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九 第十一章 锦屏山庄(六)

卷九 第十一章 锦屏山庄(六)

    月没日出,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丝丝缕缕的曙光穿透清晨的薄雾,努力驱散漫长的黑暗,但却没能驱散应飞扬心中不安。

    策马摆脱了蒙面者的追杀,现在他踏入了公子翎的地界,照理来说,该无人赶在孔雀公子头上动土,应该已经安全才是,但想起公子翎在天书之战中缺席,让应飞扬心中始终不安,他知晓,或许真正的危险,现在才刚开始。

    以公子翎性情,既然放出话来要争夺天书,自当言出必行,可天书之战公子翎却未到场。那是否意味着,锦屏山庄内已出了不为人知的变故……

    伴随着紧绷的心弦,应飞扬通过一处幽谷,穿过一片法术布置的浓雾,便觉豁然开朗。

    眼前山水相连,河流如玉带缠绕草木馥郁的群山之间,山势虽不陡峭,反而颇显精致,倒和秀丽的江南丘陵颇有相似,能在这西南巴蜀之地看见这般形貌的山体,实是一大奇景。

    而其中,又有一山如群星拱月般赫然而立,此山巍巍青葱,草木馥郁,满眼一片碧绿,山顶一抹银瀑飘云拖练,从山峰破空直泻而下,都倾注在山下一汪碧潭之中。

    再看瀑布水帘悬挂,溅珠洒玉,折射出一道七彩虹桥,绚烂夺目,令人叹为观止。虹桥之下,飞檐斗角隐约可见,乃是一座清幽古雅的山庄。

    虹桥点缀着隐幽古庄,浑然天成,就好像一只孔雀张开七彩尾羽一般,也却是只有这等奇景,才衬得上“锦屏”二字。

    “七彩虹桥,总算没找错地方!”虽与锦屏山庄比邻多年,应飞扬却是第一次真正踏上锦屏山庄地界,好在他知晓锦屏山庄旁,有一条经飞瀑折射,四季常存七色彩虹,锦屏山庄便是以此得名,否则,在连绵群山中找到山庄位置还真不容易。

    循着彩虹方向,便见一道青石铺成的石阶蜿蜒而上,指引着方向。牵马上山,只觉周遭风光明媚,像极了一副慕情写意的山水画。

    可走了一阵,方被眼前美景冲散的不安感,此刻又再度涌上。

    “已过了山门,山庄都近在眼前,怎沿途连一个守备的妖灵都没有?”

    就在疑惑之际,听闻山上隐约传来喊杀之声。

    “上啊,给我围住啊!”

    “别放过他,攻他左边,快啊!”

    “好!好的很!他快撑不住了!”

    听闻喊杀之声,应飞扬心头一凛,“真让我猜中了,锦屏山庄出事了!”

    原本应飞扬过了山门就下了马,以示对公子翎的尊敬,此时再顾不得礼节,毫不迟疑的翻身上马,驱马疾驰向前,一颗高悬的心更如遭火焚,恨不得立时飞到山庄一探究竟。

    可真到了山顶,即便已预料到锦屏山庄惨状,眼前所见,仍超乎他想象。

    青砖红瓦,楼榭亭台,锦屏山庄赫然耸立。

    朱门之前,几个半大的丫头们半蹲半踞围在一个瓦盆四周,乌溜溜的眼睛紧盯瓦盆,还挥舞着粉嫩嫩的拳头喊道。

    “快啊,咬它!踢它!”

    “咬紧它,别松口!它快不行了!”

    “谁不行了,嘻嘻,想跟我的银背将军斗?”

    方才喊杀之声,竟是几个小丫头在这“斗虫儿”。

    应飞扬只觉大脑受到了冲击,一片空白,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而胯下马已惯性的冲向那几个丫头。

    “唉呀!”

    “快闪啊!”

    一阵鸡飞狗跳,咣里咣当,几个丫头四散闪开,而应飞扬总算在最后关头拉紧了缰绳,没有踩踏到她们。

    应飞扬慌忙下马,但随即遭到了指责。

    “你是谁啊!好大的胆子,敢驱马直闯锦屏山庄!”一个竖瞳仁,生着猫耳的小猫妖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气冲冲的指着应飞扬问道。

    应飞扬自知理亏,忙下马道歉:“在下应飞扬,有事拜访孔雀公子和楚颂姑娘,冲撞了几位姑娘,还请海涵。”

    “拜访?哪有你这么拜访的,冒冒失失就冲来,不知道先拜山门吗?”一个的长着毛茸茸尾巴的小犬妖也站起身子气冲冲道。

    “那个……好像山门就是你和魏萌儿看守的,你们都跑来这斗虫儿了,他要怎么拜山门?”一个双目通红的小兔妖怯生生对着犬妖道。

    “啊呀,是的哦!”小犬妖恍若大悟,随即又叫骂道:“不对,阿瞳你个笨蛋,怎么当他面说出来了!”

    应飞扬听着这几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妖你一言我一语,顿时啼笑皆非。亏他还紧张兮兮的以为锦屏山庄遭袭,原来竟是如此。强忍着笑道:“既然如此,可否请几位姑娘替我通报一声。”

    “我的银背将军,我的银背将军不见了!”此时又听一个小姑娘带着哭腔道,应飞扬一看,便见一个身着竖领紫裙,鬟角双髻的俏美丫头跪坐在地上,一边翻捡着瓦盆碎片,一边带着哭腔道。

    “不见了就不见了呗,对了,方才胜负未分,赶紧把钱退给我。”小猫妖圆溜溜的眼珠一转,赶紧抢地上的铜板。

    她一动手,其他几个小妖也生怕慢了,也一并动手抢钱,那个紫裙小妖见状,“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啊……呜呜……”说着说着,竟是坐倒在地,哭出声来。

    小兔妖先不好意思,道:“那个……萌儿,别哭了,钱不要了,我们都给你。”

    小犬妖也从小猫妖那将钱夺来,放在魏萌儿身前,“就是就是,钱都给你,算你赢了好了。”

    小猫妖噘着嘴道:“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虫儿跑了吗,我们的虫儿也都不见了,也没像你这样哭。”

    “不一样……你们的虫儿哪能跟我银背将军比,三个打一个都打不过呢……你还我的银背将军。”紫裙女妖仍哭个不休。

    “这感觉……怎么像同时对付四个沐小眉……”应飞扬年幼时曾颇受沐小眉那小惹事精的荼毒,最不擅长对付这种半大的女孩,此时强做柔声的劝慰道:“小姑娘,你先替我通报一声,待我事了,赔你十只虫儿,好不好?”

    “我不要,我只要我的银背将军,你不把我的银背将军还我,我才不替你通报呢。”紫裙女妖瞪着未干的泪眼,气鼓鼓道。

    应飞扬顿觉头疼,找十只蛐蛐代替简单,可瓦盆一破,原来的虫儿早已跑得没影,要他将一摸一样的银背将军抓来,这谈何容易。

    头疼之际,应飞扬忽然注意到,小姑娘竖领紫裙上竖起的“衣领”并非真的衣领,而是从她白皙颈后生长出来的花瓣。应飞扬眼睛一亮,问道:“听她们方才称呼,你是不是你姓魏?”

    “是又如何?”

    “牡丹一脉,姚黄魏紫,看你衣着,再结合你的姓氏,你是天香谷来的?”

    “你认得我们天香谷的?”魏萌儿睁大眼睛反问道。半年前,姬瑶月为天香谷众妖挣来一片栖身之地,大部分妇孺都从天香谷迁徙到锦屏山庄不远处的叠翠谷,魏萌儿便是其中之一,又因生得甜美可爱,得机缘被选入锦屏山庄。

    “不,没有,不认识!”应飞扬想了想,果断放弃了认亲套近乎的念头,换个方法道:“这样吧,冲撞了你虽是我不好,但也是你擅离山门,有错在先,你去替我通报一声,待会见了孔雀公子,我就不告发你,怎么样?”

    “好卑鄙的人族!”小猫妖道。

    “坏心眼!”小兔妖道。

    “还不都是阿瞳你方才说漏了嘴!”小犬妖埋怨兔妖道。

    应飞扬厚着脸皮,权当没听见,看着紧咬着嘴唇的魏萌儿,追问道:“怎么样,成交吗?”

    正要得逞之际,忽然听闻一阵狂傲之声传来,“在本公子的地盘,威胁本公子家的女娃,你这小子,当真越活越出息了!”

    声音清晰入耳,却好似渺渺传来,辨认不出出声的方位,而发声者自是公子翎。

    “是了,在门口喧闹这么一阵,公子翎怎么可能毫无察觉。”应飞扬心头一凛,忙恭谨行礼道:“应飞扬拜见公子,冒昧来访,是有一事相求。”

    “有事相求?但本公子为何要应你所求?”

    听公子翎这般反问,应飞扬反而稍稍宽心,知晓公子翎并未真的怪罪,否则以孔雀公子性情,哪会与他多言,直接便轰他出门了。随即道:“事情非关乎我,而是与佛门天女有关……”

    应飞扬简明扼要的将事情原委一说,静默片刻,便听公子翎不屑的声音传来:“佛门天女,还真是代代相承,可悲可怜的一脉,爱不能爱,恨不敢恨,便是苏醒过来,也不过行尸走肉而已,与现在何异?”但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大好年华,就此凋零,本公子亦是不忍,阿瞳,你先将天女送至客房,萌儿,你去请你楚颂姐姐,让她来观视天女状况。”

    应飞扬舒出口气来,公子翎是出了名的喜女恶男,对女子则如世家贵胄,虽傲气仍存,却从不失礼数,更颇有怜惜之心。何况天女这般钟灵毓秀的女子,公子翎自然不会将她拒之门外。

    魏萌儿气鼓鼓得瞪了应飞扬一眼,起身去寻楚颂,而小兔妖瞳儿则笨手笨脚的从马背上将天女抱下,要带她至客房。

    应飞扬见她小小的妖儿抱着天女凌心颇为不便,忙跟上前去欲帮手,“交我吧。”

    却听公子高昂声音传来:“本公子只说接待天女,有说允你进入吗?”

    应飞扬一只脚已跨过门槛,此时尴尬的悬在半空。

    “本公子的锦屏山庄不接待男宾,你自便吧。”

    应飞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要他把天女凌心一人丢在山庄他也不放心,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我住哪啊……”

    哪知这轻声嘀咕也被公子翎听去了,便听他戏谑道:“修行之人,幕天席地不是寻常?再不然,往东不远便是叠翠谷,算是姬瑶月娘家,你可以去那借宿,若找不到路,本公子还可让魏萌儿领你前去。”

    那种丈母娘家般的存在,寻常人避之都唯恐不及,哪会真送上门去,好在此时,一阵轻柔女声传来,替他解围。

    “好了,夫君,别再戏弄他了。好歹是我晚辈,都上门拜访,怎能不让他来见我一面?”

    声音淡雅婉转,仿若清谷鹂声,但轻轻一语便令应飞扬如闻惊雷,精神一震。那女子称呼公子翎为夫君,好像还是他长辈。

    难不成公子翎续弦娶了他认识之人?

    “夫人有命,本公子哪敢不从?妙儿,你领他进来吧。”

    听闻公子翎放行,小猫妖便领着应飞扬入了庄,绕过一处假山,步入九折曲廊。

    山庄之内清雅别致,一草一木都花了心思,但应飞扬心有疑问,无心观赏。

    终至曲廊尽头的水榭,水榭之内,一男一女坐着对弈观景,两道身影随侍在侧。

    正对着他的是公子翎,公子翎身着世家公子打扮,一身清贵之气难言,连眉眼中桀骜都似柔顺许多,见应飞扬到来便对与他对弈的女子柔声道:“夫人,你惦念已久的后辈到了,今日便下到这吧。”说着,信手搅乱了桌上棋局。

    女子轻嗔道:“堂堂孔雀公子,又使者惫赖手段,罢了,今日先放过你,让我先看看顾剑声收的徒弟。”

    女子扔下棋子,回身笑盈盈的看向应飞扬。

    可看到她面目,应飞扬如遭电触,惊声呼出。

    “师姐!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