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6??6?如意佛绽放出数道佛光,金色的佛光穿透暗红色的污浊,照耀在那些生死之间挣扎的死者。

    ?6??6?这些死者被金光一照,立时褪去一身暗红色,身上的皮肤也不再是之前的暗红色,同样的也不是青灰色的死者的颜色,而是变成了人的颜色。

    ?6??6?随即,这些被佛光普照的死者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面上的苦难悲伤瞬间被驱散,继而如风化一般缓缓破碎。

    ?6??6?这些生灵跪伏在地,面对如意佛诚心诚意的叩头致谢,随后穿越生死界限,烟消云散。

    ?6??6?而那些还在痛苦之中挣扎的死者见到这一幕,纷纷也跪下祈求佛光照耀。

    ?6??6?一道道的浓稠的信仰之力飞入如意佛佛像脑后的光轮之中。

    ?6??6?如意佛脑后的光轮都不由得微微一涨。

    ?6??6?方荡也不禁有些意外,因为方荡心中是真的怀着慈悲之念,想要度化这些徘徊在生死之间承受永恒痛苦的死者,并未想从他们身上获取什么。

    ?6??6?如果说方荡心中多少有那么一丝私心的话,就是超度了这些死者,就是对收聚痛苦怨恨的八咫鸦最大的削弱。

    ?6??6?这些死者就是八咫鸦力量的来源,掐断了之后,八咫鸦自然就变得越来越虚弱。

    ?6??6?天空之中的八咫鸦眼见死者逐渐减少,一下就变得暴怒起来:“该死,你竟然敢从我的身上挖肉!”

    ?6??6?对于八咫鸦来说,这些死者真的就等于是他的肉身的一部分,此时被方荡挖去了虽然连指甲盖都不到的肉,但也足够八咫鸦暴怒了。

    ?6??6?八咫鸦胸前光芒一闪,一面圆镜出现在虚空中,这面圆镜绽放出冷漠的光芒,似乎周围的暗红色非但没有被照亮,反而变得越发黑暗,一道门户缓缓在空中裂开。

    ?6??6?与此同时,如意佛绽放出来得佛光被强行压制,被佛光劈开的暗红色污浊再次汇聚起来,将佛光生生顶回如意佛三米之内。

    ?6??6?“是生死门,叔叔,这就是八咫鸦的八咫镜。你要小心不要被困在其中。”唐燃儿大声叫道,不过,随即唐燃儿的嘴巴就闭上了,眼中闪现出一丝莫名的惊慌。

    ?6??6?方荡双目微微眯起,因为在死生之门中,方荡看到了一个身影,玄水老妖不知生死,悬浮在死生之门中。

    ?6??6?“嘿嘿,你来不是要救人么,来吧,进入我的死生之门,看看你能不能将她救出来!”

    ?6??6?八咫鸦忽然阴邪一笑,桀桀说道。

    ?6??6?方荡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冷笑一声道:“八咫镜?生死之门,听起来似乎颇为有趣的样子!”

    ?6??6?说着,方荡迈步蹬空,朝着八咫镜中的死生之门行去。

    ?6??6?“主人,不如由我先去试探一下!”化龙河鲤连忙上前,拦在方荡身前。

    ?6??6?逐日大总统也连忙上前:“对,主人,你不可轻易冒险,叫这只河鲤去看看吧!”

    ?6??6?化龙河鲤闻言瞪了逐日大总统一眼。

    ?6??6?方荡平淡一笑道:“什么死生之门不过是吓唬人罢了,无妨!”

    ?6??6?随即,方荡继续前进,真的走到了死生之门前。

    ?6??6?八咫鸦哈哈大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个痴情种子,怪不得,小家伙说他一定能请你来救她娘!”

    ?6??6?唐燃儿此时面色变得雪白无比,眼中满是愧疚,“叔叔,是我太想救我娘了,这才把你牵连进来……”

    ?6??6?方荡扭头望向唐燃儿,不禁一笑道:“小家伙,天底下,什么事情都分对错,唯独对亲人好这件事没有错只有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被非这八咫鸦故意放回来的?连你娘都逃不了,你却能逃走,除非这八咫鸦脑子有问题,否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6??6?方荡随后道:“如果我娘被困,我也会如你一样,没关系,况且,我来这里,救你娘不过是顺手为之,我是对这个八咫鸦感兴趣,否则没人能请的动我!”

    ?6??6?方荡说完,迈步走入八咫镜中的生死门。

    ?6??6?死生之门随着方荡走入,立时一黯,随后大门缓缓关闭,八咫镜也收起了那将周围一切暗淡的光芒。

    ?6??6?不过,方荡虽然进入了八咫镜中,方荡的如意佛却依旧还在空中,双目之中满是慈悲的看着那些在火山口中朝着他跪拜不已的死者。

    ?6??6?这些死者都在祈求如意佛能够使得他们得到解脱。

    ?6??6?死亡有些时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被桎梏在原地,永生永世的徘徊不死。

    ?6??6?如意佛忽然长长地叹息一声,脑后的四道佛光猛的一裂,随后如意佛都炸裂开来。

    ?6??6?“以我佛躯解脱众生苦难!”

    ?6??6?如意佛就是方荡的佛性所化,内中是方荡的善念汇聚,此时的如意佛心中毫无杂念,没有想到信仰之力,也没有任何企图心,只是看到那千万死者承受无边苦难而想要解脱他们。

    ?6??6?甚至不惜毁灭自己。

    ?6??6?如意佛之所以破裂了自己,是因为他的佛光无法穿透厚重的暗红污浊,所以,如意佛毁灭自己,将自己化为一道金色滚滚的佛光,穿透重重暗红色的污浊,投入火山口中,照耀在死者的身上。

    ?6??6?什么叫做慈悲?慈悲既是怜悯,心怀怜悯,才能成佛,以破碎自己之心,来拯救众生,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仁念,这是大乘佛家的信念。

    ?6??6?被佛光照射得死者身上的阴霾尽去,面色恢复宛若生时,那些被践踏成肉泥的死者也恢复了身躯的本来样子,这里面,有身穿工作服的工人、有西装笔挺的白领,也有一身奢侈品的富豪,有孩子有老人,这些人一个个齐齐的跪倒在佛光之下,心存无限感激,恭敬叩头,口中呼念如意佛的名号,随后如风消逝。

    ?6??6?但即便如意佛破碎自己化为一道佛光,依旧只能超度火山口最上层的十数万人,下面的还有千万人被层层叠叠堆压,密不透风之下根本就无法接受佛光照耀。

    ?6??6?在暗红色的污物之下,佛光一点点的熄灭,从最初的太阳,到即将熄灭的烛火。

    ?6??6?最终一线金光崩灭在污浊之中。

    ?6??6?八咫鸦嘿嘿怪笑,轻蔑道:“佛?哈哈哈,在我面前,世间哪有真佛?你确实从我手中救走了不少人,但你那点荧光在我这皓月面前,也就只能做到如此了!”

    ?6??6?十万之众,听起来确实很多,但放在千万这个数字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6??6?一尊开启四道信仰光轮的佛,最终倾尽全力也仅仅只能度化十万死者,这其实是一笔相当不划算的买卖。

    ?6??6?随着如意佛化为佛光崩灭,原本源源不断汇聚过来的信仰之力,立时四散纷飞,方荡度化的逐日大总统还有化龙河鲤等齐齐精神一震,从度化状态中解脱出来,他们眼中齐齐闪过一丝疑虑,随后是压抑不住的狂喜。

    ?6??6?这些妖族大多数都是被方荡强行度化的,一旦这种契约失效,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感到狂喜,彻底摆脱了如意佛,也就彻底得到了自由,所以绝大多数的妖族立时化作鸟兽散,各自离开。

    ?6??6?仅剩下少数妖族依旧停留在原地,他们的眼中充满疑惑。

    ?6??6?此时此刻,被方荡度化的那些凡人们也都从一种雾蒙蒙的状态之中走脱出来,他们抬头仰望着那尊如意佛,眼中满是迷惘,他们不似妖族那么单纯,反而更加容易迷惑,妖族们丧失了信仰之后立时鸟兽散,而这些人们却不同,他们望着如意佛的佛像,心中琢磨着过往的种种,信或不信,他们在心中仔细衡量。

    ?6??6?佛灭如灯灭,那无数佛像之中寄存的方荡的一道神念,也跟着崩灭,原本这些佛像已经生出种种异象,此时重新化为泥石砖瓦,灵性不在。

    ?6??6?八咫鸦的笑声之中,火山口内的无数死者之中,有微弱的声音发出。

    ?6??6?“如意佛……”

    ?6??6?这声音就像是一个引子,随着这声音响起,紧接着又有三三两两的声音响起。

    ?6??6?“如意佛……”

    ?6??6?“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如意佛……”

    ?6??6?最初十几个人一起诵念如意佛佛号,慢慢的念诵如意佛佛号的声音越来越多,不少声音根本就不是人发出来的,因为不少死者都已经被践踏成为烂泥,他们发出的声音更像是一种嗡嗡沉沉的脉动。

    ?6??6?这声音一点一滴的汇聚,最终如潮如啸,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6??6?天空之中的八咫鸦重重的冷哼一声,不以为意的道:“反了么?”

    ?6??6?说着八咫鸦的双翅轻轻一震,火山之下猛的升起一股浓烟,焦臭的味道瞬间蔓延开来,火山之下岩浆开始一点点的翻涌上来,千万之众的死者被缓缓浸泡在岩浆之中,黑色的烟雾蒸腾而起,那原本口诵如意佛佛号的死者们,再次发出痛苦凄惨的哀嚎,这些惨嚎怨恨化为一股股的暗红色的污浊之气,升腾而起。

    ?6??6?八咫鸦贪婪的大口一吸,身形都不由得涨了涨。

    ?6??6?“被破灭掉希望的死者们的怨恨还有痛苦更浓稠了呢,啧啧,这其中还有绝望的味道。”

    ?6??6?“不错,不错!哈哈哈哈……”

    ?6??6?八咫鸦发出一阵阵乌鸦狂笑,声音如哭如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