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关系户

第四百五十一章 关系户

    王少华虽然自己能耐不大,但当初老爷子没退下来的时候,也算是朝中有人,对燕京许多小细节都比较了解,就拿车牌来说,所有人都觉得a8打头就是牛逼,其实不然,a8打头太宽泛了,要看a8后面坠的数字是几,只有靠前的几个数代表一些特权部门,靠后的几个数就是狐假虎威、滥竽充数了。

    李牧这牌子,看号段归国管局,不过这些车牌并不是真的全部由国管局来,国管局自己用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指标一般都给关系户了,这个关系户可不是随随便便在里面认识一个熟人就能搞到的,真正的局内号牌,一共就那么不到一百块能到部门外去。

    苏月华听见国管部也有些惊讶,下意识的说:“没准儿是借的吧?他的不是一辆商务车吗?”

    王少华感叹道:“这车、这牌,能借来也很不一般啊。”

    苏月华笑道:“你忘了,人家上次请咱吃饭,去的是法悦餐厅,而且吃了那么多钱还有人悄悄给他结账,人脉广着呢。”

    王少华感叹道:“说的也是,这小子的3321现在已经在跟全国的211、985高校合作了,教育部门内部评估,3321现在是全国资金规模最大、覆盖学生最广的助学慈善项目,本来还有部门眼红想借国字头招牌把3321给强行收编,但更高层有领导直接话,任何部门不许打3321的主意,让它自行展,你看他面子有多广。”

    苏月华好奇的问道:“更高层的领导?有多高?”

    王少华笑了笑,说:“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听那意思是相当高了,肯定高出部委了。”

    苏月华立刻懂了,感叹一声:“希望他能把持好方向,3321的戏台子搭的这么大,如果不出问题自然是好处多多,可一旦他把持不住,我怕会前功尽弃。”

    王少华说:“你指的是钱的问题吧?”

    “是啊。”苏月华说:“3321这个项目就像是滚雪球,越滚越大,现在全国范围开展之后,整个平台的收入越来越高,这么多钱都归他支配,他一个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能把持得住吗?虽说3321的钱他就是动了也不犯法,可好不容易搭起来的名声可就没了。”

    王少华点了点头,随后却说:“其实我觉得这个担心有点多余,如果他想赚这份钱,3321创立的时候他别对外宣布不盈利的决定,赚的钱就都是他的,可他却直接宣布一分钱不赚,他能想出这样的项目,这种事情应该也考虑的很清楚了。”

    “希望是你说的这样。”

    ……

    李牧并不知道王少华开车在后面跟了自己两三公里,他正一边开着车,一边问王欣然想吃什么。

    王欣然坐在车里左看看右看看,可真要她决定吃什么的时候她又两眼一抹黑,一问三不知。

    苏映雪自打上车之后心里也在嘀咕,李牧什么换车的事情她压根不知道,忽然见他开了这么一辆车来,心里很是诧异,但妹妹在这儿,她也不好询问,便只能把疑惑压在心底。

    李牧见这两人都没什么主见,又考虑到王欣然可能心情不是很好,便想着请她吃顿大餐,多少可以弥补一下。

    想来想去,李牧印象中上档次的饭店也就法悦餐厅了,其他的自己也没去过,于是便直接掏出手机给法悦的老板李童打了个电话。

    自打上次许嘉铭介绍自己跟他认识、自己在法悦请苏映雪的姑姑、姑父吃了顿饭之后,李牧就没跟李童联系过,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的声音也带着几分惊喜:“哎呀李牧,很久没见了,也没见你再到我这儿来啊。”

    李牧笑着说:“是啊,最近一直比较忙。”

    李童说:“知道你忙,你现在牧野科技动静那么大,我这个圈外人都天天听人提起。”

    李牧说:“就是一阵瞎忙。”说着,李牧又道:“你的餐厅还有位子吗?我想待会儿带朋友过去吃饭。”

    李童立刻道:“有,法悦生意再好,我都有自留地专门给朋友备着,你直接过来就行,我跟经理打个招呼,你到了直接跟迎宾报名字就行。”

    “好嘞,谢了,我这就过来。”

    李童笑道:“你来给我捧场,我谢你还差不多,客气啥,快来吧。”

    李牧挂了电话,王欣然忍不住问道:“姐夫,你要带我们去哪吃饭啊?”

    李牧说:“法悦餐厅。”

    “法悦?”王欣然瞪大了眼睛,说:“就是上次你请我爸妈去的那家法悦餐厅吗?”

    李牧点了点头:“就是那家。”

    王欣然急忙说:“哎呀,听说那里吃饭死贵死贵的,咱们还是别去了。”

    李牧笑道:“姐夫有钱,贵不贵的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只管吃就行。”

    王欣然不由笑出声来,冲李牧竖起大拇指:“姐夫你太棒了。”

    李牧一路都没跟王欣然聊及关于电影学院的事情,偶尔和她开两句玩笑,看得出她心情比刚上车的时候好了不少,眉头也舒展开了,一旁的苏映雪也放心不少。

    在法悦门口把车停好,李牧带着两个女孩来到法悦餐厅正门,门口迎宾的欧洲白人美女立刻走上来询问:“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李牧点了点头,说:“我跟你们老板打过电话。”

    白人美女立刻恍然大悟,热情询问:“您是李牧李先生吧?”

    “是我。”

    白人美女立刻弯腰微微鞠躬,随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说:“您的位置已经预留好了,在二楼,我们老板说您到了之后先点餐,他稍后就赶过来。”

    苏映雪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所以对这幅情形也见怪不怪了,倒是王欣然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以前听别人说起过,法悦餐厅是燕京最高档的西餐厅,人均消费起步都要好几千,而且一般人直接去有钱都吃不上,因为餐厅全部采用预约制,不接待直接上门的客人,李牧要请她在这里吃饭,她本来就已经很吃惊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姐夫”在这里竟然还这么有面子,他来吃顿饭,老板都要赶过来。

    法悦餐厅二楼和三楼各有一个靠窗的、位置与景色最好的位子,这两个位子就连常客都无法预约,因为这是李童自留的,只有他的朋友找他才能拿下这两个位置,而他也是要求这两个位置任何时候都不得随便待客,哪怕人再多,没有朋友来的话,李童也会让这两个位子闲着。

    这次李童给李牧安排的还是二楼的靠窗位,跟上次请苏映雪姑姑、姑妈时坐的是同一张桌子。

    坐下之后,服务员端上菜单,李牧让王欣然先点,可她翻了翻菜单就怎么都不敢开口了,因为上面的价格实在是贵的吓人,她觉得无论自己点了什么都会有一种负罪感,于是便对李牧说:“姐夫还是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李牧无奈,看向苏映雪,说:“要不你给欣然点吧。”

    苏映雪微微点头,要了一些价位相对适中的餐点。

    王欣然一天没吃没喝,说不饿是不可能的,这会儿心情舒缓了一些,倒也有胃口了,再加上法悦的西餐做的确实无可挑剔,所以她吃的相当起劲儿,大有一副化悲愤为食量的意味。

    吃到一半,王欣然忍不住问李牧:“姐夫你以后还会拍电影吗?”

    李牧笑道:“会啊,不过再拍电影的话,我不做导演了。”

    “啊?”王欣然听前半段还挺开心,听后半段难免失望,问:“为什么不做导演啊?你这么有天分……”

    李牧说:“我不专业,拍个微电影还勉强,拍大电影就露怯了,所以以后不准备干导演,准备干一干制片人。”

    王欣然听完又重新燃起希望:“制片人权力更大啊!你要是做制片人的话,有新戏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角色?我以后不准备考电影学院了,想剩下的两个月好好复习,争取能考进人大,不过我学了这么久的表演,到现在还没有正式演出过,不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放弃了……”

    李牧问她:“为什么不想考电影学院了?”

    王欣然神情中闪过一丝落寞:“电影学院都是黑幕,挺伤人心的。”

    李牧点了点头,电影学院这种娱乐圈的预备役大部队,没黑幕反倒是奇怪了,王欣然就是黑幕的牺牲品,李牧挺理解她的心情,每天起早贪黑的血专业课,结果明明考上了,又被关系户挤出来,换做谁都接受不了。

    随即,李牧说:“今年应该会启动一部校园青春电影,和《老男孩》的调调差不多,如果项目启动,一定给你安排一个有分量的角色。”

    李牧上次跟宁昊碰《贼中贼》(疯狂的石头)剧本的时候,就萌生过投拍《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这部电影的打算,女主是要安排杜薇来演,要给牧野映象捧出一个台柱子,不过王欣然来演一个女二号看起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王欣然听到李牧明确的回答,立刻兴奋起来,问:“真的吗?”

    李牧笑道:“当然是真的,而且这次可不是微电影,这次是大电影。”

    “太好了!”王欣然激动的说:“只要给我安排一个有几句台词的角色就好了,能在一部电影里出演一个有台词的角色,我也心满意足了。”

    李牧说:“这部电影估计上马也要下半年了,正好是高考之后的事儿,你这段时间好好备战高考,高考一结束没准就可以开拍了,不过你这两个月一定得好好努力,如果到时候考不上好大学又要回去复读,那恐怕就要跟这部电影失之交臂了。”

    王欣然急忙点了点头,说:“我一定努力!”

    苏映雪欣慰的笑道:“知道努力就好,别光顾着说话,再吃点东西。”

    此时,有一行四个人从楼梯上来,坐在了苏映雪和王欣然侧面的一章桌子,四人中有三个中年人和一个女孩,女孩大概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这几个人坐下之后,一个中年女人就招呼过服务员,同时殷勤的对面前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说:“徐主任、单主任,您二位先点,这家餐厅是咱们燕京最好的西餐厅了,尤其是他们家的西冷牛排,用的是上等的日本和牛,味道非常棒。”

    面前这一男一女看过菜单上和牛西冷牛排的价格之后,心里暗暗吃惊,那个中年男人笑着说:“张女士您这真是太客气了,咱们朋友之间吃饭,哪需要到这么好的餐厅来,搞得我们多过意不去……”

    他旁边的女人也连连点头附和:“徐主任说的是啊,来这么好的饭店吃饭,我们这心里都有些忐忑……”

    坐在他们对面那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女人笑着说:“瞧您二位说的,吃个饭而已,这算什么,我老公是这儿的高级会员,就跟自家开的一样,您二位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把我们家悦悦安排进大名单,我们家老陈都说想亲自谢谢您二位呢,只是他人现在在日本谈一个项目,抽不开身回来,所以才交代我一定要招待好您二位,等他从日本回来,再单独请您二位。”

    中年男人抚了抚头上地中海的型,笑着说:“这都是小事儿,不用这么客气,陈总也是,这么见外做什么。”

    耀眼女人笑道:“孩子的事儿就是最大的事儿,所以这件事儿在您二位眼里算不得什么,但对我们一家人来说,可是没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说着,女人手抚摸在旁边小女孩的后背上,对两人说:“二位,明年孩子入了学,在学校里就需要您二位多照顾了,我们家老陈说了,等孩子满二十岁,他就投钱拍电影捧孩子出道,到时候这方面的一些资源,还得劳烦您二位多帮忙。”

    本来李牧无心听对方聊天,可听到对方说起投钱拍电影的时候,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只见那地中海型的男人听到这句话,激动的两眼直放光,连连点头说:“您放一万个心,到时候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王欣然也听到了对方那桌的谈话,扭头看了一眼之后,表情立刻就变得错愕不已。

    李牧问她:“欣然,你认识他们?”

    王欣然回过头来,表情一下子变得相当低落,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那个女孩叫陈悦悦,是我在电影学院表演培训班的同学,她旁边的那个女人是她妈妈,坐对面那个男的是电影学院招生办公室的主任,女的是表演系的系主任。”

    听王欣然这么说,再结合刚才无意中听到的他们几人间的对话内容,李牧瞬间就懂了,那个其貌不扬、名叫陈悦悦的女孩,就是挤掉王欣然的关系户之一啊。(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