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恐怖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12章 鲁特的电话

第12章 鲁特的电话

    电话是鲁特·勒森布拉打来的,在电话那边嘲讽了扎克半天,才意识到扎克一直没有回话,“你是失去了生命的希望,决定去死了么。”

    这句话对一个人类说,顶多是嘲讽,嘲讽那种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将未来的某个必然事件提前的人。但对一个永生的吸血鬼说,就是单纯的人身攻击了。

    扎克开口了,“不。”拨开对自己攻击,“抱歉,我只是有些分心。”并不是什么故意恶心对方的对话技巧,是事实,“没听你刚才说了什么,能重复一遍吗?”

    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在强压怒气,效果还行,“我在说,太可惜了,连詹姆士的暗算都只能把露易丝拖到镜头前。哼,对付你,看起来我还需要更关键的棋子。”

    “哦。”扎克应了一声,大脑现在才开始跟着听筒里的话转动,“詹姆士的求婚,是你指使的么?”刚开始转,就点到了重点。

    “很让你惊讶吗~”得意。

    “也没有吧。”扎克的脸很平和,其实只是刚从晃神中缓过来的过度表情,“詹姆士要暗算我,必然要有非常强烈的动机。而我不觉得巴顿的环境,能给詹姆士这种强烈的玩意儿,所以,只能来自西部了。”

    听筒那边刚泛起的一丝得意,又被打回了沉默,应该也是在强压怒气,效果,也还行,“你似乎对情况掌握的很清楚啊,那不如你还原一下我是怎么让詹姆士暗算你的。”

    只能说鲁特还没有放弃,他势必要嘲讽到扎克一次才罢休——让扎克还原自然不是鲁特多信任扎克的能力,而是扎克只要说错了一点点,他就能“哈哈哈!你错了!哈哈哈!你错了!”

    幼稚么,是幼稚。但请大家理解,鲁特还没一次凭自己、在和扎克的交流中占过上风,已然弱势到请爹出场的地步了……大家感受一下。所以鲁特啊,非常的,需要一次胜利,哪怕幼稚。

    扎克很平和的踏入了鲁特了算计中,“我还原吗?好吧。”扎克又有点儿分心了,因为瑞恩又飘过来了,“我觉得是你用什么方法胁迫了詹姆士。”扎克摆手驱赶不停在嚎‘你怎么不关掉电视啊!’的瑞恩,“考虑到时间点话,我猜测,是关于他父亲的。”

    扎克没怎么完善自己的逻辑,基本上想到什么说什么,“恩。凯特不是回巴顿了么,那兰斯将军的未来应该是要凉了。”

    这应该是鲁特的机会,只要他用心找,就能找到扎克的漏洞……

    可惜了,就是这么不认真的对话,也没有一丝鲁特能钻的缝隙——“特别是在联邦军方的合作伙伴换新的现在。”扎克不耐烦的盯着瑞恩了,话在对着听筒继续,“和军方关系最好的茨密希现在没可能替一个将军背书,新的乔凡尼和卡帕多西亚也应该是更愿意培养新的军方友情,不会在这些老人上浪费精力。所以只要凯特公开她拥有的证据,兰斯将军,应该是会彻底凉透。”

    “你等一下。”扎克皱了下眉,放下听筒,起立,绕过办公桌,逼向瑞恩,“再烦我,我就把你送回你家。”

    瑞恩对着空气吼了一声,消失了。

    扎克回到办公桌后,重新拿起听筒,“抱歉,格兰德的缚地灵,巫师的儿子瑞恩,你知道的吧。呃,我刚说到哪里了?”说了,扎克不专心。

    “兰斯将军,凉透了!”听筒里有咬牙的声音。

    “哦,我说他凉透了?”扎克是真的不确定自己说了什么,“抱歉,我想说的是他应该凉透了。”扎克还重复了一遍,“应该。”

    “啧,你说了应该!”

    “哦,你谅解一下,我有些不专心。”扎克并没有意识到他不断的为自己的分心道歉,是一次又一次对鲁特的打击……“我觉得兰斯将军对自己的处境非常清楚,所以为此做了安排,在他还是个在联邦的社会中拥有资源和权利的高位者的时候。”扎克接下来的说的,要注意一下了,“前段时间,詹姆士那里多了个身份。干净的身份,和足够詹姆士去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现金,还有,恩,武器。”扎克虽然是用了不确定的语气,但事实就是事实,没有不确定可言,“我觉得这就是兰斯将军的准备。”扎克感叹了一下,“一位联邦盛名的将军,可能打算着在自己身败名裂的时候带着家人跑路。”

    扎克等了一会儿,是想听听筒那边鲁特的回应。自己说对了还是说错了,鲁特该给回音儿,不是么。

    没等到。扎克无所谓,继续了,“如果一个将军真的就这么带着家人跑了。”扎克歪了头,没想到合适的评价,摆摆手,略过,“我猜测,你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对西部社会的影响,没有好处。我没记错的话,兰斯将军未来也是要成为勒森布拉的对吧,你可能还是挺喜欢这个人类的,是么?”

    听筒那边,连心跳声都非常细微。

    扎克没准备一直等,“茨密希不会、也没能力保将军,你,有,因为你是勒森布拉,你可以做任何事。”扎克没有嘲讽对方,这话说的很诚恳。至于听筒那边怎么理解,呵,管他的。

    “我认为,这就是你胁迫詹姆士的筹码,詹姆士暗算我,把我送上媒体的镜头里,你就保下詹姆士的父亲。”扎克还原完毕。握着听筒等鲁特的评价。

    等啊等,“我父亲呢,我有事情和父亲谈。”呵,又开始找爸爸了。

    扎克又又又的道歉了,“抱歉,你父亲和露易丝去春游了。”扎克拿着听筒,对着着空气转了一圈儿,是让听筒那边的鲁特听到格兰德外的声音,“你听到了吗?现在的格兰德环境对吸血鬼来说,很不友善。”

    听筒那边又沉默了。

    扎克没什么情绪的陪鲁特安静的一段时间,反正电话费不是扎克出,扎克不在意。

    不过扎克在想的东西,其实和这电话有点儿关系。是关于詹姆士的。扎克还原的这个‘詹姆士被鲁特胁迫暗算自己’,是扎克的真实所想。但没必要虚情假意的说扎克理解了詹姆士的行为,扎克并不理解,‘理解一个人’和‘知道一个人行为的逻辑’是两码事。例子说明?呃——

    我们能知道小明每天早上用匀速从家里出发,花多长时间可以追上同样在匀速行进的小刚。但我们永远无法理解为什么小明要追小刚,不是么。

    在扎克的评价里,詹姆士不过是再次做了詹姆士式的愚蠢行为而已。

    他没有来和扎克商量如何解除他父亲的危机。

    说起来,扎克就是最委屈的那一个。难道不是吗?扎克都已经为詹姆士压住了凯特准备毁掉兰斯将军的意图!只要詹姆士来扎克这里,他就会感受到扎克良苦用心!情亲、爱情、友情,只要詹姆士来扎克这里,詹姆士就是人生赢家。

    但詹姆士没有!这个家伙居然被鲁特蛊惑了!

    如果詹姆士来了,扎克会非常清楚的告诉詹姆士,鲁特一定会玩弄你,鲁特承诺的保下兰斯将军,很有可能是提前终止人类社会中‘兰斯将军’的身份定义,将兰斯将军变成吸血鬼……

    “你都说对了。”听筒那边在长时间的沉默后突然开口了,“那我也不和你绕圈了,我现在给你电话,是因为我打算让出兰斯,把他给茨密希的氏祖,成为二代茨密希……”

    这值得我们所有人的一个白眼了,扎克,又对了。

    “一是可以补充现在二代茨密希的空位,二是我准备靠这个留住茨密希氏祖,你觉得呢?”鲁特似乎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在征求扎克的意见了。

    扎克皱了下眉,“茨密希到了么。”

    “到了了几天了。”鲁特似乎在说一件很随意的事情,“刚到达维嘉,就被乔凡尼接去你的别墅住了,卡帕多西亚也异常积极的拜访茨密希的信使,说是咨询北国的情况。”

    既然鲁特要装作随意,扎克也就配合了,“哦,伤心。”现在是恶心鲁特而故意说的话了,“我住那里的时候都没人去拜访我。我走了,这么热闹。”

    鬼知道听筒那边发生了什么,反正扎克听到了什么断裂的声音,鲁特继续开口,“你还没有回应我的提议。”

    “让兰斯将军成为茨密希吗?”扎克在对方说出口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了,“不太好吧,再让军方的人成为茨密希,与其问我的意见,不如问问乔凡尼和卡帕多西的意见,毕竟是他们要接手原来茨密希的产业。”

    鲁特好像放弃了,“哼,为什么要多事,问你不是更直接。”

    扎克还装出了个惶恐的语气,“你是在暗示我在控制乔凡尼和卡帕多西亚吗?哎呀,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可没有!”

    扎克表演,成功让听筒那边再次沉默了。沉默后是,“那我就当你没有意见默认了。”

    扎克皱了下眉,这里必须要表扬鲁特,他把扎克的推诿转移变成了默认,今后当乔凡尼和卡帕多西亚烦恼茨密希中再次出现了个和军方关系密切的二代茨密希时,怪……不说怪吧,程度轻点儿,不爽的,会是扎克此时的没有阻止。

    扎克又分心了,因为答录机开始转动,又有人给格兰德电话了。

    扎克警惕了一些,“你还有事情要说么,没有的话我有新电话了。”近来鲁特给格兰德每一通电话,其实都是一个模式。在我们看来或许像鲁特在特意通知扎克一些事情,其实鲁特都是在不断重申一个让扎克有些无奈的事实——‘发生在我(鲁特)地盘的事情,你只能听着。’

    尽管每次不管是表演还是对话技巧上,扎克都没有让鲁特占到便宜,但这种事情,不断重复,扎克也挺无语的。

    感谢鲁特,让扎克的大脑重新正常转起来了,扎克不想继续这个电话了。

    鲁特在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突然有些莫名,“尽管我们相互知道我们讨厌对方,但魔宴的利益,都在我们的最高位上。”停顿,“我可以指望这一点么。”

    这是个扎克无法诚实回答的问题,因为答案,呵,是不。魔宴的利益在扎克的关心清单上,只能排在最后一位。

    倒是鲁特这种时候突然问出这种问题,让扎克有点儿同情的感觉了。抛开那些不断累积在扎克和鲁特之间的……‘坑’,鲁特其实是个真心不错的领导者。

    扎克回答了,回答的,很……艺术性,“在中部已经在整合隐秘孤儿的现在,你的眼光依然只是魔宴的利益吗?我同情你。”用上真实的感情,和真实的事件,话嘛,刚说了,艺术性。

    “你就是忍不住要显摆你托瑞多的眼光,对么!”都可以脑补出听筒那边的狰狞了。

    “托瑞多的眼,这不就是你即使再违心也要叫我‘兄弟’的原因么。”艺术。

    “哼。”再见也不说,挂了。

    扎克撇着嘴放下听筒,应景的拟人,松一口气,又躲了个大坑。

    看着答录机的转动结束,扎克直接按了播放。

    “扎克。”露易丝的声音,“我们现在在纽顿这边~”露易丝的心情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呵呵,我说了我可不知道我们会游到哪里~”春游的过程应该挺顺的……“纽顿这边好像出大事了,恩——”拉长是不确定,“我们现在正准备去找在纽顿的雷夫罗,弗兰克带队,你不用担心~哦对了,汉娜和我们一起了,等和雷夫**过后再和你细说吧。倒是她哥哥要去格兰德,看下他父亲的墓地,你接一下。恩,就这,不用回了,公共电话……”以及背景音,弗兰克的声音,“我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然后是露易丝的补上,“还有,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和,对身边人的,“还有吗?”

    还真有。留言变成了麦莉的声音,“我不管你打算怎么把詹姆士怎么样,就一点,让他活着,这个人对我们都还有用。”

    扎克撇了下嘴,留言回到露易丝的声音,“没了~”挂断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