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秋秋修真记 > 番外三

    强烈推荐:

    要说最近修真界最大的新闻,大概就是张家大公子和那个什么秋,终于要结婚了,一时间多少世家女砸了桌上的茶杯,撕了手中的绢帕,心中狂扎小人,那个秋什么怎么就没【哔——】在大雪山呢!

    其实人人都知道两人孩子都生了,大孙子还特讨张老爷子的喜欢,可是秋秋和张之齐之间巨大的身份地位差异,总是让人心存幻想,不要以为要孩子不要孩子妈的剧情只存在于俗世的狗血电视剧里,修真世家中这种事一样不少。

    可是,现在消息传来,这俩人确实是要结婚了,大红烫金的喜帖被送到了各家手中,上面红底黑字,墨迹淋漓,明明白白地写着张之齐和秋涵紫的名字,举行婚礼的地点就在张家老宅,届时恭请各位光临。

    婚礼的程序很有意思,虽然现在俗世流行举行西式的婚礼,穿着婚纱宣读结婚誓词什么的,但是那一套在修真界完全吃不开,大喜的日子穿一身白,这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古董怎么可能接受,婚礼必须遵循华夏的古老传统,红红火火,热热闹闹,一步都不能错。

    秋秋自己对这些没意见,中式也好,西式也好,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形式,再豪华的世纪婚礼也挡不住英吉利的王子和王妃离婚收场,过日子重要的过得舒心,人对了,感觉对了,形式也不过就是个形式而已。

    三书六礼,程序走得飞快。唯一的麻烦是秋秋要在哪里出嫁,秋秋的父亲在倭国,不提也罢。可是母亲还在东北,按理应该是从母亲的身边出门子。

    秋秋首先就把这个提议给否了,她和母亲,还是这辈子再也不见也许对彼此都好过一点。

    张老爷子的意思是既然婚礼在老宅办,那就让秋秋住在当年从长白山回来时住的别苑,可是当年秋秋被人设计,一不小心劈了别苑中张之齐母亲心爱的桂树。然后就被撵走,对那个地方有心理阴影……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还是秋秋拍板做了决定。就在特区的别墅出嫁,只不过人家是出了门就上轿,她直接骑龙,反正盖头也不揭。一路飞到帝都张家老宅。然后再走接下来的程序,至于其他人,二十一世纪了,私人包两架飞机很难吗?

    众人简直无语了,知道你彪悍,不知道你原来可以更彪悍,哪有人这么结婚的,大白天的你一身儿红骑个龙。估计未来一个月的世界新闻头条都是你了。

    那我就不管了,秋秋就不信了。修真界这么多不科学的事,不可能和俗世的官方没有一点默契,反正我方案提出来了,怎么执行就是你们的事了。

    优哉游哉,吃吃睡睡,秋秋毫无要做新娘子的自觉,倒是把身边的达通道长和嘉安子道长忙了个够呛,这两位道长自打共同被不靠谱的熊孩子们摆了一道,就结下了牢不可破的革命情谊,平时不仅一同参禅打坐,谈玄论道,这次更是和安妮一起,担负起了在特区接待来宾的重任。

    到了吉日吉时,秋秋早早的套上了大红的嫁衣,任由人化妆梳头,心里也不由的生出了几分忐忑,真的要嫁人了吗?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一天,简直像是做梦一样,伸出手,细细地摸了摸嫁衣上绣着的花纹,恍惚间,竟有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身边乱哄哄的,不停地有人在说着什么,秋秋一句也没听进去,这一段时间她一直在逃避,好像刻意的不去想,婚礼这一天就永远都不会来临,她的生活还会是像以前一样,吃吃睡睡上上课,偶尔愁一下熊孩子,没有任何改变。

    可是这一天还是“嗖”的一下就到了,秋秋的手指无意识的抠着裙子上的花纹,网络上看的什么婆媳大战、原配打小三、渣男变心乱七八糟的都冒了出来,秋秋忍不住越抠越用力,怎么办?要不跑了算了。

    一只小手轻轻地握住了秋秋的手,“妈妈,再抠下去裙子就破了……”

    秋秋抬起头,眼前是打扮得喜气洋洋的儿子,正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

    “妈妈你不要担心,我和爸爸会比以前更爱你的。”说着,小愚伸出手抱住了秋秋,把脸深深地埋在了秋秋怀里。

    一瞬间,秋秋心中所有的担心和忐忑都飞走了,紧紧地搂着小愚,心中豁然开朗,自己这都是瞎担心个什么劲儿啊,不过是个程序而已,过日子的人并没有变,张之齐是什么样的人,几年下来自己还不清楚吗?更何况还有小愚,一家三口,哦不,四口,也不对,也许还会有更多人,哎呀反正一家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自己杞人忧天结个婚把自己吓得半死真是魔障了。

    一旦想开了,秋秋就又恢复了大条的本性,蒙着盖头被喜娘背到小青龙的跟前,一纵身就跳到了小青龙的背上,惊出围观众人一身的白毛儿汗。

    小青龙今天也是披红挂彩,威风凛凛之余又多了几分傻气,知道今天自己要担当重任,那脑袋抬得恨不得戳到天上去。

    看到秋秋已经坐好,张之齐回头冲着周围的人团团一揖,说了几句客气话,然后就坐在了秋秋的身前,拍了拍小青龙的头,示意可以出发了。

    小青龙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缓缓腾空而起,围着别墅盘旋了两圈,然后直冲云霄,转眼就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来特区的人并不多,却也不少,安妮、路宸,包括黑灵,静心师太,这都算是娘家人,看着张之齐和秋秋腾空而去,不禁纷纷感慨今天也算是开了眼了,然后就在达通道长的组织下直奔机场,从特区飞到帝都,也不过就两个多小时,再转直升机到张家老宅,耽误不了晚上的婚礼。

    迈火盆,跨马鞍,拜堂,一切都进行得无比顺利,张之齐手拿秤杆挑起了秋秋头上的盖头,大红的烛光下,张之齐笑得像个傻瓜,秋秋眯起眼,只看见明晃晃的两排大白牙,这人好傻!这样想着,秋秋也忍不住露出了两排小白牙。

    撒了帐,饮了交杯酒,周围的小年轻一阵阵的起哄,张之齐被七手八脚的拉出去喝酒,屋子里只剩些莺莺燕燕,免不了有些心中泛酸的世家贵女说些带刺的话,可是那又怎样呢?失败者有哀嚎的权利,秋秋笑眯眯的摸着肚子感慨道:“从此以后,张之齐这么优秀的男人,就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了。”**裸的炫耀!

    以前,秋秋常常问自己,幸福究竟是什么?没办法,学中文的孩子,心思难免比正常人纤细了那么一丢丢,可是这问题往往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对此都有不同的定义。

    秋秋不清楚幸福是什么,不过很明确的知道,什么样的生活对自己来讲是不幸福,自己从前一直在尽可能的躲避那些不幸福,躲得太辛苦,以至于错过了很多沿途的风景,可是,以后似乎不用躲了。

    张之齐汗涔涔的额头顶着秋秋的额头,“嗨,你溜号儿了,你老公我这么卖力,你竟然敢……”

    话还未说完,就被一个火热的吻堵了回去,紧接着一双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张之齐顿时忙得再没心思说什么话了……

    **苦短,红烛摇曳,岁月无声流淌,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都化作了那传说中的幸福美好时光……(未完待续。)

    ps:  本来想写个欢脱版的婚礼,可能是这几天生病的关系,突然觉得那种温馨静谧的感觉更好,于是就这样写了。

    本文到此就真正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鼓励,每个投票、打赏、留言的朋友秋秋都记在心里,你们是我能坚持下来的最大功臣!

    接下来秋秋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新文会是古文,到时期待还能见到大家╭(╯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