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蛇骨 > 第19章 /1/送2000字福利

第19章 /1/送2000字福利

    强烈推荐:

    而此刻跪趴在他身下的祝傥,嘴角也轻轻绽了一个玩味的笑意。

    只是真等着姿势摆好了,幽季又想着,要润滑的东西,而且,那地方那么小……怎么挤的进去啊?

    等着他去找好了滋润的药再回床上,就见祝傥又躺平了,身上衣袍也胡乱穿着。

    他去拍他,怎么了?刚不是叫你别动吗?

    洗……澡……

    说完还拿长长的袖子蒙起了脸。

    直把幽季看的哈哈哈大笑,心说傻了的祝傥挺好玩的。

    於是好心情好脾气的给他将衣衫披了一披,却没耐心给他整齐的穿好,只想着趁早办了他自己好了结心愿就跑,唯恐夜长梦多。於是有点着急的一把扯过他,忙道,那我们去。

    也是,有了水的地方更好进。

    可真等着找到了水源,那鬼族寒冰之气缭绕不绝,幽季觉得舒适,祝傥则瑟瑟发抖。

    想了想,见他这幅样子可怜,一想着他一会儿该更可怜了,於是幽季好脾气的又领着他往热的温泉里头去。

    鬼族这里也是有丁点热暖的地方,只不过幽季大部分时候都不愿去。

    ——因为他遇到太温暖的东西,会有点昏昏欲睡的症状。这和他烛龙之身的体质有关。

    只不过一想到一会儿有那么好玩的事,自己也应该是十分有精神头的。

    光想想上了祝傥这种事,他就满身都是活力。

    於是果断大胆的将祝傥往那里领。

    真得领他入了这泉池,幽季好似又再一次看到诡绿邪火自祝傥眼中瞬闪而逝。

    粗鲁又急忙给他扯衣服的手一顿,幽季不确定的又抬头仔细盯了他一会儿。

    此刻祝傥这二傻子正怕自己掉进水里头所以死死的扒着自己呢。

    想……多了吧……

    幽季又缓缓吁出几口气,心说别怕,不能怂啊。虽然有点太欺负人太趁人之危了,但是……肉在眼前,焉能退却?

    谁知他这边刚一直说服自己不能怂,咋总是感觉那么心慌呢。

    那边的祝傥好似一个脚滑,噌的一声就摔进了温泉里。

    幽季自然是怕他被呛死下意识也紧随其下想去捞他。

    谁知道身子刚一入水下,后腰正好被一处泉眼刚涌出的热流冲撞到。

    这一下透身透心的暖让他好半天缓不过神来,虽说是把祝傥拉起来了,自己却也正处在浑身酥软的过程里,又猛的摇了摇头,下意识想放出一部分寒气御体时,他才发现……好像又动用不了术法了。

    该死,怎么了?

    舒服吗?觉得身子都软下去了吧?

    祝傥幽幽的嗓音忽然传至耳边。

    幽季一怔,随即大惊的抬头去看他。

    这人眼中笑意浓厚,精光微显,并不像是甚么……傻了的模样。

    随即意识到自己这可能是上当,幽季往后想抽身,却发现后腰被他按的死死的,身前又与他贴的紧实,身下那里,自是更不必多说。

    一瞬了悟。

    随即咬牙切齿,祝傥,你、你果然无耻!你竟然还想到要装傻充愣来骗我了!你还想干甚么?!我警告你,你最好放手……

    说这些没用。祝傥单手拾起他下巴便低头啃噬上他脖颈,含糊不清道,你这时候说点好听的哄我更管用。

    哄你个屁……唔你、呸……唔唔……

    是一旋身又狂搅起整池艳热,无数细小暖流撞身入肺,氤氲的雾气模糊唇齿,慌落落无处着落之际,能感受到他的手裹着烫意一路侵袭。

    不知名的快感,颠覆星辰碎宇的激撞,他入了迷疯魔一般的幽季幽季我喜欢你呼唤不停。

    幽季痴茫的睁眼,听得他又附耳悄声道,这几天你看看你都过的些甚么日子……你说你没了我,怎么办?

    爱怎么办怎么办。

    祝傥叫他这句话气笑,恶劣的掐住他的腰又将他往下猛的一掼,幽季失了气力软塌塌的趴在他肩侧,被他大力的顶撞弄得呜咽不清,含糊了好久,才勉强可辨认一句轻声的:所以你要给我好好活着。

    嗯?

    好久没有捞着碰他的机会了……想念他那条顺摸着就让自己通体舒爽,想念十指展抚于臀再顺其上打旋儿不止的圣涡,想*他的锁骨更怀念他平躺于怀时清晰可见同那锁骨一样微微突起于肤的胯骨,精致的就非同凡物,让他光念着就要疯……

    含弄于口舌间的淡嫩红梅,眼看着由粉化赤,朱色一转更是夺人心神。

    祝傥盯着他半浸在池水里的身子,都好似荧荧透着亮白,看着都会愣住,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呼吸了。回过神来又是一阵够本的折腾,折腾至忍不住尽了这次快意,躁动的滚烫瞬息进身,察觉到身上的幽季又是一阵猛烈的颤抖之后,他终于得空将在他身上肆意妄为的手用来轻轻扶起他的头。

    还没回话呢,怕是刚才他张口时也全是喘息才没回。

    等着这么一抬起,才发现,帝君大人不知何时早已舒服的睡了过去。安然的眉目,挺翘的鼻峰,淡色的唇中央一点圆润玉珠,含着水汽之露晶莹润透,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再度用口舌轻抚轻触,揪吻不休。

    可是,对于这一刻站在池子里的祝傥来说,纵使美景萦身美人在怀,可仍旧只剩一种十分难言的糟心之感油然而生。

    於是原本还动的那点恻隐之心悉数尽消,祝傥附在他耳边温柔的像是催眠,幽季,这可是自找的。谁让你又晾着我了。

    *****

    眼见着自池边一夜后已是小半月过。

    这几日苏管他们是经常见着祝傥和幽冥同进同出,手上基本不是抱着折章便是厚厚的书案,看样子是挺忙的。倒不知北烛帝君怎么了,这半个月都没见人影。

    不知是闲的跑出去玩了,还是在家休养着。

    可是按理说在家休养的该是祝傥才是,因为听说前不久在泉池那里,光天化日之下就听一声诡异的爆响,尔后就见一条身形巨长似龙又看不真切的庞然大物傲然跃天。

    啊,只不过可惜,没扑腾多高好像就又落回了池子里。

    听说那水花溅的都有怒气,闻声而来的魑魅魍魉被他这一个无心之举打伤了好多。

    最重要的是——

    赶去了池边,池子里明明没甚么人的。

    真是奇怪。

    只有幽冥手持的朱笔略一停顿,心下无奈的感慨:

    连真身化出来都打不过人家,这脸真是丢回祖宗这里了。

    此日月余过半,幽季终于有了点力气,哼哼唧唧下了床。

    下了床还不顺心,这边踢翻一个板凳那边踹倒一个桌椅,这才衣衫懒整的出了院门,本也不知道出门干嘛,可在屋子里头太闷了,还一闷闷了这么多天。

    这一出门看见有把小藤椅,藤椅旁边还有个小桌,上头摆了杯茶。

    摸一摸,温的。

    於是心情又略微舒畅起,特大爷的往藤椅上一坐,先是反手揉了揉这几天跟被折了几折似的腰身,尔后终于调整到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躺好了,这才捧了茶,品余香闭目闲思——

    这幅场景若换做祝傥,他定是能闲思己过。

    只不过换了帝君,他所思之物,定然又是甚么其他好玩有乐子可寻的东西上了。

    又想着,这么一直呆在冥府不是个事儿啊,他都说了不能听幽冥的话。

    想着便睁开了眼,刚睁开眼就见着了祝傥那锋利的眉梢,祝傥当时正垂目认真仔细的给他系整衣衫,脸上似乎隐含怒火。

    幽季眉头一挑。

    随即佯装自己没醒来,忙又悄悄闭了眼。

    中午要吃甚么?

    ——噢,原来知道自己醒了。

    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幽季侧开脸去,随便。

    那好,我真随便做些了,今天有点忙。

    幽季又斜了眼去看他,心说你忙,你有甚么可忙的。

    面上却问不出口,又觉得,你忙挺好啊,挺好,我有机会可跑了。

    等着饭菜都摆上了桌,祝傥却急匆匆的往外走,幽季在手里头转着筷子心下发疑,心说他不吃了?

    别一趁我不在你就想跑,跑是没门的,出去转转倒是可以。你会有惊喜的发现。祝傥又从桌边抱了摞厚的折章交给头先替他跑腿的小傀儡人了,不然他还真没法忙到回头来给他再抽空做顿饭,因此收拾好了这些,也急急奔回和幽冥共事的大殿了。

    在这里无须像在天宫那里小心驶得万年船,因为这里的魑魅魍魉其实都单纯可爱的很。

    能不做那些龌龊事,祝傥心里也愉快。毕竟没人想天生下来就做邪佞。

    当然,这里一切能这么美好,可能也正是因幽冥疏于管教,但是这么闲闲懒懒的没个体统也不行,因此当幽冥分权给祝傥的时候,祝傥第一件事就是要整仪容仪表。

    要是每个都血淋淋的走来走去,他纵使想替幽冥安抚幽季留在这里的心也安抚不了啊。

    幽季也是真信了祝傥的邪,下午还真出门溜了一圈。

    这一眼望去也知悉了这个改变,心下略微敞亮了些。倒回床上时却还念着:

    那老子也不留在这里。看不惯幽冥那个臭脸色。

    只可惜他不想看幽冥,幽冥也还正不想看他。

    倒是祝傥这个人越看越满意。

    祝傥心下也越来越叫苦不迭。

    天宫上那位主是个生怕别人跟他分权的主儿,地底下这位是恨不得全权移交,面上再夸夸能者多劳,尔后指不定就做个甩手闲人,去哪儿游山玩水了。

    这么想来其实这兄弟俩还都是贪图享乐的性子。

    祝傥心道:怪我天生是个劳碌命。

    又是一连在幽冥那呆了好一阵子,甚至祝傥还把前几千年的一些事都过了过眼,发现漏洞很多,有些地方管理也不合适。

    这边补一笔那边画一下的,这命薄录别再是兴起随手记的了。

    偶尔真忍不住问出口了,座上冥主笑意幽幽,一副看不透心思的模样,轻声道,好像是吧……不太记得了。

    得,这意思还是得让自己重新给他整。

    又规整了许多部下,祝傥按照他们的性子给他们分发了更适合自己的工作。这边刚弄好,又发现那边可能隐有妖乱再起,叫人提前先盯着点,有问题了再及时跟自己说。

    便是连幽冥这几天进他这冥殿都觉得敞亮了不少,里里外外好像都焕然一新了,心里头挺舒服的。

    後来祝傥早几个月盯上的那妖灵作恶之事果然起了,这种小事自然不劳他冥主亲自出马,因此又只好当仁不让,自己去了。

    幽季起先觉得他忙起来好啊,自己能不被折腾,是挺好的。

    後来趁着祝傥不在,几次想要脚底抹油都被幽冥给逮了回来,就不大乐意了。

    这感情是祝傥揽了整个冥府,他幽冥就负责替祝傥盯着自己了。

    再度被幽冥绑回了殿柱下,浑身诡寒铁锁加身,一时难以挣脱开,他倒也还是一摞摞奏折看个不停。

    忍不住火大,你难不成在冥府打了个万万年的盹啊?!能累下这么多事来,祝傥呢!

    平妖乱去了,这几天该回来了吧……

    又是奋力咕蛹了一阵子,幽季一下子化雾而脱,真身再一现又一脚蹬上他那书桌,接着一脚踹飞他笔架笔洗,恨声道,等他回来了我就要带他出去,你自己爱怎么忙怎么忙去!他是老子的又不是你的!

    刚掀战袍进殿准备行礼的祝傥一愣,心说刚才幽季说了句甚么,他好像幻听了。

    只不过还不等细思这事又觉得他这么一副要拆了冥府的架势委实不妥,於是忙急急的上前去拉他,你快下来……

    幽季也没想到祝傥回来的这么巧,又觉得这话叫他听去……想想怪别扭的。

    於是一时间好不自在。

    幽冥拾起一根被他踩断的笔杆去掷他,成何体统。

    幽季又要瞪眼,心说老子打死你!不成体统还不是你老惹我在先!

    祝傥一瞬间头大,心说冥主一时玩心上来了那势必要惹得幽季闹更多笑话,於是连连将他往外推,後来索性一把抱住了他往外扛。

    幽季自是不乐意,乱抬腿撞了他几下冷声道,你放我下来。

    一出殿门祝傥立马放了,他是不想放也不行。

    这一放开幽季才发现祝傥捂住腹部猛的弓了弓身子,似乎还倒抽了几口凉气,脸色也一瞬有些发白。

    因此,诺诺道,那甚么……你伤着了啊。

    嗯。

    嘁,还说甚么自己术法高呢,区区妖灵之乱也能落了伤。废物。

    说着满眼不屑,转身就走。

    祝傥还没缓过这乏来,因此也只是轻嗯了一声,再别无他言。

    幽季走了几步瞧祝傥没跟过来,又不自在的原地停下,最后还是先绕回他身边,声音十分奇怪道,伤的重吗?

    小伤,但是正好叠在我旧伤上,缓缓就好了。不还有苏管吗。

    这次换幽季轻嗯了一声。想了想,打算搀扶着他一同走,可一想着叫别人看见……又抹不下面子来,最后原地转了几步,索性又当先一甩袖子走了。

    祝傥在后头苦笑着忍痛跟。

    晚上换药的时候倒是难得大发慈悲一回,反正没甚么外人了,也不怕丢不丢面子这回事了。说是自己来给你上吧,看你这副样子,怪可怜的。

    祝傥闻言心下一暖,随即有点紧张的看着拿反了纱布就准备铺药的幽季,忍不住轻声反问,你懂如何上药吗?

    幽季又不自在的摸摸脖子,後来觉得多余,索性放下手中东西又甩甩袖子去屋外观天星了。

    祝傥又无奈低下头来笑。

    夜都入深沉了,也不见的幽季回屋,祝傥暖声哄他,快进来吧,又没有怪你的意思。

    幽季回来是回来了,只不过垂着头十分丧气的模样,轻声嘀咕道,觉得……甚么忙都帮不上。

    我现下知道你心里有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幽季不自在道,谁心里头有你啊,我那是觉得栓条狗在身边也是拴着,栓个人也是拴着,习惯而已……本座可没说过喜欢你。说着侧身躺下了,却也在心心念念着——是得要跟幽冥好好说道说道,好歹放祝傥闲几天啊。

    幽冥其实那边也正有此意,因为过去累着的大小事情差不多都叫祝傥疯狂的忙事进度处理完了,现今的事也都慢慢步上正规,是该能清闲下了一阵子。

    只不过原本想趁祝傥凯旋回来时跟他说,还没说就因幽季的事把他闹走了。

    这几天在养伤,那么明天抽空去看看,顺道说了吧。

    谁知这第二天刚迎天明,幽冥还没把手头事处理完,就见这殿里头来了一个甚少见着能主动踏进来的主。

    幽季面色仍臭,可出口话语时却多少带了点商量的意思。

    幽冥打趣,你这是在向我低头?

    嗳呀你就当算是吧……

    哪有你这么个求人法子的。

    一句话冲的幽季先前那些低头软声又尽数抛之脑后,只想上前去撸了袖子将他这哥哥从王椅上拽下来,狠狠的揍一顿。

    不巧,幽冥那边也正有此意。

    原本以为终于能闲下来一边看着阵书一边磕着瓜子的祝傥一愣,心说——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天有异动了?这地动山摇是怎么了?明明很多地方阵势都叫他加固了,难道有人趁此攻打冥府?还是天帝不算完?

    不及从床上翻身下来,就又听闻两道不同音色的低沉咆哮,一群魑魅魍魉瞬间扒紧了他家门口,甚至有的吓得直接蹿进来抱紧了祝傥,叽叽喳喳慌了一片。

    听清原来是幽冥和幽季打起来之后他就更是头大,还是忙不迭拽过外袍就朝冥殿冲。

    ——黑麒麟和烛龙之架,肯定精彩啊!

    只可惜他赶去时俩人都已皆幻回人形,幽季双手被幽冥反剪着按在地上,看起来可怜极了。

    祝傥摸不透他俩是因为甚么打起来的,因此一时拿捏不准说辞,也不知如何去劝。

    却见幽冥大发慈悲的大手一挥,赶紧带着这个不成器的滚出去散散心消消他身上的戾气,我看着闹心。

    祝傥又一笑,连忙谢了恩,这才屁颠屁颠的过去把幽季扶起来。

    听说俩人走出冥府大门时还是骂骂咧咧的,听得帝君一个人在咆哮着甚么你还笑之类……完全失控到停不下来。

    那边的祝傥也不知怎么就跟中邪了似的,嘴上说的好了好了不笑了,转过身去肩膀还是猛怂不停的。

    也不知是真没笑还是没忍住笑。

    後来又听人说,每年八月十五总是能见一紫一灰两道人影自奈何桥上闲踱而来,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冤家,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着,那个灰衣人回嘴的时候尤其少,有时候懒得回嘴就直接塞快糕点过去堵那紫衣人的嘴。

    而且这俩人每次回来时,手里头必定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起先必定是在那灰衣人手里的,只不过往往走到冥府门口,那灰衣人定将东西悉数塞进这紫衣人手里,叫他亲自送进去。

    往往又是得这紫衣人不屑的推拒一阵子,可最后到底还是乖乖听这灰衣人的话,一前一后的步进冥殿了。

    而且自从有了这俩人八月十五回来,那团圆之夜听说都是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只不过整个冥府也是因了这俩人回来,才会更加活跃闹腾一阵子。

    *****

    吃完了晚饭一起拾掇完了碗筷,终于又回到名为家的这小屋后,不及关紧门便是衣袍拖沓到了地不小心带翻了一片桌椅的奇异响动。

    屋门口种着的凡尘小毛竹上原本还闭目打盹的寒鸦扑棱棱的扇着翅膀悉数散尽,唯恐被这噪音萦耳一晚上又扰清梦小憩。

    折腾了一夜的小屋不出意外的在黎明之前才终得着了丁点平静。

    祝傥看着累趴在自己怀里的人,忍不住像往常一样摸过他胯骨又揽缠至腰侧,顺滑的不得了,也爽适的他了不得。

    板正他的脸,用舌尖勾住他的唇珠吞弄一会儿,再度霸道的吸吮住口舌,吻覆过鼻尖……幽季垂眸觑他,恰巧对上祝傥那毫不遮掩充满了赤.裸和真诚的双眸。於是又忍不住当先轻笑着躲开——

    他忽然想起祝傥前些日子问他的一句话。

    看似平常的一句,入了耳,却再就没从脑海里跑出去过。

    他说:这辈子遇到心动的人很容易,遇到心安的人却难。

    当时他也是眼睛晶亮晶亮的望着自己,好似势必执求于一个答案。

    那时心底不肯认,面上也不肯给,可却得了此话契机,借以仔细回想一番,这才发现已经习惯了他处处为自己打点,习惯了睁眼闭眼身旁都是这个人,习惯了偶尔听他说说处事之方,也习惯了闲观鱼静观花的做个甩手闲人,于廊下一把藤椅,或托腮或没个正形的窝在椅子里,看他坐个小板凳面前摆个小案几,认真埋头缕递分析折章,也习惯看他有时忙到顾不得吃饭,还急三火四奔回来给自己起个灶,自己满头大汗却叼个馒头一边换长袍一边往外走的模样。

    後来呢,後来祝傥有些事需得和幽冥彻夜长谈仔细分析时,也习惯了枕在他大腿上自己睡个昏天黑地,明明他不回来自己睡也行,可长夜寥寥的,总觉得缺了个舒适的温意。

    这般一点一点的想下来,才发现,他曾经所言的每一句,都未曾有错过的时候。

    是啊,照我这么顽劣的性子,能伺候着我舒服能让我寻着乐子,估计就容易动心了,可这样的人也都能随意被换掉,独独令我心安的那个……抹不掉,扔不得,便想固执的留在自己身边,成为天地之间那最合心意的唯一。

    想着忍不住唇边又绽了个心满意足的笑容,幽季又略微往下咕蛹了咕蛹,好似终于在他怀里调整到一个能让自己更舒服的位置,这才有气无力的小小声回应他,睡吧。

    嗯。

    嗯……安心睡吧,你这次终于没把我晾在一边了。

    *****

    交颈而卧,笑数岁寒。

    自此之后,两处躯体,一处心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