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蛊真人 > 第一百五十七节:心慈仙缘

第一百五十七节:心慈仙缘

    商心慈生性仁善,此刻出手,却是强势无比,一瞬间就镇压住了整个局面。

    蛊修世界,便是这样的强者为尊。

    但商心慈虽然囚禁了所有人,但却没有施以惩处,反而再次当众承诺:会以双倍的价格赔偿。

    而她虽然明白里面有居心叵测之人,也并没有对他们下手,反而将这些人一一放了出去。

    “商心慈居然将这些人都放了!”

    “哼,妇人之仁。”

    “她居然没有出手,换做是我,宁杀错一千,也不愿放过一个。”

    商睚眦等人在暗中议论,纷纷表示不屑,掩饰内心的不安。

    商囚牛却是面露复杂之色:“或许,这正是商心慈和我们不同的地方。也是父亲看重她,让她担任族长的原因。”

    “商囚牛,你这是什么话?”立即就有人反驳。

    商囚牛淡然地道:“刚刚你们都亲眼看到了,商心慈的实力如此之强,绝对超越我们任何一人。她之前担任族长之位,也将商家把持得岿然不动,各项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虽然取缔了奴隶贸易,但商家的收益只是降低了一段时间后,便上升回来,比较之前更有超出。”

    “我们必须承认一点,商心慈的能力是大过我们的,如今她的仁善之名更广为流传。父亲正是看重这一点,才将族长之位传给了她,并非偏私溺爱之举啊。”

    商囚牛死而复生,死亡的经历是他宝贵的财富,让他能更加理智、冷静地看待事情。

    但旋即,商一帆却是冷笑一声:“囚牛老大,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又能怎样?谁登上族长之位,谁就会被家族栽培成仙。这是仙缘!就算商心慈能力、德行远超我们,又怎样?这份仙缘,你争还是不争?”

    商囚牛沉默了一会,方才点头,面色凝重地吐出一个字:“争!”

    商心慈放走了闹事的蛊修之后,又安抚店铺中的卖家。

    一位老者颤颤巍巍地来到商心慈的面前,表示感谢:“今日若非族长您亲临此地,恐怕老朽就要遭殃了。唉,一切都是我老眼昏花,利令智昏,听信谣言,进了一批低价的货。没想到这些货居然都是假的。”

    小蝶撇了撇嘴:“你这个老人家,已经在商量山好几年了,经营店铺的日子不算短了。怎么还是如此鼠目寸光呢?”

    老者一脸惭愧之色。

    “小蝶。”商心慈反而表示理解,“生活在这里的蛊修,也多为不易。换做是我,经营这门生意,自然也是想要多赚一些的。这是人之常情。”

    小蝶气哼哼地望着老者:“老家伙,算你运气好,碰上了我们小姐。今后眼珠子要放亮点,可不要再贪图小便宜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老者忙不迭地回答。

    “小姐,我们走吧,看这些人就来气。若非他们贪图便宜,又怎么会令市场上假货泛滥?”小蝶转过身,看向商心慈。

    但老者却忽道:“还请族长大人慢走一步。”

    商心慈便问:“老人家还有什么想说的?”

    老者期期艾艾地开口道:“惭愧,实在惭愧得很!老朽进了这么一大批的假货,今后肯定是不能再卖了。但若是直接销毁,可就亏了血本了!族长大人,您刚刚不是许诺过,会赔偿的么?”

    “什么?!”小蝶听了这话,顿时气炸了,手指着老者的鼻子,叫嚷道,“你这个老东西,居然如此恬不知耻,自己犯了错,被我家族长维护了,却不知感恩戴德,还想敲诈我们?”

    一旁的小兰也很不齿这样的行为,附和道:“你这人年纪这么大,却做事太不地道。合着一切的损失,都要我们商家来承担?这世上可没有这样的道理吧?”

    但商心慈却拦下了两位婢女的指责,她看了看眼前的老者,又看向老者身后的一批卖家。

    商心慈温和的语气一如之前:“老人家提醒得好,我商心慈既然身为商家族长,既然公开承诺过,就必然不会反悔。既然答应了双倍赔偿,那我就一定全力做到这一点。你们进来的假货,都可换取对应的双倍赔偿。”

    “谢族长大人!”

    “族长大人,您是我见过的最仁厚的族长了!”

    “族长大人,您可是救活了我一家老小啊。没有这份赔偿,我们全家就得扫地出门了。”

    下一刻,各大蛊师纷纷开口,有的落泪,有的当场下跪,拜谢商心慈。

    “我们走吧。”商心慈拉着两位婢女,离开此地,走到街口。

    两位婢女犹自不忿。

    小蝶抱怨道:“小姐,你也太好说话了。你不仅把那些闹事的蛊修放掉,还双倍赔偿他们。”

    小兰也道:“小姐,我知道你是心地好,同情那些可怜人。但不管是买家、卖家,一定都有坏人潜伏着。你现在统统双倍赔偿,我只怕已是中了幕后黑手的奸计,他们就是要先掏空我们的储备元石啊。”

    商心慈却摇头:“一些元石而已,损失一笔,今后能赚两笔,三笔,甚至更多。但是商家的名誉要是损毁了,今后却不知要花费多少精力,多长时间才能弥补回来。”

    “我若是舍不得这些元石,才是中了那些幕后黑手的暗算了。损失元石不要紧,损伤了商家名誉却是更加严重,是我商心慈这个族长做的不好。他们正可借此发力,来动摇我的族长之位。”

    商心慈语气温柔,徐徐谈吐,一直不急不躁,给人感觉仿佛暖风拂面。

    两位婢女都听明白了。

    小兰心悦诚服地道:“原来是这样。还是小姐厉害,看得一清二楚!”

    小蝶嘟囔着嘴:“小姐说的是,只是这事情太气人了。或许那个老头不是坏人,可他却是抓住我们的把柄,乘机发财!他们不去找那些坑害他们的坏蛋麻烦,反而专门欺负我们这些好人。若是方源大人在,这些人一定吓得屎尿齐出,瘫倒在地上,哪里敢惹我们!”

    小兰狠狠瞪着小蝶,一跺脚,踩在小蝶的脚面上。

    小蝶痛得一跳,连忙吐舌头,向商心慈告饶:“小姐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自从方源和陆畏因一战,中了三世梦渡有缘人杀招后,商心慈回返商量山,每每听到方源的名字,便不可避免地陷入悲感伤怀的情绪之中。

    所以,方源这个名字渐渐成了商心慈身边人口中的禁忌。

    回去的路上,主仆三人皆是沉默。

    在街口处,小兰忽道:“小姐,卫德馨大人、周全大人都已经病卧多日,我们不妨去探望一下他们,看看他们的病情如何。”

    小蝶顿时偷偷地向小兰竖起大拇指。

    这个时候,还是先让商心慈的注意力,转移到外界来。

    商心慈点点头:“你此言有理,我们这就去看看他们。”

    三人先来到卫德馨的住处。

    “站住,你是何人,鬼鬼祟祟!”小蝶在门口发现可疑之人。

    被怀疑的蛊修见到商心慈,脸色一沉,但心中却放松下来,知道商心慈心慈仁厚,便主动坦白:“在下乃是武家蛊师,此次是为卫神经大人传递信笺而来。”

    小蝶顿时色变,看向商心慈:“小姐,不好了。卫德馨大人恐怕是见情势不妙,要被策反投靠武家去了。”

    商心慈轻轻敲了一下小蝶的额头:“休要胡说,卫姐姐绝非这种人。卫姐姐和卫神经乃是亲姐弟,双方通信并无奇怪之处。你们俩都随我进去探望。”

    商心慈放过了那位武家蛊师,进入庭院,见到了卧床不起的卫德馨。

    卫德馨显然已经知道门口的冲突,一见面便将一只信道蛊虫主动交给商心慈,但商心慈却是微笑不受。

    卫德馨便说明缘由:“那些人手段了得,算计了我和周全,令我们俩终日卧病在床。我却不能被这点难倒,便向我弟卫神经去信,邀请他出手相助。”

    小兰惊喜:“那太好了。卫神经大人号称假大师,作假一流,名传南疆。他若能够出手相助,定然能解决我们商家假货泛滥的困境!”

    商心慈也微笑道:“不久前,日月天坑中,我曾经和卫神经一遇,联手追杀魔头孔日天。”

    卫德馨叹道:“当年卫家遭受迫害,商家便是幕后黑手。我弟流落在外,为了自保,不得不投靠武家。他一直对商家怀有仇恨,很不理解我依附族长你的行为。但他此番来信,却是说族长你的品性才德,令他叹服,已经理解了我的作为。”

    “只可惜,他如今脱不开身。武家族长武姬已然升仙成功,不久前又将我弟推举上去。武家大力栽培客卿,竟有意向栽培外人成为武家客卿蛊仙。我弟面临考核,只能说明详情,不能前来了。”

    “啊!”小蝶、小兰对视,均看到彼此脸上深深的失望。

    商心慈却是仍旧微笑:“卫兄能有如此机缘,实是千载难逢,若是放过,必定懊悔终生的。我这边虽然困难,绝不能耽误卫兄的大好前程。只是争夺成仙的机缘,定然凶险艰难。若是卫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们能出手的一定相助。”

    “族长你是多么的仁厚,可惜我没办法帮到你。”卫德馨长叹。

    “卫姐姐,还要多谢你呢。但你身上有伤,切勿过多操劳。实不相瞒,你尽管养伤吧,我已经有了对策了。”商心慈脸上笑容扩散。

    卫德馨深深地看了商心慈一眼,心中再次暗叹。

    她对商心慈颇为了解,看到她这样的神情,就知道她还没有想到任何的对策。

    这一次的情况十分困难,毕竟是商囚牛那帮人一同联手。如此大的麻烦若是处理不好,真的会累及商心慈的族长之位。

    商燕飞是将族长之位传给了商心慈,但正道自有规则。商心慈若是被赶下台,商燕飞已经是传过一次族长之位的人,更加不好出手维护。

    “商心慈自身难保,却不想我忧愁过虑,便假言劝慰我。”卫德馨明白这一点,对商心慈笑道,“既然族长你有了对策,那我就放心了,我可要好好安心养伤。”

    “这就对了。”商心慈笑道。

    “你们走吧,不要打扰我休养了。”卫德馨挥手,她知道商心慈时间紧张,不想自己再耽误她。

    主仆三人这就被“赶”了出去。

    她们离开卫德馨处,又去探望周全。

    周全道:“街市上的事情,我已经清楚了。族长大人你处理的很对!”

    “换做以前的我,恐怕看不透情势。还是这些年来,周总管和卫姐姐教导有功。”商心慈谦虚道。

    周全看着商心慈,起初他只是被方源逼迫,不得不成为商心慈的麾下,来帮助商心慈。

    但随后,他渐渐察觉到商心慈的秉性,惊叹世间还有这样的人物。

    若商心慈只是一味仁善,周全必定看不起她,舍她而去。

    但商心慈虽然蛊修的天赋不行,但天资聪敏,擅长举一反三,在周全、卫德馨的指点下,迅速成长。到如今不仅是个人能力,执掌偌大的商家也是游刃有余。

    周全欣慰的同时,也暗感佩服。

    皆因商心慈品性如一,始终有着自己的底线。她的善良和仁厚,从未因为见识过太过的黑暗龌龊、阴狠而动摇。不仅如此,反而更让商心慈从种种残忍、悲痛中,挖掘到背后的可怜和悲悯,从而坚定她仁厚向善的心。

    这点真的太难能可贵了!

    临走前,周全提醒道:“族长大人便是双倍赔偿,也只是缓解舆情,治标不治本。此事的根结之处,还在于假货。如何查探到假货的源头,将其扼杀,这是其一。如何迅速有效探查出市面上还留存的假货,这是其二。解决了这两点,才能真正突破困局啊。”

    夜深了。

    隔壁的厢房中,小兰、小蝶都已熟睡。

    商心慈却看着桌面上的一堆假蛊,脸上笼罩着忧愁之色。

    她无声的苦笑。

    为了不想身边的人担心,又身肩族长之责,商心慈平常时候都是自信从容。唯有独处之时,她才流露出真正的情绪来。

    这一刻的她,宛若风雨中娇柔的花,憔悴得惹人心疼。

    面对眼前的这堆假蛊,她毫无办法。事实上,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商心慈已经拼尽了全力!

    寂静的夜里,她发出一声悠长的无奈叹息。

    “族长何故叹息?”假蛊中忽然亮起一抹光晕,迅速凝聚成一个老者影像。

    商心慈目露奇异之色,这位老者正是白日里,店铺中的那个要求索赔的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