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遁出真实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遁出真实

    真实世界的意志伸手抓向方荡,而方荡就像是被枷锁禁锢在空中,一动都不能动,眼瞅着真实世界的意志的手指就要按在方荡的脑门上。

    方荡眼中光芒迸射,脑后陡然浮现出一尊巨佛,巨佛脑后光轮转动,嗡嗡作响,一只大手朝着真实世界的意志猛的拍了下来。

    这出其不意的一击着实叫真实世界的意志大出意料之外。

    身为一方世界的意志,就相当于这个世界的灵魂,物质攻击很难对其造成破坏,但方荡出动的同样是精神意志,是无数神明的信仰之力汇聚在一起的力量。

    这一掌拍下来,即便是真实世界的意志都不得不选择退避。

    巨佛这一掌没有击中真实世界的意志,方荡身形往后一退,直接融入巨佛之中,钻进了巨佛的肚子里,与此同时,方荡双目微微一合,神魂遁出,下一刻就出现在洪洞世界诸多真人的驻地之处。

    方荡即便要走也得带上洪洞世界的一众神明,断然不能将他们留在这里。

    这个真实世界在神明们眼中不过是方寸之地,远处方荡和真实世界的意志刚刚交手,这边的洪洞世界的神明们就立即感知到了,正准备去观瞧。

    方荡忽然出现,只吐出一个字来:“走!”

    洪洞世界的神明们与方荡之间心有灵犀,当即身形一动,身形跃起,方荡伸手朝着散落在驻地的渔民们一抓,直接将渔民们收入一座方寸空间之中。

    紧接着十数人直奔混沌之河。

    一切都在刹那之间完成,随后纷纷投入混沌之河中。

    这一次方荡要横穿混沌之河。

    神明世界的意志,正在和巨佛争斗,双方都是神念之体,神明世界的意志以为方荡的肉身潜入巨佛之中正在全力操控巨佛,却不知道方荡的神魂脱壳已经带着洪洞世界的神明们开始逃出这一界。

    红娘双目微微一闪,扭头望向远处,一旁的老翁也是眉头皱起,他也看向远处的混沌之河,在这一界中掌管混沌之河的其实是红娘,真实世界的意志将混沌之河的权限完全开放给了红娘,混沌之河上的风吹草动第一个知晓的也是红娘。

    方荡一行此时冲入混沌之河中,红娘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红娘目光稍稍望去就收了回来,眼神之中有着复杂的光芒闪烁不休。

    老翁嘴唇动了动,掏出酒葫芦灌了一口,将到了嘴边的话语生生咽了回去。

    此时在老翁眼前的巨佛已经开始支撑不住,神明世界的意志掌控一切,方荡的无数神明的信仰之力构筑出来的巨佛虽然强大,但要想和一方世界的意志抗衡还是完全不够的,最多也只能坚持片刻。

    这还是神明世界的意志几乎从不与人交战,对于战斗没有太多的经验全靠力量碾压的前提下,若神明世界的意志久经杀场的话,方荡的巨佛在这神明世界的意志面前几乎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方荡携着一众神明想要冲破混沌之河的禁制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此时还要携带着数百真实世界的渔民,想要突破混沌之河的限制难比登天,正常情况下,方荡是绝对不会悬选择这条道路的,但现在方荡却不得不做出这种拼命地选择,因为他没有选择的余地,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这么一条路而已。

    方荡将所有的神明全都收入囊中,随后杀入混沌之河中,此时的方荡只是神魂之躯,面对混沌之河狂暴的反扑只能咬着牙硬挨,然而出乎方荡意料之外的是,混沌之河最开始凶猛澎湃,无数力量朝着他猛烈地冲击将他神魂生生磨掉了一层下去,但随后,那冲击却陡然变小,虽然河水依旧猛烈无比,但却只是在方荡身周围澎湃喧腾,并未真正撞击到方荡身上,这使得方荡在澎湃的激流之中一路顺利下潜。

    一条红色的金翅锦鲤在远处游弋着,一双鱼目定定的盯着方荡。

    方荡心中陡然浮现出一张面孔来,红娘的面孔,在河水之中方荡对那条金翅锦鲤微微点头,算是道了一声谢,随后方荡急速下潜,大约三分钟之后,方荡的神魂一下从混沌之河中钻出。

    死里逃生,方荡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能够成功!

    方荡喘息了片刻,将洪靖等人放了出来。

    方蓦然眼见回到了神明世界,不由得惊喜无比,但随后她看到方荡只剩下神魂之体,却没有了肉身,不由得惊慌起来:“爹,你的肉身……”

    方荡一笑道:“留在真实世界中吧,估计真实世界的意志不会将其毁掉,早晚我会去将肉身取回来。“

    对于一个神明来说,丢失了肉身是一件非常严重的问题,重新祭炼出来的肉身,无论如何都无法和以前的肉身相媲美,方荡如果带着肉身的一些血肉还好,但方荡神魂遁出,根本不可能带走自己的肉身上的点滴血肉,没有了血肉就不能重生出原本的肉身,这是糟糕透了的一件事。

    方蓦然神情黯然,不再开口,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任性之举造成的。

    此时一只宽厚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

    方蓦然抬起头来,面对的是一种充满了宠溺的眼睛,方荡没有说一个字,但这从来都冷漠无情的眼睛之中此时氤氲着的那种情感,清清楚楚的告诉了方蓦然方荡这个父亲究竟有多么的爱她。

    方蓦然任性,方荡这个父亲竟然比她还要任性,真的跟着她一起胡闹,甚至得罪一方世界的意志,方蓦然原本只是崇拜方荡而已,觉得方荡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存在,虽然了不起,他很崇拜,但方荡距离她还有很遥远的距离,甚至有些触不可及,这种崇拜不是女儿对父亲的,是有距离的。

    但现在,在方蓦然的眼中,父亲的形象一下就改变了,由原本的崇拜变成了亲近,原本父女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被拉近。

    方蓦然眼中情绪滚滚,随即满溢而出,埋头在方荡宽厚的胸膛中。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