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百五十章 一个字都装不下

第三百五十章 一个字都装不下

    李牧跟胡正道一起出了寝室楼,胡正道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红梅来,抽出两支,一支叼在嘴上,一支递给李牧。

    李牧接过烟来,好奇的问他:“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胡正道点燃自己的烟,又给李牧打着了火,说道:“前段时间不是到处跑网吧吗,每去一家网吧人家都给我递烟,一开始的时候还拒绝,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神使鬼差的抽起来了。”

    李牧伸出手来护住火机的火苗,烟点燃的时候用力吸了一口,结果没想到久久不抽红梅这种烟,一口提猛了竟然有些拉嗓子,咳嗽几声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有些狼狈的对胡正道说道:“看来还是我把你推进火坑里了。”

    胡正道嘿然一笑:“三哥你别这么说,是你把我从火坑里拉出来了,要不是你给我这个生计,雅楠妈妈那边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寝室虽然排过大小,但大家平时很少把这个排序挂在嘴上,李牧问他:“今天怎么了?好像有心事。”

    “嗯。”胡正道说:“雅楠妈妈的病情最近恶化了,今天去医院透析,医生说她的身体状况不太乐观,下午就办了住院手续了。”

    李牧急忙问他:“怎么回事?”

    胡正道说:“我问了医生,说是身体器官慢性衰竭,要24小时在医院,免得突发并发症。”

    李牧叹了口气,片刻后问他:“需要钱吗?”

    胡正道摇了摇头:“卖《传奇霸主》还是挺赚钱的,维持她的治疗费是够了,今天我私下问了医生,医生说如果不接受换肾手术,她撑不过半年。”

    李牧问他:“雅楠知道吗?”

    “知道。”胡正道苦笑道:“我去问的时候,医生还纳闷,说你女朋友刚问过,你怎么又来问了。”

    李牧问:“雅楠的情绪怎么样?”

    “在她妈妈面前强撑着,躲了她妈妈的面就掉眼泪。”

    李牧又问:“****的事情怎么说?”

    胡正道说:“排着呢,排队的人多得是,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去,整个医院的肾内科病床差不多都满了,全是这个病,大部分都在等****,可肾移植科室的病床空了一大半,只有刚换完肾或者刚捐过肾的人才会在那个科室里住着,几率太小了,连雅楠配型都没成功,陌生人的几率就更小了。”

    李牧点了点头,说:“你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现在她娘俩都依靠着你呢,你要是整天这幅颓废的样子,她俩就更难坚持了。”

    胡正道猛抽一口烟:“我在她们面前装的还是挺好的,不过就是心疼雅楠,她爸那个样子,她几乎就已经不抱希望了,现在她妈妈病情又这么严重,要是阿姨哪天真没了,我怕她承受不了。”

    李牧便劝道:“不是还有时间吗,只要找到****、做了移植手术,至少能维持十来年吧?”

    胡正道苦笑道:“说是这么说,可毕竟机率很小。”

    李牧道:“机率再渺茫也还有机会,耐心等等,没准就会出现奇迹。”

    胡正道微微点头,把手里的烟屁弹飞,顺手又抽出一根来点燃,说:“其实出去跑外挂的事情,也不是抽烟的主要原因,主要还是心情太压抑了,抽烟多少能够排解一点。”

    李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先别想这么多了,这几天赶紧复习复习功课,准备考试的事情,等寒假再抽时间多跑跑业务,再把你的收入往上提一个量级,不管将来雅楠妈妈的事情是什么结果,你都有应对的能力。”

    胡正道明白李牧的意思,现在做外挂确实收入很高,如果能够再多跑跑空缺市场,收入就能更高一些,这样的话,王雅楠妈妈如果能够等到****,自己能承担得起她的手术费用;如果找不到****、她因病去世,自己也能照顾好王雅楠,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

    李牧其实心里挺佩服胡正道的,自己家境就不好,谈了没多久的女朋友家出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能够一直咬牙扛着,这一点真的很爷们儿,李牧从他身上看到了那种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而倾尽所有的魄力。

    两人聊了几句之后,胡正道心情也舒缓了不少,掏出手机来,对李牧说道:“我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本来我是想留着照顾的,结果子秋、陈娇她们几个去了,说我一个大男人在那不方便,就催着我回来了。”

    李牧点了点头,胡正道给王雅楠打了个电话,李牧只能听到胡正道的说话。

    “宝贝,阿姨情况怎么样了?”

    “睡了就好,你今晚能应付的了吗?”

    “子秋留下来陪你?那还好,你们两个轮流睡会儿,别都硬扛着。”

    “嗯,我到寝室了,放心吧,我会抽空看书的,明天晚上我带着课本过去。”

    挂了电话,胡正道对李牧说:“还好,今晚子秋跟她一起陪着。”

    李牧点点头,想问问他赵子秋的情况,但犹豫再三还是没说出口。

    胡正道看了看时间,说:“三哥,咱回去吧?起风了,还挺冷的。”

    “好,回去吧。”

    胡正道丢了第二个烟屁,和李牧一起回了寝室楼,快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李牧忽然停下脚步,问他:“赵子秋最近怎么样?”

    胡正道诧异的看了李牧一眼,笑道:“我以为你不关心呢。”

    “废话。”

    胡正道说:“子秋看着挺好的,不过瘦了不少,胸都跟着小了一个罩杯。”

    李牧听得眉头直皱,胡正道急忙说道:“别误会啊,这是雅楠跟我说的。”

    李牧轻轻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

    此时,医院的病床前,王雅楠妈妈已经沉沉睡去,王雅楠和赵子秋正坐在病床边,王雅楠眼睛通红的看着床上睡着的妈妈,她整个身体,尤其是面部已经明显浮肿,脸色相当难看,脖子侧面还连着长期透析所使用的留置导管,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很多时候,王雅楠会像现在这样盯着熟睡的妈妈发呆,她会想起妈妈健康时的样子、会想起一家三口当初和和美美的日子,也会想起那个已经杳无音讯的爸爸,不知道他四处躲债的时候,有没有在心里产生一丝愧疚,或者有没有想起妈妈和自己现在过得怎么样。

    一想到好好的家变成现在这样,王雅楠就在心里祈求老天让这一切如同一场噩梦一般,在自己醒来之后就消失不见,只是,这样的愿望许了无数次,却根本不可能灵验。

    赵子秋一眼瞥见王雅楠默不作声的又流下两行眼泪,忍不住伸出手去和她的手握在一起,低声安慰道:“别哭了,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你总这么悲观,阿姨要是看到,心里怕是会更难受。”

    王雅楠轻轻点点头,伸手擦去眼泪,轻声说道:“我都习惯了,动不动就莫名其妙的流眼泪。”

    赵子秋微微一笑,说:“要不你趴着睡一会儿吧,我看着阿姨。”

    王雅楠说:“我不困,你先睡会吧。”

    赵子秋笑了笑:“可我也不困。”

    刚说完,兜里手机震了两下,赵子秋急忙掏出来看了一眼,随后就面无表情的把手机塞了回去。

    王雅楠问她:“又是许嘉辉?”

    赵子秋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王雅楠笑了笑说:“他还真是挺执着的,一天给你发多少条信息?”

    赵子秋说:“没数过,也懒得数。”

    王雅楠说:“人家这么关心你,你偶尔也回复人家一下,哪怕是出于礼貌,也不能这么冷漠呀。”

    赵子秋说:“他要别这么关心我,真当朋友一样偶尔发条信息,我肯定会回他,关键他……”

    王雅楠明白赵子秋话里的意思,摇头说:“人家对你也是一片真心,而且他条件又那么好,你别总是这么固执。”

    赵子秋问她:“如果他追的是你,你怎么办?你会搭理他吗?”

    王雅楠想也没想,说:“我肯定不搭理他,我已经有了胡正道,知足了。”

    赵子秋说:“我心里也有别人,装不下他。”

    王雅楠知道她说的别人是李牧,不过还是问她:“就算心里有别人,装不下另外一个人,难道还装不下一条短信啊?”

    赵子秋认真的说:“装不下,别说一条短信,一个字都装不下。”

    王雅楠愣了愣,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赵子秋心里依旧对李牧难舍半分,忍不住轻叹一声,说:“可李牧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何不看开一点呢,许嘉辉人挺好的,你可以试着跟他相处一下,没准会喜欢上呢。”

    赵子秋说:“我还算挺看得开的,所以我才不会考虑跟许嘉辉试着相处,我在认识李牧以前就没准备在大学里谈恋爱,现在就更不准备了。”

    在赵子秋的心里,有些位置就是给生命中特定的那个人保留的,即便他没能在自己身边、即便他陪伴在别人身旁,自己也绝不会让其他人去取代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人生还久,自己也才只是十九岁而已,自己坚信自己等得起,即便这个等待的过程漫长而又痛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