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明士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谋划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谋划

    不过,整个东南可以说都掌握在罗信的手中,所以罗信并不惧怕市舶司在名义上归徐阶。 .而且嘉靖帝不是傻子,不可能让北方互市和南方市舶司这两条命脉都掌握在罗信的手中。而罗信也不会去抢那个名义上的位置,即便是将来徐阶倒了,那个位置罗信也不会和高拱去抢。

    而且在南七北六一十三省中,复兴社的人虽然如今都不是高官,但是也占据了地方的中坚力量。而且便是地方高官也有一些投奔了罗信,让罗信的势力在稳步的增长中。

    唯有京城,罗信的经营要差一些,这也是罗信在京城的时间太少。

    不过,即便是如此,罗信如今也完全掌握了詹士府,基本上掌握了翰林院,礼部的掌控力则是要差了很多。至于对其它部门,几乎就没有多少掌控了。

    “现在是一个好机会啊!”

    但是,让谁回来,回来几个?

    这不但要考虑自己那些兄弟的能力,如今的地位,还要考虑嘉靖帝是否同意。

    最终,罗信准备让周玉和张洵回来,这两个人的能力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却也属于上佳,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是自己的发小,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也只能够调动这两个人,如今想要通过高拱和徐阶调动,已经完全不可能。这两个人不使绊子就不错了。所以,罗信想要调动周玉和张洵,就必须直接向嘉靖帝禀报,让嘉靖帝钦点。

    嘉靖帝会不知道周玉和张洵是罗信的人吗?

    一定会知道!

    如此罗信自然不敢多提出名额,而且还不能够只要两个人,要多要人,余下的名额交给嘉靖帝钦点,这样才能够取得嘉靖帝的信任,顺利地将周玉和张洵调回来。

    心中有了主意,第二天,罗信没有去礼部,而是先去了皇宫,面见嘉靖帝。

    “有想法了?”见到罗信一大早就来见自己,嘉靖帝的眼中露出了期待之色道。

    罗信的目光向着四下一扫,嘉靖帝便朝着黄锦摆摆手。黄锦便将御书房内所有的太监都轰了出去,然后他将御书房的房门关上,亲自站在那里。

    “有一点儿想法!”罗信轻声说。

    “哦?”嘉靖帝神色一振道:“说说看。”

    罗信点点头,随后又严肃地说道:“不过,如果陛下认为这个方案可行的话,只能够陛下和臣知道。一旦泄密,恐怕会引起大乱。”

    “嗯,朕明白。”

    “陛下,如今南方人烟稠密,而且南方卫所的士兵最多,根本没有田地分给他们。

    但是,北方这几年连续战争,被阿拉坦汗和黄台吉先后两次屠戮,北方人口十室九空,不仅是北方的卫所死伤惨重,已经没有多少卫所士兵,而且那些北方大族被杀的杀,卖掉田地逃亡南方的更多。所以,北方有着大量的土地,而且是无主田地,这些年都荒着。”

    “你的意思是?”嘉靖帝眼睛一亮。

    “将南方卫所裁掉的人都拉到北方,给他们分田地。有了地,他们也就没有了怨气,而且八成会十分高兴,对陛下感恩戴德。”

    嘉靖帝轻轻点头,眼中释放着欣喜的光芒。但是,随后他的神色又严肃了起来道:

    “但是,这些人都久居南方,他们愿意来北方吗?”

    “如果我们就这样去南方告诉那些人,他们肯定不愿意啊!谁知道,他们到了北方,朝堂会不会分给他们田地。而且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哪怕他在家乡混得很惨。”

    “是啊!”嘉靖帝点头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分两步走!”罗信轻声道:“第一步,需要陛下给臣一个六份圣旨。”

    “六份圣旨?”嘉靖帝瞪大了眼睛。

    “嗯!”罗信点头道:“这六份圣旨的内容是一样的,到时候由臣,张居正,诸大绶,陶大临,陈瑾和温应禄各自持一份,我们分成六个方向,前往南方六省。

    这些日子,锦衣卫已经收集了到了南方六省卫所小旗以上的武官贪墨之罪。罪证属实,以大明法律,俱都可以判砍头之罪。

    这些人欺上瞒下,光明正大的贪污受贿,甚至草菅人命,杀了他们,没有一个杀错的。”

    “这第一步就是让我们这些人带着陛下的圣旨前往南方六省,以和北方草原侵边,调动卫所军队前往北方作战为借口,先将这些该杀之人全部杀掉。剩下的那些普通士兵没有了武官挑头,便失去了主心骨,反不起来。能够保证我们将南方卫所七十几万士兵安全地带到南方。”

    “你是让朕下一道调兵圣旨?”

    “是!”罗信点头道:“所以要保密。”

    嘉靖帝点点头,这个消息自然不能够透露,而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一辈子就是在和世家争夺权力。自从严嵩倒台之后,虽然严嵩的倒台是嘉靖帝的主意,但是嘉靖帝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年老,那些世家又蠢蠢欲动,在处理严嵩的过程中,不得不承认,嘉靖帝受到了世家的逼迫。

    所以,保密的必须的。

    “罗信,这件事不好保密啊!恐怕你们离京不到片刻,圣旨的内容就会被内阁知道,内阁知道了,差不多该知道的人也就都知道了。

    以那些世家的智慧,恐怕仔细思索一番,就会想出真相。毕竟,北方还十分安全,互市都开着呢。”

    罗信也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道:“那就说是高丽又出兵了,陛下给臣一道密旨,臣让人带着去见马芳,让马芳配合我们。我们不需要多久时间,只要将卫所的兵丁从南方拉出来,就可以了。已经上路了,就由不得他们了。”

    “那第二步呢?”

    “第二步,将卫所士兵带到了北方之后,便给他们分田地,每人一百亩,这对他们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他们不会再有怨言,只会高兴。

    然后让他们写家书,在家书里面再放上每个人的信物。再少量地挑选出一些士兵,每个卫所挑选出来两个就可以,然后立刻将在边关的三十五万北方卫所士兵抽调出来,告诉他们不会裁撤他们。而且其中的十万会留在南方。

    让这三十五万人带着书信和信物,再加上抽调出来的南方每个卫所的两个人,一起回到南方。

    那些南方卫所士兵的家人,看到书信,看到信物,再有跟着回去的每个卫所的两个熟悉的人,那些家属便会相信,然后组织那些家族,迁徙至北方。

    如此,卫所的裁军可以告一段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