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六百九十章 家和万事兴

第六百九十章 家和万事兴

    三人喝了些酒,李牧是被王元朗开车送回家的,到家之后,他先是给苏映雪打了个电话,跟她商量了一下回家的时间,苏映雪本来就是为了等李牧才决定晚些回家,既然李牧决定要回,她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于是李牧便让宋亮定了明天下午的机票。

    苏映雪想让李牧明天上午陪她回趟学校,她想回寝室收拾点东西,但是一个人回去的话,心里多少有些别扭,李牧爽快答应下来。

    确定好时间,李牧便给妈妈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明天下午回去的消息,不想妈妈此刻正在饭店吃饭,听说李牧明天要回去,立刻兴奋的说:“小牧明天下午就回来了!”

    话音一落,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不过听起来都很耳熟,其中还有人说:“小牧明天回来?那行了,明天晚上我请客给他接风洗尘!”

    李牧听出说话的是一直跟自己家里有些不太对付的大舅,忍不住问妈妈:“妈,你跟大舅一起吃饭呢?”

    李妈笑道:“今天新店开业,一大家子人都在呢,你爸也在!”

    “新店开业?”李牧愣了愣,想起前段时间老妈说过要代理贵人鸟的事情,忍不住问道:“贵人鸟的店开业了?”

    “不是。”李妈笑着说:“贵人鸟早就开业了,今天开业的是咱俩新开的阿迪达斯。”

    李牧脑子都不够用了,下意识的问:“您啥时候又开了个阿迪达斯啊!”

    李妈说:“前段时间谈的海州独家代理啊,不光是阿迪,耐克店也正装修呢,快开业了……”

    李牧听着都觉得头大,忍不住说:“您开这么多店忙得过来吗……”

    “忙得过来。”李妈笑着说道:“你爸前段时间注册了一个公司,贵人鸟省代是放在公司名下做的,咱们只管加盟商,自己没开店,海州的店,我让你大舅投钱开了,现在你大舅妈的外甥女在帮他们搭理,生意很好。”

    李牧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大舅在电话那头这么热情,听说自己明天要回去还要请客给自己接风洗尘,原来他在海州开了贵人鸟专卖店。

    不过,李牧心里也在纳闷,大舅一家虽然都是公务员、生活不错,但要拿几十万开店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哪来的钱开贵人鸟?李牧想问,但又没好意思直接在电话里问,这时候李妈说:“儿子,你爸要跟你说两句。”

    李牧急忙说:“那让我爸接电话吧。”

    片刻后,李爸接过手机,乐呵呵的说:“儿子,明天回来?”

    “是啊爸,明天下午的飞机,到家应该六点左右吧。”

    李爸哎呀一声:“太好了,正说想你呢,你就要回来了。”

    李牧说:“爸,你那边太吵了我听不清,要不你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吧。”

    “好嘞。”

    李爸拿着手机,对饭桌上的人说了一句:“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先聊。”

    大舅还在留他:“哎呀道平,就在这儿抽呗,还出去干啥。”

    李爸说:“小牧听不清楚,我正好出去跟他聊会儿。”

    大舅便立刻说道:“哎呀,小牧嫌吵那我们就不说话了,你们爷俩先聊就是了。”

    这话一出,饭桌上果然安静了,李爸还是坚持道:“你们先吃着聊着,我出去接也省事儿。”

    大舅这次没再坚持,李爸出了包厢果然就安静了许多,笑着对李牧说:“儿子,现在能听清了吧?”

    “能听清了。”李牧问:“爸,我大舅现在跟着咱家干了?”

    李牧潜意识里觉得,大舅开店,九成是自家出的钱,或者是自家出了大半的钱,不然以大舅的实力,他肯定开不起来一家专卖店。

    李爸声音略微压低了一点,说:“你大舅那家店咱们家出了80%,他不用交货款,先卖后结。”

    李牧忍不住问:“那收益呢,怎么分?”

    李爸随口说:“一半一半。”

    李牧眉毛都拧成麻花了:“这么高?”

    李牧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服,倒不是他小气这点利益,主要是大舅这么多年瞧不起老爸,没少给他脸色看也没少出言讽刺挖苦,现在爸妈的事业做起来了,他倒是跟着坐享其成,两口子在税务局的工作是铁饭碗不说,现在只出那么一丁点钱就开一家专卖店,连进货成本都免了,投资20%收益占50%,这好事儿都让他占了,李牧心里替老爸觉得不值。

    李爸意识到李牧心里可能有些不满意,便笑着宽慰道:“你大舅也不容易,你舅妈的父亲上半年查出得了癌症,他们家没少花钱,而且你媛媛姐花钱厉害,还一直想让他俩给她在金陵买房,你大舅一开始来找我跟你妈借钱,你妈觉得正好咱家拿了贵人鸟的省代,她就想照顾照顾你大舅,所以就主动提了这么个事儿,我也答应了,你心里可别生气。”

    李牧说:“我不是生气,也不是小气,就是觉得他以前这么过分……”

    李爸笑道:“你大舅以前是挺过分,不过再怎么说她是你妈妈的大哥,咱现在过得好了,不能再跟他一般见识,家庭和睦最重要,再说你叔家、你小舅家、你小姨家都跟着咱家赚钱了,唯独撇开你大舅也不合适,而且人家现在对我跟你妈非常好,这不刚才听说你要回来,立刻张罗着要给你接风呢吗……”

    李牧轻叹一声:“行吧,您和妈觉得合适就行。”

    李爸说:“钱是身外物,我跟你妈现在看得很开,我们带着一家人赚钱,一家人也能和和睦睦的,这就最好不过了。”

    李牧点点头:“行,其他的那等我明天回家再说吧。”

    挂了电话,李牧心里也渐渐看开,大舅这么多年是给了老爸不少难堪,但随着自己给爸妈开第一家店的时候,他那种态度就彻底收敛了,听刚才电话里他的言语,看起来对爸爸也是颇为尊重的,一大家人吃饭,说说笑笑那氛围即便是隔着电话听起来也能感觉到非常开心,这是好事儿,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在金钱上做出一点牺牲,能换一个家庭和谐,对爸妈的心情也有很大帮助,所以这确实也是非常划算的。

    虽然心里翻过了这一页,但李牧多少还是有些为父母感到担心,自从美特斯邦威店开起来之后,他们好像就有些收不住了,自己主动又开了森马,又拿了贵人鸟的省代,没想到又把阿迪耐克在海州开起来了,忙活这么多事情,恐怕是跟自己一样一天到晚操碎心,能轻松的下来?

    ……

    这个晚上,房产中介还在不断的修改有关万盈地产的传说还在这个城市里不断的流传,无数地产公司都在试图找到宋亮的联系方式,宋亮自从来到燕京之后,几乎没跟燕京地产界有过直接接触,所以想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对这些燕京地产界的大佬们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难题。

    不过,这也只是个难题而已,并非无法解决。

    从宋亮回到自己在燕京的住处开始,他的手机就开始不断的响起,打来电话的都是陌生号码,有男有女,每个人都是一个套路,先客套恭维两句,然后自报家门,一般都是某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甚至董事,或者是某个施工方或者销售公司的老板,他们找宋亮的意愿只有一个:合作。

    也不怪,主要是万盈地产这次几乎把整个三圆桥附近最好的地皮都拿到手了,一家公司叼走一块肉就已经很不错了,万盈叼了五块,这简直是吃独食的节奏啊!整个十号线最受利好刺激的地点就是三圆桥,难道说这么大的好事都让万盈一家独占了?

    对燕京的地产公司来说,他们自然是不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的,如果真有人吃独食,他肯定会受到全行业的抵制,甚至分分钟有行业大佬出来教他做人,毕竟万盈只是一个后辈,在此之前,他们在燕京连一个楼盘都没有,这种时候,大家都想出来分一杯羹。

    但是,燕京地产这些大佬们也不傻,事先了解过万盈地产的资本结构之后,立刻就明白这家公司不是他们惹得起的,所以他们只能主动找宋亮求合作,而在电话中,他们的言辞多是想找机会“见面”、“吃饭”、“聊一聊”。

    宋亮没想到这帮人这么快就搞到自己的联系方式,而对方每一个报上名字都是燕京地产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也不能直接拒绝,便都含糊其辞的应承下来,称自己马上要离开燕京一段时间,等回来再联系。

    接连用这种方式打发了七八个人,宋亮便立刻把自己的手机关机了,好在他有两台手机,一个是海州的号码,一个是燕京本地的号码,现在流出去的也是他在燕京的那个号。

    手机关机之后,宋亮用另一台手机给李牧、陈泽发信息,说自己实在是不堪其扰,那个号码暂时关机几天。

    陈泽调侃他,说他现在是燕京地产界第一红人;李牧吓唬他,说对方既然能找到他燕京的号码,也一定能找到他海州的号码,让他做好去外面买不记名手机卡的准备。

    宋亮愁坏了,生怕海州那个号码也深受其扰,赶紧给老婆打个电话,说好自己明天回去,又交代一下如果自己手机关机别着急,现在一大堆人都在满世界找自己。

    这一晚,李牧、陈泽、宋亮三人集体失眠。

    宋亮半辈子的努力都比不上跟着李牧偷一次鸡,陈泽也没想过赚钱竟然能这么轻松,而一切的幕后推手李牧,也不是像白天那样淡然自若,而是躺在床上也是辗转反侧,根本就毫无睡意。

    六块地皮套六十亿资金,这让李牧心里怎么淡定得了,这年头的六十亿毫无疑问是一笔超级巨款,这笔钱虽然还没到账、虽然只是抵押贷款而不是盈利,但依旧让李牧心潮澎湃,后世那些地产大佬几乎都是这么起步的,空手套白狼,拿地从银行和消费者手里双向套钱,万盈如果往这个方向发展,也一定能成为一个房地产巨擘。

    不过,李牧更希望万盈能够成为国内地产商里的正面表率,用商业地产切实拉动地方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娱乐水平,这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而万盈的发展路线只要还在自己的影响范围内,他就会一直保持这个方向发展下去。

    除了对万盈未来的规划和展望,李牧现在脑子里更期待的是,等十亿现金一到手,大力发展自己的物流系统,只要物流这条路铺开走顺,李牧有信心在一年之内把马老板虐哭。

    ……

    翌日上午,李牧驱车去苏映雪姑妈家接她去学校,陪她一起到来女生寝室,暑期值班的宿管阿姨认得李牧,没拦他,李牧便和苏映雪一起来到她的寝室,推开门便看见三个上下铺中,有无张床的床头都卷着铺盖卷,唯独一张下铺床只剩下空空的床板,苏映雪说那就是蔡知晓的床位,出事之后,她父母专程来收拾走了她的私人用品。

    李牧点点头,不愿再让她触及这件事情,便岔开话题,说:“对了,我这次回家可能待不了太久就得回来。”

    苏映雪问:“大概什么时候回?”

    李牧说:“不出意外的话,周五吧。”

    苏映雪诧异的问:“这么急?事情很忙吗现在。”

    李牧无奈道:“七月底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处理,所以得尽早回来。”

    苏映雪略显失望的说:“本来还想说趁着你回家休息,咱们一起找机会去放松一下呢,而且月底有高中同学聚会,你不准备参加?”

    李牧笑道:“同学聚会就不去了吧,实在是没时间。”其实李牧想说实在没共同语言,但还是没说出口。

    苏映雪心里也明白,以前的高中同学跟李牧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大家聊天估计也聊不到一起,除了怀怀旧。

    苏映雪简单收拾了一些衣物,又拿了几本书装进行李箱里,随后便和李牧一齐离开了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