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苍穹九变 > 2613.第2609章 规劝

2613.第2609章 规劝

    刀光绽放,雷霆相随!

    只见一道绝世刀芒,跨越万里,横空而至,散发着煌煌刀气,以一种足以劈开天地的气势,迎着元始掌,全力斩下。

    顷刻间,刀锋所过,无可匹敌,无物不斩,就连那在囚笼世界大名鼎鼎的元始掌,也在这绝世刀芒之下,被硬生生的斩开。

    掌分,界断,并在无数恐怖的雷霆闪耀之下,纷纷被当场碾碎。

    尔后,一团血雾在空中炸开,每一滴都蕴含着极其庞大的灵气,可是却在雷霆的力量之下,转瞬间就蒸发殆尽,凭空消散。

    受伤了!

    元始在这一道绝世刀芒之下,直接受伤,那如白玉一般的掌心,出现了一道醒目无比的伤痕,鲜血染红了破碎的衣袖,看起来很疼。

    是的,很疼!

    疼的元始直接发出一声闷哼,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薄薄的嘴唇紧闭,狭长威严的双目更是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和严肃。

    亲眼看着这一幕,聂凌波、战平安二女当场就是双眼一亮,神色之间已是浮现出几分激动之色,因为他们已经认出,这隔空斩来的一击绝世刀芒,出自谁手。

    除了苏阳,还有谁?

    苏阳,来了!

    仿佛印证聂凌波、战平安二女的猜测那般,在绝世刀芒久久还未消散的时候,远处响起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雷鸣声。

    而伴随着这雷鸣声首先到来的,则是大气压产生的一种极其强烈的压抑气息,仿佛夹杂着某种愤怒的情绪,仿佛雷神在行雷步电,万物生灵都要在这雷云之下瑟瑟发抖,提防着头顶上方,随时都有可能降下一道灭世天罚。

    然,以上这些还只不过是为了衬托一个人,那个名震囚笼世界的人,那个聂凌波、战平安二女深爱着的男人,那位名叫苏阳,无论在那里都是风云的中心,如此耀眼夺目的存在。

    轰隆隆~!

    滚滚雷鸣声在天地间炸响,遮天蔽日的乌云弥漫而来,无数雷霆如乱舞的银蛇一般煌煌降落,方圆数十公里都在此刻已经化作焦土,白日也直接变成黑暗。

    可怕!

    好强悍的气势,引发天地共鸣,直接改变气象,让这极寒北域的极北深处,从严寒直接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季节,形成了大天雷域才会独有的气象。

    就是伴随着这恐怖的雷霆气象,一位身穿玄衣的邪气男子,浓眉冷挑,目光锐利,如同雷霆帝王一般降临,转瞬即至,气息狂狷。

    “阳弟!”

    “苏郎!”

    看着那个霸气的身影,看着那个狂放的存在,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息,聂凌波、战平安二女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呼唤出声。

    苏阳的神色依然看起来杀气腾腾,但是面对聂凌波、战平安二女的呼唤,他还是回头望去,眼底深处泛起几分柔情,坚定不移的说道:“放心,我来了!”

    一句放心,一声我来了,狠狠的击中了聂凌波、战平安二女的心房,让那满腹抱怨在此刻全部化为乌有,只有浓浓的深情注视着情郎,此生无悔。

    “哼~,你们如此打情骂俏,把本尊当成空气吗?”看着苏阳来临之后,居然把他这位大敌晾在一边,反而和聂凌波、战平安二女眉来眼去的,高傲自负的元始怎能受得了?

    一声冷哼,元始并指如剑,当空一刺,一点寒星绽放,携以浩瀚天威,洞穿而至。

    这一指,很强!

    光是形成的天地大势,暗含的规则之力,就足以任何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一指蕴含的杀伤力是何等恐怖。

    可是苏阳却没有回头,甚至干脆直接转过身来,把后背留给元始,轻松自如的一步步行向聂凌波、战平安二女,还有闲余的工夫抬手轻轻一挥,把重伤的伙伴们聚拢至身边。

    “哼!”素来无比自负的元始,眼见苏阳这般行为,更加勃然大怒,指劲的威力再增三分,好似天地神灵按下手中的神兵,似能洞穿世间的一切。

    说时迟,那时快!

    眼看着元始的天道神指就要点中苏阳的一刹那,突然之间,一声剑鸣响彻云霄,火红色的纯阳剑凭空显现,横在天道神指的前方,以剑身阻之。

    铛~!

    元始一指点在纯阳剑之上,恐怖的力道直接击打出一声震惊百里的金鸣,元气炸散,狂风怒吼,纯阳剑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弯曲出一个弧度,看起来将要被元始这一指点断。

    可奇妙无比的是,看起将要折断的纯阳剑,却无比的韧性十足,竟生生挺了过来,无论元始使用多大的力量,都犹如石沉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似被一股特别又强大的力量,给硬生生的化解了。

    元始脸色微变,眼底深处透出一丝意外和凝重,望着那柄火红色的纯阳剑,看着那位持剑的身影,透着几分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纯阳子?”以元始的修为,此刻都显得有些不太确定的疑问一句,分明有些不太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可惜,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柄纯阳剑就是最好的证明,天下间除了纯阳子以外,谁还有这么一柄纯阳剑呢?

    只见纯阳子手持纯阳剑,一边挡住元始的攻击,一边无奈的长叹一声,道:“师尊,你不是苏阳的对手。”

    元始闻言立刻勃然大怒,素来自负的他,怎能听进去纯阳子的谏言。

    所以便见元始当场就是一声不屑的冷笑,怒道:“好你个纯阳子,莫不是你也想说,本尊不是苏阳的对手,同样也不是你的对手吗?否则你胆敢阻挠本尊!”

    “……”纯阳子意外的沉默不言,让人猜不透他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给人的感觉好似默认了一些什么。

    见此,元始当场又是脸色一变,喝声道:“纯阳子,本尊念在师徒这份情谊上,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立刻给本尊滚到一边去,等本尊擒下了苏阳之后,再处罚你所犯的错。”

    纯阳子又是一声长叹:“哎~,就是念及师徒之情,我才不想师尊你犯傻,平白无故的丢了性命。要知道,苏阳现在可是在火头上,一点就炸,我都不敢惊扰到他。”

    元始心中怒火更盛,喝道:“真的不让?”

    纯阳子无比顽固的说道:“苏阳于我有恩,并且不止一次,太深,太深,太深。所以我无以回报,只能用此身来报答。所以,对不起师尊您了,这一次,我真的不让!”

    元始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本尊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收了你这么一个逆徒。既然如此,本尊今天就清理门户,受死吧!”

    话音落下,元始真的不再念及一丁点师徒情分,化指为掌,手握一个天地,当空朝着纯阳子胸口印下,上来就是杀招,完全就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纯阳子只能再次长叹一声,纯阳剑上下翻飞,化作一团团剑芒,就好像轮回一般,轻轻的一扫,那剑轮笼罩之下,规则自成,轻轻松松圈住元始掌,生生磨灭。

    这可是元始掌,堪称囚笼世界最强的掌法,掌心自成天地,威力大的吓人。

    却不料,这如此强大的掌法,硬是被纯阳子轻描淡写的抹去和化解,这份轻松自如的模样,让元始都看着心惊。

    可是强者终究是强者,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唬住。

    只见元始稍稍吃惊过后,便不信邪的展开了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围绕着纯阳子,展开了一系列恐怖的攻势。

    掌影,指芒,拳劲!

    或如刀、如剑、如锤,一通稀里哗啦的破袭而来,不觉速度越来越快,攻击越来越强,还隐隐形成某种阵势,组合成特殊的规则,杀伤力惊人。

    可无比古怪的是,纯阳子仿佛遇强则强,手中纯阳剑施展开来,似乎每一剑都恰到好处的多上那么一点点。

    速度,强上那么一点点;力量,强上那么一点点;就连阵势形成的压力,暗含的某些规则,也都强上那么一点点,使纯阳子总能够在关键时刻,一剑破掉了元始的连环攻势。

    就这样,转瞬间纯阳子和元始激战了三百余招,大多数时候都是元始在狂攻,纯阳子在被动防御。

    可越是这样越显得纯阳子的强大和可怕,因为只有远远超出元始的修为和实力,才能够滴水不漏的化解元始的攻势,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从容不迫的应付着。

    故,元始越打越心惊,越打心越凉,他仿佛头一回认识这位当年亲传的大弟子,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拥有了远超师父的恐怖实力。

    这怎么可能!!!

    元始心头又惊又骇,毕竟是纯阳子的师父,对于自己这位大弟子的实力,没有任何人比元始更加的清楚。

    但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纯阳子会变的如此厉害?难道这苏阳真的有某种魔力,让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强大起来。

    如苍穹集团那一位位修士,均显现出非同一般的潜力和实力。

    如纯阳子,这才跟苏阳混多久,现在居然能够跟元始这位昔日的师尊,打的有声有色,战斗力非常。

    因此面对这么一个古怪情况,元始只能罢手,惊疑不定的后移几步,定定的望着纯阳子,咬牙切齿道:“好,好,好~!真的非常好!当真是翅膀硬了,敢于挑战为师了!”

    纯阳子沉默了一下,才幽幽地叹息道:“师尊,真的不能冷静一下,好好的与苏阳谈一谈,你便会发现,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住嘴!”元始冷哼道:“本尊没你这么个欺师灭祖的弟子!”

    “……”纯阳子继续沉默,且从他的表情之中,不难看到几分无奈和痛苦,很显然眼前这么一个情况,是他不想也不愿意面对的。

    可元始就没有那么多顾虑,早就不念任何一丝一毫师徒之情的他,又一次冷冷喝道:“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给本尊滚,否则就不是逐出师门那么简单的事情,本尊必取你性命。”

    纯阳子似乎终于受不了了,开口道:“师尊~,难道事到如今,你还没有看明白,不愿意放手和放弃吗?”

    元始冷笑道:“你以为你吃定本尊了?而本尊已经拿你和苏阳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纯阳子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元始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息,森然道:“既然如此,那么就瞪大眼睛给本尊看清楚了,自己先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可笑吧!”

    最快更新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