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三十六章

    秋娃摘下头珠,“本来就是银色呀?”

    大眼睛凝视地认真极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她如何不知道是萱姐姐自己漏了马脚,觉得尴尬,才起了这么个话题,来转移尴尬。

    “噢,刚才闪了下光芒,我还以为这珠子生了什么异变了?呃,你接着说,接着说,没想到还挺有意思呢。”

    宣冷艳神色如常地说道,眼神飘忽向远。

    秋娃道,“其实很简单,对付胡子叔这种教条书生,一定要以教条对教条。不过具体怎么做,人家也不知道,萱姐姐,您知道么?”

    话至此处,小家伙在心里默默说了句,“胡子叔,人家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要不然,人家还真要操心怎么给你养老了。”

    念头至此,秋娃又在心里默默感谢起了瑞鸭。

    尽管他古灵精怪,可这些话,绝不是她一个娃娃能说出来的。

    这些分析,正是穿入此界后,和瑞鸭的那次见面,他听瑞鸭和他的一个手下说的。

    当时秋娃还奇怪,瑞鸭怎么会和自己手下谈论起这个,如今她想明白了,以瑞鸭的本事,绝不会真的让自己偷听了话去。

    她能偷听到,必定是瑞鸭刻意说给她听的。

    再联想到胡子叔说的瑞鸭的神算之妙,又遇到今日的萱姐姐,秋娃便是再迟钝,也该能明白,瑞鸭的那番话正是要借自己之口,说与萱姐姐听。

    她懒得去猜瑞鸭是好意,还是别有用心,只要胡子叔得了好,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哪里知道,我说你这小小人儿,整天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宣冷艳没好气地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

    秋娃撇嘴,腹诽道,“过河拆桥。”

    宣冷艳伸个懒腰,站起身道,“行了,别撇了,再撇小嘴儿可就歪到肩膀头上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那傻徒弟,你那胡子叔,明天就到了。”

    秋娃蹭地跳了起来,眼睛扑闪,“真的么?哈哈,太好了,忘了,我还有好多好吃的,没带来,不行,我得去拿,胡子叔肯定没吃过。”

    说着,秋娃欢天喜地地窜了出去。

    转眼第二天到了,许易没来,宣冷艳却联系不上他了,又急又气又担心。

    那孽徒亲口说的,已经在路上了,按时间算,就是爬也该爬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宣冷艳、急没了,就剩了担心了。

    这种情况,一般都预示着危险。

    倒是秋娃跟个小没心肝儿似的,笑嘻嘻地说什么,还有两味米子糕不曾备下,正好去张罗。

    在小家伙心里,这世上还没有人能难住太胡子叔了,她从来都不会替她的胡子叔担心。

    这回,许易的确不需要担心,他没遇上麻烦事儿,准确地说是身体起了新的异变。

    穿梭到赤水城时,他的玄宫出了变化。

    原本一片璀璨的玄宫,忽然黯淡下来,周身的气息瞬息不稳,许易不敢继续急进,而是赶紧寻了一处炼房,坐了进去。

    早在南院时,他便详细搜罗了不少典籍,更是在雪山之战中,截获的隆目老者那帮人的资源中,得到了一批珍贵的文字资料。

    其中,便有好几篇修炼心得,是谈玄宫的。

    除此外,隆目老者不愧是历劫大能,他的藏书既丰又珍,许易也寻到了关于玄宫的更深层次的探讨。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凝聚出的玄宫,金光大放,迟迟不灭,是不正常的,这种奇变,按资料上解释,叫作金玄宫。

    所谓,玄宫万万千,唯求一点金。

    玄宫生金,乃是异象,一点金便已是罕见,何况许易的玄宫整个儿一金光璀璨,宛若神殿。

    如此异象,竟持续了数月之久,久到许易几乎都习以为常了。

    如今,玄宫金光顿敛,气血震动,他不敢怠慢。

    一日一夜的参合,许易仰天大笑,连拍自己头顶三下,对着自己的影子郑重其事地鞠了三躬,念念有词道,“乌前辈,多谢多谢。”

    却是在感谢那位化作三足金乌遁入他记忆长河的影子前辈。

    原来,一日夜参合,许易周身气血圆转如意,更惊奇地是,他发现自己虽未到达历劫境,却已能自有如意地腾挪周身穴窍。

    这一日夜,他便是在研究他这具身体的妙处。

    他惊喜地发现,这种如意挪转穴窍的妙用,配合他精修的龙象相神通,竟能演化出超乎想象的妙用。

    这一日夜,他正是在体味各种化用的妙处,直到东方发白,他才出关,这才又继续赶路。

    直到傍晚,他才赶到中央城。

    他没急着联系宣冷艳,而是独自一人在城中逛了一个多时辰。

    许易已经很少刻意在哪个城市中游荡了,今次例外,主要是因为这中央城实在大名鼎鼎。

    乃是中洲大陆最重要的城市,甚至被呼作王都。

    许易逛了一圈,的确称得上大气磅礴,仙气盎然,修行者与凡俗之人,和谐共存。

    才入夜,城中游人如织,灯火灿烂,许易不乐意在人堆里挤来挤去,便取出如意珠来,立时传来宣冷艳的咆哮声。

    半柱香后,许易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楼台顶层见到了宣冷艳和秋娃。

    秋娃和许易久别重逢,小家伙疯得不行,拉着许易各种炫耀新学的本领,各种介绍新见到的美食,活泼可爱得惊人,根本不容宣冷艳插进话来。

    忽的,天空暴起一团紫色的焰火,焰火横空,猛地炸开,洒下无数各式颜色的火花,好似天上种满了鲜花,刹那间竞相开放。

    “好美,好漂亮,姐姐,那边怎么那么热闹。”

    秋娃如一只欢快的树袋熊,从许易脖子上跳了下来,跑到宣冷艳身旁问道。

    宣冷艳指了指苍青色的天幕上一轮格外明亮浑圆的月亮,“傻丫头,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乞月节,灯火满城,彻夜方歇,自然热闹非凡,要不要去看看?”

    她想着有这小讨厌在,说话做事还真不方面,到了外面,小讨厌一定玩得眼睛都顾不过来,倒是方便一些。

    秋娃最爱热闹,一听便跳着脚往下冲,忽的,又蹿回来,拖着许易,继续往外冲。

    来时,他已见了城里的热闹,许易本来想着了结了和宣冷艳的事儿,和秋娃一块出去逛逛。

    如今,宣冷艳起了头,他也不好让宣冷艳自己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