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私家侦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私家侦探

    听闻李牧要找私人侦探,许嘉铭微微错愕,随即在电话中笑着问他:“你好好的找私人侦探干什么?”

    李牧说:“我找私人侦探肯定是有用啊,你别问那么多,有合适的人选就介绍给我。”

    许嘉铭笑着说:“私人侦探我认识不少,介绍一个御用的给你吧。”

    李牧撇撇嘴:“给你得瑟的,还御用……”

    许嘉铭哈哈一笑:“绝对是私人侦探里的好手,我待会儿把你电话给他,让他跟你联系。”

    “好。”

    片刻后,李牧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一接通,一个略显低沉的男音便问他:“你好,请问是李先生吧?”

    李牧嗯了一声:“是我,你是?”

    对方说:“我是许先生介绍来的,专做调查公司的,请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可以先见一面,当面沟通。”

    李牧立刻明白了,他肯定就是许嘉铭介绍的私家侦探,于是便道:“我明天下午有空。”

    对方便道:“ok,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我公司面谈。”

    李牧便说:“见面地点就在中关村吧,我待会把具体地址发给你。”

    找私家侦探调查别人,最起码要确保自己一直在暗处,不能被人顺藤摸瓜找到线索,所以李牧谨慎起见,决定约对方出来见面。

    对方也爽快的答应下来,说:“那我等你的短信。”

    李牧把对方约到了中关村的一家茶楼,翌日下午四点多,李牧在茶楼里见到了许嘉铭介绍的那名私家侦探。

    对方递过来的名片显示,他的名字叫徐建军,个头不高,黝黑精瘦,不苟言笑,看起来倒真像是参过军的人。

    李牧一上来没有跟徐建军说自己的诉求,而是在相互做了自我介绍之后,询问起了对方的私家侦探这个行业的大概情况,以及对方的从业经历。

    徐建军说:“私家侦探在国内已经发展了十几年了,但眼下还是比较小众,目前从业人员大概有一万多人,专业素质也是参差不齐,应该说比较混乱吧,我做这行已经六年了,算是做出了一点名堂。”

    随后,徐建军看着李牧,直言道:“说实话现在我一般情况下已经不对外接单了,主要在为几个大客户服务,要不是许先生介绍,我也不会接您的活。”

    李牧一听,心里哟呵一声,这徐建军看着年纪三十出头又做了好几年了,按理说应该很懂服务行业的精髓才是,做服务行业的,不管怎样得有顾客是上帝的态度,不过他说话倒是直白,直接就说是因为许嘉铭才会接自己的单,也是有股子傲气。

    不过李牧倒也没有什么不高兴,许嘉铭介绍来的人,专业素质肯定过硬,傲一点就傲一点吧。

    于是,李牧说:“我这次想你帮我跟一个人,调查一下她的私生活,尤其要知道她密切接触的男性身份,如果能够弄到图片、视频、录音相关资料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徐建军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李先生,只是跟踪调查的话,正常情况下我的收费标准是每天3000元,如果对方是公众人物,或者是商政界比较知名的人物,费用会有一定上浮,另外,默认提供照片资料,如果需要视频、录音这些内容,收费也会有所调整,如果是涉及室内、私人场所取证,风险成本比较高,这一块的收费也会比较高。”

    李牧说:“可以理解,钱不是问题,我要尽可能多的资料,私人场所也不要紧。”

    徐建军迅速掏出一个小本子,道:“那就请你详细介绍一下想要调查的对象。”

    李牧点点头,说:“我要你帮我调查的人是燕京卫视的女主持人马薇薇。”

    徐建军立刻用自己特有的记录方式在小本子上面写下了一大串汉字+字母,李牧瞥了一眼,发现写的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压根不知道他在记录什么,可能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徐建军写完抬头看了李牧一眼,李牧便继续说道:“我需要知道她下班之后的私生活里都跟哪些男人有亲密关系,和谁一起吃饭、和谁一起坐车、和谁一起去比较私密的地方,甚至和谁一起回家、带谁回家等等,越详细越好。”

    徐建军微微点头,又问:“时限呢,需要调查多久?”

    李牧道:“先跟她一个礼拜。”

    徐建军道:“如果你明确告诉我想要哪方面的信息的话,我可以在得到相关信息之后就反馈给你,如果你不明确告诉我,那我就按你列举的需求搜集信息,每三天跟你对接一次。”

    “三天对接一次?”李牧问他:“能不能每天对接一次?”

    “可以,不过额外增加对接频率需要单独加钱。”

    李牧无语了,摆摆手说:“那就加吧!”

    徐建军点了点头,随后立刻算出一笔账来,对李牧说道:“每天3000元基础服务费,因为你说的这个人是公众人物,所以要额外加2000,每天对接一次加500,也就是每天5500元,七天是38500。”

    说着,徐建军又道:“你之前说需要尽可能多的资料,所以我默认你除了需要跟踪时的照片,还需要视频和录音服务,这一项每天加收1000元,七天也就是再多加7000元,另外,私人场合的窃听和偷拍,这一项服务按次收费,普通住宅一次安装拆卸,共计收费30000元,别墅50000元,办公场所80000元,设备运转周期默认为10天,不足10天以10天计算,超出时间按天折算价格,如果被对方发现中断,则按成功运转的天数收费,不足10天的部分我会退款给你。”

    “另外我使用的所有窃听和偷拍设备都会经过特殊处理,数据可以实时回传,所以就算被对方发现,也不会影响之前采集到的数据,另外也绝对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

    李牧心里算了笔账,找他调查一个星期的开销算下来大概得十万块钱左右,这家伙开价也确实太高了,现在多少白领一年也赚不到十万块钱,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星期的工作报酬。

    徐建军看李牧表情奇怪,微微一笑,说:“其实不瞒你说李先生,我的报价基本上是行情价的一倍,所以一般来说,不过我能够提供业内最顶尖的服务,所以一切取决于这件事对你来说是否真的很重要,如果不是那么重要的话,就没必要花这么多钱去调查对方。”

    李牧本来也不是在乎钱,只是微微觉得这个收费有些离谱,但也不过是感叹一下而已,并非真的嫌贵要放弃,既然徐建军这么自信,而且连许嘉铭也推荐他,那估计他应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如果能挖出马薇薇和电视台某领导之间的丑闻,十万块钱还是非常有性价比的。

    于是李牧当场答应下来,道:“没问题,就按照你说的来,最好从今晚就开始。”

    徐建军点了点头:“如果今晚开始的话,那李先生你需要提前支付我十万元费用,相当于是预付费,任务完成后,多退少补。”

    李牧便道:“待会我就去银行取钱给你。”

    徐建军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加厚塑料袋和一部诺基亚蓝屏手机,递给李牧,对他说:“为了不给你留后顾之忧,你以后就用这部手机跟我联系,我找你的话,也会打这部手机,另外,钱的话,待会儿你取现出来放在塑料袋里,我开车在银行门口等你,你把钱从窗户扔进来就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没问题。”

    ……

    马薇薇最近一直备受陈婉的困扰。

    网上对自己的攻击不断,甚至每天有大量观众打电话到电视台热线骂自己,甚至写信来骂自己,最恶心的是,有时候早晨来上班,会发现电视台周围散布着攻击自己的纸条,这让她在电视台里一直被人议论,自己也饱受压力,因为最近状态极差,马薇薇几度拒绝了展运对那方面的索求,每天一下班就立刻开车回家,不想跟任何不必要的人接触,只想着忍辱负重的渡过这次事件,等热度逐渐降温。

    下午下班之后,马薇薇开车回家,却不知道一辆车从电视台一路跟踪自己到了小区,甚至还弄清楚了她家的门牌号。

    翌日早晨,徐建军就来到马薇薇居住的小区门口蹲守,亲眼等到马薇薇开车离开小区之后,才悄悄摸到了马薇薇的家门口,徐建军在确定家中没人之后,凭借一手绝妙的技巧,在二十秒钟之内就打开了马薇薇家的门锁,随后迅速进入到了这个独居主持人的家中。

    无线发射的窃听器非常小,徐建军在客厅沙发底部向上粘了一枚,又在卧室床头背面的缝隙里藏了一枚。

    直径还不到两毫米的摄像头被他装在了客厅和卧室的吸顶灯内,主体用强力双面胶粘在了灯盘上,连着排线的微小摄像头则直接安装在了缝隙中。

    徐建军对摄像头的安装极有经验,摄像头装在灯罩里,开灯的时候看不见,不开灯的时候更看不见。

    如果开着灯,没人会抬头直视吸顶灯,就算直视,灯光的光线会把人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根本不可能发现这缝隙中的一点端倪,而粘在灯盘上的主体根本连个黑影都不会暴露出来,正是所谓的灯下黑。

    做完这些,徐建军就立刻处理了自己进来留下的所有痕迹,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徐建军在私家侦探行业里,确实是顶尖的,顶尖到他的名声在行业里已经没多少人真正知道了,因为这个人自从展露出其在侦察方面的能力之后,就立刻成了大家族、大富豪的御用侦探,以至于他根本不需要再接其他的活,更不需要去做任何的宣传推广,而且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接老客户介绍的新客户,因为他不想自己的精力太过分散、更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这样会让自己的老客户感觉自己不再向以前那样专注和安全。

    一般情况下,徐建军喜欢跟做生意的富豪打交道,他们大多数的需求是针对商业信息、竞争对手的商业情报,这种活有技术含量、有挑战、赚钱多还有成就感,不像是社会上大多数私人侦探,每天都在调查一些无聊的八卦,或者一些男女之间偷情媾和的苟且事情,这次李牧让他来调查一个女主持人的私生活,他打心里有些厌恶,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一直把顾客的诉求放在第一位,只要接了这个客户的委托,客户就算让他做再低俗的事情,他也没法拒绝。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要不是许嘉铭的介绍,他是说什么也不会接李牧这个委托的,毕竟他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许家,而且就是许嘉铭以及他的家人这一条线,所以许嘉铭算是他最大的客户,这个面子他不得不给。

    安装完了窃听偷拍设备,徐建军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未来的一个礼拜,他需要把大部分的时间精力用在跟马薇薇的事情上,他先是安排好自己的助手,在电视台附近蹲点守着马薇薇,一旦马薇薇离开电视台,他的助手就会死死咬住她,对其进行跟踪拍摄,而他则要时刻和另一个助手待在一辆改装过的面包车里,他安装在马薇薇家里的窃听器和偷拍设备都是通过无线电信号来传输声音和视频的,全部由车载无线电设备主动捕捉记录,相比那些可以主动无线发射的设备,只有这种设备才能保证更长时间的待机,否则他至少要每隔一天潜入马薇薇家一次,为设备更换电池。

    无线电传播的距离有限,一般为了保证传输质量,他需要保证自己和马薇薇家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一公里,所以,一旦马薇薇回家,他就得及时赶到无线电接受范围内,在车里监控监听马薇薇家里的情况。

    展运有好几天没能在马薇薇身上一亲芳泽了,对他来说,这几年用习惯了马薇薇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漂亮女人之后,他再也无法适应家里的黄脸婆,而马薇薇这几天一直躲着自己,下班也不接自己电话、不回自己短信,有一次自己鼓起勇气找上门去,竟然被她给赶了出来,马薇薇说她没有心情陪自己上床,展运虽然心里恼火,但也没法表露出来,毕竟他也能理解马薇薇现在的处境。

    不过,这么多天没能得到释放的情绪一直在展运的心头积压,在台里,他偶然看到马薇薇的背影,盯着她那挺翘而又丰满的臀部,展运在心头咬牙,暗暗发誓:“不管你今天有什么理由,老子都要干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