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让你受委屈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让你受委屈

    李牧本来只想过来给陈泽和许家兄弟俩站个人场,根本就没想过要真的动手,但没想到唐全这个家伙竟然把苏映雪挂在嘴上,还用那么龌龊的言语来试图激怒许嘉铭,他就实在是接受不了了。

    嘴贱就掌嘴,不服气就再掌,他自从上次在学校跟章庆那几个泳队的干了一仗之后,真的去买了一个凶狠的指虎,每天揣在外套的口袋里,此刻右手已经在口袋里把指虎戴好了,眼前这两个唐全的小弟如果真敢上来,李牧敢保证,两三个回合就把这两个家伙放倒。

    不过,自己怎么都得稍微顾全一下局面,刚才打唐全那是他该打,但如果因此演变成混战,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所以李牧用江湖的口吻,说出了一个江湖的解决办法。

    这人侮辱我女朋友,所以我打他,他要是不服来单挑,这些理由无论怎么盘道,都符合规矩,但是,他挨了打不服气反而带着这么多人上来打群架,这就是唐全以及许嘉华不要脸了。

    许嘉华自然也丢不起这份脸,看了李牧一眼,先是把唐全那两个小弟叫住,随后对李牧说道:“既然那是你女朋友,你们俩之间的事情,我不插手。”

    许嘉华也有点郁闷,这个唐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刚才那个当口,他如果真懂事,就该继续在人格的层面激怒许嘉铭,但是这小子忽然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扯进来干什么?精虫上脑了吗?这一巴掌挨得,纯粹活该,自己都不好意思找李牧要个说法,那话只要一开口,自己的脸就丢尽了。

    唐全好不容易从刚才那一耳光里缓了过来,正恨李牧恨的牙痒,一听许嘉华说这话,心里顿时就更火大了,合着自己这一巴掌是白挨了?

    这个时候,苏映雪也急忙来到李牧跟前。站在李牧的旁边把他往后稍微拉了拉,她生怕对方忽然冲出几个人对李牧动手。

    唐全咬牙看着李牧,正酝酿该说些什么找回面子,不过。上下打量着李牧一番之后,唐全心里有些没把握,虽然看不出李牧身材到底有多强壮,但李牧的身高超过自己半头,贸然跟他动手搞不好是要吃亏的。

    这时。李牧瞪着他喝问道:“你看什么看?不服气就单挑,我随时奉陪,这么多人看着,咱俩谁都别怂。”

    唐全一下子语塞了,这小子什么来路?妈的竟然这么尿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得了便宜卖乖是不是?觉得自己不敢跟他单挑是不是?

    瞬间热血上涌,唐全怒骂一声:“我艹你大爷!”说罢,抡起拳头就要往李牧面门上砸。

    李牧虽然没练过什么身手,但长时间泡健身房也不是白练的,身体素质比每天纸醉金迷的唐全好多了。眼看他忽然动手,李牧没躲没闪,而是直接抬腿朝着唐全的肚子踹出一脚,唐全没想到自己这一拳还没打到李牧,李牧一脚就已经踹到了他的小腹部,李牧硬是靠着腿长,轻轻松松就把他的拳头拒之千里。

    李牧这一脚发力十足,唐全被踹之后根本没办法化解那股力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腿一软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李牧没给他爬起来的机会。快步到跟前,抬腿又是一脚把坐在地上的唐全踹趴下,随后蹲下身子、用右腿膝盖死死的顶在了唐全的胸前,抬手一个狠辣的耳光抽在唐全的脸上。啪的一声,李牧嘴里说出一个字:“我!”

    紧接着,又是一个耳光,李牧又说:“操!”

    啪……“你!”

    啪……“大!”

    啪……“爷!”

    在场的人都看傻了,唐全左脸被抽的惨不忍睹,整个人脑子都缺氧迷糊了。而跟着唐全、许嘉华一起来的几个女孩却看得热血沸腾,这一刻她们早就忘了自己站在哪一边,只是觉得,这个帅哥实在是太男人了!自己的女朋友被人出言不逊,他就用实际行动打了对方的脸,打的这叫一个过瘾!

    除此之外,其他球道打球的人也都看的兴致勃勃,有不少女孩子激动的表情已经溢于言表,好像对唐全挨打的事情,都很喜闻乐见。

    许嘉华脸色有些难看,他不知道李牧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什么来路,但李牧这股狠劲还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他见过狠人,但没见过李牧这种路数的狠人,他之前的铺垫做的相当好,天衣无缝,以至于自己现在别说提唐全出头,连一句让他助手的话都说不出来。

    说个蛋啊,连他自己都觉得唐全该打。

    是个有脑子的人啊!

    许嘉华心里感叹一声,再看地上死狗一样的唐全,心里哀叹:“自己身边怎么就净是这种货色呢?找个茬都不会,脑抽了一般拿别人女朋友找茬,结果被人家暴打了一顿,连自己都帮不到他。

    李牧五个耳光抽完,刚站起身来,会所的老板左青就赶来了,一见这边刚动完手,急忙过来打圆场道:“诸位、诸位,有什么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

    许嘉华烦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没办法再拿唐全借题发挥了,甚至都没脸继续跟唐全待在一个屋檐下,他颇为愤慨的踢了地上的唐全一脚:“死了没?没死就爬起来走人!”

    说完这话,许嘉华瞪了许嘉铭一眼,扭头走了。

    待不下去了,太丢人。

    唐全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临走时想再威胁李牧两句找回场子,但又怯于这家伙下手的狠辣,最终一个屁也没敢放,夹着尾巴跟在愤怒的许嘉铭身后走了,心里还在yy,下次再见到那个小子,老子要他的命!

    眼见那一大波人都走了,许嘉铭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看向李牧,道:“谢谢你了李牧。”

    李牧皱了皱眉,说:“我又不是为了帮你。”

    说罢,他走到苏映雪跟前,径直拉住她的手,对陈泽说了一句:“泽哥,我们先走了。”

    说完,不等陈泽说话,李牧拉着苏映雪就往外走。

    他也有点烦了,因为许嘉铭那句谢谢。

    搞什么玩意,老子根本不是为你动的手,你谢我干什么?难道谢我出手打了唐全、变相帮你解了围?这种搞不清局势、自作多情的人,可能真的不适合做朋友。

    陈泽还想叫住李牧,生怕唐全那帮人在门外守着李牧要报复,李牧却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片刻间就已经带着苏映雪走出了保龄球馆。

    许嘉铭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陈泽一眼,问:“泽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陈泽没回答他,说了句:“我去看看。”,随后便快步追了出去。

    许嘉华一行人已经开车走了,李牧带着苏映雪直接坐进车里,刚发动汽车,陈泽便追了出来,李牧放下车窗,陈泽在窗外说:“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想叫你俩出来放松放松,没想到今晚会出这种事。”

    李牧微微一笑,说:“没事,意外而已,你也不想。”

    陈泽点了点头,知道这个时候多说无益,便对李牧说道:“这件事后续交给我了,你跟映雪回去早点休息。”

    李牧应了一声,苏映雪也礼节性的跟陈泽告了别,随后李牧便开车离开了嘉年华,直奔四环路送苏映雪回她姑妈家,路上苏映雪问李牧:“刚才那么冲动干嘛,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要是找你麻烦怎么办?”

    李牧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跟许嘉铭不熟,只是看在陈泽的面子上去撑个场面,他骂许嘉铭跟我没关系,但他对你出言不逊就不行。”

    苏映雪点点头,柔声说道:“你的意思我懂,我就是怕你会吃亏。”

    李牧侧脸看了苏映雪一眼,笑着说:“不让你受委屈就行,我吃点亏不要紧。”

    苏映雪心里忽然觉得,再试图自立自强的女人,在遇到李牧这种霸道的保护与体贴之后,应该也会感觉到着迷吧,起码自己心里已经深深为他入迷了,整颗心沉浸在这种被保护的幸福之中,无法自拔。

    ……

    接下来的两天,唐全一直想弄清楚,那天打自己的家伙是谁,他发动了自己所有能够发动的关系网,目的只有一个,把李牧找出来。

    李牧打完他之后就没再当回事,只是偷摸的又去买了一个指虎,这个指虎他在街头花十块钱,请一个磨剪子的老汉把指虎前面的四个钝面的金属圆柱磨锋利了。

    老汉平时磨把剪刀才收一块钱,这十倍收入的买卖做的自然是开心不已,不过眼看着指虎越摸越尖,他自己也有些发憷,忍不住提醒道:“小伙子,这东西可不敢磨得太狠,会出人命的。”

    指虎还不是剪子或者菜刀,后两者都有正经用途,而指虎则纯粹是为了争强斗狠而生的。

    李牧微微一笑,说:“您再给我磨掉一点,一点就行,我再加您十块。”

    老汉略一迟疑,点点头还是咬牙接着磨了,他不知道,李牧准备这个指虎,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不到万不得已,是肯定不会用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