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我不会轻易的狗带 > 第31章 好的班长大人

第31章 好的班长大人

    强烈推荐:

    望着眼前那个正收拾东西要走,打算与她找地方讨论删节目的事儿的宋嘉维,李克纯露出了‘慈祥’的微笑:“那我就不难为你了师哥,一个节目就一个节目吧。”

    宋嘉维原以为李克纯会答应自己,见她此刻妥协于一个节目,不由出乎意料:“你们班报节目的人那么多,你确定就要一个节目吗?”

    李克纯点点头。

    宋嘉维又说:“我知道对你来说节目的安排有些不合理,但没办法,报名的太多了,作为负责人我也很难办,所以不光你们一个班,很多班都是这样的,而且……”

    李克纯打断了他的话:“不用说了师哥,我理解你,所以一个节目就够了。”

    “要不我给你们班上两个节目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多给你们班加一个。”宋嘉维又这样说道。

    李克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宋嘉维就是这样,处处卖人情,处处留仁义,最后明明自己什么都没付出过,还搞得别人欠他多大人情一样。

    所以她断然拒绝,这次连师哥也不叫了,语气极淡的说:“我都说了,一个就够了。”

    ………………………………

    下午的形体课上,形体老师压着李嘉恒的后背规范他并不标准的压腿姿势,将李嘉恒痛的嗷嗷叫。

    李克纯有些心不在焉的扳着自己的脚,连孙瑜来到了她身边都不知道。

    “唿~”孙瑜偷偷凑近李克纯模仿恐怖片里的音效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李克纯终于被吓得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看到是孙瑜在搞鬼,不禁回身在他肩膀上来了两巴掌:“再偷懒给你告老师!”

    李克纯说的是玩笑话,因为现在是自行练习时间,老师不会对他们太严格。孙瑜问:“怎么了?看你好像灵魂出窍了似的。”

    旁边李嘉恒听见了,因为相隔太远也大声接了一句:“对啊,我看你今天也不太对劲。”

    李克纯坐起来叹了口气,声音低落的跟大家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上午新生晚会的负责人找我沟通过,说我们的节目报的太多了,只能上一个节目。”

    听李克纯说完,教室里一下安静了下来,因为李克纯说的话就代表,他们的节目有十分之九的概率要被砍。

    不过片刻之后,大家也都释然了,有人打破了沉静,是报了三个节目的毛丛君,他望着蹲坐在地上貌似很抑郁,可怜的让人想去摸摸头的李克纯说:“没事啦,这种事又不怪你,一个就一个咯,谁上都好,反正我是不怎么在意。”

    为了让节目通过率大准备了三个节目的人此刻居然说不在意,大家虽然嘴上闷着,但心中知道毛丛军一定是在意的。

    李嘉恒凑到了李克纯边上想安慰安慰她:“别自责了,这事儿又不是你说了算,我们大家都明白的。”

    望着李克纯埋在自己臂弯中的脸与下垂的睫毛,李嘉恒特想上去给她一个拥抱,虽然李克纯现在是这个班的班长,但在李嘉恒眼中,她还小,班长这个职位实在是个太重的担子,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们这些朋友来帮忙,所以现在在新生晚会这件事上栽跟头,有处理不好的时候也是正常现象,他们这些成年人也不能办的尽善尽美。

    其实不光李嘉恒,班上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也会有思想偏激的人想,当初为什么选她当班长呢?选我当,或者选别人当也许就没这么多不顺利的事情了。

    也有事不关己的围观群众想,反正只出一个节目的话怎么也不会轮到我上台,班干部就是一些只为自己着想的自私群体,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唯一一个节目名额最后一定是落在班干部手里了。

    这时孙瑜问了一句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关键是这唯一一个节目怎么选呢?”

    从二班节目单中十一个节目里选出一个节目,这注定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要顶住选完节目后的非议,还要力排众难让所有人满意。

    形体老师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休息,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所有矛盾与冲突点也心知肚明,所以她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也好奇那位看上去一筹莫展的小班长的回答。

    然而,那位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班长却忽然站起了身,她脸上的表情换了个模样,有一点庄重严肃,也有一丝极力掩饰的兴奋与高亢,没了半点刚才蹲在地上时抑郁的感觉。

    她对孙瑜,也对着所有同学说:“对!我今天就是在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现在终于有了定夺!”

    同学们被李克纯口中所言吸引了注意力,李克纯走到所有人正前方转过身,如果她刚才在大家眼中还是一个需要有人在背后扶持的少女,那么现在她举手投足间已散发领导者的气质。

    李克纯望着对面二十三个同学说:“这唯一一个节目,需要我们大家所有人都站在舞台上,保证我们班所有人都能加到分!但我们一起出节目的目的不在于加分,而在于,这是我们大家认识这么久后,第一次以一个团体的名义在聚光灯之下集结在一起。”说着李克纯将左手攥着的那写有十一个节目的节目单双手展开:“但很抱歉的是,原来你们报上来的这十一个节目都不能表演了,我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是我没争取到,但是,如果我们还有在一起表演的机会,你们愿意参加吗?”

    李克纯抿着唇看着对面的同学们,虽然她面上很镇定,但小动作却暴露了自己的紧张。

    这时有人开始回应她。

    “愿意。”

    “当然愿意。”

    “好的班长。”

    “好的未成年。”

    此起彼伏的回应,坚定了李克纯继续下一步的信心。

    不过她先要说一句:“我不是未成年,我已经是大人了。”

    其他人附和:“好的班长大人。”

    “……”

    毛丛军问李克纯:“但主要是,我们这么多人,擅长的领域都不同,要在舞台上一起表演什么?

    “就是因为我们擅长的领域都不同,才能够有更精彩的表演。”李克纯看向郭铭和杜浩宇:“你们俩上报的节目单上写的是双人小提琴,这次在我们的节目上也拉双人小提琴为大家配乐可以吗?”

    郭铭和杜浩宇点了点头。

    李克纯又看向黄彩熏和李嘉恒:“你们之前报名跳集体舞,现在可以把你们的队伍都合并在一起跳同一支舞吗?”

    黄彩熏和李嘉恒看了看自己的队员们,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同意了。

    李克纯又看向班里报名演话剧的那几个人:“不知道音乐剧表演你们擅长不擅长。”

    “当然,上戏我们可不是白考上来的。”

    李克纯又看向班里报名唱歌的那些人,他们好似明白了李克纯想让他们干什么,未卜先知的说:“虽然不会美声唱法,但现代音乐剧还是可以的。”

    又询问了其它之前报名演奏乐器的同学,他们都表示乐意参与,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剧本,孙瑜看向李克纯:“剧本谁来写?”

    李克纯对他弯唇一笑:“我和你。”

    在她穿越前,孙瑜不光是出色的演员,还当过导演,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票房可口碑便是极高,所以,孙瑜此刻是参与写剧本的不二人选。

    而她,看过后事很多出名的歌舞剧,可以从中获取灵感或直接截取一段过来,两人东拼西凑,集思广益,总能拿出好的剧本来。

    就这样,一场现代歌舞音乐剧就这样默默敲定了。

    因为时长所限制,最后李克纯和孙瑜选取了《芝加哥》中的一小段片段稍加深入撰写,以此为此次表演的背景蓝图。

    同学们的积极性和配合度也十分的高,黄彩熏学过爵士舞,李嘉恒学过街舞,两人和舞蹈小队的人稍加研磨,便编出了一套不错的舞蹈。

    乐器方面,郭铭和杜浩宇的小提琴再加上林文楠的钢琴,只要努力训练,难度并不是很大。

    就这样边上课,边利用课余时间训练,二班迎来了表演课第一周的考核。

    赵昊老师坐在他的太师椅上稳如泰山的看一群紧张的学生在他面前群魔乱舞,嘴上依旧带着和蔼的笑容,李克纯不知道他手里拿着的水究竟是想喝掉,还是想砸到那群在他面前表演的学生身上。

    此时第一组正在表演,黄彩熏就在这一组。以李克纯积累下来的欣赏水平来看,他们表演的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差劲。高睿极力想表演出卡西莫多的感觉来,但他的肢体语言太浮夸了,他在表演过程中炫耀自己的身材优势,想让自己的‘形似’最大程度的贴合角色,却让人无法让人有代入感,表演了一会儿后就让赵昊打断了。

    赵昊问第一组队伍中的学生:“你们觉得高睿的表演有什么问题吗?”

    第一组的人简单的每个人说了一下,却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地方,赵昊又问了其它别的组,都是差不多类似的答案。

    赵昊叹了口气,他问高睿:“你认为你的形体和卡西莫多相似,就极力展现它,想让我觉得你更像卡西莫多,可你有没有觉得,对外在与肢体语言的拼命塑造反而让你忽略了塑造卡西莫多的灵魂?你的语言,你的表情,包括你的眼神,在我看来,都是没有演技可言的。”

    之后赵昊又建议高睿:“我觉得你可以去演一演七个小矮人这样和自己形象截然相反的角色,这样反而会让你更关注内心。”

    高睿虚心接受着赵昊的建议,又看过了一个组的表演,这下轮到了孙瑜这一组。

    孙瑜这组表演的剧本是《悲惨的世界》,让人惊讶的是,孙瑜在其中表演的角色是珂赛特。

    珂赛特是谁?是悲惨的世界中一个处于社会底层深受苦难的穷人萝莉。

    是的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