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九 第九章 锦屏山庄(四)

卷九 第九章 锦屏山庄(四)

    夜色已深,树影重重,绵延的林间车道杂草丛生,早已沦为半荒废状态,时值深夜,更是全无人迹。

    但却是狩猎的绝佳场所。

    而幽林深处,影影绰绰,一双双暗处的眼睛闪烁着残虐的光芒,是猎人磨牙吮爪,静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突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马车声从远方传来,声音虽渺远,但在寂静夜晚却是格外扎耳。

    “他们来了。”随后一道蒙面人影来破军身边报告,动作轻盈得没发出一丝声响。“一男五女,男的在外,女的在内。”

    司天台的破军压低嗓子问道:“看到天女了?她在车内吗?”

    “在车内没错。”那蒙面人笃定道。

    “好,准备动手。”破军回应同时,也拉上了自己的面巾,抽出兵刃,他奉慕紫轩之命,截杀被带往锦屏山庄的天女凌心。青城山和锦屏山庄同在蜀中,相距不远,若日夜兼程的话一天也就到了,所以能够用来埋伏的地点不多,此处,便是最合适的地点……

    他一声令下,伴随轻微摩擦声,周遭十几把兵刃拔出,现出一闪即逝的幽冷寒光让入秋的夜晚平添几分阴寒。

    此时却有了不合时宜的嘀咕声,“我说老大,反正也没打算留活口,道爷是用剑的,动手的话,好歹给个称手兵刃!”方才传令者不满的晃了晃手中砍刀。

    “嘿嘿,为什么不留活口,优昙净宗的女弟子肯定都是雏儿,留下了多玩岂不是更好?何况还有传说中高高在上的天女,嘿嘿,本尊者到时让你们知晓,我下边的金刚杵更胜我惯用的金刚剑.”旁边一手持双轮的蒙面者亦发出猥琐笑声。

    “安静。莫忘了命令!”破军压着嗓子喝道,心中却有无可奈何之感。

    方才说话的两人,拿砍刀的那个过往名号是玉峰道人,曾在龙虎山天师府下挂名,得了一片安息修行之地,却趁着天师府衰落意图盗取天师府绝技《气贯龙虎》秘笈,事败之后杀天师府十三人逃窜入长安,后在长安杀人夺宝伤及平民时被司天台擒下。

    而那拿双轮的是西域来的血狮禅师,一手秘藏法门的金刚剑颇负盛名,来到中原后却不识中原规矩,奸淫杀害女子修炼欢喜禅,亦被司天台擒下关入囚神牢。

    其余几人大抵也都如此,司天台设立囚神牢,护卫两都之地,囚禁在长安洛阳两都辖内作奸犯科者的修者。使得两京之地修者上不犯天颜,下不犯布衣。这本是令人拍手称快的义举,却少有人知,内中暗藏玄机。

    不见天日的深牢内,每年死上几个罪大恶极的囚徒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拍手称快。

    于是,每年都有适当的人选“死”去,从此身死罪消,不存于世。

    不为人知的是,囚神牢中每“死”一个人,慕紫轩手下,就多一个可供驱使的“死枭”。

    慕紫轩假借司天义举,暗中在囚神牢中遴选合适的囚徒,将其收归己用,收编成队,作为他深藏至今仍未显露的暗子。

    “死枭”是对那些囚徒的称呼,象征他们死过一次,毁去面容,抛去过往,天地神鬼不容,只有依附慕紫轩才有存在的价值。

    能从众多囚徒中被选入“死枭”的自然都是好手,但也意味着这帮罪徒极难驾驭,破军也难压制住他们。

    但好在,现在也不用压制了。

    “哒哒哒!”马蹄声踏破暗夜,已至眼前。

    便见一辆马车沿路而行,而前头驱马驾车者乃是应飞扬。

    “死枭听令”破军双目紧锁应飞扬,猛然露出慑人光芒,“动手!”-

    =-=-=

    夜晚独自驾车,本就是单调乏味之事,再加上日夜兼程,应飞扬也难免疲累。

    应飞扬正想着过了前面这段路就要换人驾车,却突然,听闻“轰!”得数声巨响从两侧传来。

    应飞扬警兆陡升,只觉上头月光一黯,似有什么重物当头压下,猛然提起精神一拉缰绳。

    “昂”马匹被拉得前蹄悬空,硬生生止住方向,而与此同时,数根合抱粗细的木桩空中坠下,插在马匹前方半丈位置。

    应飞扬若稍晚半瞬,此时整个马车便已被木桩钉死。

    但饶是如此,急速转向的马车仍在惯性之下,车厢狠狠撞在了木桩组成的木墙之上。

    “砰!”伴随近乎散架的撞击声,车厢里随行优昙净宗弟子的呼疼声。

    “啊呀!怎么突然停了!”

    “应公子!怎么了!”

    “有敌袭!”应飞扬大呼道,但呼声方起,又觉压迫之感当头而来,一斧,一刀,两短戟,两钢鞭,四道人影合四方之位当头压来。

    四面封堵,应飞扬避无可避,唯有硬接,便见寒光一闪,星纪剑圆转如轮,直迎而上。

    长剑迅捷旋转,剑势却显沉厚稳重,正是玄武不动剑势。

    便闻交击一声,剑轮同时挡下四般兵刃,竟仍稳然不破。

    然而应飞扬虽挡下来招,胯下马匹却难承雄力,四足跪落在地,若非绝大部分力道被应飞扬化去,方才它已被劲道碾成肉泥。

    马匹跪地,下盘失稳,令应飞扬无法趁势反击,而身受牵制同时。又见七道人影落下,兵刃挥动,劲风笼罩整个车厢。

    “何妨妖邪,竟敢放肆!”

    车内优昙净宗弟子亦是门中精英,自然也做出反应,冲破车厢而出,护住马车四方,此时或催动术法,或驾驭灵宝,迎战来犯敌人。

    但玉峰道人和血狮禅师已无人牵制,从正上方砸入已千疮百孔的车厢。

    透过残破不堪的车壁看去,车厢内只余天女凌心一人独对两名恶徒,此时仍昏睡不醒。

    柔姿娇容,引人怜惜,好似沉睡的兰芷,浑然不知狂风暴雨将至。

    “真是个美人!杀了可惜!”血狮禅师贪婪的看着天女凌心睡容,舔了舔猩红的舌头。

    “别废话了,动手!”玉峰道人没血狮禅师那么**熏心,此时毫不犹豫的举刀向天女凌心砍去。

    “危险!”只闻一声惊呼,却已阻挡不及,下一瞬,长刀挥落,猩红血液溅满了马车帘幕!

    “我的手啊!”玉峰道人愣了愣,看着自己断落的右臂,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踉跄着跌出马车。

    愿来方才那声“危险!”,并不是应飞扬一方发出的,而是来自尚未出手的破军。

    方才那决杀一瞬,破军察觉做沉睡状的天女目光缝隙中陡然闪过冷厉寒芒,肃杀之意,让他不由周身一寒,不由脱口呼出。

    但却为时已晚,猎人反成猎物。

    看似沉睡的天女凌心忽然出招,手法精妙至极,玉峰道人未反应过来,手中长刀已变戏法般被变到了天女凌心手中,天女凌心手腕一翻,已将玉峰道人的手臂齐肩斩断。

    未能预料的变数,让血狮禅师也蒙了,直到玉峰道人的血水溅到他脸上才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手中双轮脱手而出,二化四,四化八,伴随带着切割空气的尖锐风声四面白方抹向天女凌心脖颈。

    但招式虽凶,仍是晚了一步,天女凌心夺刀斩断玉峰道人手臂后,刀势不做丝毫停歇,便不假思索的反手削向血狮禅师。

    轮转的长刀划出大圆满般的浑圆,所经之处,尽数一刀两断,重重轮影亦被割断。只有冷然刀光从车厢中溢出,一闪而没。

    “咔!”

    残破不堪的车厢出现一道环绕一圈的整齐刀痕,上半的车体沿着倾斜的刀痕滑落。

    而血狮禅师瞪大这眼睛,眼中尽是难以置信,脖颈处出现一道血痕,惨呼都未及发出一声,便直挺挺的向后跌倒。

    转眼之间,必杀之局已成一死一伤,天女凌心非但未死,而是持刀而立,黑发飞舞,猩红的血液溅在结白长裙和白玉般的面容上,交叠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凄艳。

    “哈,为了自家小妹,他倒豁得出去。”应飞扬轻笑一声,似是放下心来,反击也紧随而至。

    但见四相太王剑运转,北水生东木,玄武化青龙,星纪剑纳去林间木灵之气,加成剑上未能,便闻龙吟破空,应飞扬连人带剑化作一条青龙腾空而起,撕裂四名敌人的杀网。

    而飞出的非止是他,应飞扬竟是拽着马匹的缰绳,将马匹也一并提得飞起。

    “带她先走。”

    与此同时,天女凌心抓起马车上放置衣物的箱子,甩向腾跃半空中的应飞扬。

    箱盖在半空被甩得开启,却见箱子内蜷缩一道熟睡的身影,面容安详,素雅如仙,分明是又是一个天女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