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李扒皮

第六百五十五章 李扒皮

    黄锦丽听说万盈地产三个字的时候,心理防线再遭重创。

    她知道李牧有个牧野科技,这也是警务系统里传出来的消息,但是她并不知道李牧还有其他的什么产业。

    她不知道易听网,也不知道淘宝网,不知道牧野映象与暴风娱乐和李牧的关系,所以更不知道燕京万盈地产里面竟然还有李牧的股份。

    对于万盈地产,她是早有了解的,万盈地产是今年才在燕京成立的新公司,到现在还没有开发出一个楼盘,但是前段时间他们在东三环沿线拿下了六块地皮,这个手笔震惊了不少同行,虽然大家都知道,未来十号线南北走向就是在东三环和大旺路之间选择,但是谁也不敢这么孤注一掷的一把全押。

    虽然宏筑集团的重心早就从住宅地产转移到了商业地产,但是对这么一个冒然闯入而且手笔惊人的同行,黄锦丽还是做过一定功课的,不过当时她并没有关注到李牧,她只知道,这家公司有陈泽的股份,而且陈泽不是白拿股份,是切实参与其中的,至于陈泽是谁,她心里非常清楚,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李牧竟然也是万盈地产的股东,这么看来,李牧跟陈泽的关系应该也非常密切……

    今天来之前,黄锦丽还没听说任何关于李牧认识陈泽的消息,现在李牧无疑是又往她早就惊涛骇浪一般的心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李牧现在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要让黄硕伦最大程度的付出代价、要让黄家拿出巨额赔偿,同时还要让黄家拿出赔罪礼。

    李牧怎么说也是十几年后重生回来的人,接触互联网多了,对网上那些名动全国的案子都非常了解,也知道一般情况下有钱有势的人怎么钻法律的空子,所以他和黄锦丽想的几乎不谋而合,首先不能让黄硕伦自首,其次不能让他得到受害人及家属谅解。

    至于他进了监狱之后,会不会利用其他的办法提前出来,李牧心里也早有准备,反正自己会把这件案子宣传出去,让黄硕伦的所作所为人尽皆知,一旦他以前出狱,自己就让他再次曝光在舆论的监督下,只要涉嫌违规的操作,一定要把他再弄进去老老实实服刑。

    黄锦丽的精神及意志力已经崩了一半,她知道自己眼下没有任何可以跟李牧谈判的筹码,如果想保住大哥黄锦潇、保住黄家的基业,这个时候她就必须要牺牲黄硕伦,别无选择,否则不但保不住黄硕伦,还保不住大哥黄锦潇。

    如果答应李牧的条件,出五千万赔偿无所谓,把地皮赊给万盈地产也无所谓,这点损失对黄家来说虽然肉疼,但从根本上来说无关痛痒,但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要把黄硕伦的前程毁掉,牺牲他一个,保全一大家。

    黄锦丽本来想再跟大哥商量一下,但是仔细想想,商量的意义已经不大,大哥之所以让自己来谈,也是因为自己之前提出的备案里面,有想尽办法为黄硕伦减轻责罚的计划,但是现在前两个计划都不能用了,这种情况下,大哥护犊心切未必会答应,就算他愿意考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内心挣扎,于是她咬了咬牙,决定要快刀斩乱麻。

    半晌没有开口的黄锦丽忽然抬起头来,对李牧说:“李先生,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可以把硕伦的所在地告诉你们,由你们去抓捕,明天上午就可以把钱打到贵公司账户,同样在明天上午,我亲自到万盈地产跟你签土地转让协议。”

    李牧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今晚先抓人,我会先把这件案子曝光出来,但明天下午之前,报道里不会出现黄锦潇找人顶缸的事情,如果明天上午钱和地皮的事情没有解决,那明天下午黄锦潇找人为儿子顶缸的新闻就会被曝光出来。”

    黄锦丽点点头:“好,一言为定!”

    说罢,黄锦丽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此时的黄硕伦正极度忐忑的坐在自家管家驾驶的汽车后座,被紧急从家里拽出来的他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一想到有可能面临多年牢狱之灾,他整个人极度惶恐,而且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一旦他的小姑打电话给管家,管家就会开车载着他去城西分局自首,一旦自己去自首,也就意味着自己将失去自由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

    此时,管家把车停在城西分局附近一家饭店门口的停车场里,他一直在等待着黄锦丽的电话,却没想到等来了她的短信,短信里,黄锦丽问:“你们在哪?”

    管家急忙告知她自己的地址,又附上一句:“我们不用过去了吗?”

    黄锦丽回复道:“不用过来了,你陪着硕伦在原地等着,哪也不许去,要看好硕伦。”

    管家回复了一个好。

    黄硕伦心里七上八下,问管家:“陈叔,是我姑发的信息吗?”

    管家摇摇头,说:“是一个朋友。”

    黄硕伦在车里又做了几分钟,天色渐晚,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是一个燕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大二的小姑娘,对方在电话里娇嗔着说:“黄公子,今晚要不要出来喝酒啊?你不是快要去美国了,等你走了再想见面可就很难了。”

    黄硕伦脑子里立刻浮现出那个性-感妖-娆而且风-骚的女人,床上功夫了得,总能让自己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他是自己众多情人之一,基本上只要想上她,一个电话就可以随叫随到,现在听到她骚-媚的声音,黄硕伦脑子里便不由自主联想到那些激情澎湃的画面,顿时感觉有些燥热难当。

    平心而论,他这些年的生活可谓是奢靡至极,金钱、女人、地位,他要什么就有什么,在内地玩够了,随时飞日本、韩国、香港甚至欧洲和美国,无论到任何国家,他都能够夜夜笙歌,日子过得如神仙般潇洒,可是如果这次真的被判个十年八年,就算两三年出来了,自己也肯定受不了那份煎熬。

    一想到进监狱之后的巨大反差,黄硕伦心里萌生起了退堂鼓,他忽然觉得,自己回家拿了护照就可以买机票去许多国家,不如趁着时间还来得及,赶紧离开内地!他也知道自己如果走了会给家人带来一定的麻烦,但是他自私的觉得,家里人就算遇到麻烦也能够想办法解决,不应该牺牲自己的幸福、让自己进监狱去换取他们的利益!

    于是,黄硕伦一声不吭的挂断了对方的电话,然后趁着管家不注意,忽然间拉开车门就往外跑,可当他刚跑出没几步远的时候,忽然有四五个警察从身边冲了出来,其中一人伸出双臂猛的扑向他,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

    黄硕伦还没来得及叫疼,便听耳边一个声音喊道:“别动!警察!”

    ……

    坐在李牧对面的黄锦丽接到了管家的电话,管家告诉他,十秒钟前,黄硕伦刚被赶来的警察抓走,临上车的时候,他歇斯底里的大骂黄锦丽,说黄锦丽这个老妖婆出卖了自己。

    黄锦丽长叹一声,有泪也没流出来,对她来说,宁可黄硕伦自己去蹲监狱,也不能让自己的大哥陪他一起。

    在这件事上,黄家完全处在违法、理亏、失德的被动位置上,而李牧不但占了几乎全部的道理,而且还要钱有钱,要声望有声望、要影响力有影响力,更有顾江河、陈泽这种人撑腰,黄家已经完全不是对手了。

    黄硕伦就算是怨恨自己,自己也认了,让他恨自己,总比让他恨自己亲爸要强得多。

    于是,黄锦丽挂了电话,站起身来对李牧说:“李先生,明天上午我到万盈拜访,钱和合同都会在明天上午搞定。”

    李牧点点头,提醒说:“那五千万要走正规流程,就以顾问费的形式走账吧。”

    黄锦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可以,你来定就行。”

    李牧又说:“对了,万盈收你这五千万是要给你们开发票并且报税的,这样吧,我让财务计算一下需要开票以及缴纳的税点,你们到时候把开票费用和税点一并付了吧。”

    黄锦丽神情一怔,片刻后点点头:“行,都依着你的意思。”

    说完,黄锦丽起身走了。

    她不能再耗下去了,她不想在这里碰见自己的侄子被抓进来的样子,更不想自己的亲侄子当面骂自己是老妖婆。

    黄锦丽走后,李牧的心情好极了。

    这本来就是自己跟顾江河谈好的条件,没想到又用这个条件从黄家人那里敲来了五千万以及一块地皮,这五千万走正规流程,先进到万盈的账上,然后由万盈拿出两千万给蔡知晓的父母以及苏映雪,李牧的规划是蔡知晓的父母一千五百万,苏映雪五百万,剩下的三千万,由万盈来成立一个反酒驾基金,专门帮助死于酒驾的无辜受害者家属,以及推动全社会意识到酒驾的危害。

    至于那块地皮,就算是李牧多拿的一点利息了,他也不白拿黄家的,先以他们当初买的价格拿过来,一年后再付钱,自己要的是这一年内的增值空间,合约本身没有什么强迫,你情我愿,所以也合理合法,至于这块地皮的额外盈利,将来也会直接充进基金。

    陈泽、宋亮听说李牧拿着早就谈好的条件从黄家那里敲了这么多之后,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宋亮掰着手指头说:“一口气在三环拿了七块地,你到底是有多看好三环这块地方。”

    李牧说:“我有多看好牧野科技,就有多看好东三环,反正这块地拿过来不用花钱,一年后付钱我们直接就能赚一年的差价,如果是自己开发或者跟别人共同开发的话,这利润就大了去了。”

    宋亮问:“基金的事情怎么办?我完全不懂啊。”

    李牧说:“没事,基金方便从外面雇职业经理人来操作,你不用担心。”

    陈泽笑着说:“怎么样李扒皮,这下你该满意了吗?”

    李牧点点头:“基本满意。”

    陈泽便道:“满意了就撤吧,你别在这给顾叔增加压力了。”

    李牧说:“黄硕伦还没抓过来呢,他来了我再走。”

    几分钟后,双手反铐、满脸惊恐的黄硕伦就被警察抓了回来,然后便丢进了审讯室进行突审,陆常勇亲自上阵,用多年积攒的心理战术,几个回合就把黄硕伦吓的痛哭流涕,该招的不该招的全招了。

    李牧带着苏映雪隔着玻璃辨认了一下,苏映雪确定是这个人无误,在李牧怀里发泄式的哭了半分钟。

    李牧一边安慰她,一边搂着她的肩往外走,其他的几个朋友,以及林清雅、张国容他们也都跟着一起离开了城西分局,出了分局大楼,李牧向诸位道谢,尤其感谢了三位过来捧人场的明星,张国容却笑着说:“我们倒是没什么,不过陈导、葛悠、龚俐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吃饭,我本来跟他们道过歉,说有事走不开,但他们说可以等,你看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李牧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答应了张国容,晚上和他一起去跟当年霸王别姬剧组的几个重要的人吃饭叙旧,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但是李牧觉得,眼下这个情况,自己得更多的陪着苏映雪,如果这时候跑去跟几个明星吃饭,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

    一旁的苏映雪却对李牧说:“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我回姑妈家,你不用担心。”

    张国容说:“苏小姐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其实主要就是借着吃饭的机会相互认识一下,不会太久。”

    苏映雪刚想拒绝,但心里一想,这终归是李牧的应酬,自己冒然拒绝也是对李牧的不尊重,于是便看向李牧,问他:“你觉得呢?”

    李牧微微一笑,柔声说:“今晚我陪着你,去不去你定就行。”

    苏映雪一听李牧这么说,便立刻对张国容说:“哥哥,那我们俩就跟您一起去吧。”

    张国容点头一笑,双手各指着梅燕芳和莫纹蔚说:“你们晚上也一起来。”

    两人爽快的点头答应。

    李牧这时候掏出手机跟众人打了个招呼,随后走到一边给王元朗打了个电话,从自己被抓到现在,自己还没见过他。

    王元朗很快便接通电话,开口便道:“李总,我们都已经就位了,正在看着你。”

    李牧四下看了看,连他们三人的毛都没看着,只好悻悻地说:“行吧,今天的事情辛苦三位了。”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