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就是他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就是他

    方荡陷入真正的沉寂之中,云蛟长老言出必践,果然在一个月后彻底封死了方荡的禁制,使得方荡的神念不能再离开这座宫殿,彻底化为与世隔绝的孤岛。

    不过,方荡也不是完全的陷入沉睡之中,因为在这个空间之中还有不少神明被控制在宫殿之中修行,而他们这些神明时不时会有几个苏醒过来,随后凑在一起聊聊天,排解一下修行之中的寂寞,其中还有两位女神明,每当这几个女神明苏醒过来的时候,一大帮男神明会立即苏醒,方荡觉得这帮家伙对于时间的控制还真是相当高明!

    方荡闭关一个月的时候,两位女神明一起苏醒过来,紧接着冷清无比的宫殿中一下就热闹起来。

    一个个男神明纷纷醒转过来。

    方荡本来还在修行,结果被炒得难受,也就张开了眼睛,结果也被眼前这热闹的景象搞得一愣一愣的!

    此时整座大殿中数十位神明的神魂正在开宴会,这帮苦修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神明们一个个在宫殿之中摆放了一张张大椅,不知道从那里弄出了一群舞姬在翩翩起舞,二十多位神明正在畅快欢饮,不过宫殿之中的主角还是那两位女神明。

    这两位女神明一个目光之中怀着一丝春意柔媚,目光扫到那位神明身上,那神明就骨头微微一酥。这女神明红唇似火,衣着也比较紧凑,将身形勾勒得玲珑浮凸,叫人看到就忍不住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各处肆意流转,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这女子似乎也很欣赏这样的目光,时不时的露出一截藕臂半截粉腿,引得一众神明的目光转来转去,自己则掩唇咯咯直笑,似乎很中意这种将男人们玩弄于指尖的快乐。

    另外一个宛若冰山美人,目光清冷,修长洁白的脖颈从领口探出,发髻高高盘起,淡杏色的长袍在地上化为一个涟漪,一张粉白色的面孔上没有任何神情变化,修长的手指托着一盏茶,放在唇边轻轻喝着,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再她的眼中。

    他们在这里修行不知道多少年,这段时间倒也不是没有女人,但那种神通显化的女子在他们眼中和自己的手也没什么区别,还是这种真真切切的神明对他们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他们在这里修行时间久了,彼此也熟悉,也不会因为资源势力等问题发生争斗,最多也就是彼此切磋一下神通手段,可以说日子过的相当闲适,正所谓饱暖思淫、欲,他们这帮家伙修行之后最想的就是放松一下,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比得上女人更能叫男人放松?

    虽然云蛟长老的目的是叫他们在这里好好修行,但实际上却磨平了他们的棱角,使得他们越来越沉溺在安全的环境中,虽然他们也在努力修行,但这种修行的速度却远远没有再外面雨诸多真人们彼此打拼来得快。

    云蛟长老其实也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但她舍不得将这些神明放出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每一个神明都是她的一线希望,既然是希望就得紧紧抓在手中。

    二十多位神明现在宛若苍蝇一样,眼珠子滴溜溜的在两女身上打转。

    也有些人注意到了方荡这个新面孔,因为那个目光柔媚的女神明的目光朝着方荡望了过来。

    “小哥哥,来多久了?”女子双目微微一亮上下打量着方荡。

    那位神情清冷宛若冰山一般的女子此时也朝着方荡望过来。毕竟有新人到来时一件非常吸引人的事情。

    此时的方荡已经远远不再是当初的火奴,因为血液里面有最美丽的侍妖一族的血脉所以方荡的容貌俊美之中透着一股邪气,这样的气质最容易吸引女人的关注。

    方荡见所有的神明都朝着自己望来,很显然都在等着自己的自我介绍,他们在这里呆了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上百万年,最大的消遣就是和身边的这些神明们交流,一个新人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马戏团里面新来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动物一样,一时间方荡将两位女子的风头都抢了过来。

    方荡对着一众真人微微一礼,笑道:“我叫方荡,才刚刚到这里一个多月,说起来,在这里实在是闷的慌,诸位前辈不如传授我一些在这里消遣的方式吧。”

    一众神明们闻言俱是一笑,其中一位身材胖大的哈哈笑道:“别的或许传授不了你什么,但解闷的方法么,笑蟲我这里倒是有许多姿势花样够你学足几千年,哈哈哈……”说着这位神明一伸手将身旁的两个身着小衣陪酒的女子搂在身前,其中之意不言自明。

    其余的神明呵呵一笑,那两位女子眼中同时露出厌恶之色,毕竟将女子当成玩物对于她们来说相当的不尊重,这个笑蟲还自以为风流倜傥,实际上却叫人厌恶无比。

    方荡陪着呵呵一笑,心中略有疑惑的看了这笑蟲一眼,活到他们这个份上,若还是一门这种心思的话,那就等于是白活了。

    “年轻人,我们这里好久没有新人加入了,我跟这帮老家伙早就打腻了,正好你来和我玩耍玩耍。”一个身形虎背熊腰,有一把大胡子的家伙看着方荡双目放光,比看着两位女神明的时候眼珠子还要凉,这眼神着实叫方荡感到一股股的寒意。

    “梵须今天咱们开宴都想要好好休息休息,你要想找这个新人比划比划怎么都要等到明日再说!”梵须身旁一个光头尖脸的神明叫嚷道,显然他更愿意享受这里的歌舞。

    其余的神明们也是一样叫梵须不要乱动手,而梵须依旧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方荡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很显然,这位叫梵须的家伙是个不安分的家伙,从周围神明们担忧的眼神就能看出来,这家伙随时都会动手开打,甚至已经有几位神明朝着他靠过去了,在这里直接开战很容易就会使得周围的十二个神魂残破的神魂受伤。

    方荡当然不会和梵须直接动手,他更喜欢在这里看看这些神明,多了解了解这些家伙。

    好不容易几位神明将梵须的冲动压制下去,这使得梵须很郁闷的喝了好几大口酒。

    随后一位位神明开始自我介绍。

    两位女子中,那个一双媚眼的叫做红素神明,而那个面目清冷的则叫做诗玉神明。

    “在这里的神明有二十四位,其余的十位神明估计是在修行中碰到了什么关隘并没有醒来。”一位看上去鹤发童颜的老者给方荡介绍道。这个老者名叫子圣。按照他的说法,他是这里最年长的神明,在这里已经被困了近百万年。他在外面的世界都已经被毁灭了,留在这里算是养老,云蛟长老看他可怜也就没有将他驱离。

    方荡心中对这老者的话语感到有些疑惑,因为这老者身上的生命之力熊熊如炬,根本看不出半点虚弱,按理说那些没了自己的世界甚至连自己的星辰都没有了的神明们应该修为倒退,生命之火逐渐走向熄灭才对。

    方荡心中琢磨着这些事情,目光顺着看了看那几个没有出来的神明所在的光球,点了点头。

    一番介绍之后,这些神明们也就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两位女神明身上,他们的神念都能沟通外面的世界,他们在自己的世界中又都有分身,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的事情知道的比方荡知道的还要多一些,和方荡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共同话题。

    方荡则很喜欢做一个旁观者,去观瞧这些神明,所以寻了个空位,一边喝酒一边听他们聊天。

    方荡坐在这里越看越是摇头,这些神明们一个个似乎都成了圈养的猪,言语之中都是些无聊的事情,很少提及修炼上的事情,并且时不时目光都在两女身上转悠,一个个斗志消沉的模样。

    方荡心中感叹时间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不知道这些神明们被关在这里多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同时方荡感到很不舒服,因为那位天生一双媚眼的神明总是时不时的用眼神关照他,颇为大胆的在他身上流连,这使得方荡心中不喜的同时生出一种纳闷的感觉来,他不认为自己对这个女子有什么吸引力,毕竟修行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对于皮肉色相早就应该已经放下了,这些男神明们的表现本身已经叫方荡感到不解,而这个女子神明的举动就更叫方荡感到疑惑了。

    一场欢宴进行的很快,一众神明们一直欢愉一整日,这才纷纷散去,其中几位神明很是留恋的看着两位女神明,但两位女神明明显对他们不感兴趣,他们也就只能悻悻而归。

    方荡也准备回到自己的世界之中,不过,有两个人此时正关注着他,一个是跃跃欲试的梵须,另外一个就是那个有这样一双媚眼的红素。

    “方荡,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是去你那里还是去我那里?”梵须不知道这一天被憋成了什么样子,就等着方荡和他交流切磋。

    方荡觉得与那些死气沉沉的家伙比起来,还是这个叫做梵须的家伙更可爱一点。

    红素则笑道:“你们两个要切磋不如到我那里去。”

    梵须对于这个建议拍手叫好,这家伙眼睛的光芒更亮了,方荡确定这家伙不仅仅喜欢和自己交流切磋,更喜欢在这个叫做红素的女神明面前将自己打成猪头。

    方荡看了一下红素的那颗光球禁制,想了想后点了点头,“也好!”

    方荡并不怎么觉得在这里自己有什么危险,尤其是大家都是以神念之体争斗的情况下,方荡的信仰之力还有凝土都是专门对付神念的神通,更何况方荡本身能够运转神念之体,发挥出如自身的全部战力,以这样的状态去打别人的神念的话,几乎可以完全碾压对方,所以方荡心中没有任何畏惧。

    随即方荡就跟着红素朝着她的禁制行去。

    就在此时,方荡的眼角余光中那把大戟又是微微一颤,方荡双目瞳孔骤然一缩,猛的扭头望向那把大戟。

    走在方荡旁边的梵须愣了一下望向方荡问道:“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你现在就算怕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方荡眨了眨眼,按理说梵须的位置也应该看到了那大戟在动才对,但看梵须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大戟的颤动,对于一位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囊括进自己的感知之中的神明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而走在前面的红素似乎也没有感知到,此时扭头一脸疑惑的望向方荡。

    方荡其实一整天都在等这些神明们说一说那被钉在大戟之下的老者,结果这帮家伙一整日都没有一句正话,不过方荡也很理解,估计正话这些家伙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他们彼此之间对于那老者的信息都已经很是了解了,也就没什么值得再交流的了。

    此时两位神明都在注视着他,方荡正好打听一下这老者的信息,方荡虽然能够观瞧到这老者被大戟贯穿的一瞬间,但对于这老者之前的事情却完全没有任何了解,即便一实言之书观瞧也看不到。

    “两位,云蛟长老将我们困在此处就是为了这个家伙,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历?”

    红素闻言望了一眼那睁着一双大眼睛朝着上面望的老者,缓缓开口介绍道:“我们只知道这个老者叫做通天祖师,据说是五帝魔君之中的暗夜帝君的一个分身。”

    方荡闻言双目微微一闪,他已经见识过了枯老帝君,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的是另外一位五帝魔君。

    方荡随后有些疑惑的道:“既然这位是暗夜敌军的分身,怎么会被困在这里,暗夜帝君竟然不来救自己的分身么?”

    红素一笑道:“他倒是想来,但这里是元始胎界,有元始神明坐镇,暗夜帝君就算想来也不敢来,他的真身一旦来到这里,那就是和元始神明开战,元始神明在这里力量加成巨大,而暗夜帝君跨界而来,实力却受损严重,更别说他的一个分身被镇压在这里,实力本就打了折扣,所以,不是他不打算来,而是他并不敢来。”

    方荡闻言微微点头,但随即又疑惑的道:“元始神明现在也受伤正在养伤,这种时候岂不是暗夜帝君潜来拯救分身的最好时机?”

    一旁的梵须显然已经相当的不耐了,摇着头道:“那老混沌的分身已经独立了百万年之久,这么久早就变成另外一种东西了,根本就不可能在听暗夜帝君的,暗夜帝君才懒得救他,行了行了,你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赶紧走,我的拳头已经饥渴难耐了!”

    方荡本来还有不少话语要问,但梵须宛若急色鬼一般,一副不能再忍,方荡再多话就要在这里开打的神情,方荡也只能一笑摇头,跟着红素走进了红素的禁制世界之中。

    和方荡的冰雪世界比起来,红素的这个世界就要强上太多了,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世外花园,高山流瀑,闲云野鹤,花圃竹林,美不胜收,处处都能彰显出匠心。

    方荡虽然也能打造出这样的丰富世界,但从美观上就实在是差得太远了,和这里比起来,方荡的世界就是野草丛生的原始地带,而这里才是匠心独具处处风景的绝美世界。

    方荡眨了眨眼摇头笑道:“红素神明,你难道想要叫我们在这里争斗?我可下不去手了!”

    一旁的梵须明显注意力不在周围的风景上,他听到方荡的言语当即一瞪眼睛道:“怎么不想和我切磋了么?就因为这些烂草烂花?”

    很显然在梵须眼中,什么样的美景都差不多,引不起他的丝毫兴趣。

    红素那双极为勾搭人的媚眼此时微微一眯,很显然对于梵须的话语相当不开心。

    红素道:“当然不能叫你们坏了我着几十万年来的心血!”

    红素说着白酥手轻轻一挥,一道光圈便将两人拢住,随即斗转星移,两人来到了一片漆黑的虚空中。

    方荡啧啧连声道:“这是芥子神通?”

    梵须此时整个人都高度兴奋起来,“不错,红素掌握的力量可以将方寸之地化为千万里的广阔沃野,也能将大海变成池塘。”

    方荡心中琢磨这种神通不久前他曾经遇到过的时候,梵须已经出手,这家伙根本不在乎是不是偷袭,这只是寻常切磋,这家伙竟然招呼都不打一声,朝着方荡就扑了过来。

    方荡虽然一直都在提防梵须,但两者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对方又出手偷袭,所以,方荡虽然看到了梵须的异动,但却终究来不及躲闪,被梵须一巴掌拍在了胸口上,直接倒飞出去。

    梵须现在乃是神魂,这一掌的威力不大,但却也叫方荡很吃一痛。

    方荡当然不会谴责梵须突然出手,反而一笑朝着梵须冲了过去。

    红素此时懒散的盘坐在虚空中,一双媚眼之中再无半点媚态,定定的观瞧着掌心方寸地之中的虚空世界,方荡和梵须两个正在争斗。

    此时一身杏色长袍的清冷诗玉神明来到红素身旁,望了红素掌心一眼,开口道:“真的这么巧?东西竟然在他身上?”

    红素双目微微一眯道:“至少有四成在他身上没,我能够感觉到那家伙的气息……”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