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1138节:Martyr Ⅳ

第1138节:Martyr Ⅳ

    艾伯特马南站在桥南的防线中,年轻的原住民第一次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外乡人嘴里的‘osplay爱好者’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词代表的意思,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职业,但是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认出来,这绝对不是一个能够力挽狂澜的职业。

    刚刚新伊甸人的一次冲锋波次被天空中的飞空艇投射的炮火毁灭,在艾伯特的眼里,刚刚的那一波次冲锋,就连那些公爵的亲卫队都不定能挡住,但是外乡人的那条空飞艇,还有在半空中飞散的肢体与亡魂用钢与血的事实告诉艾伯特,那位丹恩家的小小姐说的没有错,时代变了……战争的结局再也不是用勇气就能够改变了。

    他的侍从们也早就没有了之前的骄横,到现在前线还在爆发着大规模的肉搏战,以团为单位的对方以一切可行的办法来送对方入土,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刺刀大战,让那些侍从们都吓坏了没有什么武艺,也没有什么剑法,有的只是对彼此生命的极度漠视,近距离的排枪接拼刺,每一秒都在以小队为单位的损失,更是将那些侍从们的勇气打进了地狱。

    在这里,原住民们引以为傲的武艺被现实冲垮,比重弩对于骑士造成的冲击还要严重,一颗子弹在数百码外就可以结束一个骑士侍从甚至骑士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

    正在这时,艾伯特看到一队新伊甸人突破了防线,他们嚎叫着,似乎是在欢呼,但是下一刻,艾伯特看到了那些原本在战壕中使用火枪的草原精灵们站了出来,换上了粗管子的霰弹,与这些新伊甸互相投射,然后接近,最终用刺刀与子弹将缺口再一次堵上。

    还没等艾伯特松上一口气,战线上又有一段被新伊甸人冲破,这一次,有草原精灵举起战旗,尖锐的声线暴露了她的性别,而在她的身边,有大量的同类在集结。

    不知道为什么,艾伯特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站在了那些姑娘们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年轻的骑士吻了吻自己手指上的指环。

    只记得有外乡人说过,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他的侍从们没有让他失望,虽然有人满脸绝望,虽然有人将畏惧写在了脸上,虽然有人在不停的呼喊着他所信仰的神明姓氏,但是在这一刻,当冲锋与反冲锋的人群撞在一起,当长剑劈开眼前的敌人,当用板甲护臂弹开刺来的长刃,当身边有人中弹哀号着倒下,当外乡人的战斗艇自低空飞过投下化做火海的炼金物时,马南家的侍从们,没有一个人是懦夫。

    ………………

    这是新伊甸人第几次冲阵了?

    玛索早已经忘了,机械性的挥动长刀,土元素化的猫崽劈倒眼前的王冠之主,新伊甸保留了王冠之主的进阶之路,是最大众的指挥官进阶。

    那怕自己所在的战团已经损失惨重,新伊甸的残兵们依然狂呼着冲向防线,在他们的后方,一队又一队新伊甸人组成的波浪攻势在炮击和火枪组成的火力线的照拂下正在逼近。

    法术位与神术能量早已经用完,最开始跟随自己的小猫们早已经死绝,连战旗都不知所踪,但是一波又一波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小猫崽子们就跟随着玛索战斗在防线的最前端,直到最后的成员战死,但转瞬间,又会有新的队伍跟随,这些口音不同,容貌不同,就连旗帜都五花八门的小猫们就这样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他们眼中的殿下。

    将眼前的敌人腰斩,玛索从他的腰间拔出火枪,对着正在戳刺着小猫的矛手搂火,然后倒持火枪,用它敲开了身旁侏儒的脑壳。

    丢弃了断裂的火枪,长刀飞过一段距离,将想要偷袭小猫的敌人钉飞,玛索空手接住挥来的钉锤,空闲的右手一拳将这个袭击者的整张脸变成了过去时。

    有带着湮灭驱逐特效的长矛刺来,但长矛的主人被玛索救下的那只小猫刺倒在地,玛索掰断了长矛木柄,将锐利的矛头捅进了正在掐着小猫脖子的人类脖颈,没时间来得及绞动它,玛索伸出手,将另一个用匕首捅小猫的半身人双脚抓起,用力抡圆砸在了它的同伴身上。

    伸出手,将这只小猫往后拖了两步,然后转身,用自己的胸膛挡住了捅来的长矛,带着驱逐特效的长矛让猫崽差一点被踢出主位面,正在这时,一只小手抓住了玛索的胳膊,然后那只重伤的小猫扑向了那个矛手,像一只野兽那样咬住了他的脖子撕扯着,直到玛索拔出长矛,伸出手想要将这小猫拖走,却发现她已经不再有动作。

    倒持长矛,将还有气的矛手钉死在地上,玛索从地上捡起一把黑曜石长剑,将最后一次神圣武器拍在了它的剑身上,击溃了新伊甸的残兵,人类,精灵,小猫们和草原精灵们集结到了玛索身后,有土墙自玛索两侧升起,低下头,感受着子弹落在自己身上,感受着已方的火枪手打出不再整齐的排枪,直到新伊甸的兵线再度接近,玛索转身接过某只小猫为他寻回的长刀,将黑曜石长剑递给了他。

    “这就是我的传家宝了。”这只小猫笑着,被割开的嘴角满是污血。

    “下次我让姑娘们给你打造一把更好的家伙。”玛索说完,接过另一只草原精灵递过来的短双筒霰弹枪。

    几乎所有第一排的玩家都获得了这么一把家伙。

    “还有二十码!”

    “为了罗兰瓦多!”看着新伊甸佬接近,嚎叫着的猫崽一马当先的迈开腿迎向新伊甸人,在他的身后,脚步声虽然杂碎,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懦弱。

    在接近到十码的时候,双方互相搂火,大量的人体随之倒地,然后双方的幸存者撞到了一起,长刀劈开对面的新伊甸佬,用肩膀将他身后的半身人撞倒,踩碎她的头颅,猫崽手中的长刀投出,将身方的亡骨法师钉翻,空出手的猫崽再一次抄起一只新伊甸侏儒,用它将身旁的新伊甸佬打的头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