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谁在整你

第四百六十四章 谁在整你

    在五月夜晚的街头,与苏映雪在路灯底下旁若无人的相拥,对李牧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极大满足,苏映雪心中隐藏着的小女人属性也被李牧激活,轻轻伏在他怀里便把他当成了整个世界。

    这一刻的美好,让李牧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不自觉的在苏映雪耳边低声说:“要不今天晚上别回寝室了。”

    苏映雪迟疑片刻,抬起头来看着李牧,眼神中满是温情、神情中却带着些许挣扎与犹豫:“我姑晚上肯定会打电话查寝……从上次到现在就没断过……”

    李牧忽然想了起来,感叹自己怎么把这茬忘了。

    苏月华对苏映雪平时就看得紧,今天知道自己喝点酒、而且是和苏映雪一起走,估计她盯的更紧,李牧可不想再向上次一样,苏映雪没在寝室,苏月华就一会一个电话,紧张的跟火烧了房子似的。

    于是李牧仰天叹了口气:“走吧,我送你回寝室。”

    这句话说得很轻松,但心里却是相当的惆怅。

    苏映雪见他一脸郁闷,忍不住踮起脚来吻住他的嘴唇,良久、唇分,她才轻笑着说:“不许生气,回头我想想办法,总有机会。”

    李牧把苏映雪送回寝室后没多久,苏月华也开车载着老公和女儿到了家,洗了个澡出来,她下意识的拿起手机要打电话,每天这个时间给苏映雪寝室打电话已经成了她的一项例行工作。

    王少华看见之后,下意识的问她:“映雪还要上三年学,你这个查岗电话难道要打三年啊?”

    苏月华愣住,看了看老公,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一时间摇摆不定。

    王少华劝道:“行啦,映雪心里肯定有分寸,再说,有些事情如果真要发生,你晚上查岗就真能防得住吗?”

    苏月华说:“瞧你说的,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王少华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苏月华一下子又说不出来,嘴里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其实就是怕侄女犯傻吃亏,但王少华说的也对,这种事情不是自己一个电话就能防得住的,更何况,她现在对李牧是一百个满意,有些事情,顺其自然或许比强加约束要好得多。

    迟疑再三,苏月华把手机重新放下,感叹一声:“算了,你说得对,孩子终究是有长大的一天。”

    ……

    陈光华的厂子停摆了三天,这三天他已经快把鞋底跑烂了,但无论他找到任何人,都没能对他的现状起到丝毫的缓解,因为所有人的态度都很明确——帮不了他。

    没人帮得了他,最起码以他的能耐,能帮到他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陈光华越来越绝望,他老婆张岚也是一样,夫妻俩焦头烂额的时候,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儿却不管这些,只是每天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都要让他俩想办法,把她重新弄进电影学院。

    两口子都没有多余的心思搭理她,因为如果再不解决眼前的问题,就只能等厂子破产了。

    可是,陈光华依旧找不到任何关键点,甚至打听不出来到底是谁在整自己、为什么整自己。

    时间一天天推移,有关部门他一个都没搞定不说,和他合作的所有合作商都向他发来了严厉的问责,无法正常供货的他只能一边委曲求全的打同情牌,一边让律师跟对方的法务斡旋,以免万一撕破脸、对簿公堂的时候损失更大。

    对陈泽和许嘉铭来说,他们现在还没准备立刻让陈光华知道问题的关键所在,对他俩来说,陈光华越是看不透事情真相,他就会越恐慌,先好好折磨他一阵子再说。

    5月9号,YY游戏大厅开始加紧做最后的调试。

    《奇迹MU》5月15号正式开始收费,李牧不想两个游戏产品撞车,所以让孔令宇选择在5月10号星期五的晚八点发布YY游戏平台。

    虽说《奇迹MU》是暴风娱乐旗下的游戏,但现在互联网用户就这么多,如果同一天内一个开始正式收费、一个发布免费游戏平台,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冲突。

    为了确保5月10日YY游戏大厅顺利上线,李牧9号一整天都待在牧野科技,监督开发和测试人员上线前的最后准备工作。

    所有的游戏都已经完成了二次开发,游戏视觉听觉以及体验效果都非常棒,李牧亲自试玩过,技术手段不敢说跟10年以后的QQ游戏比,但最起码也是QQ游戏大厅在08年前后的水平,而且比那个年代的QQ游戏大厅还要好看。

    测试一切顺利,每一个预先计划好的测试环节都顺利通过,所以李牧的心情也十分轻松,YY游戏大厅在YY的生态圈里非常非常重要,因为它是一个专为YY用户打造的棋牌益智类游戏平台,它最大的使命,就是增加YY用户的使用粘度,这款产品一旦上线,YY和QQ就将在根本上拉开差距,从此后,李牧再不用把QQ放在眼里。

    与此同时,陈光华的工厂停摆一个多礼拜了。

    这一个礼拜以来,陈光华如丧家之犬,到处苦求无门,所有能够搞自己一道的部门和公司都在这个时候对着自己发难。

    几个采购商现在都已经翻脸了,他们就算重新向其他企业下采购订单,对方调整生产线、开模、试产、检测合格再量产的过程也会耗费相当一段时间,所以,他们的律师开始计算陈光华违约给他们带来的损失,准备走法律程序了。

    然而,工厂想开工还是遥遥无期,陈光华被逼无奈交了罚款,消防部门却让给他出了一个整改方案,他拿着方案找施工公司了解之后发现,全部做下来的成本要接近四千六百万。

    施工公司也说,如果这套方案做下来,别的不说,陈光华的厂子绝对是国内消防安全设施标准最高的了,没有之一,因为方案把所有相关法规里要求做的、不强求做的、建议做的都囊括进来了……

    陈光华哪能当这个冤大头,他知道没弄清事情根本原因之前,这钱就算花了,到时候对方还能找出其他的问题,最后一点点把自己折腾死,所以他抱定了一个信念,到处求、到处装孙子,只为先把事情起因弄明白。

    今天,陈光华又在外面白跑了一整天,事发到现在,他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

    傍晚时分,当他筋疲力尽的坐在车上准备回家的时候,一直没有消息的老领导终于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看见老领导的电话,陈光华立刻接通,心急如焚的追问:“老领导,事情怎么样了?您打听到究竟是谁在整我了吗?”

    老领导开口道:“小陈啊,你想打听的事情我帮你问了,你知道你这次捅了多大的篓子吗?”

    陈光华急忙问他:“老领导,到底是怎么回事,您快告诉我吧,我这些天愁的头发都快掉没了。”

    老领导说:“这一次,许家有人要整你,陈家也有人要整你,你一下得罪了两个你完全惹不起的存在,你还想你那个工厂能重新开工?我看这次谁都帮不到你了。”

    陈光华下意识的问:“哪个许家、哪个陈家?”

    老领导说:“燕京姓许的里面,你往最高了看……”

    这话一出,陈光华心里咯噔一下,姓许的里面往最高了看,可不就是那个庞大到无人能及的超级家族了吗?许家的庞大与强盛全国皆知,可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许家人?

    来不及细想,他又追着问:“陈家又是谁?”

    老领导说:“陈向东的儿子。”

    “陈向东……”陈光华觉得这名字很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只是依稀觉得这人是政府部门的,所以一开始还在记忆中的燕京市政府名单里搜罗,可是搜罗半天也没找到匹配的人,老领导提醒一句:“哪个部委现在最吃香?”

    陈光华脑子一阵眩晕:“您是说发……”

    老领导急忙说:“自己知道就行了。”

    陈光华确实知道了,老领导这么一提醒,他就知道他口中的陈向东到底是谁,这下真是把他的浑身瘫软,这可是超级实权部门啊,无论是论实权还是论资源,几乎都是同级别的部门中最强大的一个。

    陈光华哭丧着脸问老领导:“您听说他们为什么要整我了吗?”

    老领导嗯了一声,淡淡道:“听说了,我也一直没打听出来,今天还是我外孙告诉我的,你爱人前几天是不是在一家饭店招惹了一个姓李的小伙子?”

    陈光华顿时瞪大了眼睛,还没说话,老领导便提醒道:“我外孙说许家一个后辈和陈向东的儿子,跟那个姓李的小伙子关系非常密切,你爱人当时惹了他,这俩人自然要帮他出口气,你也知道,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都很重义气。”

    陈光华整个人都怔住了,嗓子里呜噎了半天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时,老领导在电话里说:“小陈呐,情况就是这样,你自己好好把握吧,我还有点事,先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