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嫡女毒谋 > 第一四八四章 接管

第一四八四章 接管

    南城门外的众南军不明城墙那头的状况,正有几分发懵!

    此刻守军从高墙上挂下一长排的东西,自是一下吸引了他们注意力。

    定睛一看,竟是十几个人头!

    清一色的南军人头!

    而且,均是在南军中有些名号的小统领的人头!

    连他们都栽了,那

    墙那头,原本还时不时能够从一串串的欢呼声中突破出来的南军的响动,此刻已完全消失了!不管是警示劝退,或是呻吟痛喊,再无半点反馈回来。

    城门外的众南军顿时开始后脊梁阵阵发寒。

    再看那些人头,个个都是死状凄惨!

    披头散发,满脸血污,更有几位头部受了重创,整个脸都变了形,那滴滴热血尚未干涸,正伴着脑浆滴落城门

    之前从东城混入的千人统帅的人头也已在此,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珠子不可思议又倔强地盯着远处,满满的都是不甘!

    “怎么会?为何?”众南军均觉不可思议。

    心虚,心慌,心惊的情绪瞬间开始弥漫

    不是说南城守卫虚弱?

    不是说御林军被调开了?

    不是说长公主统领无方?

    不是说守军如无头苍蝇?

    听着墙那边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分明不是对方虚弱,也不是对方人数少,而是他们自己上当了!

    听这声势,这一轮的攻城,几乎已经惨败了!

    南军的攻城大将手一摆,示意停止进攻!

    他再傻也不会在没有接应的状况下,在看似对方人数优势明显的状况下,在不知墙那边究竟有什么在等着的状况下去做强攻送死之举!

    此刻他们能做的,只有通讯!

    必须赶紧联络上南帝!

    于是,这支几万人的“流民”南军停手了,撤退了!

    他们心中甚至有一丝害怕先前长公主的抵抗都是幌子,害怕城门会突然打开,对方突然冒出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于是,他们不但停止了攻城,还直接退出去了好几里地,暂时原地休整了起来

    而见这群已经在南城门折腾了大半日的“流民”队伍终于撤离,城墙这边的守军大松了一口气!

    走了就好!

    南军果然又上当了!

    所以,这群激昂扯开了嗓子的百姓作用极大!

    如此声势,成功吓退了心有余悸的南军!

    他们终有喘息之机了!

    不管如何,这一阶段,他们大胜!

    南城门内里南军被全歼!而御林军几乎只有几个人的伤亡!好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

    而按着崔奕横的估算,此刻之后,京城的围困应该是暂时解了!

    即便已经登陆湖心岛的朱景炽收到了攻城失败的消息,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发动下一轮进攻了!

    这一点,崔奕横很确定!

    首先,湖心岛强攻一旦开始便不可能轻易结束!所以长宁伯府这个大后方必须稳定住了!因此南军在京中的主力——长宁伯府这拨人,朱景炽是绝对不会也不能动用的!

    其次,优势明显的状况下,南军竟吃了败仗,说明对方有所准备!在获取更多军情下判断前,消息需要重新整合,更不能贸然行动了。

    当然,此刻不成功就不成功吧,对朱景炽来说最重要的,是北边的外族联军再有两三个时辰就到了!而他对湖心岛的强攻也一定要在天黑前完成!

    既然对方卯足了劲,那此刻攀不上的城墙和推不开的城门,索性便留给一会儿抵达的那支人数浩大的外族军,到时候他自然也腾出手来了,一样可以打对手个里应外合

    于是,正如崔奕横所愿,已经不知不觉陷入攻岛泥沼的朱景炽暂时放弃了攻城!

    这么一来,守军的兵力也暂时从南城门解放了出来,被悄悄往北城调去

    而刚刚这段时间,在城中守军正全力对付攻城南军的同时,崔奕横本人则带着郭嘉以及他召集的四百人在进行着另一部分的计划!

    朱广恒带人从宫中撤出后,崔奕横便知晓,朱景炽一定会想法子接手宫中!

    崔奕横原本想赶个早,带着人手先占了宫中!即便守不住,哪怕抢在南军前边先上了岛也行!

    因而,朱广恒的老族联军投诚后,崔奕横之所以派了这群人去攻打长宁伯府,事实除了以无奈的三战三败放松朱景炽的警惕,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他要拖慢朱景炽派人掌管宫中的速度!他要先一步抵达宫中!

    这是崔奕横的原本打算。

    当时,他带着人手百姓着装,低调北行,三三两两快走往宫中方向前去。

    说来也巧,刚入北城不久,在临近长宁伯府的一条窄街上,他们这群人便被一支怒气冲冲的队伍吸引了注意力。

    第一眼,他们差点没认出这一大群人是何方神圣!

    但这帮人太嚣张了,骂骂咧咧不说,还脚踹了几个没有让路的行人,叫人没法不注意。

    一身黑甲上的聂字很快也映入了崔奕横等人的眼中。

    聂?

    有趣!

    再仔细一打量,这队伍里果然有熟人!

    虽没瞧见什么聂家的正经主子,但领队的正是经常跟着聂琰四处蹦跶的聂家总管事!

    这个人,郭嘉和崔奕横都认识!

    所以这支队伍确是聂家军无疑!

    聂家背信弃义,杀了太后又投靠了朱景炽,这事儿朱广恒早已全盘托出。崔奕横他们都知晓!

    可聂家人等此刻不是应该待在长宁伯府,紧跟朱景炽身后巴结吗?跑这儿做什么?

    崔奕横当机立断,让人盯上这支队伍。

    而他本人则亲自动手,从这支两三百人的队伍最后方,直接抓了个侍卫。

    稍微的一番拷问,那侍卫便全招了!

    原来,聂琰暴毙这桩事,太突然,太轻易,太伤根本!对聂家众人的打击几乎是当头一棒!

    这次的行动,他们全押赌上了所有!连后路都没留!

    太后皇后没了,也就罢了!

    可聂琰是他们默认的家主,是整个聂家的主心骨和希望,他没了,那他们这个家族该何去何从?

    聂家人不淡定,不放心,更对将来,对朱景炽生出了犹豫。

    人心一浮动,他们便坐不住了!

    聂家几个主子迫不及待要找朱景炽重新规划下聂家人的将来!他们希望朱景炽可以给他们一个保证,一个期许,一个让他们安心效力的肯定!

    然而,此刻这种事,对于朱景炽来说,约等同于鸡毛蒜皮!

    聂琰若还在,他或许还会耐个性子;聂家人若还有退路,他或许还会试着安抚,可此刻的聂家早已只剩一条路,他又何必浪费精力?

    所以,他没时间也没心思来处理这种破事!

    见聂家军人心不稳,朱景炽怕他们会坏事。

    于是他直接将他们剔除出了攻打湖心岛的队伍!

    与此同时,他又给聂家人指派了另一个任务:筹集船只,送到宫中!

    仅此而已!

    其实就这一点已经让聂家人心里拔凉,几乎预见了将来。

    可朱景炽竟是那般奸诈冷漠!

    他不再重用他们聂家也就罢了,为了控制聂家军为他做事,他竟然大手一挥,直接拿下了聂家军中的所有聂姓主子和最精锐的五百兵,将他们一律软禁在了长宁伯府。

    聂家人气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再次尝到了与虎谋皮的苦处!

    要知道,这次谋事,他们聂家的好男儿几乎倾巢而出!所以此刻朱景炽扣押的,其实就是整个聂家家族的命脉!

    然而,即便再恼火,碍于主子们的安危又惧于朱景炽和南军的威压,他们也不敢发泄出来,唯有乖乖出来执行任务

    聂府正好有几条船,他们先前已经派人快马加鞭让聂家的夫人太太们去准备了,此刻他们只想要回聂府弄船,赶紧完成了这劳什子任务

    崔奕横沉默了。

    朱景炽弄船放到太液湖边,目的很明显,既是为了接应他的登岛行动,也是要围困湖心岛,最后共同出击,将岛上众人一网打尽!

    可,崔奕横也正有上岛之意!

    南军人数本已占优,若再有宫中过去的支援,湖心岛守军如何吃得消?他自己这区区四百人又能派上多大的用场?是否足够带着湖心岛众人全身而退?

    他先一步上岛又如何,还能阻挡之后大规模接应的南军吗?若是被围,他可有一定脱困的法子?

    最重要的,是他若先带人浩浩荡荡往湖心岛去,朱景炽和南军一定会先一步发现,到那时,朱景炽没抓到,他的人没救成,恐怕还要被围剿!

    似乎,他原本打算的,也并不是什么好法子!

    “朱景炽打算派多少人前往接管宫中?”

    朱广恒从宫中一退,朱景炽必定便已经开始准备拨人接管了。若不是长宁伯府被围攻,想来南军早已就位!

    而南军被遣去宫中的人数也一定不会少,这么大的阵仗因着被围而暂时滞留,同样身处长宁伯府的这帮聂家人不可能不知晓!

    那个被抓的侍卫在被敲碎了两膝盖骨后,本以为审问已经结束,哪知对方又抛来这一问,此刻几乎是如见鬼魅,畏畏缩缩和盘托出

    不问不知,一问才知朱景炽已经点兵三千,待收拾完攻打长宁伯府的那帮老族联军后,会即刻前去接管宫中!

    待宫中船只下水后,还将会有两千人前往接应

    先行三千?接应两千?崔奕横头皮开始发麻!

    人太多了!

    即便只三分之一前往攻岛,这个数字也太大了!

    他必须做点什么出其不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