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六百一十一章 煽风点火

第六百一十一章 煽风点火

    就在午间新闻播出之后,一部分情绪激动的歌迷走上街头,他们一手拿着zippo的打火机油,一手拿着zippo打火机,只要在任何一个报摊前看到祖耀庭旗下的报刊杂志,都会二话不说,直接在那些刊物上浇满打火机油引燃,很快的功夫,全港就有三十多家报摊被烧,吓得其他报摊的老板赶紧把那几本和祖耀庭有关的报纸杂志都藏了起来。、中文、小说……

    好些年前,祖耀庭旗下的报刊杂志就被群情激奋的歌迷烧过一次,那一次是谭张之争的时候,因为他故意抹黑张国容,而被张国容的歌迷报复,搞得那段时间所有经销商都跑来退货,打死不敢再进他的报刊杂志,让他损失很大,用了很长时间才缓过劲来,也是自那次之后,祖耀庭便对张国容嫉恨在心,虽不敢太大张旗鼓用自己的报刊杂志污蔑他,但也总是找一切机会报复张国容,没想到这一次他又犯了众怒,历史再一次重演。

    不过,民众对这种行为倒是格外支持,每当有报摊被点燃,围观的市民都要驻足停下、拍手叫好,祖耀庭的卑鄙无耻已经遭到了全港上下的一致唾弃,所有人这一次都站在杜薇以及张国容这一边。

    有趣的是,这一次祖耀庭真的是惹怒了全港民众,以至于当街头发生焚烧报刊杂志事情的时候,街边执勤的警察都比平常跑得慢了许多,在其他民众看来,似乎都有故意放走纵火歌迷的意图。

    包括警察在内,全港都对祖耀庭这种人渣中的人渣、败类中的败类看不过眼,而这些冲动的歌迷也还算是有点理智,他们只焚烧那些与祖耀庭有关的报纸杂志,不损毁其他财务,也并不伤害报摊老板,所以警察也都故意放水。

    事件发展到下午的时候,全港报摊被烧了六七十家,同时再没有任何一家报摊还在卖祖耀庭旗下的报刊杂志,这还不算完,有愤怒的歌迷找到祖耀庭传媒公司的办公地点,温和一些的在门口贴大字报、喊口号声讨祖耀庭,激进点的则直接用石头猛砸祖耀庭公司的玻璃,一下午工夫玻璃碎了十几块,报警都没用,警察来了也只是维持秩序,因为市民有抗议的权力,他们无法剥夺并驱散愤怒的示威市民。

    祖耀庭在办公室里急的团团转,他想赶紧离开公司回家躲躲风头,但是眼下外面全是愤怒的歌迷,自己出去怕是要被臭鸡蛋砸死,可是躲在公司里也不是办法,而且听着外面整齐划一的辱骂自己的口号,祖耀庭心里更加煎熬。

    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张国容他们竟然会主动拿起媒体舆论的武器来反击他,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才是掌握着媒体舆论的那个人,而张国容也好、杜薇也好,自己怎么攻击他们,他们都只能默默忍受,最多抗议两句,可是眼下,张国容竟然这么豁的出去,直接站出来公布视频,这下全港媒体和市民都成了他的铁杆支持者,以至于自己成了万人声讨的过街老鼠,如此一来,他最担心的还不是今天该怎么应对,而是以后该何去何从,不断有新消息传来,六七十家报摊被烧、自己所有的杂志报纸下架、销售商打来电话要求赔偿和退货,只是今天,自己的损失何止百万!

    最让祖耀庭担心的是将来自己的报纸杂志该怎么办,下一期还印吗?如果照常让印厂印制,还能卖得出去吗?或者说,还有人愿意卖自己的杂志吗?

    以眼下群情激奋的态势来看,祖耀庭估摸着未来一个月的时间内,自己的报纸杂志都不可能有销路,报摊老板才不会冒这种险来帮自己卖货,只能等事态缓和、等大家慢慢遗忘之后,再悄然上市,这样看的话,自己的报刊杂志至少要停一个月。

    报刊杂志如果停刊一个月,不但对收入影响巨大,最重要的是,一个月的时间用户的流失情况会相当可怕,而且一个月还只是保守估计,如果张国容以及其他的媒体抓着不松,搞不好可就不是一个月的事情了,甚至有可能让自己手里这几家杂志就此永久停刊,一想到这里,祖耀庭便愁的头痛不已。

    此时此刻,远在燕京的李牧接到徐建军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徐建军说:“李总,你委托的事情我已经安排香港那边的朋友做了。”

    李牧表情冷峻的说:“麻烦让你香港的朋友盯紧一点,只要祖耀庭的报刊杂志还敢上市,有多少就给我烧多少。”

    徐建军说:“您放心吧,我已经跟他沟通过了。”

    李牧嗯了一声,又说:“围攻祖耀庭公司的事情也在推进了吧?”

    徐建军说:“这件事也已经开始了。”

    “好。”李牧心情缓和些许,说:“有消息再及时跟我联系。”

    挂了电话,李牧稍稍松了口气,虽然自己没有看到张国容他们在电视上的直播,但是卢心怡在香港的渠道很多,基本上已经把直播内容都了解到了,如果耐心等这件事情酝酿,或许真的会有情绪过激的歌迷做出类似焚烧报摊的举动,但全靠自发的话,规模肯定不够齐整,影响力可定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达到巅峰,所以李牧找决定在背后推波助澜,只是自己在香港没什么根基,也不认识几个人,总不能让自己认识的几个明星以及唱片公司去策划这种事情,于是他便想到了徐建军,他是做私家侦探的,而且又有些手腕,这种人按理说应该在各地都有信得过的合作伙伴。

    如李牧所料,徐建军确实有香港的人脉资源,李牧把需求告诉他之后,他直接隐去李牧的所有信息,一对一跟香港方面沟通,与香港那边谈好价格之后,那边的人立刻就按照李牧的要求,召集手下一帮人伪装成歌迷并且煽动其他歌迷一起,迅速出击,给祖耀庭来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在祖耀庭公司门口围着的数百名歌迷里,就有好几个隐藏其中煽风点火的内线。

    李牧通过徐建军给香港那边的人提了两点要求,首先只要未来祖耀庭的报刊杂志上市,就第一时间烧掉,要让所有报刊杂志销售者对祖耀庭的杂志心生忌惮、不敢触碰,绝不给祖耀庭的报刊杂志任何上市机会;其次,李牧还刻意授意对方召集歌迷,围攻祖耀庭并且将事态升级。

    此时此刻,在祖耀庭公司外面抗议声讨的歌迷已经越来越多,不但有全港歌迷从四面八方赶过来,还有大量媒体也收到消息赶到现场报道,祖耀庭现在成了全港公敌,这么大的事情其他媒体自然要进行全面详尽的报道,而且,对其他媒体来说,他们也希望借着这个机会给祖耀庭落井下石,媒体本来就是个竞争格外激烈的地方,少一家报刊杂志,其他家的销量就能上去一些,少一家电视台,其他家的收视率就能提高一些,祖耀庭手里掌握好几个八卦刊物,如果就此死掉,市场份额又能释放出相当一部分。

    被堵在公司里的祖耀庭正在为怎么离开而头疼不已的时候,秘书冲进来告诉他,外面汇聚的歌迷越来越多,而且还来了很多媒体、架起了长枪短炮,甚至还有歌迷自发给媒体记者以及其他歌迷买水买盒饭,大有一副在这坚守阵地的架势。

    祖耀庭心里无比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一个局面,那一开始自己就算是冒着挨几个臭鸡蛋的危险也得赶紧离开才是,现在人越来越多,连媒体都来了,自己想离开就更没有可能了。

    祖耀庭对媒体记者非常了解,眼下自己成了热门新闻,这些媒体记者是肯定不会轻易离开的,眼下只能跟他们耗着,比一比谁更有耐心,于是祖耀庭对自己的秘书说:“打电话让附近茶餐厅送点吃的过来,我倒要看看到底谁耗得过谁!”

    秘书点点头,转身出门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打电话,订了一大堆餐食和糖水,没想到外送小哥骑车到门口之后便被围在外面的歌迷拦住,死活不让他进,甚至威胁他要去他们店里静坐示威,吓的外送小哥掉头就走。

    祖耀庭的秘书一连打了十几个外送电话,所有赶来送餐的无一例外全被赶走,祖耀庭怒气冲冲的打电话报警,在电话里说明情况之后,语气强硬的要求警方驱散围堵在自己公司附近的歌迷和媒体,但接线的警员却不紧不慢的说:“香港公民有抗议和游行的权力,我们警察也无权干涉,如果他们冲进你私人产业的话,我们会对他们实施抓捕的,否则我们也管不了。”

    祖耀庭恼怒质问:“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纳税人!现在有人到我公司门口闹事你竟然不管!你警号多少?我要投诉你!”

    “我的警号是15217,投诉请拨打投诉热线,需要我帮你转接吗?”

    “我顶你个肺啊!”

    祖耀庭被围困在自己公司的时候,香港演艺圈上百名艺人联名向香港政府提交申请,要求政府出面,整顿那些杜撰假新闻、恶意攻击艺人的媒体,香港政府立刻给予了积极的回应,责令祖耀庭名下所有报刊杂志停刊整改,并且就之前的不实报道向当事人发表公开道歉。

    与此同时,民众方面无论是不是张国容的粉丝,都给予了张国容足够的理解,虽说全港早就知道他私人的一些事情,但真正理解他的人并不算多,不过这一次他为了杜薇公布了之前的视频资料,才让那些此前并不理解他的民众在终于理解他的同时,也意识到他此前究竟遭受过多少媒体的恶意攻击,一下子,张国容赢得了全港民众的支持。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肖芳芳心里颇为欣慰,祖耀庭对杜薇的诽谤已经完全被击破,这件事最终没有对杜薇造成任何的影响,算是圆满解决,本来肖芳芳还怕张国容会因此受到更大的伤害,却没想到张国容因此得到了全港市民的认可与理解,完全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肖芳芳专门打电话把香港发生的一切告诉李牧,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一次有幸能够不辱使命,没让杜薇被祖耀庭那个人渣所伤害,李牧对肖芳芳的做法很是感动,刻意感谢道:“肖会长,这件事情劳烦你这么上心,我代表杜薇和我自己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肖芳芳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当初也是我邀请你和杜小姐来的,如果因为这件事再让你们受到什么影响的话,我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说着,萧芳芳又道:“对了,我要替leslie谢谢你,之前就是你帮了他,这次他也因为这件事得到了大家的理解,leslie自己的状态也非常好,我看他整个人状态都比以前要好多了,等他过两天去了内地,我想他还会更好些。”

    李牧说:“肖会长如果没什么事情,也可以到内地来转一转,我全程招待!”

    肖芳芳笑道:“我暂时可是抽不出时间啦,这几天就开始筹备下个月护苗基金的慈善义拍,对了,忘记跟你讲,今天真的是收获很多,因为上电视的事情,不少明星主动打电话来表示支持,甚至还主动要捐东西给护苗基金,还有影视和唱片公司打电话过来,说要支持下月的义拍,我本来以为这次拍卖能筹到几十件物品就不错了,今天看来,至少要超过两三百件去了。”

    李牧惊讶的说道:“捐助物品数量有这么大的增长,那可是大好事啊!”

    “对啊!”肖芳芳说:“如果这一次拍卖的价格也能够比较理想的话,护苗基金就能够筹集一笔非常可观的善款了。”

    李牧想到以前肖芳芳曾经拜托过自己,让自己帮忙给护苗基金想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但是自己当时一直没想到突破点,回内地之后的这段时间也没有认真去研究,眼下他倒是忽然从肖芳芳的话里抓住了一点线索,片刻之后,他缕清了自己的想法,对肖芳芳说:“肖会长,我为护苗基金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