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百八十九章 首席人力资源官

第三百八十九章 首席人力资源官

    方旭东猜的没错,李牧也没有否认。

    他说自己确实是在开发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准备在社交上做布局,但他并没有透露太多,并不是不信任方旭东,而是觉得没有必要。

    方旭东是技术领域的大能,一款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的产不需要他再来浪费精力,他需要的是帮助李牧构架其他的产,或者等有一天yy要承载千万级用户进行语音、视频和件传输这种庞大数据流的时候,再让他来出解决方案。

    眼下,有两个方面需要方旭东的加入,一个是《奇迹mu》,这是自己的下一个现金来源,另一个,则是淘宝网。

    淘宝网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一方面要给出大量用户涌入时的解决方案,一方面还要给出完善、安全的交易环境,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点:算法。

    淘宝网的算法是一门非常精深的学问,就跟谷歌研究网页排序算法的意义一样,把最适合用户、最能吸引用户、最能促使用户转化的结果给用户,增强用户的体验、粘度,提高平台的整体转化率。

    这种算法不只是简单的权重、排序权重公式,更重要的,是要依据用户的行为习惯,做出准确的用户画像。

    “用户画像”对现在的互联网从业人员来说,还是一个陌生词汇,就连方旭东都没有系统的研究过。

    当他问及李牧用户画像的根本时,李牧说:“如果我们将来做淘宝网,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用户的登陆i,掌握用户所属的地理位置,不要小看这个功能,它首先就可以帮我们确定我们用户所处的地区,我们可以根据用户所属的地区,来判定用户所处地的经济发展情况、平均薪资水平、以及大概的力水平。”

    方旭东点了点头,虽然没做过电商,但李牧说的这一点很容易理解。

    李牧说:“其次,我们要记录用户每一次搜索的内容,从而分析他的兴趣点。”

    方旭东说:“明白,类似cookies。”

    李牧笑道:“就是我们自己记录的用户ookies,根据他的兴趣点,我们要制定出一个用户画像的逻辑算法,比如,如果用户搜索与的,多是男性用,我们就可以把他认定为男性,如果多是女性用,我们就把她认定为女性,虽然这不可能100%准确,但起码可以符合绝大部分情况,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适当向我们认定为女性的用户女性相关的物,不过只知道性别还不够,我们还要根据她喜欢和感兴趣的东西,来推断她的年龄,如果她喜欢穿时尚牌的服装,那么我们推断她的年龄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如果她喜欢时尚服装的同时还看过书和具,那么我们可以认定为她是学生,以现在互联网的普及程度,能够在网上购物的学生,八成是大学生,那么我们就可以暂时这个用户归类到女大学生范畴,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向她女大学生比较感兴趣的商。”

    说着,李牧指着身边的林清雅,道:“假设有一个女性用户,她的登陆i地址是燕京,而且她的收货地址在燕京的三环以内,而她的用户信息名叫林清雅,那么我们就已经掌握了她的基本信息,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我们还要根据她喜欢时装、化妆、护肤类型,推断她的年龄在20-30岁之间,还可以根据她关注的商价位、她单位时间内在平台上的消费金额,来大概判定她的月收入水平,月薪如果超过一万元以上,那她就是一个女性高级白领,这样我们可以重新精细我们的年龄判断,提升她的年龄底限到25岁左右,我们再去分析她的记录,发现她的商都是同类型里价格比较高的,那么这个人的人物画像我们就能够基本判断出来了。”

    方旭东面露惊喜的说:“这样的话,我们掌握的信息就是:林清雅,年龄在25岁左右,居住在燕京三环内,月薪过万,喜欢高质的商,喜欢服装和化妆,这已经非常详细了……”

    李牧笑着说:“还不够,比方说,如果她也偶尔关注过同年龄段的男属性商,我们可以推断她可能并非单身,如果她关注孕妇产,那么我们可以推断她已经结婚并且准备怀孕,如果她关注婴儿用,那么她可能已经怀孕或者已经有了小孩,我们掌握的用户画像越精确,我们就能越精准的把适合他们的商给他们,让他们发现,我们比其他同类型网站更加懂他,更能迎合他的喜好,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一直领先其他的竞争对手。”

    方旭东惊叹不已的看着李牧,毫不吝啬他的赞赏,说:“用户画像这个概念实在是太有用了,你对互联网的理解真是让我汗颜,很多方面是我都没有想过、甚至没有听说过的,如果我们能够领先其他人开始研究用户画像的算法,那么我们做什么都将如虎添翼。”

    李牧点点头:“算法是灵魂,是核心,是思维,是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它更像是一种杀人于无形的秘密武器,如果做好了,在互联网领域将无往不利。”

    方旭东当即激动的说道:“这样的话,就让我来负责这套算法的研究与开发,淘宝的后台支撑也可以交给我,我会给它设计一套高效的解决方案。”

    “没问题。”李牧笑着伸出手去:“欢迎加入。”

    方旭东伸出右手与李牧紧握,一颗追求极致的心早已经蠢蠢欲动。

    李牧许诺方旭东一年八十万的基础年薪,外加牧野科技1%的期权,年终奖与项目奖金另算,虽说收入比他在谷歌要低了一些,但考虑到燕京和美国硅谷的消费水平差距,薪资的差距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最重要的是牧野科技1%的期权,现在按照市值计算,1%至少价值一千万,当然,李牧也有自己的期权限制,三年内逐步套现,三年内离开的话,剩下的期权视为自动放弃。

    丰厚的待遇,加上李牧给他勾勒的一副全新世界观,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对执迷于技术的人来说,钱是第二位的,追求牛逼的心是第一位的,在谷歌,方旭东还无法主导任何一个项目,但是在李牧这里,李牧不但会给他几乎,还会给他思路,全是那种让方旭东心脏加速跳动的牛逼思路。

    晚饭过后,方旭东说可能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眼下的事情,他回美国之后就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然后把工作交接清楚,劳务关系梳理利索之后就可以回国了,到时候他会直接飞燕京,到牧野科技报道。

    饭后,李牧心情大好,做互联网最缺的就是技术大牛,现在终于算是有了第一个了,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然后就能支撑起更加庞大的互联网产、缔造刚强大的互联网帝国。

    方旭东走后,李牧对林清雅说:“今天的事情清雅你功不可没啊。”

    林清雅问李牧:“这个方旭东真的很厉害?”

    李牧点了点头:“在技术层面是没得说,非常牛。”

    林清雅笑着说:“那就好,以后我争取再找几个像他这样的牛人加入咱们公司。”

    李牧拍拍手,说:“以后你就是牧野科技的cho,首席人力资源官。”

    林清雅说:“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肯定指哪打哪。”

    两人踱步到饭店外的柏油路,李牧问:“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林清雅说:“我今晚的火车回燕京,明天要回公司上班了。”

    李牧问:“不是后天才正式上班吗?”

    林清雅笑道:“我跟人力资源的几个小姑娘提前一天回去,做做准备,好迎接大家重返岗位。”

    李牧点了点头,说:“南方流行在年后上班的第一天给员工发开工利是,我是没法这么早回去了,你跟财务沟通一下,打个招呼,后天代我给每一个员工发八百块钱红包,当做是咱们公司第一个新年回来后的开工利是。”

    林清雅说:“跟着你这样的老板就是好,变了法的给员工各种福利。”

    李牧说:“适当分利是一个合格的老板最应该具备的质之一,吃独食的人永远不可能独大,等以后行业大热之后,你会发现无数吃独食的老板在之间被人把团队连根撬走。”

    林清雅点头说道:“您说的我能明白。”

    李牧边走边说:“跟你说一个真实的事情,我也是听一个年纪比我大一些的朋友说起的。”

    林清雅跟在李牧身边,说:“您请讲。”

    李牧摆摆手:“你比我大,不用老跟我这么客气,咱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说回刚才的话题,一个公司的老员工要求公司把他的工资从8000涨到10000,公司不愿意,那名老员工就离职了,在他离职之后,公司人事找了一个月薪15000的人来代替他,但是却悲哀的发现,这个月薪15000的人,做事能力比那个老员工要差得多,最后等他们找到一个能力和之前老员工差不多的合适人选时,给对方开出的薪资已经超过了20000。”

    林清雅抿了抿嘴,说:“这种事情倒也常见,主要还是公司自身的调薪机制不够合理,老员工薪资上不去,但从外面招新员工的时候,要根据最新的市场行情开价,所以往往会造成新人工资比老人高。”

    李牧笑了笑,说:“其实不是调薪机制不合理,根本问题是公司的管理层过度自信,觉得越是老员工越不会轻易离职,他们认为公司给他带来的惯性与熟悉感能够替代一部分劳动报酬,这是一种极其傻逼的思维模式,殊不知树挪死、人挪活,团队一旦发生动荡,对公司来说,损失无可估量,所以你一定要为公司员工争取到合理的薪资待遇,以及合理的涨薪模式,我不希望我们的公司是一个外来和尚会念经的公司,也不希望我们的公司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动的大换血,我要的是稳定,只有我们去淘汰不合格的员工,绝不会出现合格的员工淘汰我们。”

    林清雅郑重点头:“李总你放心,我一定会牢记的。”

    李牧微微一笑:“几点的火车,我送你去车站。”

    “十二点,您不用送我了,早点回房间休息,我坐一会儿,等十一点就去车站。”

    李牧看了看时间,才刚刚九点出头。

    李牧见她两手空空,便问:“你的行李呢?”

    林清雅说:“寄存在酒店前台了。”

    李牧便不由分说的摆了摆手:“走,去我房间休息一会儿,十一点我送你去车站。”

    林清雅心里瞬间一紧张,刚想拒绝,但见李牧面色诚恳,不像是在跟自己客气,心里便立刻如闯入一头惊慌失措的小鹿,撞得她胸口都有些发疼。

    对李牧,林清雅满心皆是崇拜与爱慕,虽然她是李牧学姐的学姐,大了李牧好几岁,但不妨碍她对身边这个年轻的老板产生一丝情愫,在她看来,李牧实在是太优秀了,优秀到即便是从三十岁的男人里挑,也挑不出一个有李牧这般出色的。

    优秀也就算了,偏偏这个老板还帅的让人移不开眼,最重要的是,他体恤员工,还体贴女人,上次自己被家里的事情折磨的脑子短路,在签了三年期权协议的情况下,还愚蠢的跑去问他能不能把股份套现,结果他非但不生气,还帮自己解决了眼前的困难,所以每当林清雅看着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完美的无可挑剔。

    如果真要挑他一点毛病的话,那也就是他实在太年轻这件事了。

    林清雅大他六七岁,虽然自己也正青春,但心里却因为年龄的问题而感到无比自卑,总是有那种君生我已老的惆怅感。

    李牧倒是没有多想,他把林清雅视为自己的心腹之一,而且和孔令宇不同,孔令宇胜在完全服从命令,但能力毕竟有限,可林清雅不但服从命令,最重要的是能力出众,有高人一等的思维模式,虽然对技术一无所知,但却是一个绝佳的管理型人才,有她在,可保李牧后方不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