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其实我是走心的演员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其实我是走心的演员

    李牧很想跟苏映雪一起找点饭后项目,但三里屯这个地方,饭后能找到的娱乐项目就只剩下酒吧了。

    苏映雪没什么酒量,李牧又开了车,于是就尴尬的发现,吃完饭也只能回去了,苏映雪晚上住在姑妈家,李牧要把她原路送回去。

    刚买了单出来,陈泽便打来电话,询问李牧在做什么,李牧就说刚跟朋友一起吃过饭,陈泽问清李牧在三里屯的时候,便说,朝阳公园附近有一个高端运动会所,问他有没有兴趣,可以一起打打保龄球。

    保龄球是最适合社交修仙的运动之一,多人参与、运动聊天而且朋友间比赛的话还很有乐趣,李牧刚工作那会儿偶尔也跟同事一起玩玩,花钱不多,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选择,不过后来这种东西慢慢也就失宠了,到2010年以后,社会上也只剩下一小撮人还在坚持玩保龄球。

    不过眼下保龄正热,无论是交友还是泡妞,保龄都是当下的绝佳选择。

    李牧也不想就这么结束和苏映雪的“约会”时间,恰好陈泽邀请,又离得不远,便征求了一下苏映雪的意见。

    苏映雪表面虽然保持着一贯的矜持,但在心底也喜欢和李牧待在一起,所以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朝阳公园距离三里屯就是一条不到五公里的直路,李牧按照陈泽所说的路线,把车开到一家名为嘉年华的高端运动会所,陈泽说他离得比较远,要稍等一会儿才能到,不过他打电话通知了会所的经理,让他接待李牧,先安排李牧和苏映雪进去。

    抵达会所时。会所的经理已经在大厅恭候多时了,陈泽的朋友要来,而且还是陈泽亲口吩咐。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应对,甚至在听说陈泽稍后也会过来之后。他还专门给自己老板打了电话。

    老板平时不在会所,但是也早就有过吩咐,这帮身份非同一般的客人,只要到店里来,就一定要通知他,他也会尽快赶来亲自招待。

    李牧刚到大厅,一个迎宾的女孩子便上前询问:“先生,请问您是我们会所的会员吗?”

    李牧摇了摇头。说:“我朋友是。”

    等待多时的经理急忙上前询问:“您是陈先生的朋友,李先生吧?”

    李牧点点头:“是我。”

    经理急忙鞠了个躬,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您二位请先跟我来,球道已经开好了。”

    李牧道了声谢,和苏映雪一起跟着他走进了前台旁边的正门,一进去之后,李牧便惊讶于其内部的空间之大以及豪华程度。

    进门之后,内部空间是一个挑高将近十米的大厅,推门而入的走廊宽约八米左右。像高架桥一般一路往前,两侧则是低出走廊数米的运动区,只是搭眼一看。项目就非常丰富,左手边是羽毛球、网球与乒乓球,右手边是射箭场与击剑场,这几项运动所占据的空间就已经大的出奇。

    经理见李牧和苏映雪好像是第一次来,就殷勤的介绍起了这家会所的情况,这家会所除了眼前大厅内的项目之外,楼上还有一个专门的健身区域和一个保龄球馆,再往下一层还有室内游泳馆,出了这栋建筑。外面还有一个用三十米高围网拦起来的迷你高尔夫球场,李牧看车过来的时候远远看到过。看起来确实挺嚣张。

    那经理把李牧和苏映雪带到了楼上的保龄球馆,室内装修之豪华。球道设备之先进,可以说是李牧所见过最好的,据那经理说,这里的保龄球馆配置在国内是公认的第一,好几次国内举办保龄球赛都想租用这里的场地,但是他们老板为了不影响会员的体验,统统都给拒绝了。

    此时此刻,保龄球馆里三十几条球道开了大概一半,经理把李牧和苏映雪带到靠近中央的一条球道前,对两人说道:“陈先生吩咐过,不想受人打扰,所以这条赛道两边各两条球道今晚都关闭不对外开放了,您二位可以先玩一会儿,我去给二位准备点饮料。”

    李牧道了声谢,经理走后,便对苏映雪说道:“咱俩先玩一局?”

    “好啊。”苏映雪大方的笑道:“我只是跟我姑妈一家出来玩过几次,技术比较烂,你别嫌弃我就行。”

    李牧笑道:“我也不怎么会玩,咱们海州也没这个条件。”

    苏映雪点点头:“那倒是,我妹妹夏天去海州待了几天,想找个保龄球馆都找不到。”

    李牧笑着说:“海州消费能力也不算太弱,谁要是投资一个保龄球馆,倒是也能赚点钱。”

    虽说能赚点钱,但是肯定赚不多。

    李牧有好几年没碰过保龄球了,开始玩的时候,连续几球投的都不太理想,甚至还投出了一个洗沟球,苏映雪明显比他娴熟一些,几轮下来,也打出了一次全中。

    不过,李牧的手感找回的倒是比较快,一局过半之后,每一球都比上一球要好,到最后竟然在总分上反超了苏映雪,让苏映雪大为惊讶。

    苏映雪以为李牧完全是靠实力和天赋取得了这么快的进步,第一局被李牧后来居上之后,竟然又以较大分差输给了李牧第二局,第三局的时候,李牧明显放水,连续几球洗沟还故作懊恼的捶胸顿足,苏映雪一眼就看出他是在让着自己,看他演技这么差劲,不由笑出声来。

    两人玩得正开心,陈泽开着车,载着许家两兄弟到了嘉年华的门口。

    二十岁的许嘉辉对这种场合并不是很感兴趣,到了门口还有些悻悻的说:“哥,你要跟那个李牧处好关系我是没什么意见,可你非把我拖来干嘛,我跟同学约好了要去学校图书馆看书的。”

    许嘉铭说:“当我不知道你?你大一那一整年也没听说你周末还要去图书馆,现在上哪门子劲啊?还不是为了那个赵子秋?”

    许嘉辉脸一红,脱口说:“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就是想多抽点时间看书学习,没别的意思,再说赵子秋也不一定就在图书馆,她寝室一姑娘的妈妈住院了,她们几个姑娘好像在轮流陪护照顾呢。”

    “人家的事儿,你怎么了解这么清楚?”许嘉铭撇了撇嘴,摆手说道:“你都唠叨一路了,就不能爷们一点儿?我可没求你帮忙办过什么事儿,这次我都跟人家李牧说了,是你非常敬佩他、你很想跟他结交,如果你不跟来,我来算哪门子事儿?”

    许嘉辉表情有些郁闷:“你干嘛要把我扯进来?再说我也根本不敬佩他啊!待会你难道还要我装成是他的粉丝吗?”

    许嘉辉出身名门,年少多金不说,相貌身材也是一流,再加上确实是爱学习,所以也是个燕大的学霸,他算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自己各方面又比较争气的富家少爷,良好的家教让他平时表现的都比较谦逊,但骨子里却藏着属于他自己的骄傲,他了解李牧的一些事情,虽然觉得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家伙确实很有能力,但还远达不到敬佩的层面,哥哥对李牧的那套说辞,已经伤到了他的自尊心。

    许嘉铭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此刻的心情,自己拿他出来做幌子,算是一定程度上把他卖了,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兄弟俩是同根生的,要是自己作为老大,在许家都站不住脚,那作为老二的他,就更没机会了。

    许嘉铭叹了口气,拉着许嘉辉到一边,低声说道:“嘉辉,哥哥我现在压力真的很大,我知道你要面子,哥哥我也是好面子的人,但最重要的面子不是在李牧身上找的,而是在许家其他人的身上找,要是这次我失败了,从今往后在许家再别想抬起头来,连带着咱爸在许家都抬不起头,到时候你怎么办?”

    许嘉辉咬了咬嘴唇,心里已经接受了哥哥的这套说辞,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瓮声瓮气的说道:“那你也不该拿我出来当突破口吧…”

    陈泽等着兄弟俩嘀咕完了,才招呼两人一起进去,那经理上前迎接,恭维了几句,还不忘说:“陈先生,许先生,我们老板听说你们要来,已经往这边赶了,刚打电话来让我先招呼你们好好玩,他稍后就到。”

    陈泽淡淡说:“跟老左说一声,别折腾了,我们过来玩一会就走。”

    经理急忙说:“这不是您三位来了嘛,要是别人,我们老板也不能这么重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陈泽也没再多说,点点头便跟许家兄弟一起到了保龄球馆。

    李牧跟苏映雪玩的正不亦乐乎,眼看李牧要出手,苏映雪急忙笑着说:“李牧你不要再故意放水了,老这么玩多没意思!”

    李牧正要抛球,听到这话站住身体,扭着头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可没故意放水啊!”

    苏映雪嘟嘟嘴:“你的演技很烂的,表演的痕迹太重了。”

    李牧嘿嘿讪笑一声,轻佻的模样问道:“真的吗?其实我觉得我是那种走心的演员。”

    苏映雪抿嘴一笑,眼睛弯弯、睫毛轻颤:“你这种演技去当群演连盒饭都吃不上。”

    李牧刚想狡辩,余光中却看见陈泽带着许家两兄弟,正远远的朝着自己走来。(未完待续。)

    ps:今天晚上还会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