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64章 生女要叫孙焕佳

第464章 生女要叫孙焕佳

    **是什么?

    来了就是想要,犹豫就是想买,这里是咳咳!

    **最直白的感受就是求而不得时内心犹如猫抓蚁咬的骚动。

    痒!

    权力是什么?

    权力最核心的体现就是要你死你就得死,要你不死你生不如死。

    痛!

    那么问题来了,艾泽拉斯核心价值观该如何实现?

    当然是学习,学习使人快乐。

    当然是修行,修行使人沉迷。

    在艾泽拉斯为王,权力手腕是一部分,个人实力是另一部分。

    虽然联盟如今是七国同盟(算上铁炉堡是八国联军),但是人类社会结构,实际上并不比兽人的氏族部落先进多少。

    不仅人类是这样,暗夜精灵、高等精灵、巨魔、牛头人,在艾泽拉斯排的上号的种族实际上都是这样。

    一个强有力的领袖就如同夜晚最耀眼的灯火一般,自觉不自觉的会吸引其他人依附。

    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社会如今的政治结构反而有些特立独行。

    卡洛斯没有闲工夫去想提瑞斯法议会覆灭后人类这个种族顶层战力的缺憾问题,因为他自己已经摸着边儿了。

    在决定启程北归的前一天晚上,卡洛斯于睡梦中梦见了天使。

    几何形天使。

    纳鲁!

    痛苦却坚定的声音,仁爱却无奈的叹息,克乌雷呼唤着卡洛斯的名字。

    慈父选中的孩子,救救那些德莱尼人!信仰圣光的孩子们,不要放弃希望!

    在梦境中,克乌雷支离破碎的形体依然发出悦耳的歌声,所有的交流都在音乐中传达,卡洛斯在一波又一波的圣光洗礼中,不自觉的泪流满面。

    然后,卡洛斯醒了过来。

    梦境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清醒过后,卡洛斯依然眼角淌着泪。

    卡洛斯用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终于回想起了这位克乌雷究竟是哪一位。

    当年萨格拉斯蛊惑艾瑞达人投靠燃烧军团,算是萨总堕落后的大手笔。然而先知维伦勘破了萨格拉斯背后的算计,带领一部分艾瑞达人逃离阿古斯,自称德莱尼(流亡者)人。维伦固然是一位实力与智慧并存的英雄,却无法与萨格拉斯相提并论。之所以维伦能够成功,那是因为纳鲁的出手相助。

    帮助德莱尼人逃离阿古斯,仅卡洛斯知道名字的纳鲁便有十一位参与其中。

    这是一个非常不得了的数字。

    纳鲁这种生物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大路货,每一个都有莫大的威能,最少十一位纳鲁联手,从萨格拉斯手里抢出维伦的德莱尼,也就不是不能理解了。

    而这位克乌雷,便是其中之一。

    但是在卡洛斯的记忆中,克乌雷在沃舒古坠落的时候,为了拯救飞船上的德莱尼人,已经陨落了呀,为什么会在梦境中呼唤自己?

    虽然梦境记忆迷雾重重,但是这一次的际遇给卡洛斯带来的好处确实实实在在的。

    卡洛斯发现自己对于圣光的感悟更加深刻了,有一种“啊原来是这样呀”的通透感。

    非常棒的感觉,一种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的爽快。

    玩圣光圣光的使用者中,纳鲁绝对是最熟练的,哪怕是一场梦,哪怕是听听歌,对于卡洛斯的启迪也意义非凡。

    简直可以媲美兔子见鹰酱之后那句感慨————原来火腿还可以夹面包吃!!!

    于是半上午的,卡洛斯沉迷于圣光之道,的快感,归国什么的,完全忘到了一边。

    于是下午茶时间,冷静下来的卡洛斯发现自己放了所有人的鸽子

    咳咳,就说自己身体不适嗯,不好,圣骑士身体倍棒,这借口太蹩脚。

    对!掐指一算,今日不宜出行!

    锅扔给卡德加!!!

    悄悄派人去给新生代神棍递个话,卡洛斯愉快的忘了这一茬。

    然后在激情退却之后,理智终于回归,卡洛斯终于开始反思这件事背后隐藏着什么。

    “先知维伦向您问好!”

    自己与嘉丽雅婚礼时,永恒龙搞出来的幺蛾子怎么可能轻易忘记,五勇士里,某个德莱尼人当时的话语现在品一品也是细思极恐。

    自己与德莱尼人的交集,应该是从兽人手里救出那个叫莱昂纳多的珠宝匠开始吧。虽然隔着一道黑暗之门,隔着艾露恩知道多少光年的距离,但是维伦的影子一直萦绕在卡洛斯心头。

    那是一位能够改变命运的主儿。

    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说的就是维伦。

    暂居德拉诺的德莱尼人可不是一般的星际难民,根据记忆中的治疗资料,如果不是兽人突然发难,打了沙塔斯城一个措手不及,维伦能凭借德莱尼人就把兽人部落给镇压了。

    首先,在古尔丹蛊惑兽人引用恶魔之血前,德莱尼人与兽人是非常亲善的盟友关系,耐奥祖与维伦私交甚好。但是耐奥祖与古尔丹用阴谋谎言欺骗了其他兽人族长,令他们相信了维伦对兽人的亲善是别有目的的,德莱尼人正在酝酿一个惊天的阴谋,准备消灭兽人。

    一方有心,一方无意,熟知德莱尼人军事部署的兽人突然发难,切断了德莱尼人卡拉波神庙、奥金顿、沙塔斯城之间的联系。令毫无准备的德莱尼人根本来不及集中力量防御,便被狂化的兽人乱拳打死。

    哪怕如此,维伦依然带领德莱尼人在兽人的清剿下活了下来,并且将族群延续。

    然而这样一个领袖,却随时将自己隐藏在人后,永远不贪功,不慕名。

    这样的人不是大奸大恶就是至纯至善。

    卡洛斯相信维伦是后者。

    逆向思维,某一条时间线上的维伦托人给自己问好,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潜在的盟友!

    先知这样纯粹的人,已经与时间线没有多大关系了,无论是什么情况什么境遇,维伦做出的决定基本都不会有太大出入————牺牲、奉献、为了圣光!

    自己有条件拉拢德莱尼!

    卡洛斯突然想明白了这件事。

    如果能拉维伦提前入局,联盟的情况将大为改观,甚至许多悲剧可以避免。

    “不行,冷静,我需要冷静。”

    卡洛斯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凡是太美好的愿景大多属于一厢情愿,需要仔细思索。

    埃索达坠落的时候,玛法里奥主导的联盟迫切需要盟友,维伦迫切需要庇护,双方一拍即合。

    现在的联盟,真的需要只是没有那么“强大”的德莱尼人吗?

    思索着,思索着,夜深了,新任侍卫长突然敲门。

    “进来。”

    随着卡洛斯的应允,侍卫长带着一个头戴罩帽的大胸之人进来。

    哎哟,正点啊!

    卡洛斯眼前一亮。

    然后奥蕾莉亚取下罩帽,卡洛斯眼前一花,内心再无波动。

    “我有事必须和你谈。”

    奥蕾莉亚的语气中充斥着焦虑。

    “嗯,明白了,克里斯,关下门。”

    卡洛斯冲着自己的新任侍卫长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