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给她一个惊喜

第五百三十九章 给她一个惊喜

    赵子秋自从记事以来,好像就没有出过这么多的汗。

    六月天泡热水澡、喝姜汁可乐,这本来就已经足够发汗了,结果李牧又带着十足的火气多次把她送到极乐的巅峰,半个晚上的时间,就几乎把她一年能出的汗都给出完了。

    大汗淋漓对夏天的感冒有着非常显著的疗效,等赵子秋无力在床上瘫倒的时候,感冒就几乎已经好了七七八八。

    病好不好对赵子秋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晚她才真正的体会了到男女之间的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欢愉,那是无论什么感觉都无法比拟的美妙。

    情到深处时,赵子秋多次希望时间能够就此停止,难以想象那种摧古拉朽一般的感觉竟然有如此魔力,仿佛能够渗透到骨髓之中、让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来自心爱的男人所带给自己的美好。

    眼看赵子秋已经筋疲力尽,李牧便没再继续缠着她,而是给她盖好毯子,又烧了些热水,嘱咐她:“喝点水休息一会儿,待会再去洗个澡就可以睡觉了。”

    赵子秋撒娇耍赖道:“我实在是没力气了,不洗了直接睡、明天早晨再洗好不好?”

    李牧说:“身上都黏了,不洗澡怎么睡觉?”

    赵子秋伸手勾着李牧的脖子,使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说:“黏了更好,可以把你黏住。”

    李牧笑道:“那也不能黏成连体婴儿啊,你先休息一会儿,待会儿我重新放水再抱你过去洗一下。”

    赵子秋问:“你陪我一起洗吗?”

    李牧点点头:“一起。”

    这一晚,两人睡的比婴儿还要踏实。

    ……

    早晨八点,一架波音747飞机在燕京机场降落,这架飞机从澳大利亚悉尼直飞燕京,是国内直飞悉尼为数不多的航班之一。

    一对中年夫妻推着一辆简单的行李车从贵宾通道走了出来,这对中年夫妻看起来四十多岁,男的瘦高,穿着打扮都很有绅士风度,戴着一副近视镜,更添几分成功人士的气质,而他身边的中年女性虽然穿着简单,但气质颇为不凡,眼角虽然有了些鱼尾纹,但依旧不影响她的美貌,夫妻两人男的推着车,女的则一手挽着他,一手挎着一个小手提包,两人低声说说笑笑,显得格外恩爱。

    出了贵宾通道,中年女人对身边的老公说:“要不要给闺女打个电话,告诉她咱们临时改行程的事情?”

    “不用。”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说:“咱们先回家,我在闺女学校附近订个饭店,中午直接叫她出来吃饭。”

    中年女人抿嘴笑道:“这么大岁数了,玩心还这么重,你这是要把闺女吓一跳啊。”

    中年男子说:“给她一个惊喜嘛,去澳洲这么久也没时间来看看她,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中年女子轻轻点头,说:“那咱们什么时候回去?要不要在燕京小住几天?”

    中年男子道:“我是不行,明天就得回去,要不你在这陪闺女住几天?”

    “行啊。”中年女子说:“我想陪闺女多待几天,要不等周末我再回去吧。”

    “行,到时候就别住家里了,在学校附近找个酒店。”

    “正好,离闺女近。”

    这一对中年夫妇便是赵子秋的父母,赵子秋父亲名叫赵贤良,是杭城知名的实业家,母亲名叫谢芸,曾经是浙大最年轻的女教授,不过自从赵子秋上了高中,她也就不再担任实质性的教学工作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相夫教子,赵子秋考上燕大之后,她就一直陪在丈夫身边,用自己非同一般的学识来辅助丈夫更好的经商。

    这段时间赵贤良一直在澳大利亚谈一个生意上的项目,生意谈妥之后原本是准备留下团队处理善后工作,自己和老婆先飞沪市,然后再从沪市回杭城,但当天飞沪市的航班因为特殊原因取消,他们两人便改签了直飞燕京的航班回国,正好可以到燕京见见赵子秋。

    赵子秋知道父母身在澳大利亚,但并不知道两人具体什么时候回去,此时此刻她正在李牧怀里睡得香甜,更是对父母已经抵达燕京的事情一无所知。

    赵贤良的公司在燕京设有办事处,但这次和老婆一起过来,他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想瞧瞧过来给女儿一个惊喜,看看她,然后就赶紧回杭城,所以也没有让人来机场接机,和其他旅客一起排队乘坐出租车前往自家在亚运村的别墅。

    九点多时,出租车便开进了亚运村别墅区的大门,李牧此刻还光着身子做自己的春秋大梦,赵子秋则如孩子般蜷缩在李牧的怀中,睡的格外香甜。

    赵贤良打开自家别墅的大门,刚要进去,就冷不丁被停在院子里的一辆银色奔驰g55吓了一跳。

    旁边的谢芸跟在他身后也看到了这辆硕大醒目的奔驰越野车,两人惊讶的对视一眼,谁也不知道这辆车到底是怎么停在自家院子里的。

    赵贤良虽然很少来燕京,但是对自己的产业还是非常熟悉的,他在这套别墅里一共停了三辆车,一辆奔驰s级商务轿车,一辆本田七座商务,还有一辆就是给女儿买的大众甲壳虫,怎么会多出一辆奔驰g55来?

    谢芸诧异的问赵贤良:“这辆车怎么会停在咱家的院子里?”

    赵贤良皱了皱眉,说:“不知道,看车牌好像还是国管局的车……”

    谢芸忍不住问:“会不会是子秋的朋友?”

    “不太可能。”赵贤良心里莫名有些紧张,说:“就算子秋认识开这种车的人,也不可能把人带到家里来。”

    说完,他略一迟疑,便对谢芸说道:“咱们进去看一看。”

    谢芸急忙说:“要不打个电话问问物业吧?进去万一遇到什么不法分子或者危险人物可怎么办。”

    赵贤良摆摆手说:“应该不会,开这种车的人不可能是什么不法分子、危险人物。”

    谢芸说:“开这种车的人正常情况下也不会把车停在别人家院子里,没准这车是偷来的也说不定,谨慎起见,还是先问问物业吧。”

    赵贤良考虑片刻,见老婆眼神坚持,便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出一个固定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在电话里表明身份之后,赵贤良把李牧的车牌号报给了物业,询问对方这辆车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别墅区的物业管理非常严格,业主平时开车是刷卡进出,如果没有卡的话,所有车进出都会有详细的登记。

    不过物业的人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到过这辆车进入小区的信息,物业借此肯定这辆车一定是通过刷卡进入小区内的,不过如果想知道这辆车具体进来的时间,就要去查视频录像了。

    赵贤良脑子活泛,知道查录像要耗费很长时间,于是便立刻问对方:“你们那有没有b区08栋的出入记录?”

    物业公司在系统里查了一番之后,很快给予了明确的回复:“赵先生,您家其中一张出入卡昨晚确实刷过进入,暂时还没有外出信息。”

    赵贤良神情一凛,语气也严肃了几分,低沉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谢谢。”,随后便黑着脸抬脚就要往自家别墅里进。

    谢芸急忙问他:“怎么了?物业那边怎么说?”

    赵贤良直接把愤怒写在脸上,恼火的说:“物业查不到这辆车的进入记录,它肯定是刷卡进来的,我让物业查了一下咱们家名下的出入卡有没有进出记录,物业给的回复是昨晚咱们家有一张卡刷卡进入过,到现在还没有外出,说的肯定就是这辆了。”

    谢芸一下子也紧张起来,她明白赵贤良为什么这么生气,从物业那边反馈过来的情况来看,这辆车刷自家名下的卡进门,那肯定是女儿带进来的,就算不是她亲自带进来的,也应该是她把卡借给了别人,甚至把别墅都借给了别人。

    事情的真相如果是后者,那谢芸和老公肯定不会太在意,但是两人最担心的就是前者,这么一辆奔驰g55一看就是男性开的,而且能开这种车的男性,恐怕大多数都是中年人,女儿如果大晚上带着一个中年男性来自家别墅过夜,那这个性质简直是太恶劣了。

    赵贤良此时此刻满心怒火,基本上和谢芸心里最坏的想法一致,他只有赵子秋这一个女儿,把全部的父爱都倾注在了她身上,再加上自己女儿确实方方面面都十分优秀,使得他对赵子秋格外的紧张,正是由于这种紧张的心理,让他失去了一个成功商人的修养与耐性,他现在只想尽快弄清楚,外面这辆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跟自己女儿到底有怎样的关系。

    眼见赵贤良已经开门而入,谢芸急忙上前把他拦在门厅,格外郑重的对他说:“老赵,你听我说,这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冲动,不管子秋在不在,你都不该用这种方式冲进去,她是咱俩的女儿,这时候你不但要对她抱有信心,而且一定得给她足够的尊重!”

    赵贤良有些急眼,问:“给什么尊重?怎么给尊重?难不成咱俩在客厅坐着等她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