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语成谶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一语成谶

    苏映雪觉得姑姑的态度有些奇怪,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和她一贯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性格有很大偏差。

    姑姑的反常,让苏映雪的心里多少也有些忐忑。

    如果姑姑信了自己的谎话,那她不怕姑姑会为自己谎话的说辞而生气,自己可以乖乖认错,然后保证下不为例,这件事肯定就过去了。

    反之,如果姑姑不信,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看姑姑的反常姿态,苏映雪觉得她有可能真的没有相信自己的谎言。

    这样的话,苏映雪心里就没底了。

    表妹也已经睡了,自己想找个打听情况的人都没有,无奈之下,只能按姑姑说的,先去洗澡。

    苏月华跟老公嘀咕一阵,就把他赶回了卧室,自己来到家里给苏映雪准备的客卧,依着床头半躺了下来,等苏映雪洗完澡回来好跟她聊一聊。

    苏月华家是一套一百五十个平方的四居室,在现在的燕京算是很奢侈了,平日里她和老公住主卧,女儿王欣然住一个次卧,剩下两个卧室一个做了客卧,一个做了书房,苏映雪来燕京之后,另外一个客卧就成了她的专属卧室。

    苏月华是80年代的大学生,毕业后就留在燕京、在燕京扎根多年,她自己在事业单位里做上了一个办公室主任,收入虽然可观,但在燕京十年以上的公务员系统里并不算高,不过她老公王少华家境殷实,他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家里对他照顾有加,再加上他的老父亲早些年在市委办公室,退下来之前把王少华弄到了建委,并且通过关系,把王少华提到了副处级调研员的位置,王少华又比较受建委主任曹健的赏识,再过一两年,就准备给他再升一级,到时候在建委的话语权就比现在要强多了。

    苏家人现在混的最好的是苏伟民,空降的海州市局局长杜成已经调回省厅,苏伟民刚刚走马上任,级别、实权都要比苏月华强上不少,不过要算单个家庭的实力,苏月华和王少华这个家庭要比苏伟民家强不少,王少华在的建委是吃香部门,油水很大,虽然他的位置不高,但上头有人提带,收入非常可观。

    不过苏月华倒是没有因此心高气傲,而是早就结合自己的经历,跟苏映雪的父母共同为她的将来勾勒了一副完美的构图。

    苏月华希望苏映雪能够在人大读完本科、拿到学位之后,考出国去到顶尖大学深造,然后再回燕京来,到时候自己给她物色一个燕京本地的对象,以苏映雪这么优秀的条件,一定能在燕京找一个家世相当了得的富二代或者红三代,这样的话,她很快就能在燕京扎下根来,甚至还能给她远在海州的爸爸搭上一条直通燕京的线,她相信自己的二哥苏伟民,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能把握住。

    正是因为早就给她做好了人生规划,所以苏月华才对苏映雪今天的事情颇为担忧,之前苏映雪一直在不知不觉得按照家人规划好的路线行进,可是,如果这中间出了偏差,那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救的回来。

    苏映雪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洗澡的时候还在反复推敲,姑姑这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洗完澡出来,手机收到短信,李牧平安到家了,给她发来一句:“宝贝,我到家了,不用担心。”

    苏映雪飞快的回复:“那你早点睡觉,我待会就不给你发信息了,今晚姑姑要跟我一起睡,好像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李牧回了一句:“好的,你也早点休息。”

    苏映雪拿着手机进了卧室,苏月华正躺靠在床头,见她进来,便故作好奇的问她:“映雪,这么晚还有人给你发信息啊。”

    苏映雪点了点头:“一个同学。”

    苏月华也没多问,笑着说:“姑姑上次跟你一床睡觉的时候,你才刚上小学,转眼你都出落成大姑娘了。”

    苏映雪笑着说:“中间好几年放假来燕京,欣然都要粘着我陪她一起睡。”

    苏月华说:“是啊,欣然最粘的就是你,从上初中的时候,就完全把你当成人生榜样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得给她做个好的表率。”

    苏映雪嗯了一声,绕到床的另一侧钻进了被窝,却没急着躺下,而是跟姑姑一样依靠在床头。

    苏月华看着苏映雪,试探性的问:“映雪,来燕京上学也快半年了,你觉得适应吗?”

    苏映雪点头说:“挺好的,大学生活比想象中更容易适应。”

    “那就好。”苏月华面上微微一笑,心里却在纠结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牵出自己想问的话题,苏映雪的性格她很了解,听话是真听话,懂事也是真懂事,但绝不是那种没有主见、凡事只听长辈安排吩咐的孩子,相反,她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有自己主意的女孩,有些时候如果轴起来,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拉得住的,所以跟她聊这种话题,一定得循序渐进的找到切入点。

    想来想去,苏月华试探性的问她:“在学校,应该不少男孩子追你吧?”

    苏映雪微微笑了笑,说:“其实在学校里,大部分女孩都有人追求。”

    苏月华笑着说:“这些刚上大学的小男生啊,离开父母监管就是脱了缰的小野马,要对学校里的男生提高警惕。”

    苏映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苏月华又问:“你现在有没有心里比较有好感的男生?”

    苏映雪听了,一下子有些迟疑,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姑姑的问题,看起来她这种由浅到深的谈话好像意有所指,也让苏映雪心里有了一点线索:或许她最想问的,应该是自己现在有没有男朋友这个话题吧?

    苏映雪抿了抿嘴,本想直接回答姑姑说没有,但是一想到今晚一系列的反常,她觉得姑姑肯定是捕捉到了什么线索,否则不可能这么煞费心思的大晚上跟自己睡在一张床上、讨论这种话题。

    于是,她也没有太过遮掩,思忖片刻,轻轻点点头:“有一个。”

    苏月华一下子打起精神来,问她:“是你们学校的,还是外面社会上的?”

    苏映雪说:“学校里的。”

    苏月华眉头微微皱了皱。

    她心里不太相信苏映雪的说法,那个男孩子虽然年级跟她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年纪轻轻就有车,这个应该不是大学生的作风,就算是家里有点钱,也不太可能给正在上学的孩子买车,怎么看都像是在社会上的。

    苏月华本来就不太会绕弯子,硬着头皮绕了一个晚上已经快把她自己都绕急了,心急之下,她握住苏映雪的手,郑重的问她:“映雪,你跟姑姑说实话,是不是谈恋爱了?”

    苏映雪看着她的眼睛,眼神中带着紧张,也似乎带着几分失望,苏映雪的知觉告诉她,姑姑肯定是知道了。

    或许是李牧上次在学校里公然向自己表白的事情传到了她的耳中,也或许是她在某个场合看到了自己和李牧在一起,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从何而知,但苏映雪确定她一定是已经知道,所以才会大费周折的来问自己。

    于是,苏映雪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认真的说:“谈了。”

    苏月华追问:“对方是干什么的?”

    “我同学……”

    “哪一届的?多大了?”

    “跟我一届,跟我一年。”

    “还没到二十岁,他家里就给他买车了?”

    苏月华心急口快,这话一出,苏映雪就全都明白了。

    苏月华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但既然已经说了,她也就干脆不再顾忌,对苏映雪说:“你姑父今晚碰见你们了。”

    苏映雪抿着嘴,低声问:“是在温斯顿吧。”

    “是。”苏月华坐直身子,看着苏映雪,说:“你跟姑姑说实话,那个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苏映雪如实说:“他真的是我同学,高一的时候就在一个班,后来一起考上的人大。”

    苏月华听完这些,一拍脑门:“他就是你爸说的那个李牧?!”

    苏映雪点点头:“是他。”

    苏月华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说:“你爸还专门跟我说起过这个小子,你出来上学,你爸最担心的就是他……”

    苏映雪忍不住嘀咕道:“我爸担心他干嘛呀。”

    苏月华叹气道:“还不是担心那小子把你拐跑!没想到还真是一语成谶!你跟姑姑说,你跟那小子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苏映雪尴尬的低着头:“什么哪个阶段……”

    苏月华说:“你大晚上跟他一起开车走了,又没回寝室,你俩是不是准备夜不归宿?”

    苏映雪轻轻点头,解释道:“主要是他今天晚上有点喝多了,我想留下照顾他……”

    “喝多了?”苏月华忍不住训斥道:“这种骗小孩子的伎俩你也信?”

    苏映雪说:“今晚我陪他一起聚餐,他真的喝了不少酒。”

    苏月华忙说:“他真喝多了你就更不能去了,万一他被酒精一刺激,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