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到底在玩什么套路【新盟主一样的烟火丶加更】

第七百一十四章 到底在玩什么套路【新盟主一样的烟火丶加更】

    眼见蔚澜终于答应,李牧的恶趣味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对蔚澜说道:“行了,今晚咱们就喝到这儿,咱们趁着你还没断片儿的时候回去,免得你记不清今晚的事儿,明天再对我有什么误会。”

    蔚澜作出决定便不再多想,点点头:“你是主我是客,听你安排。”

    李牧找来美女经理,让她直接把消费挂账,顺嘴问了她一句王胖子在不在,得知王胖子今天没来,李牧也就省得再跟他打招呼,直接带着蔚澜一起出门。

    蔚澜头晕晕的,见李牧也喝了些酒,忍不住问他:“你喝酒了开车能行吗?要不还是别开车了,让你这店里的人给你安排个代驾的司机。”

    李牧说:“不用操心了,外面有代驾的司机。”

    两人出了SugarClub,李牧掏出手机给王元朗打了个电话,随即王元朗便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从李牧手里接过钥匙,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室。

    李牧和蔚澜坐在后排,不过李牧也刻意与她保持适当距离,把中间扶手放下,保证身体没有接触,然后掏出手机给陈泽打了个电话。

    接通电话之后,李牧让陈泽帮忙把之前给万盈地产办理杠杆贷款的那个银行老周约出来,陈泽好奇的问李牧:“你找老周干嘛?我听亮哥说你想插手俊成地产的事,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吧?”

    李牧嗯了一声,说:“就是这事儿。”

    陈泽说:“贷款得有抵押啊哥,咱们贷七十亿用了六块地皮,你想怎么从银行再变出几十亿来?”

    李牧道:“你先别问这么多,你跟老周约个时间到万盈见面,不过在跟他见面之前,咱们三个要先碰一下,我把具体的想法跟你们沟通一下。”

    陈泽说:“我随时OK啊,你问问亮哥。”

    “好。”李牧说:“我给他打个电话,跟他定完时间之后,你把老周也约上,让他晚来十分钟。”

    “OK。”

    李牧随即又打电话给宋亮,一上来就对他说:“亮哥,我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是关于俊成地产的,你什么时候有空,你、我还有老陈咱们三个人碰面聊一下。”

    宋亮惊呼一声:“不是吧?你真要蹚这趟浑水啊?”

    李牧笑道:“如果方法可行,这可不是蹚浑水,是好事儿。”

    宋亮好奇的问:“你想出什么好主意了?说来听听。”

    李牧说:“现在说没意义,你先说个时间,咱们见面聊。”

    宋亮迫不及待的说:“那就明天上午吧!”

    李牧问:“你不参加峰会了?”

    “后面都是各种演讲,没意思了,我该装的逼都装完了,谁他妈还去听他们吹牛逼。”

    李牧说:“那行,明天上午九点公司见。”

    李牧跟宋亮、陈泽约好时间,陈泽便跟银行的老周也约定好九点十分这个时间节点。

    蔚澜听李牧在旁边不断地打电话,心里多少得到了些许慰藉,不管怎么样,李牧真的是在积极试图结局问题,这一点让她心里很是感动。

    王元朗把车开回紫云山庄,李牧便带着蔚澜进了别墅。

    一进到客厅,李牧便对她说:“楼上除了两个大主卧之外,其他的卧室都空着,你随便找一个先休息。”

    蔚澜确实有些头晕,酒劲儿在不断的加重,便点了点头,问李牧:“叔叔阿姨都睡了吧?明天你怎么跟他们解释?”

    李牧说:“就跟他们说你是原房主,也是我的朋友,来燕京办点事,事情办完了,我邀请你回家里住几天。”

    蔚澜点点头,问他:“你不上去休息?”

    李牧说:“我脑子里有点东西,赶紧写下来,万一明天一觉起来忘了就搞笑了。”

    蔚澜微微一笑,说:“那我就上去休息了,头晕的厉害。”

    李牧嘱咐她:“锁好门,我这人喝酒睡觉晚上梦游。”

    蔚澜知道李牧在跟自己开玩笑,莞尔一声,关心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也别太晚。”

    “好,你快去吧。”

    蔚澜轻车熟路的走上二楼,这房子是她自己装修的,所以每一个细节她都比李牧还要了解,两个大主卧在二楼的朝南向,对面还有两个客卧,蔚澜便选了其中一个,简单洗漱之后便躺在自己亲手置办的床上,心中感慨不已。

    蔚澜自己名下有两套别墅,一套位于沪市,另一套便是卖给李牧的这套,前者她很少住,在沪市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跟父母住在一起,后者她还从来都没有住过,相比沪市,蔚澜更喜欢燕京,所以她才重金买了这套别墅然后又花费大量心血、金钱装修,但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最喜欢的房子,自己一天都没有住过就转手卖掉了,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注定和这套房子缘分不够,但没想到竟然会被李牧这个现房主邀请住进来,所以才会在心中感慨,造化弄人也好、机缘巧合也罢,人生就是这样,充满各种荆棘也充满了各种未知。

    心头胡思乱想着,酒精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蔚澜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思绪什么时候就忽然和身体断开了联系,再后来,她便熟睡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李牧在楼下把自己今天脑子里的灵感梳理了一下,用画图的软件做了一个简单的思维导图,搞定之后才上楼休息,睡觉前还刻意定了个闹钟,早晨七点半起床。

    翌日一早,李爸李妈六点多便起床在紫云山庄的湖边晨练,等李牧起床的时候,爸妈已经晨练回来并且在楼下餐厅准备好了早餐,李牧七点半在闹钟的催促下起床洗漱,十分钟后推门出来,刚把门打开,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的蔚澜也打开了对面的房门,漏出一条缝看到李牧,便急忙低声问他:“叔叔阿姨都在吗?”

    李牧说:“不知道,应该在楼下吧。”说着,他好奇的问蔚澜:“怎么起这么早?”

    蔚澜说:“每天早晨都是七点钟的闹钟起床,起来之后一直没听见什么动静,就没好意思出来。”

    李牧点点头,招呼蔚澜一起下楼看看,蔚澜起初还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自己是昨天晚上来的,要是今天光明正大的来心里估计也不会这么尴尬和拘谨。

    不过既然都已经在这别墅了住一晚了,蔚澜也知道该面对自然还是要面对,于是便跟着李牧一起下楼,正好李妈准备好了早饭想来叫李牧起床,一出餐厅看见李牧带着一个漂亮女人走过来,顿时就吓了一跳。

    李牧跟爸妈如实的介绍了蔚澜,也说了自己邀请蔚澜在家里住几天,李爸李妈一听说这是儿子的朋友,而且又是原房主,顿时便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李牧把蔚澜留在家中陪爸妈,自己则开车直奔万盈地产,路上,李牧在脑海中又将整个计划推敲了一遍,越想越觉得成功几率很大,如果这件事真被自己干成了,不但是帮了蔚澜的忙,对万盈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促进。

    ……

    宋亮的办公室里,李牧提前二十分钟抵达,却是最晚到的一个。

    一进门,他便被被宋亮和陈泽两人围着追问,他们两人都很好奇,李牧到底想怎么帮俊成地产渡过眼前这一劫。

    李牧便说:“我跟蔚澜初步达成了一个意向,万盈以10亿元的估值收购她手里俊成地产80%的股份,三年后付款,同时这三年时间内,她加入万盈地产,为万盈做事。”

    宋亮说:“既然你很看好她,那我自然欢迎她加入万盈,不过小牧,十亿元估值收购俊成地产说起来好像很划算,但是这得建立在能救活它的基础上,如果救不活,三年后我们就要白白拿出八个亿给她啊。”

    李牧笑道:“我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把握救活它。”

    陈泽说:“救活它也简单,拿三十亿砸进去三年,只要撑到结案就没问题,关键是钱从哪来?”

    李牧问他:“老周快来了吧?“

    “快了。”陈泽点点头,问他:“你该不会是想让老周给你变出来三十亿资金吧?这个很难操作啊,三十亿不是个小数目,如果空手从银行套出来,落了他人口实多少有些麻烦。”

    李牧说:“三十亿资金肯定只有银行才能拿得出来,但是我肯定不会让老周凭白拿三十亿资金给我用,这点脑子我还是有的。”

    陈泽一脸急不可耐的说:“你能不能别卖关子,先说你的解决办法。”

    “我偏不。”李牧哼笑一声,说:“我们先聊聊收购俊成地产能保多少利润。”

    陈泽问他:“俊成地产的净资产有多少?”

    李牧说:“二十五到二十八亿。”

    一旁的宋亮说道:“去掉二到三年贷款利息,能剩二十亿左右应该没太大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小牧你这贷款准备怎么搞,俊成地产的资产处于被查封状态,是没办法拿来做抵押的。”

    李牧无奈:“你们俩都把我当白痴了,我当然知道俊成地产的资产没办法抵押。”

    说着,李牧摆摆手:“我们接着聊正经事!首先明确一点,现在收俊成地产不需要支付任何实际成本,三年后支付八亿给蔚澜即可,这个你们都认可吧?”

    两人纷纷点头。

    李牧接着说:“其次,如果救活俊成地产,俊成地产的资产全变现的话有二十亿,去除给蔚澜的八亿,再去除拿回剩下20%股权的成本,咱们自己大概有十亿左右的保底利润,这是我们的辛苦费,我们拿的心安理得,到时候这笔钱直接算做万盈的盈利,就当我送给公司的福利,你们也不用感谢我,谁让我是活雷锋呢。”

    宋亮和陈泽相视一眼,陈泽笑道:“亮哥,瞧见没,这是胸有成竹啊。”

    李牧微微一笑:“最后,蔚澜这个人对地产的嗅觉极其灵敏,而且正经的高材生,又经过系统的历练,底子扎实,如果说我们是地产界的野路子,她就是地产界的学院派,整体水平肯定比咱们三个人要高得多,我一直担心自己未来没有太多时间投入在万盈身上,有她加入的话,就相当于多了一层保障。”

    宋亮点点头:“蔚澜的名气我有耳闻,确实不简单,如果她愿意加入自然是好事,不过话还是说回到俊成地产的事情上,小牧,你真有这么大把握,可以把它救回来?”

    李牧说:“我有把握弄到三十亿,三十亿到手,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

    陈泽说:“老周马上就到,我等着看你怎么从他嘴里撬出三十亿,说实话,我觉得我都没这个本事,能让他直接拿三十亿出来。”

    正说着,前台姑娘敲门把老周送了进来。

    老周一进门就急忙挨个打招呼,陈泽特地给李牧和老周做了相互介绍,告诉老周李牧是万盈地产的股东,又是牧野科技、淘宝网、支付宝这一系列公司的创始人,光是头衔就把老周给吓了个够呛。

    老周是四大行之一某行的燕京分行高管,按理说陈泽甚至能够得着银行系统更高的关系,但是一般情况下,老周足矣。

    互相介绍完了,李牧便问老周:“周总,如果我做抵押贷款三十亿,三年期限,三年后一次性还本付息,年利率大概能做到多少?”

    老周想了想,说:“抵押资产和企业经营状况评估比较优质的情况下,年利率在6%左右,三十亿三年,每年的利息是1.8亿,三年5.4亿。”

    陈泽和宋亮的心凉了半截,抵押资产以及企业经营状况评估优质的情况下,年利率还在6%左右,而且光利息成本5.4亿,这代价未免太高了些。

    李牧倒是面不改色,又问他:“央行现在推出的三年国债利率是多少?”

    老周说:“今年一共出好几千亿国债了,最新的一批三年期年利率是2.42%,国债不用扣20%利息税,所以实际利率相当于在银行的2.7%左右吧。”

    李牧问他:“卖得好吗?”

    老周笑道:“每一轮都是一扫而空啊,很多都是托关系银行内部人员及家属买的,流向社会的没多少,很多市民都是熬夜排队才能买上。”

    陈泽和宋亮又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搞不懂李牧到底在玩什么套路,怎么从贷款聊到国债了?这俩根本不是一个性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