是这样,昨天新闻发布会上,把案情公布之后,市局的新闻中心今天接到好几个影视公司的电话,他们对整个案情的始末非常感兴趣,希望购买上次绑架案的版权,希望能够拍成电影,我把这件事跟部里的领导请示了一下,没想到部里的领导也很支持,所以倾向于由公安部出资一部分,再选一家靠谱的影视公司,双方共同出资来拍这部电影,所以我打电话过来,就是希望能够征得你跟蔚小姐的同意。”

    李牧一听说要拍电影,顿时便下意识的拒绝道:“顾局长,我觉得拍电影这种事就算了,我不太想把上次的案子弄得世人皆知。”

    顾江河说:“我们觉得这是件好事啊,也算是给社会一个震慑,让潜在的犯罪分子意识到,再隐蔽精妙的犯罪行为都会被破获。”

    李牧说:“顾局,你们要顾及到蔚澜的感受,作为受害者,她心里一定存有阴影,如果你们执意要拍这部电影,对她的影响一定非常大。”

    顾江河连忙说道:“李总你说的很对,蔚小姐作为受害者,必然是要被高度尊重的,我们觉得,你作为案件的深度参与者,也是需要被尊重的,所以特意打电话来,先咨询一下你的个人意见。”

    李牧心情有些不爽,总觉得顾江河以及他的领导想把这件案子拍成电影,这心态多少有点自私,于是他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顾局长,这种事儿你咨询我的意义不大,就算我答应,蔚澜都不可能会答应。”

    顾江河忽然呵呵一声,笑着说:“李总,不瞒你说,蔚小姐已经答应了。”

    “什么?!”李牧瞬间被闪了一下,感觉就好像下楼梯的时候估计错误,原本以为下到了底,没想到还有一个台阶、一脚踩空时的那种感受。

    顾江河又重复了一遍,道:“蔚小姐已经答应了,给你打电话之前,我们新闻中心的一个女同事就已经跟蔚小姐沟通过了,蔚小姐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还说这对提高社会治安有一定帮助,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李牧莫名火大:“顾局长,你们怎么能跟她提这种要求呢?这也太不为她考虑了吧?你们把社会治安、人民安全的这种大道理摆出来,就算是她不答应,怕是也会被你们逼的答应了!”

    顾江河忙道:“李总,拍电影是部里的意思,我们征求蔚小姐同意的时候也确实非常委婉也非常为她考虑了,本来我是想亲自给蔚小姐打电话的,但是考虑蔚小姐可能会排斥,所以才让我们新闻中心的女同事跟她沟通,而且据我们那位女同事反应,蔚小姐答应的非常干脆,对影视化改变的唯二要求,其中之一就是隐去真实身份。”

    李牧觉得顾江河说的这些都是他的一面之词,这和蔚澜答应不答应无关,而是燕京市局能跟蔚澜提这种要求,这种思维模式以及做事套路本身就很失礼,有这个念头,都让人觉得不厚道,再怎么解释也没有意义。

    于是李牧便对顾江河说:“顾局长,我先给蔚澜打个电话,回头再跟你聊。”

    顾江河愣了愣,急忙说:“哎呀李总,我还没跟你说蔚小姐的第二个要求呢……”

    心系蔚澜的李牧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先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就给蔚澜打了过去。

    蔚澜接到李牧的电话,第一句话便是笑着问他:“你还在杭城呢?”

    李牧说:“没有,在回海州的路上,回家一趟。”

    说着,李牧急忙问她:“市局给你打电话了?”

    “打了。”蔚澜的语气没有任何波澜,淡然笑着说道:“他们说是想跟影视公司一起合作,把我被绑架的案子拍成电影。”

    李牧说:“我听那个顾局说,你答应他们操作影视改编了?”

    “答应了啊。”蔚澜说道:“这是好事儿啊,为什么要拒绝,如果这部电影拍出来,只要有人看,就能让更多人意识到犯罪的风险与代价,一定程度上能为降低犯罪率做贡献,为什么要拒绝呢?”

    李牧又问:“蔚澜,你是不是被市局的人给忽悠了?他们怎么忽悠的你?”

    蔚澜笑道:“我可没被市局的人忽悠,他们一提这个请求,我就立刻答应了,我确实觉得这事儿挺有意义的,没有理由拒绝,我最大的要求是不能泄露我的真实身份,他们也答应了,所以我也就没意见了。”

    李牧叹了口气,刚想劝她收回之前给市局的许可,蔚澜这时候又说:“再说,我答应他们也有私心。”

    李牧问她:“什么私心?”

    蔚澜自然而然的说:“你不是要做安防监控吗?我听说你在杭城并购了一家安防监控企业,如果那件案子被改编成电影,案情能够得到更深度的曝光,就一定能够增强民众以及各地政府对城市监控的重视,这样的话,对你想涉足的安防监控行业也有很大的帮助,对你的天网监控系统也有一定的帮助。”

    李牧这才一下明白过来,蔚澜答应燕京市局,恐怕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为了能对自己产生些许帮助。

    蔚澜能这么为自己考虑,让李牧心里在这一瞬间有股暖流穿过,不过他还是说:“其实你没必要做这么大牺牲,天网监控系统没有这件案子的曝光,也一定会得到国家以及各地政府的重视,如果真需要影视作品来侧面推动,那我完全可以用牧野映象去投几部虚构的电影出来……”

    蔚澜微微一笑,声音温柔的说:“虚构的电影自然没有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更有说服力,天网监控系统是个意义重大的构想,我能力有限,也只能通过这种办法给你帮帮忙了,所以你就别再打击我的热情了,你放心,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说着,蔚澜又补充一句:“对了,除了要求隐去我的真实身份之外,我还跟市局提了一个要求。”

    李牧这才想起,刚才顾江河在电话里说到蔚澜的“唯二要求”,急忙问她:“还提了什么要求?”

    蔚澜诧异的问:“市局的人没告诉你吗?”

    李牧没好气的说:“我没等他说就把电话撂了,火大!”

    “好啦,别生气啦。”蔚澜笑着劝慰一句,随后说道:“我的另一个要求,就是这部电影必须由牧野映象来投资制作,所以你赶紧想一想让谁来导演,另外让谁来扮演电影的主要角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