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六百九十二章 玩的太大了点儿吧?

第六百九十二章 玩的太大了点儿吧?

    肖昊从小跟李牧亲近,虽然李牧这个当哥的上辈子混的一塌糊涂,但肖昊也一直尊敬他,隔三差五打个电话、时不早晚去趟燕京,每次去还都给他这个北漂的哥带两条家乡烟,兄弟俩年龄差的不少,但真到成年以后共同话题倒也很多,肖昊本来就早熟,又去当兵历练过,比一般同龄人要成熟不少。

    肖家就肖昊这一个小子,他在他妈妈那家的孩子里又行大,算下来血缘最近的哥就是李牧,所以心里对李牧也一直有些依赖。

    李牧心里推敲一下,觉得肖昊遇到的事情,上辈子也一定遇到过,因为自己虽然改变了他的家庭条件,但是没有改变他的学业,以及他学校里的小混混。

    李牧心里清楚,以肖昊的性格,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这种事他谁肯定也不会说,更是谁也不想说,今天说出来,也是想让自己给他报个散打班,放在上辈子他从来没提过这茬,估计他上辈子是知道自己这个表哥家庭情况不好,知道自己在金陵上大学很不容易,从来没想过开口让自己给他花钱,所以这事情自己上辈子根本就不知道。

    上辈子活到三十几,李牧这些兄弟姐妹,跟他走得最近的也就是肖昊了,这辈子李牧有时候甚至想,肖昊将来就算只上个高中毕业,考不上大学,自己也得资助他去国外留学长长见识,回来之后不管他学成什么样,给他安排个收入远超同龄人的事情做,只要自己不倒下,也保他一辈子好日子,所以听到肖昊在学校受欺负,李牧心里便打定主意,一定要帮他把这件事情一劳永逸的解决。

    带着肖昊一起来到包厢门口,李牧还没推门就听里面人声鼎沸、好不热闹,肖昊快跑两步,一把推开房门,偌大的包厢里,一大家子人正围着直径少说三米的宽大圆桌坐着聊天,每一个人看起来都红光满面的,看得出心情和身体都非常不错。

    李爸李妈看见李牧进来,两人都开心的站起身冲李牧招手,李牧急忙来到两人跟前的空位前,跟饭桌上的长辈们挨个问好。

    外公外婆在,大舅、小舅、大姨、小姨四家人也都在,李牧挨个问好,长辈们也都挨个热情回应,在他们眼里,李牧是这个家里最大的骄傲,他们不知道李牧赚了多少钱,但李牧的3321可是红火得很,几次在中央台看到关于3321甚至关于李牧本人的报道,这些长辈平日里都把李牧视为可以在外吹嘘标榜的谈资。

    李牧的大舅异常热情,大舅妈也一扫以往眼高于顶、鼻子眼看人的态度,不停的向李牧嘘寒问暖,学习生活上的事情问了一大堆。

    李牧不太适应这种言不由衷的热情,虽说有可能大舅和大舅妈这幅热情并非装出来的,但李牧心里也知道,这热情是看钱来的,而不是看人。

    不过李牧表面上却也给了两人充分的尊重,他们问什么,自己都耐心回答,还不忘说一句谢谢关心。

    堂姐肖媛媛看着李牧,眉宇间有股子不太服气的劲头,其实她心里对李牧确实颇有微词,自打李牧出了名,她在父母那里就没少挨说,李牧的大舅妈以前还觉得自己女儿考了一本很了不起,但自从李牧考了人大之后,她就总是唠叨肖媛媛,说她当初要是再努把力,现在也能在燕京上重点大学,而不是在金陵上个一本,不够露脸。

    除此之外,肖媛媛因为花钱多的原因也没少被爸妈唠叨,后来这唠叨就又多了一层,爸妈凡事都喜欢拿自己跟李牧做比较,一跟李牧比起来,肖媛媛处处被指责批评,心里自然有些不忿,最可气的是,好几次自己找爸妈要钱,他们却让自己去3321上做兼职家教自食其力,真是岂有此理,如此一来,虽说小半年没见过李牧,这心里对他却是颇不服气。

    李牧上辈子跟这个表姐就很少有交集,虽说同在金陵上大学,但是她却跟她妈一样,一直瞧不起自己,两人基本上就相当于是普通的点头之交,没什么感情,更没什么姐弟情谊,眼看她表情不对劲,李牧也没往心里去。

    等李牧坐下之后,大舅便张罗着服务员倒酒,大舅这次也算是大手笔,包下了海州宾馆最大的包间不说,饭桌上已经摆上了八个凉菜,两瓶五粮液、两包软中华,级别颇高,这绝对是李牧记忆中大舅请客最敞亮的一次。

    李牧原本不想喝酒,但大舅却非让服务员用分酒器给他倒了二两酒,说是印象中他跟李牧爷俩还没正经喝过,今天说什么也得喝上几盅。

    见饭桌上气氛热烈,李牧也就没有拒绝,服务员把酒给倒上之后,大舅就端起酒杯,张罗着说:“咱们大家一起喝一杯,给小牧接风。”

    李牧急忙站起身来,端起酒杯说:“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我姨我姨夫,谢谢您们今天给我这个晚辈接风,我先敬您们一杯。”

    说完,李牧一仰头将酒盅里的白酒饮尽,总算是没在长辈面前失了礼数。

    李牧的大舅笑的眉毛都弯了,笑呵呵的说:“小牧真是长大了、懂事了,更不愧是咱们家的骄傲!”

    一旁的小姨笑着说:“那当然了,咱家往上再倒两辈儿也没有上过中央电视台的啊!要我看,今年的全国十大杰出青年里面,一定有咱家小牧一个席位!”

    李妈说:“行啦,你们快别给他戴高帽了,咱们一家人一起干一杯就赶紧吃饭吧,你看给肖昊饿的,眼珠子都绿了。”

    一家人哄笑一团,端酒端饮料共同喝了一杯。

    李牧还真不是太适应一家人这么热闹、这么热情的场面,以往他过惯了一家三口的日子,逢年过节的,家里也很少有人来串门,爷爷奶奶一直在乡下,每到过年爸妈都要回去看望,叔叔在乡下照顾老人,正好过年也能见着,所以也不经常往李牧家里来,而李牧妈妈家的亲戚,除了小舅一家以及大姨还经常往他家里去之外,大舅、小姨基本上不到家里来,所以即便是过年大多数也都是一家三口在家里过,这么热闹的场面还是头一回。

    李牧喝了二两酒之后便不再喝了,后半程忙着应对长辈们的各种关心和提问,舅舅和姨妈关心李牧的成绩,外公外婆则关心李牧什么时候能找对象,在他们看来,李牧的年纪已经到了可以正经谈对象的阶段了,李牧不想太早公布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便含含糊糊的打着马虎眼给应对过去。

    吃饭间,李牧一直留意着爸妈,发现他们现在真的是跟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开心、快乐、自信、满足、欣慰……展现给自己的,几乎全是自己上辈子很难看到的珍贵一面,这让李牧心里无比欣慰和满足。

    一桌人聊了半个晚上,等从饭店起场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李爸知道要喝酒,所以也就没开车,一家三口跟亲戚告别之后,走路回了家。

    回到家中,李牧和爸妈坐在客厅,聊起了饭桌上不曾聊过的话题。

    李牧问爸妈,生意方面他们到底铺了多大的摊子,李爸的回答让李牧吓了一跳。

    眼下,李爸李妈自己开了三家专卖店,还有一个耐克专卖店在装修,下个月就开业,除此之外,还做了贵人鸟的省代,注册了个公司,雇了好几个人在正常运转着,李爸和李妈现在又在谈几个中年服装品牌,李妈相中了佐尔美和紫澜门这两个女装品牌,李爸则相中了劲霸和柒牌这两个男装品牌。

    李牧听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恳求道:“您二位就别再折腾开店了,多累啊,赚多少钱是个头啊!”

    说完这话,李牧自己心里都臊得慌,这话说自己其实才是最合适的,不过他又觉得自己不一样,自己对互联网是有极大热爱的,而且有很强的使命感,哪怕是不为钱,也得干下去。

    没想到李爸也说:“我跟你妈现在早就不为挣钱了,说挣钱,咱家一个店赚的钱我跟你妈都花不完,之所以还想干的更大,不就是图个爽快嘛!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干得来而且又干得不错的方向,那还不趁着年轻多冲一冲?”

    李牧叹了口气:“可是开这么多店,光这里面那么多破事儿的,怎么忙得过来啊!”

    “哈哈。”李爸脱口道:“有个事儿还没跟你说,我跟你妈出去考察了一下,发现大一点的城市现在都开始商场化了,说起来这个服装零售行业也真是有意思,早些年都是个体,你开一家店,我开一家店,还有搭个棚子卖的;

    后来百货大楼火了一些年,很多卖服装的又集中起来一头扎进百货大楼里去了;

    再后来,专卖店越来越多,百货大楼又不行了,大家都开始出入各大专卖店,咱们海州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说到这里,李爸喝了口水,兴致高昂的说:“可是现在大城市又换路子了,人家现在整高端商场,把专卖店都吸引到一个大型商场里销售,一大堆人又扎堆到商场去了,你看那些小年轻,空着手进商场,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的都是各个品牌的大包小包……”

    李牧吓一跳:“爸你要干什么?在海州开商场吗?这个玩的未免太大点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