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仙途遗祸 > 1528 偏执玲珑心

    果然还不熟悉明都的百业生态啊。

    水馨沉思——她就算是林冬连的时候,也是穿的曲城的时候准备的成衣。也许会有人嘲笑她的衣服不够流行?但反正她也没和会嘲笑这种事的闺秀打过交道。所以她想不到绣坊。

    身为兵魂,百病不生。对医馆唯一的概念就是定海城全城出毛病的时候。

    不熟悉,再聪明都想不到。

    那医馆的聚集区,如今也是人流如织。毕竟前几天晚上的混乱造成了大量的伤员。外伤内伤毒伤感染……绝大部分人家,是没有灵丹妙药来治病的。

    不过,现在闵世珍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水馨自己都觉得,这个答案算得上是合情合理。她在那个方向,就感受到过一个颇大的温室花圃,里面的植物种类多种多样。

    只不过那温室花圃是直接被“物理隔绝”,植物也都是种在盆子里的,也无法得到周边的信息。现在想来,却不是世家的所有物,而是那个研究过敏症的医馆所开的了。

    虽然医馆内部不会种植植物,却肯定要保证有大量的植物以供研究不是么?

    同时,医馆肯定是有禁制的,光明正大。不管是道修玄修还是儒修,在进行研究的时候——尤其是进行疾病相关的研究的时候,都肯定要做好各种防护措施的。

    在接近医馆的时候,随行的洪嵚就展开了一个发展,水馨瞬间觉得自己的感知有些模糊,好像是被大量的人气给混淆了。

    她皱了皱眉,停止了探索。

    反正已经知道了目的地,不着急。

    这时候,林诚允坐到了水馨的身边。不少人的目光本来就在水馨和林诚思的身上转动,这下子都快要移不开了。

    林诚允坐下后,则是先对隔了一个位置的林枫言友好的笑了笑。

    “……”林诚允虽然做好了准备,事到临头却依然沉默了一下,略过了对水馨的称呼,“你会和我们一起回华国吗?”

    这问题很普通。

    但水馨猜他已经知道了嘉年大长公主那边的异动——毕竟洪嵚本来是他们的保镖来着。他不是来打探消息的,而是来吸引注意力的。当然,这个问题也多半是真想问。若非答应了嘉年大长公主,水馨也不会坐在这里,林诚允也找不到机会来问这个问题。

    “你们不是到明国来游历的?”

    水馨反问了一句。

    林诚允顿时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出了这么多事,想要游历也不可能继续了吧。”何况之前的昏迷……是肯定要去宗祠检查一下的。否则。就算现在看起来无碍,心中也总是会担心的啊!

    “哦。不会。”水馨回答。

    林诚允懵逼了一下,随即道,“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走一步算一步。”水馨回答。

    林诚允瞬间懵逼。

    不知道这是在敷衍他,还是这位不算天眷,道境斗境也在同辈人中首屈一指的宗室女,生活态度就这么消极——听起来真的很真实的样子啊!

    “……族妹好像并不急着去找那个人?”林诚允一时懵逼,倒是把“族妹”这个称呼说出来了。论年纪,他虽然看着年轻,但确实是比所有仙海城遗孤的年纪都要大。这个称呼却依然让他莫名心虚。

    “肯定要找,但是不急。”水馨知道林诚允说的是谁,“着急难道不应该是那个人吗?”

    是她的东西那就跑不掉,水馨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林诚允对此无言以对。

    确实,不说那些没有修炼资质的女孩子们,就是仙海城的男性遗孤,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和水馨现在的实力相媲美。

    “其实。”顿了顿之后,水馨看着林诚允,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能鱼目混珠,不过是因为没人想到,被钻了漏洞。真心想查,现在你应该告诉我结果,而不是问我是不是去华国。”

    林诚允又被噎了下。

    他真没想到,大庭广众之下——虽然人人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林水馨居然连这种大实话都能说得出来。

    但这是事实。

    只要皇室或者宗室愿意尽快给出一个交代,只要把仙海城的遗孤,一个个的叫到宗室,重新进行一次认证,严密的监控下无法作假,很快就能得出结果。

    甚至都不用等结果。

    只要愿意这么做,没问题的仙海城遗孤肯定愿意先证明自己身份无误,还能借此要点补偿。冒充者自己就会漏出马脚。

    但据林诚允所知,宗室那边并没有那么做。

    明明他们应该已经得到了“林水馨”的资料。他们似乎很沉得住气,就等着林水馨上门。这到底是为什么,远在明国的林诚允也说不清楚。

    林诚允沉默下来。

    眼前的剑心并不好糊弄,胡乱的对她说宗室皇室的好话,引出更糟糕的话来,就难看了。

    可惜又不能叫林诚月过来。

    照理说,女孩子之间会更好交流。但好像这位林水馨彻底惹到林诚月了。双方的三观貌似也完全不同。

    林诚允正头痛着。

    水馨反客为主的开口了,“有两个叫做黎允和关启明的儒修,不是也是华国人吗?他们好像还带了很有趣的设备,为什么不在?”

    林诚允一愣,想起来他们在定海城好像是有交集。

    “你是说那个‘直播法器’?”

    水馨理所当然的点头。

    林诚允:“……”

    ——你从哪里看出来,这种事情适合“直播”了?这是林氏宗族的宴会好吧!对于这种事,好像明国政事堂也已经注意到了。到底该怎么处理这种新型的东西还没个定论呢。

    不过听说在曲城那边已经泛滥开来了。

    林诚允沉默之后,有气无力的将黎允两人所住的客栈名字和地址说了,对其他的东西不做评价。

    “你派人去借个直播法器过来怎么样?”水馨问。

    林诚允顿时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干嘛?

    “林诚思有。”林枫言提醒。

    然而林水馨和林诚思这两个身份并没有什么交集。林诚思当然也在这个宴会上,却是非常低调的坐在了角落里。有没有带傀儡鸟这类东西在身上不好说。反正也没拿出来。

    “你认识?”水馨想了想还是不负责任的说,“你去借。”

    林枫言看她一眼,站了起来。

    水馨悄咪咪的松了口气——这么来看,她刚才也没有太惹到人吧?

    不过,林枫言还没在万众瞩目下走到明显紧张起来的林诚思身前呢,他就自己顿住了脚步。对那些各种分析华明两国关系或者其他八卦更或者锦衣华服没有兴趣的水馨,目光也顿时一凝。

    林枫言回头,和水馨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然后,水馨对身边还没离开的林诚允道,“疏散客人吧,这可真是下下签。”

    “什么?”林诚允吓了一大跳。

    “闵世珍有问题。”水馨简洁明了的道。

    医馆那边,还察觉不到什么动静。依然是混淆感知的状态。但这一边……闵世珍忽然出手,破掉了洪嵚在书房那边留下的阵法!

    水馨不知道,这也就是林枫言愿意听嘉年大长公主的要求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天眷是种很奇妙的东西,水馨说得“走一步看一步”确实是最合适的做法。因为连他们自己都无法知道,自己能撞上什么事,规划往往只能长期存在于纸面。

    之前水馨看他,林枫言就知道,她对于接下来该怎么做也没想法,至少没有强烈的意愿跟着嘉年大长公主走。

    就算这不代表嘉年大长公主那边会一切顺利,至少也表明留在原地可能也不会无聊。

    现在,变数不就来了?

    闵世珍可能有问题,哪怕她这几百年的经历都相当清白。可她出现的时机,就未免过于微妙了。

    这一点连嘉年大长公主都是有猜测的。只是,甄婉秋那边事情太过重大,也非常紧急,牵扯到皇室在卧龙山脉的那一大番动静,至少上百年的布置,最后的收获。

    嘉年大长公主必然要冒险。

    将闵世珍留在原地,本身就是一种怀疑。

    现在,怀疑成真了!

    闵世珍打破了书房封闭性的禁制,直接将一切怀疑证实!监视着闵世珍的那个嘉年大长公主身边摆在明面上的那个剑心,已经用剑意笼罩了书房,但是,由于附近园子里的客人太多,多多少少都和林氏宗族有关系,他也不敢贸贸然动手!

    “什么!?”林诚允目瞪口呆,“她不是还在这院子里么?”

    “对,她已经动手了。”

    “这也……她想干什么!?”林诚允心惊胆战。

    对啊,她想干什么?水馨回想了一下,忽然失笑摇头——其实这就是一个线索啊!可惜当时没人注意。

    闵世珍说自己要的是监察使级别的官位,这个要求,恰好在她“保证为真”的元神誓言之后!

    在那之后,闵世珍说的话也不少。

    事态颇为紧急,却也没有那么紧急。

    所以说,她不是急着证明自己,而是急着立下元神誓言,为之后的谎言作掩护吧。

    那么,林诚允就问的太好了。

    闵世珍要的是什么呢?

    哪怕大半的战力都跟着嘉年大长公主走了,在林氏宗室甚至是林氏大使的家中闹事,怎么想都不可能再活下去。这就是个讨死的举动。

    几百年奋斗到金丹。

    闵世珍为什么要主动求死?

    ——等会儿,那是个玲珑心。

    后天自行凝练的资质,往往比先天资质还纯粹。就好像圣儒的天目也是后天自开,和被红尘念火催开的就不是一个级别。

    水馨想起“玲珑心”这个资质,嘴角一抽。

    不去多想闵世珍的真正目的了。

    当初她在凤栖山醒来后第一个深交的朋友苏羽卿,用“可能的极情道”直接吓走了一个真君二代。观星城的宿九,变成愤怒化身的时候差点直接从金丹飙升到元婴——最后还是她自己搞定了自己。

    她一个兵魂去思考某些感情用事容易走极端的玲珑心的脑回路,只能把自己折腾成神经病。

    林诚允自己却也没指望水馨回答,他本来就只是巨大的惊疑、不可置信之下,本能的发出了疑问而已。

    他到底是“诚”字辈颇受期待的精英。

    本能的,发泄般的说出自己的质疑之后,林诚允就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备受瞩目的林水馨和林诚思两人之前的异常本来就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如果不能及时应对,立刻就能变成骚乱。

    这里的“林氏相关”可没几个人经历过什么危急的场面!

    “来访金丹闵世珍闹事,还请大家有序、尽快撤离!”林诚允大喊一声,并不说明为什么会闹事,而是迅速安排起了护卫进场、分批从不同门扉撤离等等事宜。

    林枫言则继续了之前的事,远远对着林诚思点头,“拿傀儡鸟,跟来。”

    之前一直安静如鸡的林诚思目瞪口呆——他真不应该将“林冬连”托付给宁朔,跑过来应付的。现在好了,别人都能撤退,他居然要去直播金丹战场?

    不过,林诚思肯定也知道,林枫言不至于害他。

    作为一个治史的人,之前的经历就算不说直接带来的红尘念火,对他的修炼也大有好处。所以,惊诧归惊诧,林诚思还是迅速的取出了傀儡鸟,开启了对曲城那边的直播。

    他知道,曲城姚家此时已经将维护那个直播屏,当做大事来做了。还分别设立了其他的晶幕,来应对其他的傀儡鸟。

    也亏得姚家这么做了。

    无事可做的黎允和关启明两人,此时正在外城《安民颂》的核心领域游荡。这片地方受益最大,受创也是最严重。少不了直播素材。

    几乎就在闵世珍破禁却不逃离的同时,黎允有些疑惑的看向关启明,“我总觉得心神不宁?”

    “……你这个级别就有危机感应啊?”关启明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

    “如果是切身危机的话未必没有啊……地面好像在震动!”

    “哎呦喂真的!明都也会地动?”

    “那什么鬼?”关启明连续喊了两声。

    一个东西,不知道从何处被抛起,化作一道流星,“啪叽”的摔在了他们面前不到十米处的地面上,竟然直接摔成了一团血肉烂泥!

    “封印!”黎允直接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