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给我跪下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给我跪下

    翌日一早,李牧开车载着爸妈、爷爷奶奶返回海州市里,李爸在医院为李牧的爷爷奶奶预约好了第二天的体检,这段时间让爷爷奶奶在市里好好调养一下身体。,

    李牧一家三口刚把爷爷奶奶接到新家,李爸就接到二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二婶哭着说李牧的二叔被齐家人动手打了,齐家人动手打人不说,还一直追到家里,堵着家门让二叔一家给个说法,二叔现在浑身是伤,还在家里躺着,连卫生所都去不了。

    李爸接到电话顿时就急了,但没敢让李牧的爷爷奶奶知道,把李牧和李妈拉到一边,把事情简单一说,就让李妈和李牧在家陪爷爷奶奶,他自己开车赶回去处理事情。

    李牧赶紧把他拉住,说:“爸你自己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到那别再让姓齐的把你给打了,我去吧。”

    李爸问他:“你去能解决什么问题?”

    李牧说:“这种时候,我去也解决不了啥问题,我找宋亮帮忙。”

    李爸迟疑片刻,说:“总让人家宋亮帮忙,不太好吧?”

    李牧摆摆手:“爸你别管了,我跟宋亮的关系比你想的要更好。”

    李爸不知道李牧和宋亮的关系,更不知道两人在资本层面的合作,李牧结交宋亮这个地头蛇、在牧野科技最开始的时候就让他入股,原因无非就两个。

    第一,宋亮为人对自己胃口,李牧想跟他多些合作,以后找机会通过他来渗透到即将大热的房地产市场

    第二,宋亮虽然不在道上混,但他在海州手眼通天,都不是地头蛇能形容的了,应该是地头龙,李牧跟他走近的最大目的就是让他帮忙照顾家里,保家人在海州没人招惹,现在正是用他的时候。

    像二叔被齐家打的这种事情,给宋亮打个电话,让他把张万军找来就够了,张万军是海州道上拔尖的人物,光他一个就能压的齐家起不来身了。

    李牧当即给宋亮打电话,把事情大概说了说,宋亮二话没说,立刻道:“你在家等着,我这就找些人开车去你家,然后咱们一起过去。”

    李牧道了声谢,还不忘嘱咐一句:“尽快,咱们过去还要个把小时。”

    宋亮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久,很多事情看的非常透彻,比如自己和李牧之间的关系,他能够看得出李牧对自己潜在的最大诉求,就是让自己在海州保他家人平安,李牧的爸妈开了两家这么红火的专卖店,又用各种强有力的促销手段搞的其他家生意大受影响,要是没有靠山,他们家的生意肯定少不了被人频繁捣乱、骚扰,甚至有可能干不下去,但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人敢对李牧爸妈说一句不该说的废话,就是因为有宋亮在。

    两家店开业,宋亮又是给楼体广告、又是到场送花篮、剪彩,早就给海州市民释放出了一个信号,李爸李妈跟他关系匪浅,是他非常尊敬的人,谁敢跟他们过不去,都要先掂量掂量其中的利害关系。

    正是因为自己这方面做得很好,李牧远在燕京做一番事业的时候,才会主动想起自己。

    这是一种利益交换,但某种方面来说,也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交情,而且是很深的交情。

    宋亮立刻联系张万军,曾经李牧跟郭宇航起冲突的时候,宋亮找的就是张万军,两人也是有很深的利益关系,张万军这两年跟着宋亮混饭吃,基本上就对宋亮唯命是从,所以宋亮一个电话打来,他立刻召集手下,开车前往宋亮说的地址。

    海州很二十分钟的时间,宋亮带着自己的几个左右手、张万军带着他的一众心腹,分乘八辆车来到李牧新家的小区门口。

    李爸非要跟李牧一起去,李牧也没意见,留妈妈在家照顾爷爷奶奶,李牧和爸爸开着他那辆帕萨特出了小区,跟宋亮他们碰头,八辆车跟着李牧那辆帕萨特就浩浩荡荡往李牧老家驶去。

    此时此刻,李牧二叔家门口,齐家十几口人正堵在院子里怒骂连连。

    因为昨晚在饭桌上,李家人达成了取消婚约、让李芬去上学的共识,李牧二叔今早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去批发部,而是从家里当做仓库的平房里带了些烟酒,和李牧的二婶亲自去齐家道歉,齐家人听说李牧二叔是来退婚的,当时就恼羞成怒,他们在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李芬跟齐大勇的婚事已经定了,他们也告知了亲朋好友,就等着娶李芬过门了,没想到李家竟然在眼看快过年的喜庆日子上门退婚。

    这对齐家人来说,简直就是啪啪打脸来了。

    李牧的二叔态度很诚恳,退了礼金、送了礼品、说了好话、道了歉,还承诺赔偿齐家为婚事付出的资金,但齐家人依旧没有消火,齐大勇的爸爸齐德成气急败坏的指着李牧的二叔,骂他不识抬举,说自己儿子看上你家闺女,是你家攀了高枝,你现在又跑来退婚,真当齐家无人了、任你这样欺负?

    齐德成还说:“你带着东西、带着钱滚回去,年后按约好的日子把闺女嫁过来,这件事我们就不跟你计较,不然的话,咱们两家就做仇了,我们齐家绝对不让你好过。”

    李牧二叔又是一番道歉,但态度也很明确,闺女不嫁了,是我对不起你们家,所以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只要合理,我都答应。

    但齐家人不理会这一套,眼看李牧二叔态度坚决,齐家人也都非常火大,齐大勇的小叔齐德林觉得他大过年跑到齐家来打齐家耳光,直接就动上手了,齐家几个男的动手把李牧二叔打了一顿,第一次动手李牧二叔伤势不算严重,就和老婆跑回家了,但没想到齐家十几口人直接找上门来,要求李牧二叔必须按照之前约定好的时间把李芬嫁过去,决不允许悔婚。

    李牧的二叔不同意,嚣张的齐家人在李牧二叔家的院子里又把他打了一顿,这一次齐家几个青壮男劳力下手有点狠,把李牧二叔打的头破血流,李牧二婶、李牧的弟弟妹妹,三人拉架阻拦齐家人,多少都受了点伤。

    李牧二婶打电话报警,但镇派出所知道是齐家的事情之后压根就没出警,2002年的警务系统本身就不够完善,监督管控力度也不够,这种事情在乡下实在是太正常了。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李牧二婶才打电话给李爸求救。

    李牧车开的比平时要快得多,宋亮和张万军的车队也快速跟着,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用了不到五十分钟。

    车队开进村里,快到李牧二叔家的时候,车就走不动了,因为村里不少人都出来看热闹,把李牧二叔家附近原本就不宽的土泥路堵的根本就没法过车。

    李牧干脆把车停在路边下车,宋亮和张万军带来的二十来号人也都从车里下来,跟着李牧一路小跑冲到李牧二叔家里。

    李牧带人进院子的时候,齐家几个男人正在院子里大肆打砸,但凡是窗户就没有一块好玻璃,院子里的鸡窝被拆了,七八只下蛋的母鸡全被摔死、踢死、砸死,看门的大黄狗也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李芬和李斌姐弟俩挡在自家堂屋大门前死活不让这帮人进去,齐德林开口威胁:“姓李的你要是不出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我就把你家房子点了,让你家这个年都过不好!”

    刚进来的李牧听见这句话顿时火冒三丈,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呢?!”

    齐家人一扭头,才发现二十来号人浩浩荡荡的进来,一下子把他们都给围在院子中间了。

    齐家老大齐德成皱眉看着李牧,问他:“你是干什么的?这有你什么事?”

    李牧说:“这们跑到我二叔家伤人,你还问我?今天要不给一个交代,你们谁都出不了这个门。”

    齐德成看着这帮气势汹汹的人,心里一瞬间有点没底,不知道对方都是什么来路,但仔细一想,李家应该没什么太大的能耐,开个批发部而已,赚了点钱不假,但跟自己家比起来差得远了,人来得多有什么用?这种事要拼就得拼家底。

    于是,齐德成嚣张的说:“你们也不打听打听,在整个镇里我们姓齐的就没怕过谁。”

    张万军这个时候走到齐德成面前,面无表情的问他:“你是哪个裤裆里钻出来的毛?”

    齐德成在镇上牛气惯了,张万军这个陌生面孔他压根就没看在眼里,忽然冒出来跟自己说这么大不敬的话,让齐德成顿时恼羞成怒,当即从喉咙深处吼了一声:“妈比,狗草的东西你他吗是不是不想混了?信不信老子”

    张万军眼睛一眯,抬手就是一个十足力道的巴掌,啪的一声就把齐德成抽的七荤八素,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万军哼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说:“狗东西废话倒是真多!”

    齐德林见有人打他大哥,顿时火冒三丈,他是镇上出了名的混子,在镇上的地位,差不多接近于张万军在海州的地位,所以眼看大哥被打,他顿时从地上抄起一把锄头,挥起来就要往张万军的头上砸,这个时候,张万军身边的一个手下突然从大衣里面抱出一把锯短了枪管的五连发,在齐德林还没把锄头砸下来的时候,直接把枪口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齐德林愣了,齐家人愣了,李家人也都愣了,就连李牧都是一脸错愕,怎么都没想到,张万军的手下竟然带着枪来的。

    仔细看端枪那个一脸横肉、好像征服里孙红磊的家伙,李牧感觉有些眼熟,片刻后想了起来,他叫陆勇,是张万军手下的第一猛将,当初郭宇航找邹华到驾校想堵自己,一个人把邹华那帮小弟吓到连滚带爬四下逃窜的,就是他。

    这时,陆勇咬着后槽牙,满脸凶狠的对齐德林说:“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