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病情危重

第四百二十六章 病情危重

    yy上线进入倒计时,整个团队就像是火箭研发团队在发射前的状态,不但紧张,而且高度兴奋。

    他们开发yy这款软件已经很久了,这款产品在他们手里诞生并且不断打磨,对他们来说,不只是一个产品那么简单,更是一份心血与希望,每一个参与开发的技术产品人员都由衷的认为,yy在国内互联网历史上,将是一款划时代的产品,它将把国内网友的互联网社交娱乐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别的不说,在他们眼里,有贴吧与开心农场的用户基础,仅仅是yy的一个yy群功能,就足以成为击杀qq的杀手锏了,至于yy其他那些与qq相比堪称逆天的功能,也将成为yy击杀qq的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杀手锏。

    而且,这次李牧不仅仅是带着yy团队的人作战,一旦yy上线,暴风娱乐也将利用眼下《奇迹mu》的超强热度来为yy提供鼎力支持,届时,整个游戏从客户端、到游戏内部都会发布系统公告,以群聊为切入点,吸引游戏玩家注册,而且《奇迹mu》还将赠送给注册yy的游戏玩家一个注册大礼包,里面包含一定量的游戏金币,以及游戏道具。《奇迹mu》的用户基础成了yy的又一个强有力的杀手锏,这所有的杀手锏,都会在yy问世的那一刻一口气全部抛出来。

    李牧酝酿这场“夺基之战”已经很长时间了,一口气拿出这么多杀手锏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要打的是快速而彻底的闪电歼灭战:闪电发起、全力进攻、迅速击杀、永绝后患。

    他不想再和对手陷入漫长的产品功能追逐战中,他要利用绝对的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用户的习惯、迁徙用户的人脉,成为即时通讯领域的唯一一个霸主。

    这一晚,李牧在裕城花园的床上辗转难眠,重生到现在,做了这么多产品,没有一个像yy这样让他激动到睡不着觉的,牧野科技终于要向整个互联网行业露出自己真正的獠牙,这绝对是国内互联网发展的里程碑事件,只有yy上线、取代了qq,才能预示着一个庞大的互联网帝国即将诞生,到那时,李牧自己就是这个未来帝国的主人,未来如此庞大的想象空间,他又怎么能不激动。

    凌晨三点,李牧依旧毫无睡意,他在黑暗中摸索着爬起来,想点一支烟来抽一口,刚把打火机点燃,手机竟然响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是赵子秋,李牧接通电话,便听她紧张到带着哭腔的声音问:“李牧,你在哪呢?”

    李牧说:“我在裕城花园,出什么事了?”

    赵子秋说:“你能来一趟医院吗?雅楠妈妈快不行了!”

    李牧一个激灵站起身来,脱口便道:“等我,马上到!”

    最快的速度穿衣,最快的速度下楼,最快的速度开车,不到二十分钟,李牧就已经感到了王雅楠妈妈所在的医院,在急救室门口见到了哭到已经快没力气的王雅楠,一脸绝望的靠在赵子秋的肩头。

    医院只有她们两个人,李牧一到便问她俩:“情况怎么样了?”

    赵子秋道:“阿姨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凌晨两点多的时候雅楠发现她情况不太对就叫了医生,医生说是高钾血症引发的心脏骤停,正在抢救。”

    李牧不太明白什么是高钾血症,但听说引发心脏骤停,便意识到这种病应该非常严重,雅楠妈妈本来就是重度尿毒症患者,受到各种并发症威胁,高钾血症应该也是并发症的一种。

    李牧见王雅楠表情悲痛、眼神空洞,好像整个人已经傻了一般,便坐在赵子秋身边,低声问她:“正道呢?”

    赵子秋说:“正道去外地了,昨天刚走,事发的太突然,他一时半会也赶不到,所以就没让雅楠给他打电话,可我俩守在这儿心里总觉得没安全感,所以我就打电话找你过来了……”

    李牧点点头,胡正道因为推销传奇霸主、给传奇霸主开渠的事情经常往外跑,而且现在越跑越偏,现在还不知道人在哪呢。

    李牧说了一些宽慰王雅楠的话,但看得出对王雅楠作用不大,三个人便一直在急救室门口等着,一直等到早晨六点半,急救室写着“抢救中”三个字的红灯才终于熄灭。

    三人盯着这盏灯看了几个小时,谁都没有半点睡意,这盏灯刚一熄灭,王雅楠、赵子秋和李牧全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立刻走到急救室门口。

    刚到门口,急救室的门也开了,几个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来到三人跟前,对无比紧张的王雅楠说:“病人抢救过来了,不过情况还是很危急,稍微稳定一下就要立刻转入iu。”

    说完,医生见三人松了口气,迟疑片刻,忍不住摘下口罩,看着王雅楠轻叹了一声,道:“雅楠,你和你妈妈在我们医院也治疗很久了,你们的情况我也非常了解,有些话我不能瞒着你,你母亲的病情现在非常严重,即便是一直待在iu里,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iu的费用太高了,平均一天的费用要在6000块钱左右,我觉得你们还是考虑一下,是否……”

    对方话没说完,李牧就有些不礼貌的打断他道:“大夫,您不用担心费用的问题,如果病人需要一直在iu里,那就按您说的来,我们选择最积极的治疗手段,至于钱的问题,您不用担心。”

    这名医生对王雅楠母女的情况非常了解,一方面同情母女二人的境遇,另一方面也被母女两人的感情,以及胡正道的责任心所感动,但是感动归感动,事实归事实,王雅楠的妈妈病了这么久,钱已经陆陆续续花了二三十万了,如果还等不到****,这就是一个无底洞,只要人还活着,就要消耗大量的资金,尤其是病情危重、需要进iu的时候,每天大几千近万元的治疗费用绝大多数家庭都负担不起,更何况这两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

    李牧知道对方刚才是想问王雅楠是否放弃积极治疗,他也知道对方是出于好心考虑,但是他之所以没礼貌的打断对方说话,就是不想他把那些劝人放弃的话说出来,虽然是出于好心,但也确实残酷。

    医生听到李牧的话,看了李牧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说:“那好吧,待会病人转入iu,你们今天晚上之前得往病人的治疗卡里再充一笔钱,iu的费用每天一走帐,所以还是尽量多充一点,有备无患。”

    李牧点头说道:“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您大夫。”

    医生轻轻摆了摆手:“你们现在还没法进去看病人,待会转往iu的时候,你们也不能太靠近,更别尝试跟她说话。”

    医生走后,李牧对王雅楠说道:“雅楠,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阿姨的治疗费用我来承担,待会我给正道打电话,让他尽快赶回来陪着你,你也别太担心,别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

    王雅楠眼泪成线,胸腔里憋着一句话想说却不敢说,她知道自己和胡正道已经欠了李牧太多,这个时候如果再让他出钱,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但是眼下自己又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不管怎么样,妈妈的生命最重要。

    于是,她紧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说谢谢,但又始终没能开口。

    早晨七点,尚且处在昏迷状态中的雅楠妈妈被推出了急救室,护士和医生非常利索的把她转移到了同一层的iu,王雅楠只是在妈妈转移的过程中跟在病床边看了几眼,等她进了iu之后,就被彻底隔离,不但不能进去探视,就连窗帘的百叶窗也都全部拉上,看不到里面的丝毫情况。

    赵子秋本来想带着王雅楠回她租的房子里休息一下,但王雅楠一时半会还不愿离开,赵子秋便陪着她在iu的门口默默守着,李牧则到一旁给胡正道打了个电话。

    “喂,三哥。”胡正道的声音有些疲惫,问他:“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李牧问他:“你跑哪去了?”

    胡正道说:“我在贵省呢。”

    李牧问:“怎么跑那去了?开渠呢?”

    胡正道犹豫片刻,支支吾吾的说:“不是开渠,是忙点其他的事情。”

    李牧语气有些责怪:“多大的事情还要跑到贵省去?你把雅楠一个人丢在这儿,她妈妈出点什么事你让她怎么办?”

    胡正道解释道:“我是准备明天办完事就回去的……”

    李牧说:“阿姨病危了,抢救了一晚上刚刚算是抢救过来,但情况很不稳定,已经进iu了,你尽快回来吧。”

    胡正道一听这话,急忙追问李牧具体情况,李牧把情况大概说了说,胡正道那边半天没说话。

    良久之后,胡正道才说:“三哥,不瞒你说,我这次出来就是给阿姨找****的。”

    李牧诧异的问他:“你去哪找****了?”

    一开始胡正道还支支吾吾的不太想说实情,李牧几番追问才知道,其实胡正道现在正在外地见一个比较特殊的人。

    胡正道早就帮王雅楠妈妈在医院排了队等****,但是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前段时间王雅楠妈妈的一个病友家属自己在外面找到了****,并且完成了肾移植手术,胡正道私下去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对方****的来路有些见不得光。

    对方给胡正道介绍了一个外号老黑的人,这个人四十来岁,是一个****中介,民间干这种买卖的人非常多,这些人常年活动于西南、西北一些经济不太好的地方,到处寻找那些躺在病床上的脑死亡患者,或者因为其他病症而不久于世的重症患者,找到之后就劝说对方家人进行有偿的器官捐赠,明着说是捐赠,其实就是倒卖,一旦说动了对方家人,中介就会帮这些濒死病人做配型,建立一个自己的配型库,一旦有等待****的病患和其中的濒死病人配型成功之后,老黑就会跟患者家属谈价钱,价钱谈拢之后,就等着对方死亡之后立刻通过指定捐献的方式,取****做移植手术。

    胡正道好歹是个大学生,自己脑子里也知道,虽然这事情是打着“捐献”的名头、捐献者家人也都同意,但实际性质就是非法倒卖器官,不过他现在一心想帮王雅楠的妈妈把尿毒症的问题彻底解决掉,否则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维持不了多久,所以胡正道也顾不得这事情合不合法,在和老黑电话沟通了两三次之后,得知老黑这个人很谨慎,要求必须先见面,先看到病人的资料才会考虑要不要接,于是他便只身一人前往贵省去跟老黑面谈。

    李牧听完也是目瞪口呆,毕竟他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于是便问胡正道:“这种事情有几成把握?”

    “不好说。”胡正道说:“我昨天晚上才刚见到他,把阿姨的资料给他了,他说他手里现在有四十多个已经检查过的****,如果他的****都配不上,他朋友手里还有也可以帮忙配,只是价格要多一些,他跟我说一共大概能配几百个供体,能不能配得上就看运气了。”

    李牧又问:“价格呢?”

    胡正道说:“他说价格不定,要看供体的年纪、性别和身体状况,一般是越年轻的价格越高,一般来说,需要十二三万。”

    李牧兀自点头,又问:“配型资料给了他,是不是就不用频繁做检测了,他那边拿去和他的****做匹配就可以?”

    “他说是这样。”

    李牧便道:“那行,你待会再约他一下,跟他确定好,如果不需要你待在那边,你就赶紧先回来。”

    “好,那我待会约他出来见见,下午就买机票回去,那个,三哥,拜托你件事儿,先别跟雅楠说,我怕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行,我明白了。”

    李牧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王雅楠,他从王雅楠那里要来了她妈妈的就诊卡,在收费处刷卡存了五十万进去,医院的治疗是从账户里划款,只要账户里有钱,该有的治疗就会不受任何耽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