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李牧就是牧子?!

第八百二十二章 李牧就是牧子?!

    合作的具体细节谈定,每一个人心里都格外畅快。

    李牧喜欢这种大家都非常干脆、毫不墨迹的行事风格,不用反复针对某一句话扯皮拉锯,大家保持同一个大方向,快刀斩乱麻的把那些旁枝末节的小问题砍个干净,然后痛痛快快把合作定下来,这种感觉自然是皆大欢喜。

    李牧原本预计留一整天的时间跟他们谈,但实际上只用了一个上午。

    中午,李牧做东,众人在万盈附近的饭店吃了顿饭。

    到了饭桌上,之前谈合作时的愉悦心情得到了进一步放大,几个男人都觉得不喝酒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大家点了些白酒,酒场气氛非常好,大家文明劝酒、全凭心情,尽显素质与礼数,也就自然谈称得上是把酒言欢。

    酒过多巡,叶有道放下酒杯,笑着对李牧说:“李总,昨天在来的飞机上,我还在跟张总聊,说见了你之后一定得当面谢谢你,不光是为了咱们这次合作,也为了天明和克轩这两个小子,要不是你在幕后给他们操控一切,就凭他们那几个货,这辈子别想在音乐上搞出头。”

    张资承在一旁连连点头,笑道:“我一直以为我那个儿子这辈子算是废了,整天留着个大长毛,正事儿一样不干,就抱着一把吉他跟几个朋友瞎混,没想到遇见你之后,他们几个还真混出头来了!”

    李牧笑道:“简单计划能走红,主要也是他们确实具备这个实力。”

    叶有道摆摆手说:“我亲儿子,我还看不透他?别的我不敢说,写歌的能耐他是一点都没有的,简单计划那几首歌,说是每个人都参与了创作,但在我看来,光是歌词就不是他们四个人能弄出来的,所以我当时就觉得,这件事儿肯定是有高手在背后帮他们操作一切。”

    张资承也点点头说:“知子莫若父,我那个儿子有多少斤两,我心里是太清楚了,他这个小子,说白了就是驴屎蛋子表面光,哪他娘是写歌的材料!”

    说着,张资承问李牧:“李总!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那几个小子弄出来的那几首歌,是不是都是你给他们写的?”

    李牧虽说也喝了些,但脑子还很清醒,摆手劝说:“张总,你得对克轩抱有信心!”

    张资承笑道:“我是对他有信心,但也不能自欺欺人不是?”

    叶有道点头说道:“我觉得吧,四个孩子在之前就是半吊子水平凑在一起瞎玩,就好像村里的小建筑队,他们水泥、黄沙、红砖加预制板,再搭配个手拉的起重葫芦、小型搅拌机,确实也能盖出个茅厕什么的出来,但想让他们盖高质量的钢混高层建筑,压根就没戏。”

    说完,叶有道看着李牧,问他:“李总你说,一个村里的建筑队,自己捣鼓出好几栋钢混高层建筑,还一栋比一栋漂亮、大气、有格调,这怎么可能呢?”

    张资承听到这里忍不住鼓掌说道:“好!说得好!叶总这个比喻真是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克轩那小子,抱着本子在家憋一个礼拜,愣是连两句歌词都没写出来,就凭他也能开了窍、写出《飞得更高》那么有气势的歌词?我第一个不信!”

    李牧被叶有道这个比喻、还有张资承附和的样子搞得忍俊不禁,这都是亲爹吗?一个把自己儿子比喻成只能盖盖茅厕的乡村建筑队,另外一个还鼓掌叫好。

    说到这里,张资产一脸感叹的说:“哎,只能说这几个小子命好,遇到李总,摇身一变竟然成明星了。”

    叶有道也不禁笑着说:“那是,你也不看看你们家克轩现在名气多大,我听天明说他们在鹭岛拍戏,每天都有一大票小姑娘围着你们家克轩,把我那个儿子给嫉妒的……”

    两人这番闲聊,陈远和宋亮都不觉得惊讶,《简单计划》能火,他们这些了解简单计划四个人的,都很清楚,这件事就是李牧帮忙,不光是网上炒作,甚至连他们那几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也一定是出自李牧之手,否二就凭他们那点能耐,根本写不出这样的歌。

    陈泽多少也了解一些李牧的情况,李牧其实就是网上那个写过几首经典好歌的牧子,再结合他与《简单计划》的关系,不难猜出简单计划的走红与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不过,现场唯独蔚澜对此一无所知,她听叶有道和张资承聊天的时候就很是惊讶,没想到这次合作的两家企业所有人,竟然是简单计划两位成员的父亲,蔚澜虽然过了追星的年纪,但是简单计划那几首歌她是经常听的,尤其是那首《老男孩》,蔚澜格外喜欢。

    但是她此时听这两人父亲聊天的内容,好像简单计划的走红跟李牧还有关系?而且听这意思,好像李牧不光是把简单计划推出来这么简单,甚至连歌曲都是李牧写的?

    她只知道李牧在商业上的各种成就,但从来不知道李牧竟然在音乐上还有很深的造诣,这可真是太让她震惊了。

    这时候,蔚澜忍不住开口问李牧:“李总,您还会写歌曲啊?”

    对面的杜菲笑着说:“蔚澜,李牧有个网名,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蔚澜摇了摇头:“是什么呀?”

    杜菲看了李牧一眼,笑着对他说:“我说了啊,你这该曝光的都曝光的差不多了,也不在这点儿吧?”

    李牧无奈的说:“好歹也给我留点儿隐私。”

    杜菲作为一个性格大大咧咧的燕京姑娘,此刻毫不在意的笑道:“这点事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了,跟自己人何必再藏着掖着。”

    说着,杜菲看向蔚澜,见蔚澜一脸好奇的等着自己的下文,便冲她挑挑眉,道:“蔚澜你听好了,李牧的网名叫牧子!”

    “牧子?!”

    蔚澜顿时瞠目结舌,心里一个声音不断的问自己:“李牧是牧子?他竟然是牧子!这怎么可能呢!自己猜想中的牧子,应该至少有三十多岁的年纪,否则他怎么可能写出《当你老了》那种歌曲?虽然词是翻译了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句,但没有一定年龄阅历的人,怎么可能写得出那种深情款款的曲子?

    还有《匆匆那年》,这首杜薇演唱的歌曲是自己最爱的歌曲,没有之一!她甚至一直觉得,这首歌那个牧子让杜薇来唱,实在是有些浪费了,因为杜薇的年龄太小,她怎么可能完完全全展现出《匆匆那年》里那种真是而又无奈的爱情、那种伤感而又唏嘘的感慨?

    她甚至觉得,牧子一定是一个年轻时格外多情,伤过无数女孩心的浪子,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足够的人生阅历与情场经历,去写出:“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我们要相互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这种让人忧而不伤、只叹岁月的歌词。

    也正是从听到这首歌开始,蔚澜心里便将牧子视作一个精神层面的偶像,因为在她心里,牧子这个人的才情实在了得。

    而当《暗香》这首歌被杜薇唱火之后,蔚澜心里对牧子的崇敬之情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暗香》这首歌实在是太让她钦佩了,词曲各自都有极深的意境,虽然没有《匆匆那年》那么触动人心,但这首歌的格局、气势以及意境,都比《匆匆那年》要大得多,一首歌的格局,同样也代表着歌者与创作者的格局。

    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现实中的“牧子”竟然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而且偏偏是那个在商场上运筹帷幄、大杀四方,用十足的魄力与气势俘获自己的年轻人!

    牧子竟然是李牧,李牧竟然是牧子?!震惊吗?当然震惊,蔚澜此刻震惊到甚至丧失思考能力了。

    此时,饭桌上的叶有道和张资承终于弄明白了,两人相视一笑,乐呵呵地说:“我就说吧,他们压根儿也不是这块料!”

    李牧无奈,不过心里也很清楚,在座的这些人里,除了自己身边最值得信赖的人,就是简单计划两名成员的爸爸,以及一名成员的姑父,所以也不用担心会有人讲饭桌上料及的内容捅出去。

    没留意到身边蔚澜那目瞪口呆的表情,以及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眼神,李牧被张资承和叶有道拉着喝酒,刚喝完一杯,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李牧见打来电话的是董艾,脑中迅速闪出一个念头:梅燕芳的检查结果应该出来了。

    于是,他喝完酒、放下酒杯,拿起手机对几人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众人的酒局没有因他而受影响,李牧出了包厢门便接通电话,问道:“艾学姐,怎么样了?”

    董艾说:“梅姑的结果出来了,是宫颈癌,早期,医生说及时手术、术后密切注意的话,问题不大。”

    李牧嗯了一声,对于这个消息他一点都不惊讶,淡淡的问道:“梅姑本人知道了没有?”

    “知道了。”董艾说:“梅姑心情挺好的,觉得提早发现是个造化。”

    说着,董艾又道:“梅姑决定去美国治疗,哥哥要陪同她一起,哥哥让助理定了明天的机票,他们明天从燕京机场转韩国去纽约。”

    李牧问:“为什么从韩国转机?”

    董艾说:“国内暂时还没有直飞。”

    李牧恍然大悟,说:“那行,明天几点?我去送送他们。”

    “下午五点半。”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