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重生完美时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欺人太甚

第一百四十二章 欺人太甚

    “妈的臭娘们,给脸不要”

    寝室里,武帅愤怒的摔碎了一个水杯,在同寝几个弟兄面前歇斯底里的痛骂苏映雪。

    武帅在学生会有了点权利之后,直接跟同学协商调寝,把同寝三个关系一般的人换了出去,换进了自己的三个死党,再加上另外两个玩的很好的同寝室友,现在的五个室友都是他的自己人。

    五人平日里唯武帅马首是瞻,眼下武帅被苏映雪伤了自尊,他们自然也是各种帮着着武帅说话。

    之前在老乡会弹吉他“抛砖引玉”的小子开口劝道:“武帅,那个女人既然不识抬举,你也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今年新生里还是有不少美女的,没必要在这一个人身上死磕。”

    武帅暴戾的反问:“今年的新生里,谁能比得过苏映雪”

    这话一出,其他五人只剩下面面相觑的份。

    苏映雪确实是今年人大两千多本科新生里,最最拔尖的一个,别说大一新生,高年级也没人能跟她比得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染指,武帅自以为自己跟其他人不同,自己的优势多到数不过来,但自己所有的优点在苏映雪眼里就是个屁。

    不对,苏映雪压根就没把自己看在眼里过,她的眼里似乎只有那个跟她从一个地方来的李牧。

    武帅一想到海州那种五线城市,心里就扭曲的暗骂:小城市的人,真他妈没有出息,难道他们找对象都只敢找家门口的不成

    寝室其他五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武帅了,只能是频频给他递烟,陪他在寝室喷云吐雾。

    几根烟之后,武帅忽然站起身来,咬牙切齿道:“好,逼我玩手段,那我就跟你好好玩玩。不让我上手不要紧,你自己别想好过,别人也别想上手”

    寝室几人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急忙追问:“小帅你一句话,怎么干”

    武帅狞笑一声:“慢慢来,我有的是办法苏映雪,还有那个李牧,他们俩谁也别想好过敢在人大跟我过不去。我就让你们在人大过不下去”

    当天傍晚,606寝年纪最小的刘念忽然红着眼回到寝室,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

    李牧和薛剑锋去健身房了、李亚唯和胡正道也都没在寝室,孙坚就问刘念:“小念念,你怎么了,不太高兴的样子。”

    刘念扭着头,满脸愤怒的说:“老大,咱们高年级的学长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孙坚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脱口就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刘念本来就是寝室年纪最小的,身体也是最瘦小的,家庭条件又不太好,所以其他五个人都比较照顾他,孙坚这个做老大的,自然更在意他,一听他被人欺负,脾气如干柴一般,一点就着。

    刘念咬着牙说:“学生会那个武帅不是发帖说学生会的助学帮在招勤工俭学岗位吗,我昨天用三哥的电脑上网正好看到了。就提交了申请资料,今天下午他们到班里通知我下课过去面试,可我刚到那他们就给我拒了,说我不符合条件。”

    孙坚问他:“他们怎么说的。你不符合什么条件”

    “我什么条件都符合。”刘念红着眼睛说:“我想申请求真楼的助理,就是整理一些文档、收发文件,他们没什么要求,就是要细心,我做事挺细心的,要求掌握基础办公软件。我高中也学过计算机,那些我都没问题,最重要的是,他们说这些勤工俭学的岗位优先考虑贫困生,我本来就有我们县民政局给开的贫困证明。”

    说着,刘念从一个塑料文件袋里取出一张手写的文件,眼泪没控制住,啪嗒啪嗒往下掉,抽泣着说:“我把证明也出示给他们看了,而且这个岗位招三个人,压根就没什么人申请,结果他们看完我的资料,就直接说我不合格,还说我长成这样,要真是去求真楼做兼职,老师都得被我吓死,还有一个家伙,看完我的贫困证明,说我这样的人,就不该来燕京上大学,家里这么穷还跑这里来上学,完全是不管父母死活的畜生”

    一开始,孙坚听到刘念说被拒绝,他也没多想,勤工俭学也是打工的一种,既然是打工,不能光是你觉得你行你就行,得雇主方觉得你行才可以,刘念可能还是年纪小,受不起打击。

    但是听完后面的话,孙坚顿时炸了这他妈一听就不是普通拒绝,这是标准的人身攻击啊

    而且,孙坚说这些的时候,他正在看刘念的贫困证明,证明上说,他们一家六口人的年收入不足三千元,妈的三千元还不够一个学生在燕京一年的生活费自己虽然知道他的经济情况不是很好,但从来没想过竟然差到这种地步,正因为如此,他对刘念的遭遇就更加的愤慨。

    “哪个王八蛋说的草他妈有没有一点素质走,咱们去找他评理去这事儿他们要是不给个说法,咱们就闹到教务处,我就不信学校会包庇纵容这种混蛋”

    孙坚说着,拉着刘念就要出门。

    刘念哭着把他的手推开,擦了把眼泪,继续说道:“我一开始也很生气,但是我也不敢跟他们对着来,就只能走了,没想到一个学生会的人追上来,悄悄跟我说,其实我的条件一切都符合要求,之所以不让我干,是因为牧哥。”

    孙坚愣了。

    “李牧跟他有什么关系”

    刘念红着眼说:“他说牧哥得罪人了,还说凡是咱们寝室的人,以后在学校都不会好过。”

    “我草他妈了个比”孙坚一拳砸在桌面上:“这帮高年级的家伙欺人太甚了等着,我这就给他们几个打电话”

    “别啊”刘念急忙擦干眼泪,道:“大哥我就是心里有点委屈,现在没事了,你别跟他们说。”

    “不说怎么能行,欺负到咱们606头上来了,能他妈跟他算了”

    刘念急了,说:“可他们也没把我怎么样。就是说了点难听话而已,咱们去找他也好,找学校也好都没用,我去的是他们学生会的一个办公室。里面都是他们自己人,人家转过头不认说过的话,咱们能怎么办”

    说着,刘念的眼泪又下来了:“再说,这种事。越闹我越丢人,算了。”

    孙坚看着刘念,心里憋的快要炸了,这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弟弟被人打了脸一样,可是刘念说的也有道理,去找他们评理、去找校方评理都没意义,本来就是言语上的冲突,又没有证据,人家随时可以反咬一口,说自己这边诬陷。更何况,这种事情如果闹起来,受伤害最大的确实是刘念自己。

    孙坚叹了口气,道:“行,我不冲动,但是这件事还是得让他们知道,这样,我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回来,咱们一起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薛剑锋在健身房练推举,李牧抽空把定做的东西弄到裕城花园,然后跑了半小时步,休息了十几分钟去了游泳馆。胡正道在麦当劳上班,李亚唯在陪韩潇潇吃饭,孙坚挨个打电话,大概意思是说有人欺负刘念、欺负606寝,但没说的很具体,只是让大家尽快回去。

    薛剑锋急忙去游泳馆找李牧。知道他手机肯定在柜子里,而胡正道也赶紧去跟值班经理请假,虽然被骂了一顿,但还是请下来了,匆忙换了衣服就往回赶,李亚唯丢下还在吃饭的韩潇潇,打了辆黑车就赶回学校。

    李牧刚在水里游了两圈,薛剑锋在岸边大喊:“李牧,走了,回寝室有急事”

    李牧站在水里问:“出什么事了”

    “刘念让人欺负了”

    李牧直接从泳池边上双手一撑爬了上来,一边往更衣室跑,一边说道:“你等我五分钟”

    606寝从开学以来,第一次有这么严肃压抑的氛围。

    听孙坚把事情说完,薛剑锋腾地一下站起来,对刘念说:“你带我去找他们,告诉我是谁说的那些话,我打死他个狗草的”

    胡正道和李亚唯也是纷纷怒气冲冲的表态,李亚唯恼火的说道:“妈的,小爷我往上数五辈都是燕京地头蛇,敢他妈欺负到我兄弟头上,不想混了”

    唯独李牧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都冷静一下。”

    “冷静怎么冷静”李亚唯对李牧喊道:“牧哥,那帮人明显是要搞你,你能咽的下这口气”

    李牧反问:“那你说怎么办去打他们一顿这种情况下咱们要是先动手,那下场只有一个,全寝室遭处分。”

    薛剑锋知道李牧看起来一向比普通人多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便问他:“李牧,你说咋办”

    李牧他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武帅在借机找自己麻烦,在自己身上找不到突破点,就把整个606寝室当成了突破点,于是他站起身来,淡淡道:“他们明显是针对我,所以连带着也针对你们,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犯到他们手里、或者有什么事情需要被他们左右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抓住机会打击报复,所以眼下咱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不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

    说着,李牧问众人:“你们谁知道武帅在学生会都做些什么”

    刘念说:“我了解过一些,他现在是学生会的一名骨干,也是学生会助学帮的骨干之一,助学帮在人大挺有名的,除了能从学校里争取到一批助学岗位之外,还跟外面的一些公司、企业签了协议,介绍一些外面的兼职岗位给学校的学生,现在不少人都从助学帮找到兼职了。”

    孙坚点头补充道:“武帅在学校里还是很有名气的,助学帮这个组织现在是想在勤工俭学上做点文章,通过帮助同学,来提高他们在学校、学生会以及校领导那里的印象分。”

    李牧皱了皱眉,这孙子做的事情搭眼一看就知道是在沽名钓誉,年纪轻轻,倒是挺有政治头脑,这么个主儿,寻常手段怕是不好对付。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今晚还有一更,求月票啊月票409张了,我们18号上架,现在才过去六天,眼看距离月底还有七天,我们齐心协力、逆袭完全不是梦啊

    另外,推荐一个朋友的书鉴宝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