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龙纹战神 > 第2689章 羽家之争

第2689章 羽家之争

    春风十里,柳絮拂面,千帆过尽,羽城在前。

    白羽城之中,四季如春,处处亭台楼阁,古风古色。

    羽府之中,便是占据了白羽城三分之一的疆土,羽府乃是白羽城最大的府邸,也是白羽城之首。

    偌大的白羽城,如今可谓是人心惶惶,不少人都是望风而叹,不知道白羽城风雨飘摇的日子,何时才能够休止。

    议事大厅之中,十余位羽家的晚辈,坐在末端,四位长老,也都是正襟危坐,气定神闲,可是议事大厅之中的紧张,却是让每个人都屏息凝神。

    在四位长老身边,为首的两个人,一个身着白衣,素锦为衬,孔雀为花,尊贵不凡。一个身着青衣,身上纹着青花巨蟒,冰冷如霜。两个人全都是气宇轩昂,神采奕奕,带着霸道之气,俨然都想要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一次老三老五跟惊仙能够带着赤霞古藤心回来,实属是我们羽族的大幸啊,老族长这一次,必定会逃过这一劫,化险为夷的。”

    为首的长老淡淡说道,但是语气却是出奇的平静,似乎族长的复苏,并不能够给他带来太大的波动。

    “妙手圣医王灵芝可是说过,只要有赤霞古藤心,那么族长就一定能够醒过来的。”

    另一位长老神色凝重的说道。

    “赤霞古藤心无比贵重,暂且交由我来保管,诸位弟弟,诸位长老,意下如何?”

    白衣青年淡淡说道,长着为尊,如今父亲倒下去了,那么他这个当大哥的自然是理所应当接下羽族的掌控大权,而且更是理所应当的想要成为羽族的第一人。

    “大哥,你平日里如此的繁忙,怎敢劳烦你呢?这长官家族一切的物资需求,可一向都是我出面的,大哥这一次因何越权呢?这赤霞古藤心,理应由我来保管。诸位长老,我说的话,还算是在理吧?一直以来的规矩,可不能坏了,更何况,这规矩是父王定下来的。”

    青衣青年沉声说道,丝毫不让,与白衣青年针尖对麦芒,在场之人谁都看得出来,这两个家伙,*味十足,剑拔弩张的气息,在这议事大厅之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是老大,理应我来保管,难道这羽族,还有谁能大得过我?”

    白衣青年羽忘情冷冷说道,眼神变得越发阴沉,丝毫不给任何人的面子。

    “父亲还在病榻之上,难道你就想在羽家一手遮天了吗?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父王?”

    羽忘年眼神犀利,四目相对,也是不给羽忘情任何的机会。

    “好啊老二,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连大哥都敢忤逆了。”

    羽忘情继续道。

    “我说的都是实情,几位长老可都是看在眼中,照大哥这么说,莫不是我做错了什么?父王尚且在病榻之上,我可没心思跟你争论这些,老大就该有老大的样子,不是吗?”

    羽忘年撇撇嘴说到,羽忘情的脸色极为阴沉,倒是被这个老二给反将了一军,两个人之间的争斗已经是持续了百年,羽族风雨飘摇的状况,也是持续了百年。

    “够了,两位哥哥,如今父王尚且躺在病榻之上,兄弟们自然也不想看到两位哥哥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失了兄弟数百上千年的和气。赤霞古藤心既然是小仙带回来的,那么就由她来保管吧。”

    羽惊凡沉声说道,神色凝重,作为老三,他一向都是与世无争,也不跟两个哥哥争家主之位,如今赤霞古藤心他们费尽千辛万苦得到了,没想到竟然又是一场他们早已经厌烦了的争斗戏码,让他心中甚是寒心。

    “既然如此,老三说的也有道理,我没意见。”

    老二羽忘年淡淡说道。

    “哼,好人都留给你们去做。”

    羽忘情拂袖而去,转身离开了议事大厅。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小仙,这赤霞古藤心是你带回来的,暂且交由你来保管,等妙手圣医王灵芝来了之后,你便拿出来,为族长治疗。”

    大长老低声说道,在场众人,也都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是,我知道了,大长老。”

    羽惊仙点点头,眉宇之间带着一抹担忧之色,如今已经数载有余,可是妙手圣医王灵芝出去仙游,还未回来,她也是极为担忧,父亲的病情一日比一日加重,没有人知道妙手圣医究竟如何治好父亲,可是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如今家族之中,乌烟瘴气,大哥二哥争夺族长之位愈演愈烈,羽家又是内忧外患,早就不似曾经那般和睦,如今羽惊仙只盼王灵芝能够早日归来,帮她父亲化解顽疾,还他们羽家一个太平繁荣,曾经兄弟相敬互爱的场景,如今却再也看不到了,几位兄弟都是分帮别派,各成一统,早就物是人非了。

    人影散去,花园之中,也只剩下羽化凡,羽惊凡以及羽惊仙三兄妹了。

    “如今家族剧变,看来大哥二哥他们,早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父王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怕是羽家内忧外患,就会彻底爆发了。”

    羽化凡叹息一声,满脸的苦涩。

    “百年已过,这里虽然还是曾经的羽族,但是早已经不复当年繁荣,风家虎视眈眈,东坡家更是随时都有可能出击,抢夺我们的龙脉,现在家族又是出了如此之大的事情,更是让人心中忧虑万千,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只会让我羽族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羽惊凡摇头说道,他这个家中老三,自然是无法跟老大老二相争的,最重要的是,现在家族的局面堪忧,问题还层出不穷,甚至羽忘情跟羽忘年,都不希望父王醒过来,那样的话,羽家的族长也就该重新选举了,到时候必定会在他们两个人之中产生。

    “现在为今之计,便是希望妙手圣医王灵芝早日归来,那样的话,父亲也就有救了。”

    羽惊仙轻咬红唇,低声说道,可是这赤霞古藤心,是从江尘手中夺来的,而且是用他的性命,羽惊仙心中永远都有那样一个抹不去的印记,那种忏悔,让她一生一世都无法平静。