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结缘仙 > 第49章 戾气丛生

    “她真的还活着?”燕刀看着咕噜一根又一根的将时汐那一地白骨拼接出完整的人形,充满怀疑的感应了一遍又一遍那堆骨头,完全没有任何生命气息。

    白骨成妖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可活着的能动的白骨他还真没见过,哪怕一些邪修,最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也和白骨妖相差甚远。

    “如果你再靠近一点儿,我就只能保证,她肯定还活着,你却不一定能看到了。”

    咕噜慢悠悠的将时汐所有骨架拼接好,那些晶莹剔透的骨头好似上等白玉,自带灵性,在咕噜放上最后一根指骨的瞬间,原本平躺在地上的骨头稀里哗啦的飞起来,竖立在半空中。

    一具鲜活的白骨悬停在半空,闪着淡淡的莹白光泽,空荡荡的眼眶随着骨架光泽闪烁,隐隐划过一抹橙黄色的光芒。

    “这……这……这是诈尸?”在他还没变成燕刀之前,游历天下,变成燕刀刀魂之后,更是随着一代代主人去过许多西贺牛州的人根本没去过的地方,见过吸血妖,看过白毛僵,却第一次看见活的骷髅!

    尸体能活动还勉强可以解释,但骷髅……

    “你觉得她还算一具尸体?”咕噜盯着那微微泛着红光的眼眶看了看,猛地往后一跳,顺便将燕刀再次踹远。

    橙红色的光泽在空洞的眼眶中越聚越多,有些像夏日的雷电,在一阵阵闷闷的雷声之后,是细碎而耀眼的闪电。一条条游走的电蛇从时汐眼眶中冒出,像烟花一般消散在空气中。

    燕刀抽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具没有任何生命体征的骷髅架子一点点抖动起来。从舒展指尖开始,慢慢的伸展着身体。

    一具复活的骷髅,慢悠悠的活动四肢,竟然扭出了一种优雅的美感。

    “时汐?”燕刀试探性的用神识呼唤那具活灵活现宛若真人的骷髅。

    听见燕刀的呼唤,骷髅缓缓转动脑袋。

    这一回头,那空荡的眼眶中竟然燃起了熊熊烈火,哪怕隔了这么远,哪怕只有不过花生粒大小的火种,依旧耀眼炙热得让人不敢直视。

    “白痴,涅盘之火和红莲业火都敢用神识去接触,找死都没见这么积极的。”咕噜猛地跳到燕刀身前,袖珍的胳膊腿儿一蹬,踩着燕刀漆黑的刀柄就将那一道飞溅过来的火焰余光给踹灭了。

    “涅盘之火怎么会在她身上?不是业火吗?她什么时候炼化的?”燕刀惊讶的问道。

    时汐在葬天虎的老巢中将回天凤提前涅盘,吞噬了涅盘之火火种而昏迷过去。因着结缘经的特殊性,才让涅盘之火一直凝而不散。后来哪怕葬天虎追杀而来,也只是凭着对回天凤气息的熟悉和猜测,感受到的也是一点儿余烬。

    燕刀一路跟着燕澜,和时汐近距离接触的时间并不多,加上如非亲眼所见,他至今都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炼化吞噬涅盘之火!

    这个世上并不是没有存在过凤凰,哪怕如今已经见不到了,那也活在传说中。那些隐秘的名山大川里依旧有些类似于回天凤这样的凤凰血脉流传。

    有凤凰血脉自然就有人惦记着这血脉中流传的涅盘之力。

    在他漫长的人生和刀生中,也遇上过成功炼化涅盘之火的修士,甚至还遇上过一个天生自带火种的火修!

    时汐的速度刷新了他的认知,难道是因为他昏迷了太久?

    “我们失去意识多久了?”

    咕噜对着燕刀翻了翻眼眶中的绿豆灵火:“你昏迷了多久我怎么知道?就连这笨蛋也是快要死了才将我唤醒。”

    他一个聪明伶俐,帅绝人寰,不作不死的骷髅,什么时候会在意时间的流逝?好吧,他其实是根本没时间注意。

    当他被时汐从闭关修炼中紧急唤醒的时候,还没回过神就接手了时汐已经没有一丝灵力的身体,千辛万苦才保住了时汐这一具完整的骨架。毕竟白骨精最坚固的部分不就是骨头吗,加上他这个灵骨神兽,能够熬过涅盘之火灼烧,红莲业火煅烧也算情理之中。可他能保住时汐的骨头,保不住时汐的灵魂啊。

    虽然他和燕刀交流全程淡定,但时汐的灵魂之火不复燃,他的淡定就只是扯开的虎皮。

    灵魂才是根本,鬼知道那涅盘之火有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能够让人死而复生!

    咕噜一边自己嘀嘀咕咕,一边绕着时汐阻挡哪些时不时飞溅出来的火气。

    真实愚蠢的笨蛋,自己找死都要这么积极,她一个元婴期,顶天算是个化神的小修士,就算上辈子逆天,这辈子也还是个小不点儿,涅盘之火已经足够她消化许久,说不定飞升离开都还没完全消化。偏偏时汐还是作茧自缚,自讨苦吃的去吸收红莲业火。

    不过吞噬红莲业火或许也是这笨蛋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了。

    他不知道时汐身上有什么秘密,反正以冥修对她的重视程度,她身上不可能除了自己以外没点儿保命手段。可这并不代表这些手段能够帮助时汐迅速炼化涅盘之火。亏得时汐着笨蛋吸收了红莲业火来对冲涅盘之火带来的伤害,否则就算是他都没办法保住时汐身上最后一块骨头了。

    跳跃的火光闪烁了很久,久到燕刀都放弃了追着咕噜数他又消灭了几多余火。

    “她这到底算不算复活了?”四周都是黑黝黝的一片,没有任何颜色的空寂,连已经习惯了寂寞的燕刀都觉得这样的环境太吓人了。蛇虫鼠蚁,草木花鸟,一丝一毫的生机都没有,就连弥散的死气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你见过活着的人长成这样?”

    咕噜话音刚落,原本还只是悬浮在半空中的时汐竟然从莹白的骨架开始一点点儿变色,莫名的黑气从骷髅的脚趾骨一点点缠绕渲染而上,将那白色的骨架染出黑色的花纹。

    “糟糕!是戾气!”

    咕噜惊慌的大叫,也没在管时汐,拉着燕刀就拼命往外跑去。千算万算竟然漏算了戾魔之影当时在时汐身上,这下问题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