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没处说理

第七百八十七章 没处说理

    李牧早就决定给蔚澜一定比例的万盈股份,而且这个决定也是早就得到其他两个股东同意过的。

    给蔚澜股份,李牧有两个考虑:一方面是作为对核心层管理人员的激励,让蔚澜更好的为万盈服务;一方面也是因为俊成地产的事情最后让自己赚了大头,李牧心里对蔚澜多少有些补偿心理。

    俊成地产现在已经彻底盘活,就等着什么时候判完什么时候交点罚款,做一点收尾工程之后就立刻开售了,如果案子真拖一两年,搞不好这真赚几十亿回来,到时候蔚澜自己只拿八个亿,虽说白纸黑字写在合同里,蔚澜肯定不会说一个不字,但李牧也依旧觉得,不管蔚澜怎么看,这件事自己都不能表现的太逐利。

    于是,李牧玩笑般的对蔚澜说:“股份的事情,是我们在你刚决定加入万盈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过的,你也不用有太多心理压力,反正我们现在也没准备立刻给你。”

    蔚澜也懂李牧的心意,微微一笑,说:“反正我已经签在万盈了,以后怎么样都是你说了算。”

    李牧说:“我在万盈没有职位,你得听从亮哥管理。”

    蔚澜一双美眸紧紧的盯着李牧,笑道:“签给万盈也依旧是你说了算,反正我只认你是我的老板,哪天你要是让我去跟着你做互联网,我也没有意见,正好还能多学一点东西。”

    李牧笑道:“商业地产以后会有很多跟互联网结合的机会,你如果对互联网感兴趣,先把商业地产做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牧也希望蔚澜将来能够在自己的商业布局中担任更加重要的角色,千金易得、一将难求,蔚澜在李牧看来,将来绝对是能领导整个集团军冲锋陷阵的将才,能把她的心留住,未来在地产领域自己也就可以放心了。

    随后,李牧觉得正事聊的差不多了,便叫来服务员开始点餐,等点餐之后,蔚澜才忍不住问他:“现在万盈有这么多住宅地产的地皮和项目,怎么你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地皮后续怎么开发呢?”

    因为对商业地产有着格外强烈的追求,李牧对住宅地产项目确实显得有些不够上心。

    在蔚澜看来,李牧现在手里有七块价值极高的东三环路沿线地皮,不仅如此,俊成地产已经100%被万盈控股,也就相当于万盈资产里又多了三个已经快要完工的楼盘,算下来,整整十个住宅地产项目,如果好好运作,至少也是好几十亿的利润空间,为什么李牧对影子都还没有的三里屯商业地产项目极度感兴趣,偏偏对几个住宅地产项目保持沉默,连提都懒得提?

    李牧说:“七块地皮,万盈自己拿出三块来做三个高端精品住宅小区,这是亮哥的强项,应该也是你的强项,至于剩下的四块地皮,最好是能够以地皮入股的形式去和其他地产公司合作开发,如此一来,七块地很快就能利用起来,俊成地产那三个楼盘就更好解决了,法院只要解封,我们就立刻委托给房产销售公司,尽快出手,让现金回流。”

    说着,李牧又道:“我个人不建议你在住宅地产上投入太大精力,也不建议万盈在住宅地产方面继续走下去,这七块地皮开发完之后,住宅地产项目我就没有兴趣再触碰了。”

    蔚澜说:“住宅地产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大…我个人感觉眼下国内的住宅地产还根本没有起飞,不过也就快了,未来十年肯定是住宅地产的黄金十年,正好万盈手头有七块地皮,如果这个时候抓住机会,这七块地皮绝对是在住宅地产领域站稳脚跟的好机会,这么早就放弃住宅地产的话,无形中错过的市场太大了…”

    李牧笑道:“正因为大家都觉得住宅地产的春天来了,我们才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布局商业地产,住宅地产是种树,栽一棵是一棵;商业地产是挖井,挖一口井的水分能滋养一大片,而且井如果打的好,地下水会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说到这儿,李牧稍稍顿了顿,又道:“下一阶段的住宅地产项目,亮哥的把控能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所以就以他为主、你辅助支撑,把重点精力集中到三里屯的项目上来,我下周组织个会,把老陈也叫过来讨论一下,如果其他人没有意见,我们就直接着手开发。”

    蔚澜嫣然一笑:“我明白了,你翻来覆去就是一个意思,就是想让我把精力集中到商业地产上来,好好给你做商业地产,对不对?”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没错,就这个意思。”

    蔚澜笑着说:“可以啊,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如果我能把商业地产这块做好的话,你准备怎么奖励我?”

    李牧笑道:“这得看你做好的标准是什么。”

    蔚澜说:“你刚才说,十年一百家,十年太久了,要不我们分个阶段吧。”

    李牧点点头:“好,你说怎么分阶段?”

    蔚澜问他:“前三年的目标是多少家?”

    李牧笑道:“前三年怎么也得做到十五家。”

    蔚澜便道:“那前三年我就争取做到二十家。”

    李牧笑道:“行,二十家,如果三年做到二十家,你想要什么奖励?”

    蔚澜微微一笑:“这个我要好好想想,不过你要保证到时候不能食言。”

    李牧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不会食言。”

    ……

    苏伟民没能回家吃晚饭,他此时正在市局组织开会。

    李牧乘坐的航班明天上午在金陵机场落地,市局早就制定了完善的安保流程,苏伟民今晚要做最后的统筹安排,来确保明天不会出任何乱子。

    保护李牧安全的整体流程大抵就是先接机,再一路平安护送到海州,李牧到海州的第一站就是市政府,所以苏伟民只需要确保市局的人平安把李牧从机场护送到市政府,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任务很简单,但是苏伟民心里格外憋屈。

    最憋屈是因为市委领导亲口要求,明天接机护送,自己要亲自到场。

    按理说,李牧这种级别的成功企业家,自己去迎接、护送是完全应该的,可关键这李牧不是一般的成功企业家那么简单。

    自己曾经一直如防贼一般防着他、生怕他与自己女儿谈了恋爱,谁料到一转眼,这个自己当贼一样防着的小子摇身一变就成了知名企业家,这简直是没地方说理去……

    最要命的是,昼防夜防,最终还是没能防住、女孩还是成了他的女朋友,自己怎么说都是他的长辈、是他女朋友的爸爸、是他该上赶着巴结淘宝的对象,怎么就变成自己要亲自带队去迎接他、还要全力保障他的人身安全了?

    最让苏伟民无法接受的,是市委领导对自己的一个额外要求,市委领导要求自己,这次迎接与护送李牧回海州,一定要让李牧感受到市政府对他的重视程度,这就首先求苏伟民必须要跟李牧搭上话、阐述市委为了他的安全所做的努力,以及市委对他的重视程度。

    这不就是让自己代表市委去拍李牧马屁吗?就算是代表市委,可这马屁还是得自己亲手去拍啊!

    让自己去拍李牧的马屁,这不更是没处说理吗?一想到这,苏伟民就倍感头痛。

    可是,即便头痛,他还是要全力把工作做好,于是,在市局的大会议室内,苏伟民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香烟,同时跟自己的手下一遍又一遍的沟通着明天接机的具体细节。

    明天李牧一家人落地后乘坐的车辆是由海州的万盈地产提供的,据称海州的万盈地产为此专门添置了一辆价值近百万的进口丰田考斯特,市局派了六辆未涂装的警车跟随,另有两辆涂装警车在金陵市郊等候,待车队即将驶出金陵的时候,涂装警车再一路开道。

    涂装警车之所以不在金陵开道的原因主要还是担心金陵方面抢人,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比如南苏小城市好不容易从外地招商引资,忽悠来一个投资商,结果被金陵市政府得知,直接就在机场截胡,把人请到市政府,各种忽悠之后,直接在金陵投资了。

    海州市委书记丁思成早几年就在金陵市做招商引资方面的工作,截胡的事情他干的多了,所以也担心李牧回海州的消息被金陵得知,所以才要求接机车队一定要低调,不要惊动了金陵方面。

    苏伟民跟自己的手下反复确认了首选路线、备选路线、途中细节以及突发事件预案,到了晚上十点多、全部细节确定无误之后,才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驱车回家。

    到家时,老婆方敏和女儿苏映雪都还没睡,知道他开会在讨论明天接李牧的事儿,这娘俩都很想知道具体细节。

    苏伟民一回到家,方敏便忍不住问他:“讨论好了吗,明天具体是怎么个流程?”

    苏伟民很是郁闷的说:“市委领导要求我明天亲自去接,从机场接回来之后,一路护送到市政府。”

    方敏点了点头,说:“这种事肯定会要求你亲自去的,毕竟李牧的身价和影响力在那摆着。”

    苏伟民有些烦躁的说道:“我亲自去接,然后护送回来也就罢了,关键是还得替市政府拍马屁,真是岂有此理!”

    方敏一听这话,忍不住笑道:“是不是让你代表市委领导说些欢迎的话?”

    苏伟民说:“不止,我得替丁书记阐述一下,他回海州让市政府多么的受宠若惊,还要阐明市政府对他有多么重视,最后还得替丁书记解释为什么没有亲自来接。”

    方敏惊讶的问:“丁书记还想亲自去接?”

    苏伟民说:“想呢,但是怕传出去被人说闲话,好歹也是主政一方的市委书记,跑那么远去省会接一个企业家,多少都有些说不过去;可是不去吧,丁书记自己也怕怠慢,据说李牧有可能成华夏首富,这么大的身价,礼数自然得尽量周全一点。”

    “华夏首富?”方敏目瞪口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有这么邪门吗?”

    苏伟民说:“我刚听说的时候也很不敢相信,不过听市委的人闲聊的时候说,李牧在几家公司的持股比例据说都很高,以前还可以直接在工商系统里查到,不过人家现在已经把所有公司都做了离岸处理,国内的工商系统就已经查不到了。”

    方敏问:“什么叫做离岸处理?”

    苏伟民耸耸肩:“我要懂这些,搞不好我也成首富了。”

    一旁的苏映雪忍俊不禁,笑道:“爸,懂离岸要是就能成首富,那我也成首富了。”

    苏伟民说:“忘了我闺女是学经济的了,给你爸妈科普一下,离岸是什么意思?”

    苏映雪说:“离岸就是在离岸法域内注册成立的公司。”

    苏伟民问:“什么是离岸法域?”

    苏映雪道:“就是海外的一些群岛吧。”

    苏伟民又问:“有什么好处呢?”

    苏映雪道:“隐蔽性高,能降低税务负担、没有外汇管制。”

    苏伟民皱了皱眉:“李牧这小子可真鸡贼,刚赚点钱就立刻把公司弄到海外的群岛上去,肯定是为了偷税漏税。”

    苏映雪说:“您可别乱说,我们的教授说过离岸公司的一些特点,国内大部分的大型互联网公司,都是注册在离岸法域,大多数都是离岸公司。”

    顿了顿,苏映雪又接着解释道:“之所以互联网公司很多注册在离岸法域,主要不是为了降低税收,而是为了资本操作,因为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大部分都拿海外资本投的钱,对海外资本方来说,投资一个离岸公司,比投资一个国内的公司流程上要简单方便得多。”

    苏伟民愣了愣,随即表情无奈的感叹一声:“映雪,爸心里感觉很欣慰,不管怎么样,你在燕京这一年肯定没把学业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